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时光匆匆欢喜长大了
    罗氏顿时落下了泪,抬手捶了顾老实几下,“胡说什么呢,什么去不去的!”

    “我就说说,这不还早呢嘛,咱们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等着儿孙满堂,等着咱们欢喜嫁个如意郎君,生个小欢喜!”顾老实说着,喟叹一声,“如今钱也有了,儿子也出息了,秀兰啊,你说,这人一辈子,求什么呢?”

    求什么?

    罗氏不知道,但她知道,若是真有来生,她还愿意遇上顾老实,嫁给顾老实,为他生儿育女。

    “求名、求利、求色,人只要还活着,便贪婪不止!”罗氏低语。

    “有几分道理!”

    十二月十三,顾家就忙活起来,顾欢喜要招呼来的小姑娘们,山花帮忙打下手。

    早早的就开始搭架子,下面要做饭,也是请人来做,要什么菜也是列了单子,厨子那边自有人去买。

    一大早,顾城就起身,换上了状元服,去了顾家祠堂祭祖。

    顾欢喜是女儿,祠堂是去不得的,也就在家招呼客人。

    顾欢喜没想到田园回来。

    这才一些日子不见,田园给人的感觉,就是阴翳,整个人说不出的压抑。

    “田大哥!”

    田园看着一身红衣,娇俏的芙蓉面,粉嘟嘟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都是笑意。

    “欢……”田园吞了吞口水,许久不曾开口说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

    “田大哥先进来吧,我大哥他们去祭祖了,还要一会才回来呢,去我大哥屋子里等可好?”

    如今堂屋里都是妇人,田园去不方便。

    顾城的屋子里,这会子都是他的同窗和仰慕他的学子,且都是男子,应该好说话些。

    “嗯!”

    田园点头,把锦盒递给顾欢喜。

    “谢谢田大哥!”顾欢喜接过,递给山花,让她拿去写到人情薄上。

    带着田园慢慢走着。

    田园一身青衣,只是细棉布,高大的身子,有些褴褛着背,手上好几个口子,还有冻疮,顾欢喜瞧得眼疼。

    她的田大哥,怎么就成这样子了?

    “田大哥?”

    “嗯?”田园抬眸,热切的看着顾欢喜。

    “对自己好一些!”

    千言万语,顾欢喜也找到了这么一句。

    “……”

    田园抿唇,只觉得嗓子疼的厉害,眼眶也疼的厉害。

    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他手里有银子,但是不知道要买什么,要怎么用。

    “欢喜,你要银子吗?”

    “啊?”

    顾欢喜不解。

    随即懂了田园的意思,笑着说道,“我有银子的,田大哥留着自己用吧,下次来广元府看我,给我买徐福记的糕点就行!”

    田园闻言,眼睛瞬间便亮了起来。

    顾欢喜又道,“还有糖,徐福记的糖也要!”

    “好,还有吗?”田园忙问。

    “暂时没有了!”

    带着田园进了屋子,一群男子纷纷站起身,“顾妹妹!”

    “各位哥哥好,这是田大哥!”

    田园抱拳,便走到一边坐下。

    一屋子男人,顾欢喜也不好多呆,笑笑便走了。

    田园和这一屋子的书生格格不入,好几个有心交好,见田园自己倒了茶抿着,不愿意说话的样子,也就敛了心思,继续先前的话题。

    田园一个人沉浸在顾欢喜的邀请中,她还当他是田大哥。

    以前没有任何要求,如今却要点心、糖吃,是想他继续奋进的吧。

    田园沉浸在所有的美好里,只是这美好来的太快,去的也太快。

    当廖玉康来了之后,田园便觉得如芒在背,他知道这个男人,他记得他,那日在顾府门口,和顾欢喜说话的人。

    廖玉康自认是君子,被田园这般冷冷的看着,有些不解。

    他并不认得此人,为何这般敌视他?

    廖玉康看过来的时候,田园便扭开头。

    自卑。

    他一个连家在何处都不知道的人,又怎么去和一个世家公子比较?

    起身出了屋子,寒风吹来,吹散一身温暖,再一次将他打入到现实中,迈步走出顾家。

    顾欢喜瞧着那一抹离去的背影是田园,连忙追了出去,只是田园走的太远,顾欢喜压根追不上。

    “田大哥!”顾欢喜站在原地喊了一句。

    听到声音的田园脚步一顿,却没有转身,而是加快了脚步远去。

    顾欢喜气的直跺脚,“这个混蛋,看我下次见到,怎么收拾你!”

    想着家里客人太多,顾欢喜又只得去招呼。

    喜宴摆了三天,才送算结束,顾欢喜躺在炕上,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一觉。

    余下的事情也不用她打点,自有大人来,顾欢喜又开始偷懒,安安心心的等着过大年。

    顾家的年夜饭一如既往的丰盛,孩子们的压岁钱一年比一年大,顾欢喜抱着一堆荷包,笑的合不拢嘴。

    真真正正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将所有的聪慧都藏了起来,真真正正融入到这个异世。

    她是顾家十岁的顾欢喜。

    田家,田园沉默的吃了年夜饭,便回了柴房。

    所有的快乐都与他无关,他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黑暗、灰白,见不到一丝一毫的阳光和温暖。

    整个人渐渐走入黑暗……

    正如大国寺高僧所言,善与恶都在一念间。

    遇到那个救赎他的人,他是善良的。

    一点那个救赎的人远去,他将坠入黑暗深渊,万劫不复。

    顾家过了正月十五,就要收拾东西回广元府了。

    毕竟顾木、顾雍要考童生。

    来时一辆辆马车,一家子分成几波走,去时还是一辆辆马车,一家子一起走。

    一路上欢声笑语,比春天还灿烂几分。

    罗家三房却是闹翻了天。

    章氏像一个泼妇一般,抓住罗耀祖打着。

    “你住手,你这个泼妇,你住手!”罗耀祖怒吼一声。

    抓住了章氏的手。

    说起男女力量悬殊,章氏又怎么会是罗耀祖的对手。

    “再撒泼,我休了你!”

    章氏闻言,笑了起来,“休了我?罗耀祖你试试看,能不能丢了我?我告诉你,是你在外面养了外室,可不是我在外面偷人,你有什么资格休我?用着我章家的银子做了本钱,你以为这就是你的银子了,我告诉你,没门!”

    章氏想到那外室年轻貌美,那孩子都那么大了,她才知道。

    说什么生意太多累的,原来是在别的女人肚子上耕耘太多。

    “呵呵呵!”章氏笑了起来。

    这般人家,她倒是看明白了。

    “罗耀祖,咱们和离吧,把属于我章家的还回来,我就和和顺顺的跟你和离,若你敢贪一两银子,咱们没完!”章氏说完,带着罗佳怡回了章家。

    她要回去算帐,看看罗耀祖到底背着她都干了些什么?

    顾家一家子回到广元府,便各自忙碌起来,读书的读书,做生意的做生意。

    顾城也得到了建康帝的委派,那就是巡视各地,修改异志,绘制浩瀚王朝的地图。

    官拜正五品,下面的人手,让他自己安排。

    顾城知道,这绘制地图的事情,一旦做成,那便是流芳百世,所以这人选上,他选的十分苛刻,兰皙也千里迢迢赶来。

    在得知廖玉康的心思后,顾城离开的时候,把廖玉康带走,其中深意,顾家懂,廖家也懂。

    所以顾欢喜的亲事,虽没走明面,也算是默认了下来。

    “小姐,您不开心吗?”山花小声问。

    顾欢喜摇摇头。

    说不上高兴不高兴吧,廖玉康确实蛮好,她也找不出什么缺点来,廖家家风清明,行事光明磊落,廖玉康是个正人君子。

    可为什么,她不太满意呢?

    “……”

    顾欢喜托腮,花都不想绣了。

    山花也不再多问,小姐说了,等她二十岁就给她找个好人家,她一直在想什么样的人家,算是好人家呢?

    顾家这样子的算吧。

    可是她是一个下人,主子是不敢奢望的,小厮嘛,倒是可以一配,只是要配哪个呢?

    山花倒是纠结了起来,毕竟好几个小厮对她都不错。选了这个,怕那个伤心,倒底拿不定注意了。

    二月十三

    田家村

    田园正拿着柴刀,把树皮给剥去,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

    一个妇人下了马车,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

    “请问,这是田园家吗?”

    “对,这是田园家,请问您是?”田李氏防备的看着面前的人。

    妇人笑了笑,“我受人所托,要见田园一面,请问谁是田园?”

    田李氏看了看妇人,又看了看她怀里的襁褓,里面是一个婴儿,也不知道多大了。

    “你稍等,我去喊了他来!”田李氏立即去喊田园。

    田园一身粗布衣裳走来,看着面前的妇人。

    他不认识。

    “你就是田园吗?”妇人问,打量着田园。

    田园微微颔首。

    妇人看着田园,把怀中襁褓往田园怀里一塞,然后不管不顾便松开了手。

    田园吓得连忙抱住襁褓。

    错愕又震惊。

    这是什么人呐,竟不拿一个孩子的性命当回事儿。

    “这孩子是有人给了我银子,托我送来给你的,如今孩子送到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妇人说道。

    “谁?”

    田园沉沉问出声。

    “一个姓何的姑娘,说这是她欠你的,这个孩子她不要,所以送你这里来,你是要丢掉她,或者卖掉她,甚至掐死她,都随你心意!”

    何彩蝶……

    田园咬牙切齿这三个字。

    又看着怀里的孩子,递给妇人,“你抱回去给她!”

    “真是对不住,我不知道这何姑娘住在何处,这孩子她送过来后就走了!”妇人说着一顿,又道,“你也别给我,我是不会收留这孩子的,如今孩子送到你这里,我该走了!”

    田园立即闪身,拦住妇人,“把孩子抱走!”

    何彩蝶的孩子,他不要。

    “田公子,孩子你便留着吧,若真塞给我,我也会丢了她,这么小的孩子,还是个女娃儿,没人要的,丢在荒郊野外,兴许被野狗财狼拖走,亦或者活活饿死!”

    田园听着妇人的话,抱着孩子,唤了大白来,抱着她朝开远县何家去。

    何家早已经人去楼空,就是宅子也卖给了别人。

    田园到底还是白跑一趟。

    孩子还小,又拉了,这会子饿的哇哇直哭,田园抱着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能抱着回了田家。

    把孩子给田李氏,田李氏心里那个恨啊,却也只能给她唤了尿布,抱去找人喂她两口吃的。

    等到把孩子抱回来,田李氏便问田园,“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接下来麻烦娘了!”

    “……”

    田李氏气的肝疼。

    “那你倒是给孩子取了名字,她娘……”

    何彩蝶虽然做事恶毒,但好歹和田园拜过堂,虽然最后婚事作罢。

    田园沉默。

    相思相念,此情绵绵,只当如是。

    这是对顾欢喜的。

    而对何彩蝶,只恨不得此生不相见不相视。

    “不不!”

    “……”田李氏吞了吞口水,“是不知道那个不?”

    “对,就是不知道那个不!”

    这孩子,有了名字,叫不不,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生辰的娃儿。

    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娃儿。

    她叫不不,田不不。

    田不不小时候过的什么生活呢?爹是不会管她的,冷也好,暖也好,饿也好,饱也好,吃喝拉撒全凭阿奶高兴,高兴了,她能吃过饱,不高兴了就饿着。

    五岁的田不不黄皮寡瘦的,浑身上下都是骨头,她睡在柴房里,穿家里人不要的衣裳,她很乖很懂事,从来不会哭,也不敢抬头看人,更不敢多说话。

    家中她爹爹的院子格外的好,但是无人敢进。

    她更是不敢。

    爹爹见到她,从来只当没有看见。

    “不不,过来把这尿片拿去洗了!”

    田不不闻声,立即跑了过去,“大嫂!”

    “把这尿布都拿去洗了!”

    “嗯!”

    田不不点头。

    端了尿片去河里洗,然后看见了她爹牵着马回来。

    马背上驮着东西,田不不站在一边看着,田园牵着马走过去,一眼都没有看她。

    田不不松了口气,幸亏没看过来,要是看过来,她害怕。

    二十五岁的田园,本应该是男人最风华正盛的年纪,可他身上却是死气沉沉一片,一点鲜活的气息都没有。

    这院子,所有一切都是他悉心打点,就是院墙也修的格外高,屋子里的一切,都是他亲手做的。

    从不会木匠活到慢慢学会,田园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拿下东西,让大白自己去吃草料、喝水,拿了东西进屋子,是几匹色彩鲜艳的布料。

    田园把布料放到衣柜里,才去水井里打水提到厨房烧水洗澡。

    洗了澡出来,田园才去厨房拿吃的。

    田家如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田园压根不管,有的吃就吃,没得吃就拿了刀进山去,打只野鸡野兔填饱肚子就行。

    “田园!”

    田李氏喊了一声,扯了扯身上的补丁衣裳。

    田园看着田李氏,不言语。

    “田园,如今家里这么个情况,你……”

    田李氏想让田园去走镖,去赚钱。

    可这话说了多少遍了,田园也没去,整日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田园沉默。

    田李氏只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她憋屈的要死,田园屁事没有。

    这就是亲生和不是亲生的差别,若是亲生的,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好好的一个家,一步步走向贫穷,到如今都快揭不开锅。

    偏生田园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田园依旧沉默。

    这个家这个样子,和他有什么关系?

    隔三差五他会打野味回来,在家吃的次数也不多。

    想让他去赚钱吗?

    他不愿意去。

    田李氏气极,拿田园没有办法,便去找不不出气。

    五岁的不不被打了一顿,晚饭还没得吃。

    田园早已经去了山里,对于不不……,他甚至自动忘记了,家中还有个孩子叫不不,是他取的名字,喊他爹爹。

    广元府

    顾家

    顾欢喜靠在床上,罗氏端了红糖水喂她。

    顾钱氏站在一边,眼里都是笑意。

    “娘,我自己来吧!”

    罗氏笑了笑,“别乱动,先把红糖水喝了,便躺下休息,若是无聊,便让你二嫂过来陪你说话!”

    “嗯嗯!”

    顾欢喜一个劲的点头。

    这个家里成亲最早的不是大哥,而是二哥顾俊,娶的便是柯一梅。

    以前喊柯姐姐,如今可要喊二嫂了。

    至于哥哥顾安、顾琪,是怎么都不肯说亲,一个劲说要先立业,后成家,还拿都二十多的顾城说事。

    顾欢喜也不劝,她反而觉得,成亲太早也不好。

    罗氏怜惜的摸摸顾欢喜的头。

    女儿第一次来月事,她做娘的,理该好好教她,要仔细些什么。

    “生冷的东西不能吃,就算再馋也的忍住,屋子里也不能放冰,湿气太重,这几日也别沐浴了!”

    顾欢喜认真听着。

    还记得前世每一次都疼的死去活来,如今从小就被娇生惯养,除了觉得肚子涨涨的,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顾钱氏也说道,“这事儿听你娘的错不了!”

    “嗯,我听话!”顾欢喜乖巧说着。

    这天热,昨夜还睡的凉席,今儿就已经换成棉布,躺上去有些热。

    顾欢喜虽深信心静自然凉,可还是热的够呛。

    “好好休息吧,等你休息好,咱们也差不多要去帝都!”

    顾城在外面走了五年,如今回到帝都,直接升了好几级,是正三品翰林院编修。

    古人都说,非翰林不入内格,看这架势,顾城三十岁的时候,定能入阁拜相。

    且顾俊几个也要秋试,得去帝都才行。

    顾欢喜再次乖巧点头。

    帝都啊……

    去了帝都,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嫁给廖玉康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