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我们成亲吧(3更
    “明儿我便让人准备山里找泉水,你若是喜欢,便过来煮吧,这只是我的书房,我不住在这里的,一般客人也在楼下招待,不会上来,你尽管安心看书就是!”

    欢喜想了想,看了看一边一屋子的书,微微点头,“好!”

    她不是矫情的人,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能多看书,一切都是从头再来。

    “欢喜……”

    “嗯?”

    谢卿涵微微抿了抿唇,“你想住到登高楼来吗?”

    欢喜闻言,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看着谢卿涵。

    好一会才说道,“我想到登高楼来看书,却不愿意住到登高楼来,我不想做妾!”

    欢喜说完,慢慢的低下了头。

    她不想为妾,也不会为妾。

    如果谢卿涵逼她,她宁愿死。

    “……”

    谢卿涵没有想到欢喜会这般实诚。

    “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不会逼迫你,你若是想看书,就过来看,也可以拿回香庭院去看,只要保护好书,别弄坏了就行!”

    “谢谢你,五少爷,你真是一个好人!”

    谢卿涵笑了出声,“但也不是白看的,我在这边的时候,你得烹茶给我喝!”

    “好!”

    这都是小问题。

    小文在一边瞧着,神色微微变了变。

    五少爷对姑娘这般好,单单是因为欢喜姑娘长得好看吗?

    要说好看妖媚,欢喜姑娘还比不上如嫣、佩雅两个姨娘。

    可看在府里活的顺心的,两个姨娘又怎么比得上欢喜姑娘。

    欢喜放下茶杯,从小文端着的托盘里拿出荷包,“五少爷,荷包我已经绣好了,还绣了一个扇坠,你看看可否喜欢!”

    谢卿涵伸手接过,“你绣的很好,这竹子就像是真的一样!”

    “五少爷,您戴上走动起来再看看!”小文笑道。

    谢卿涵不解,却依言站起身,让丫鬟接下腰间的荷包,佩戴上欢喜做的这个。

    走动间低下头去看,果然瞧着那竹子似乎在动,若是有风吹来,恍惚能闻到竹香,看见竹影飘动。

    谢卿涵心中更是撼动。

    能有这般绣功,不单单要聪慧、悟性,还得花大价钱去请师傅。

    想到这里,更是不敢轻视欢喜。

    “去取我的扇子来!”

    丫鬟立即去取,又把坠子换上,扇子晃动的时候,竹子更是跟着动,就像是被风吹动的竹海一般。

    “你绣别的也会这般逼真吗?”谢卿涵问。

    “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试试绣花,看看能不能引来蝴蝶、蜻蜓、蜜蜂一类吧,我没试过!”欢喜认真低语。

    她也想试试呢。

    一旦她绣的好,名声会慢慢传出去。

    家人若是得到消息,想来会寻来吧。

    话已至此,谢卿涵也不好不让欢喜绣。

    这个女子识字、懂烹茶,刺绣功夫还出神入化,谢卿涵心中是撼动的。

    “欢喜会下棋吗?”

    “不知道,不如试试?”

    谢卿涵点头,让人准备棋子,两人坐下,谢卿涵让欢喜选子。

    欢喜选了白色。

    谢卿涵便余下黑色。

    “你先下吧!”

    欢喜微微颔首,拿了棋子随便放了一个位置。

    谢卿涵紧跟着落子。

    欢喜看似漫不经心,但几十粒棋子下去,谢卿涵却一点便宜都没占到,反而还被套住了。

    “……”

    谢卿涵心跳如鼓,也就不那么专注了。

    这一局,欢喜赢的十分轻松。

    看着谢卿涵的脸,欢喜笑的十分开心。

    原来她还会下棋。

    或许她还会更多,只是没有发觉出来而已。

    想到这里,欢喜笑的眉眼弯弯。

    谢卿涵却心情沉重。

    再不敢问欢喜还会些什么,他害怕问的太多,欢喜想了起来。

    欢喜挑选了几本书,开开心心的离开了登高楼。

    谢卿涵站在窗户边,看向欢喜带着小文离开,心万分沉重。

    下楼前往老夫人的院子。

    “你怎么过来了?”

    “祖母,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老夫人沉思片刻,让丫鬟、婆子都出去,才问道,“怎么了?”

    “她,欢喜,绣出来的东西跟真的一样,会烹茶,会下棋,她会的东西还有多少我们都不知道,祖母,要不要派人去查查她到底是谁?来自何处?”谢卿涵问。

    他心中隐隐不安,这般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孩子,家里人又怎么会不在意。

    “怎么查?这事没办法查,也不能去查,你仔细想想,你姨奶奶为什么把人送我们家来,就是不希望她被人找到!”老夫人说着,眉头蹙起。

    这事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闹起来,他们已经触犯了浩瀚律法,奸淫掳掠,无论那一条在好浩瀚都是死罪,一旦揭露出来,不管任何人,定斩不赦。

    很多事情真不能细想,更不能去想后果,一旦想到,老夫人就心中难安。

    甚至有一种想要弄死欢喜,让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曾经出现在恭谢侯府过。

    谢卿涵更清楚浩瀚律法,这事情真不能细想,越是细想,越是会害怕恐惧,尤其是秘密被发现,所有的一切都瞒不住的时候,那个时候又该如何去做?

    “祖母,我知道了,你让我好好想想!”

    谢卿涵明白,这欢喜到了侯府,已经为侯府带来了无数的不确定。

    他心中难安,这样子的事情,得去找父亲商量一下。

    恭谢侯见到谢卿涵的时候,笑容满面。

    这个儿子,他还是满意的。

    能考上状元,为家族带来了无数的尊荣。

    “父亲,儿子有事情和您商量!”

    “你说!”

    谢卿涵把事情简简单单说了一遍,恭谢侯却是冷了脸,“简直就是胡闹,你们怎么不想想,若是家中不重视的女儿,直接杀了挖个坑埋了就是,为什么要费那么多心思,把人弄失忆送到我们家来?说明许家不敢把人杀了,就是许家后面那个人也不敢,你觉得恭谢侯府比得上许家?”

    谢卿涵心沉了又沉。

    他已经知道后怕了。

    “父亲,那您说要如何办?”

    恭谢侯想了许久才说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便把一切都推到你祖母身上去,那丫头不是和你走得比较近,想办法让她答应嫁给你!”

    “……”

    谢卿涵沉默。

    欢喜嫁他,并没有委屈了他。

    只是他却是知道,欢喜并不喜欢他。

    会和他走得比较近,是为了他书房的书。

    “父亲,儿子知道了!”

    “你知道就好,这事儿别弄得人尽皆知,你母亲那里我去说,你的亲事……”恭谢侯叹息一声,上前拍拍谢卿涵的肩膀,“委屈你了!”

    “父亲,儿子不委屈!”

    这事也说不上委屈。

    欢喜虽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却讨喜可爱,说话和风细雨的,和她呆在一起很舒心。

    她也不是有野心那种人,会让人招架不住。

    既然打定了主意,谢卿涵便会付出行动,那就是约欢喜出去玩。

    “去哪里?”

    “去踏青,如今春暖花开,处处都漂亮的很,咱们去放纸鸢如何?”

    “好啊,只是你会做纸鸢吗?要不咱们自己做纸鸢啊,用竹子、上等的宣纸,画上喜欢的图案,糊上去就好了,我哥哥帮我做过……”欢喜一顿。

    哥哥?

    欢喜顿时红了眼眶。

    她是有哥哥的!

    “你哥哥?欢喜,你想起什么了?”谢卿涵紧张问。

    “没有,我什么都没想起来,就是忽然间觉得,我哥哥给我做过,可是仔细想,脑子里又一片空白,索性便不想了!”欢喜说着笑了起来。

    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可真是太好了。

    既然要出去玩耍,谢卿涵自然要准备一番,欢喜带着小文,陈妈妈留下看院子。

    欢喜把银子都准备好,到时候买东西便有钱了。

    “姑娘,有五少爷在,你为什么还要带银子?”

    “傻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吧,手里有钱,底气才足!”

    小文是有些不太懂的。

    欢喜开开心心的等待着出去玩的日子。

    京城。

    虽然不是浩瀚王朝的帝都了,但作为曾经的帝都还是很繁荣的。

    田园到了京城,伸手摸了摸胸口,这里有一千两银子,是他帮人带了一样东西到京城得报酬。

    一千两说多不多,但是也不少了。

    “掌柜,来一碗面!”

    “公子要素面还是荤面?素面十文钱一碗,荤面十五文一碗,加荷包蛋多二文钱!”

    田园想都未想,“来一碗素面!”

    “好嘞!”

    很快一大碗素面端了上来。

    说是素面,也是肉汤打底,然后青菜、面就没其它的了。

    田园端了碗大口大口吃着。

    说实话,京城这么大,他也不知道要去何处寻找顾欢喜。

    但大师说了让他到京城来,他相信顾欢喜一定在京城。

    他不敢胡乱去找人帮忙,怕坏了欢喜的名声。

    在这一个都不认识的京城,田园只能到处乱串,吃最差的面,馒头喝粥,吃豆浆,带着大白住在城外的破庙里。

    脸上几个冻疮,又肿又痒,已经瞧不出本来样子。

    歪在墙壁上,闭上眼睛。

    大白就在一边,挨着田园,顺便为他遮挡着吹进来的风。

    帝都

    公主府

    龙星宸看着顾城,沉默。

    顾城也沉默。

    “不知道公主想好了没有?”顾城问。

    龙星宸知道,顾城在这个时候要娶她,多数是利用,可她也知道,错过这个机会,或许和顾城就真的错过了。

    “我,我……”

    龙星宸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推开窗户呼出几口气。

    心跳的十分厉害。

    答应、拒绝?

    她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顾城起身,走到窗户边,把窗户给关上,在龙星宸错愕、震惊中,把人拉到怀里,狠狠的吻住了龙星宸的唇。

    他等不了了。

    也不能再等,那个人已经娶了继室,且还想住到府中来。

    长得一模一样,说话行动,很多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且那个女人还怀了身孕,他知道阿爷、阿奶迟早会松口,会原谅。

    他必须让顾府滴水不漏,让人不能渗透进去。

    龙星宸瞪大了眼睛,却在一会后闭上,伸手抱住了顾城的腰。

    她喜欢他啊,第一次见到格外讨厌,后来看过他的文章,便深深的为他着迷,等了他这么多年,如今被他抱在怀里,便晕头转向,找不到东南西北,哪怕明知道他对她并不是真心的。

    等到一吻结束,龙星宸无力的靠在顾城怀中,“顾城,你可想清楚了,娶了我,你这一辈子就不能再有别的女人,没有和离,没有休弃,就算要休弃,也是我不要你,很多人会说你吃软饭……”

    “没关系!”

    顾城低低出声。

    如果能把三弟、妹妹找回来,这一切都没关系。

    浩瀚王朝并没有驸马不能入朝为官的说法,他照样可以入朝为官,成为驸马,便跻身皇亲国戚圈,行事更方便了。

    龙星宸抱着顾城,轻轻点头,“那我们明日便一起进宫求父皇赐婚吧!”

    “好!”

    顾城低语,轻轻的吻了吻龙星宸的头发。

    吻她的时候,并没有讨厌,相反还有丝丝悸动和喜欢。

    对她,从她无条件答应帮忙的时候,便不讨厌了。

    一起去广元府,也是第一次见到她的聪慧伶俐,那种来自皇家的大气和沉稳,以及无法无天唯我独尊的霸气。

    “星宸,别怕,我会一直在!”

    这是他的保证。

    这一辈子,只有她一个人。

    就算不深爱,至少不会背叛。

    龙星宸微微颔首。

    她其实什么都懂的。

    却心甘情愿愿意为他付出所有。

    多余的话,两个人都没有说,顾城离开的时候,龙星宸坐在椅子上傻笑许久。

    顾城回去的路上却不安稳,竟有刺客行刺他,但是那派刺客来的人不知道,龙星宸派了两个人暗中保护顾城,且还是她身边三个暗卫中最厉害的两个。

    所以这几个刺客皆被斩杀,还被顾城把尸体带走送去了京兆府。

    对于他们的主子,郡主府那边自会处理。

    剩余的,就不是顾城关心的了。

    “什么!”

    龙星宸怒喝一声,“混蛋,竟敢在帝都行凶,走,咱们去看顾城!”

    结香忙拉住龙星宸,“公主,顾大人没有受伤!”

    “……”龙星宸吞了吞口水,到底还是安静下来,“结香,你说,是谁想对付他?”

    “奴婢不知!”

    “你是不知还是不敢说?”

    结香低下头。

    她还真不敢说。

    顾城娶了龙星宸,那么自然而然就是太子的人,二皇子想要皇位,能把顾城先解决了,也是好的。

    龙星宸冷冷一笑。

    “结香,你年纪也大了,可有看中的人,若是有,我给你指婚吧!”

    结香错愕了一下,扑通跪在了地上,“公主!”

    “结香,你跟了我很多年,应该清楚,谁才是你的主子,你应该为你的主子做些什么,可如今你这样子,倒是让我不解了!”龙星宸说着,冷冷的看着结香,“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竟也会想着瞒我,若你真想去二皇子府,我也可以送你去的!”

    “公主,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龙星宸没有说话,却摆摆手示意结香下去。

    唤了别的人进来伺候,“以后我身边,不必结香伺候了!”

    “是!”

    结香在门口听到龙星宸的话,脚步一顿,顿时泪流满面。

    她没有想过,会是这般的结果。

    没了结香,龙星宸提拔了木香、沉香。

    身为公主,身边最不缺的就是伺候的人。

    翌日

    龙星宸、顾城在宫门口碰头,两个人相视一笑,龙星宸羞羞的低下头,不敢去看顾城。

    顾城倒是笑了起来。

    建康帝得知两个人一起求见,便心知两人成事了,见了两人。

    顾城开门见山的求娶,建康帝知道,顾城对龙星宸想来是利用居多一些,但他相信不久的将来,顾城看见星宸的好,“朕允了!”

    女儿等了这么多年,是该有个结果。

    既然允了,这婚便的赐。

    “星宸啊,去看看你母后吧!”

    龙星宸闻言,错愕的看着建康帝,笑僵在脸上,“父皇……”

    “去吧!”

    建康帝摆摆手,也是万分疲惫。

    龙星宸抿唇,带着顾城去见皇后。

    一路上,以往爱笑爱闹的龙星宸很安静,一句话都不说,木香、沉香走在后面,也是静默不语。

    到了未央宫

    龙星宸深吸一口气,对宫人说道,“你去禀报一声,就说我带着顾大人过来拜见母后!”

    “公主……”

    “母后若是还在休息,便不用唤醒她了,我和顾大人在这里给母后磕个头就好,等母后醒了,你告诉她,父皇已经给我和顾大人赐婚,钦天监已经在选日子了!”

    龙星宸说着,等了好一会,大殿里也没响动,便跪了下去。

    顾城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跪拜。

    还没来得及反应,龙星宸已经红着眼眶拉着顾城离开。

    “……”

    一路出了宫,上了马车,龙星宸靠在马车壁上,哭了起来。

    这是顾城第一次见龙星宸哭。

    犹豫了好一会,才拿了帕子递给她。

    龙星宸看向顾城,泪流满面红着眼说道,“顾城,你如果不喜欢我,可以不要娶我,如果你娶了我,就要对我好,不要像我母后那样子,既然不喜欢我父皇,却要嫁给他,说什么逼不得已,我父皇又没有逼迫她,是她自己爱慕虚荣,贪图富贵,却把所有的怨恨都加注在我和皇兄身上,我……”

    顾城伸手,把龙星宸拉了抱在怀里,“我不会,如果你给我生了孩子,我一定会很疼爱他,如果是个女儿更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