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希望、绝望只在一瞬间
    章氏觉得完全有这个可能。

    此时此刻

    罗耀祖正抱着一个孩子哄着,这孩子长得虎头虎脑,因为生病难受,哇哇哭着。

    美芝在一边瞧着,眸子里都是温柔。

    “相公,让我来抱宝儿吧!”

    罗耀祖摇摇头,“不用,我的儿子,我来抱,你去看看,我给你买的钗子喜欢不!”

    “相公给我买的,我自然是喜欢的!”美芝温和一笑。

    心里却宛若吃了黄连。

    喊着相公,却不是他的妻,连妾都不是,只能算是一个外室。

    她这辈子都不指望被扶正,因为没希望。

    “你喜欢就好,宝儿乖,宝儿不哭,爹爹抱,爹爹最疼宝儿了!”罗耀祖哄着。

    这么多年,就得罗佳怡一个女儿,作为男人,到底还是心有不甘。

    美芝肚子争气,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他都想好了,等佳怡嫁人之后,就跟章氏和离,到时候娶美芝进门。

    如今他一定要努力赚钱才是。

    两个人,两颗心,就算在一起,也天各一方。

    嘴里说一套,背后是一套。

    顾欢喜在罗家,也是烦腻的,罗家的表姐、表妹特别多,就算外甥、外甥女也有,一个个都盯着她的衣裳、首饰评头论足。

    好在这次回来,她带的东西不多。

    罗佳怡更是天天来,不管她如何冷脸都不走,她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了。

    这天越来越冷,在罗家这几日,顾欢喜都睡不太好,被窝冷飕飕的,不如在家里,家里炕一天到晚都暖烘烘的,钻到被窝就舒服的很。

    “呼!”

    好在过了明天就能回家了。

    她真的很想家,想阿爷、阿奶,想家里所有人。

    想来大哥在月底应该能回来了吧!

    罗秀才头七一过,罗氏就带着三个孩子要走。

    罗陈氏微微红了脸。

    这几年,没了罗氏时常送东西回来,日子到底还是不好过的。

    罗氏当作家里人的面打开罗秀才给的锦盒,“书就给安儿了,这一千两银票,我做主给娘!”

    罗家三兄弟没有说话,三妯娌也不言语。

    谁都知道罗氏有钱,不差这一千两。

    罗陈氏看着银票,犹豫片刻,伸手接了,“秀兰,你和秀玉……”

    罗氏闻言,冷冷的看着罗陈氏。

    这些日子,她和罗秀玉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是一个孩子,是一条命。

    她虽不想要,但也舍不得下手,可罗秀玉倒是心狠的。

    如今她都不愿意去想罗秀玉是有心还是无意了。

    “……”

    余下的话哽在喉咙,罗陈氏一句都说不来。

    罗氏慢慢的站起身,一步步走到罗秀玉面前,扬起手便是一巴掌。

    打的所有人都懵了。

    “这一巴掌是你欠我的,虽然迟了好几年!”罗氏声音轻轻的,但却格外的沉重。

    罗秀玉捂着脸,“是,我欠你一巴掌,可我却用一辈子的幸福来还了,罗秀兰,从今日起,我不欠你了,也不用良心不安了,这一巴掌挨得值!”

    罗秀玉说着,起身朝外面走去。

    看着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儿女,动了动唇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迈步离开。

    何天赐拉了自己的弟妹,跟了上去。

    罗氏站在原地,看着自己是手,好一会才笑了起来,“原来摆正自己的位置竟是这般的感觉!”

    真好!

    她以前就是太没把自己的位置放端正了。

    嫁出去的女儿,虽得了丈夫爱重,公公婆婆也不曾为难,就想着娘家爹娘,怕他们吃不好、穿不好,如今想来,她到底还是错了。

    多余的话,罗氏也不愿意在说,喊了儿女离开罗家。

    对于母亲,该敬的孝义她不会忘记,真要时常回来,像以前那般任劳任怨、掏心挖肺,是不可能了。

    上马车的时候,顾欢喜看了一眼罗家,微微呼出一口气。

    总算要回家了。

    回到顾家,罗氏便病了,不算严重,但是整个人恹恹的,提不起精神来。

    请了大夫来看,只说郁结于心,放宽心思便好。

    顾欢喜知道,罗氏怕还是放不下罗家。

    放不下很多事情。

    只是她一直以为自己放下了而已。

    顾欢喜不免想起了田园。

    那个看起来高大威武,内心却格外脆弱的田园。

    她见过他哭,哭的很小心翼翼,轻轻的喊着她的名字,“欢喜,我疼!”

    若不是那日衣裳上的汗臭味,她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梦。

    世上有这么一个人,认识了很多年,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欢乐无限,只是有一天忽然分离,然后再见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若是个男孩子,定要去田家看看他的。

    他如今是在田家呢,还是走镖去了?

    顾欢喜不确定,所以没敢前往田家村。

    此时此刻

    田家村、田家。

    田园把粗大的木头往地上一丢,呼出一口气。

    看着那一堆木头,他觉得修建房子可能还不够,到厨房喝了一碗热水,又拿了一个冷馒头咬着。

    田家如今倒是不短缺吃的,手里也还算有钱,加上田老头、田李氏有些怕田园,所以多少都会留点吃的给他。

    田园如今是一步都不去曾经的院子,宁愿睡在柴房里,也不踏入一步。

    “田园回来了!”

    “嗯!”田园应了一声,也没看清楚面前的妇人是他哪个嫂子,便出了厨房。

    继续朝山里去。

    到了山里,打了一只野鸡,快速的剥了皮,收拾干净拎着去了山岩下。

    这里放着一些东西,都是他素日做吃的。

    一个锅,一点盐巴,一边还吊着一点米。

    给鸡抹了盐,然后开始生火,把野鸡烤了吃。

    他手里有钱,却不知道要怎么用,也不想去用,就这般颓废的活着。

    修建一个小屋子,幻想着有朝一日顾欢喜也会住到这个屋子里来,和他一起生活。

    虽然明知道是一个梦,可是想想也觉得格外美好。

    简直是他所有愿望中,最美好的事情了。

    野鸡烤熟,田园大口大口啃着,大白在一边吃着草,也是优哉游哉的很。

    雪落下的时候,田园眨了眨眼睛。

    “下雪了!”

    田园轻轻呢喃一声。

    顾家村

    顾家

    看着落下的雪,顾欢喜伸手接住,看着雪在指尖融化。

    便听到了马蹄声。

    顾欢喜快速跑了出去,便看见一辆马车飞奔而来,在门口停下。

    一身宝蓝色衣裳的顾城出了马车。

    顾欢喜顿时红了眼眶,“大哥!”

    “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

    顾欢喜上前,紧紧抱住顾城,“大哥……”

    顾城看着长高不少,也变漂亮的妹妹,伸手紧紧抱住顾欢喜,“我回来了!”

    “我想大哥了,很想很想!”顾欢喜抬眸,眸子里都是泪水。

    眼看泪水就要掉下来。

    顾城忙抬手擦拭顾欢喜的眼角,“我也想你,很想很想!”

    曾经他想着,要怎么把这个妹妹弄哭,如今看着她眼眶溢满泪水便一点都舍不得。

    又怎么看得了她哭。

    顾欢喜笑,娇美如花,顾不得那么许多,拉着顾城朝家里走,“快跟我一起进入,阿爷、阿奶念叨许久了!”

    一进家门,顾俊、顾安、顾琪、顾木、顾雍齐齐唤了一声,“大哥!”

    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激动。

    顾城看着他们,眼眶一红,“你们都是好样的!”

    “城儿……”

    顾钱氏喊了一声,站在门口,竟是走不动路。

    顾城连忙上前,撩开衣摆跪下,“阿奶,孙儿回来了!”

    “呜……”

    顾钱氏忍不住哭了出声。

    顾老汉伸手扶起顾城,“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阿爷,孙儿不负众望,考中秀才了!”

    顾老汉一个劲点头,“好,好!”

    虽早知道了消息,但顾城说出来,他更是激动三分。

    顾老三、顾文氏也急急忙忙走来,顾老三手里还抱着顾姿,看着顾城也是红着眼眶。

    这么多年分离,总算团聚,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真真算得上不负众望。

    “爹、娘!”顾城唤了一声,又要跪下。

    顾文氏忙拉住顾城,“不用跪了,好孩子,你的心意,娘都知道的,快进屋子陪你阿爷、阿奶好好说说话,你想吃什么?娘亲自给你做!”

    “只要是娘做的,都好!”顾城笑道。

    这倒是他的真心话。

    回到家里,只要是亲人做的,吃什么都好。

    顾城回来了,自然是一家子最高兴的时候。

    顾老三亲自驾驶马车去县城买菜。

    挑好的贵的买。

    吉庆跟在身边都能感觉到顾老三的开心。

    顾欢喜也难得下厨,做了好几个大菜。

    虽繁复,但味道是极好的。

    一道道菜端上桌,顾欢喜都给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都是步步高升之类,顾城笑着。

    他这个妹妹,倒是越发鬼灵精了。

    “大哥,今天你可一定要多吃,要知道,我一般是不下厨的!”顾欢喜笑着。

    这倒是真话,一年到头,也就家里人生辰,她才会下厨做几个菜。

    其余日子,多数都是绣花、烹茶。

    “嗯,那今日我一定要多吃些!”顾城笑道,回到家中,再也不用装深沉,也没有尔虞我诈,只管随心所欲些,开心就好。

    便是站立、坐下都可以肆意一些。

    顾老汉就一个劲的笑,笑着笑着眼中含泪。

    谁能想到他顾旺财能培养出这么好一个孩子来。

    拿着筷子的手都在微微发抖,都不停给顾城夹菜。

    顾城笑着一一吃下。

    三年近四年,他就没有如晚上这般吃的饱过,还有些撑。

    在院子里慢慢走着,身后跟着三个小尾巴。

    顾城回头看了一眼,惹得三个孩子一个劲偷笑,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是他的弟弟,和他一脉相承的弟弟,真好。

    顾城回来,村里人都想着等晚饭后过来坐坐,沾沾喜气也好。

    尤其是自家孩子,若是能得顾城指点一二,那也是极极好受用终身了。

    只是等村里人过来的时候,顾城已经梳洗好,睡觉了。

    他先是到了广元府,得知家人都回了顾家人,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一路上奔波本就累人,也是凭着一口气罢了。

    顾老汉万分抱歉。

    “没事没事,这都赶了一路,是该好好休息的!”

    “多谢大家谅解,来来来,咱们堂屋说话!”顾老汉招呼着大家进去,花生、瓜子、点心端了上来,又让六婶、八婶泡了茶,在堂屋说话。

    “旺财,咱们城儿中了状元,你可得办酒!”

    “办,肯定办,还得大半,到时候你们都来,家里老老小小都来!”顾老汉笑着。

    “来来来,肯定来!”

    本来还有些忐忑,如今顾家也算是高门大户了,会不会看不起他们这些庄户人家,却不想顾老汉待他们如旧,说话做事还跟以前一样,难怪能培养出一个状元公,三个举人老爷。

    乡村的人还不太明白三元及第和殿试钦点是多么大的荣耀,更不会知道,从当年考中举人,得了第一名解元开始,只要顾城中途不要退步,一直有所进步,这一次的状元便非他莫属。

    顾城考中状元,也没有骄傲,目中无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对人以平常心,对待弟弟妹妹的事情,依旧视为己任,所以才回来几日,三个小弟弟俨然成了他的跟屁虫。

    顾城第一次体会到,太招人喜欢也是件烦心事,尤其是个软软糯糯的小包子。

    顾欢喜站在一边掩嘴偷笑,顾城瞪了她一眼。

    顾欢喜可不怕她,也给瞪了回去。

    兄妹俩似乎在比谁的眼睛大一般,顾欢喜瞪的眼睛都累了,索性朝顾城扮鬼脸,顾城憋了一会,最后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顾城很少这般肆意的笑,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三个弟弟不明所以,见哥哥姐姐笑,也跟着傻笑起来,还一个劲的鼓掌。

    好一会后,顾城才摆着手,“罢了罢了,大哥认输了!”

    “哼,大哥看来是不服气呢!”顾欢喜挑眉。

    “不敢不敢,比眼睛大,大哥自知不如妹妹,不敢比不敢比!”顾城一个劲摆手。

    顾欢喜笑眯了眼,一副趾高气昂的看着顾城,“既然大哥认输,那我便饶过大哥!”

    “多谢妹妹手下留情,多谢多谢!”

    顾欢喜见顾城一板一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一会后见顾城笑的一脸揶揄,才明白自己上当了,“没想到你是这样子的大哥!”

    顾城笑,抬手揉揉顾欢喜软绵绵的头发。

    但笑不语。

    因为这是他的妹妹,家中贴心小棉袄,他才愿意这般逗着她开心。

    他要顾着外面,便不能顾家,家中长辈享受着他带来的荣耀,心却是寂寞的,这个妹妹刚好填补了这个空缺。

    “欢喜!”

    “嗯?”

    “慢慢的长大,或者一辈子都这般!”

    顾欢喜闻言一顿,眼眶瞬间发红,扭开头擦了擦眼角,才正视顾城,“哥哥也会说笑话了,人都是会长大的,又怎么会慢慢的呢,咱们顺其自然呗!”

    “对,顺其自然!”

    顾城是真舍不得顾欢喜嫁到别人家去了。

    这么好的妹妹,得留在家中,招婿入赘才是。

    顾城考中状元,家里要办酒,杀猪宰羊不能少,顾老实、顾老五也把广元府那边打点好,赶了回来。

    准备着酒席。

    “菜一定要好,酒水也一定要好,该请的人一个不能少,尤其是文家那边!”顾老汉沉沉出声,拿着烟斗吸了一口。

    感觉腰杆子都直了不少。

    顾老三笑着不语,一切听安排行事,顾老五看着顾老实,反正他听两个哥哥的,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听爹的!”顾老实笑道。

    见一边罗氏低垂着头,知道她没了爹,心里难受,到时候招呼客人怕是不行的,便说道,“爹,我觉得接客那日,得三哥、三嫂来才是!”

    “嗯,就让老三两口子来,你们帮忙打下手!”顾老汉点头。

    余下便是买菜。

    如今顾城中了状元,家中还有三个举人,这喜酒怎么也得大办,既然要大办,菜肴就不能少,对于农村人来说,鸡鸭鱼肉就是好东西,所以这菜单一家子商量着,加加减减整出了十六样来,还不算几个凉菜。

    喜酒定在十二月十五,顾城亲自写了请帖,拿到请帖的人,无不欣喜万分,拿着请帖欣喜的说不出话来。

    文家那边,顾城亲自送去,回来脸色有些不太好。

    顾文氏吓了一跳,忙追到顾城身边问,“怎么了?”

    “外祖母说,要我在表妹中选一个为妻,就算妻不行,妾也可以!”顾城说着,脸色越发不好。

    “……”

    “娘,我不会娶文家的表妹,更不会纳回来做妾,我将来有出息了,也不会忘记外祖家,所以希望他们不要逼我!”顾城说完迈步进了屋子。

    顾文氏愣在原地,深深呼出口气。

    这事儿文家那边确实是糊涂了。

    她这儿子,就是她都拿捏不住,文家那边平日走动也少,说感情深也不会太深,只是有血脉之情在,顾城不会对他们不管不顾。

    这般急吼吼的,倒是让孩子寒心。

    四房屋子里。

    顾老实拿了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递到罗氏面前,“打开看看!”

    “什么?”罗氏挑眉。

    亲爹去了,她也病了一场,这会子气色瞧着不太好,羸弱的样子,倒是更让顾老实心疼。

    “打开看看呗,我告诉你了,哪里还有惊喜!”

    罗氏抿嘴一笑,轻轻打开锦盒,是一对翠绿的玉镯。

    “你哪里来的?”

    “那日在街口看见人卖石头,我想着也买了一块,然后得了点玉,能做出两个手镯,余下的东西我让人做了耳坠,准备给咱们女儿带!”

    “做好了吗?”

    “还没呢,这不先紧着你!”顾老实笑着,把玉镯拿了出来,又拿了罗氏的手,“我给你戴上!”

    又告诉罗氏,“这里面刻了我和你的名字,以后咱们百年去了,你也戴着,等到来生,我还来找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