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想逃并不容易(2更
    欢喜明白,小文的一番好意。

    “小文,我自由安排,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我们约定的,我也不会忘记!”

    这是她最后能告诉小文的了。

    小文抿唇。

    微微颔首。

    九月二十七

    恭谢侯府小姐们出门去寺里上香,随行的丫鬟、婆子就十几个,还有一队护卫,谢卿涵骑在马背上,看着的时候,心思微微沉了沉。

    会不会是他们太小题大做了?

    欢喜出门的时候,她是有自己的马车的,小文扶着她从正门出来,站在马车边,就看见一匹马车慢慢的行驶过来。

    看着马车上的男人,欢喜眸子微微一缩,垂下眸子不敢去看他。

    田园也没有看欢喜,只是快速的跑了过去,丝毫都没耽搁。

    也没人注意到他。

    进了马车,欢喜坐在一边嘴角含了笑,小文看着欢喜,眸子里轻轻溢了泪水。

    欢喜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谢卿涵见人都进了马车,才说道,“出发吧!”

    侯府内

    如嫣抱着女儿,轻轻的逗着她。

    佩雅坐在一边瞧着,眸中都是羡慕。

    她也想有个孩子,不拘男孩、女孩儿,总归有个依靠,早些日子也怀了,只是没保住。

    “她出府去了!”佩雅低语。

    如嫣愣了愣抬眸看着佩雅,“你应该知道,她和我们不一样的!”

    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老夫人或许觉得自己做的很隐秘,但其实她们出身教坊,最擅长的就是观人声色。

    佩雅不语。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就是因为知道,才有些不甘心。

    同样的被买进来的,为什么她们成了姨娘,而她还是姑娘,能够出府去寺里上香。

    这般排场,真的只是为了保护好小姐们吗?

    “别胡思乱想了,早些把身子调理好,生个孩子才是!”如嫣又道。

    她们是一起出来的,也明白红颜易老,恩爱易逝,在这府中,只有相互扶持,才是正理。

    “我明白的!”

    佩雅低低应了声,去逗弄孩子。

    看着孩子脖子上戴着的长命锁,“你怎么就不让她帮孩子取个名字?”

    “开不了这个口!”

    佩雅抿抿唇,微微一笑,再不言语。

    田园驾驶马车跑过去,呼出一口气。

    便直接出城,把马车寄放在山脚下的客栈内的草棚子里,骑着大白进了山。

    整个人脸上都是络腮胡子,只有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少了阴翳,多了对未来的希冀和相望。

    嘴角微微上翘,仿佛这一去,便是最让他开心、快乐的事情了。

    田园很小心谨慎,躲在树林里,看着恭谢侯府的马车过去,才慢慢的跟上。

    到了山门,田园让大白去吃草料,“多吃点!”

    大白噗嗤噗嗤了两下。

    作为一只陪伴田园多年的马儿,大白很有灵性,听懂了田园的话,便去吃草了。

    田园进入了寺中。

    欢喜等人先被安置在一个院子里,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屋子,欢喜的屋子在中间。

    看似没什么问题,但是问题其实也蛮大的。

    欢喜抿嘴笑着。

    等安顿好,吃了点斋饭、茶水,才一起去大殿磕头求平安符。

    “欢喜姐姐!”

    欢喜看着唤她的八姑娘笑,“你也要去求平安符吗?”

    “嗯,既然来了,定是要求一个给祖母的,欢喜姐姐说对不对!”

    “有道理!”

    进了大雄宝殿,来求签、求平安符的人不少,有的是丈夫陪同,有的是儿子、兄长配种。

    谢卿涵走在后面,看着前方几个女孩子嘻嘻笑笑好不热闹,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山门外也留了人,一般来说,出不了岔子。

    顾欢喜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

    “大慈大悲的菩萨,请保佑我能够平安回到家中,回到父母、亲人身边,承欢膝下!”

    然后虔诚叩拜。

    欢喜知道,想走,并不容易,尤其是这么多人盯着。

    她得小心又小心才行。

    欢喜摇了签,拿去解签。

    解签的大师看了后倒是笑了起来,“姑娘这是上上签,有道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切但凭心走,切记不可往南,阿弥陀佛!”

    大师说到后面,神色肃穆。

    能不能改变这姑娘的命运,也单看她够不够聪明,若是够聪明,自然明白,若是不懂。

    时也,命也!

    欢喜却是听明白了。

    往南便是帝都,她的家人在帝都,按照所有人的想法,她逃出侯府,定是想起了什么,就算没想起来,去帝都也是最好的,只要她胆子够大,去告御状,皇帝老爷定会帮她找到回家的路。

    但前提是她有命或者回去。

    “多谢大师!”欢喜说着,让小文捐了香油钱。

    又去一边跪下求平安符。

    样子虔诚,让人瞧着便觉得,这是一个心善的姑娘。

    变故来的很快,护国寺厢房着火了,火势很大,几乎很快就烧了起来。

    “走水了,走水了!”

    不知道谁叫了起来,一时间所有人都乱了起来。

    尖叫声四起。

    欢喜忽地站起身,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来了!

    几个姑娘尖叫着,身边的丫鬟、婆子连忙护住她们,小文也紧紧拉着欢喜的手。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小文明白,欢喜要走了。

    但没有办法,拉着欢喜朝人群挤,却又想要护住欢喜。

    脚被人踩了,腰被人撞了,疼的眼眶里都是泪。

    “小文……”

    欢喜的担忧被隐藏在尖叫声中。

    谢卿涵不停的推开人,想寻找到欢喜。

    他一直以为,自己在逢场作戏,但是当这变故发生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考虑的不是自己的妹妹,而是欢喜。

    只是真的太乱了,而出事的时候,欢喜离他也比较远。

    小文拉着欢喜跑,却在一个屋子前,被一个男人拉着,一起进了屋子。

    “……”

    一进了屋子,那男人立即把门给关上。

    “你是谁?”小文紧张的问。

    欢喜却认了出来,虽然田园一脸的络腮胡子,但还是认出了那双眼睛。

    “田大哥!”

    小文顿时明白过来,拉着欢喜的手,“姑娘,快走吧!”

    “小文?”欢喜低唤。

    “姑娘,你尽管放心,奴婢什么都不会说的!”

    欢喜想要说点什么,田园却快速拿了衣裳出来,“快换上!”

    又走到小文身边,“得罪了!”

    然后一掌把小文给劈晕。

    欢喜看着小文,“她没事吧?”

    “不会有事,快些,我们时间不多!”田园说完,背过身,欢喜连忙把男装套上,又把头发散开,弄成了男子的发髻。

    手在地上擦了几下,往脸上抹了抹。

    “我好了!”

    田园转身看着欢喜,脸上脏兮兮的,还真认不出来就是欢喜。

    “走!”

    拉着欢喜的手出了屋子。

    欢喜回眸看了一眼昏迷的小文,跟着田园跑了出去。

    欢喜跑不快,田园索性蹲下身,“来我背你!”

    “……”

    欢喜想着,背着她还能跑的快吗?

    “快上来,我背着你可以的!”

    欢喜犹豫片刻,倒是趴了上去,田园背着欢喜跑的还真是快。

    “好大的力气!”欢喜嘀咕。

    这力气,简直了。

    两个快速出了寺院,也没被人拦住,然后一路下山,田园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膈的欢喜难受。

    但是这个时候,她哪里顾得上难受,只想着离开才好。

    这种马上就要自由的感觉,真的太好了,她一点都不想失去。

    到了山门口,那几个人看着田园的样子微微蹙眉。

    又看了一眼趴在田园背上的欢喜,还真没认出来这人是谁,只觉得是家中小兄弟病了,大哥背着来寺中求平安的,就这么让两人过去了。

    一出了山门,田园吹了个口哨,大白立即跑了出来。

    田园先扶着欢喜坐上去,才翻身上马,把人抱在怀中,“驾!”

    马儿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欢喜才呼出口气,眼眶微微发红,心跳的也厉害。

    这一切,似乎只用了一会会功夫,但欢喜却觉得,简直是紧张到爆炸。

    山门口那些人可都是侯府的人,居然就被这样子蒙混过关了。

    两个人没直接到客栈,而是在小溪边,田园快速的把络腮胡子洗掉,又从一个坑里拿出了一套衣裳,让欢喜把脸洗干净,“把男装脱了,换上这个吧!”

    “啊……”

    欢喜不解。

    田园忙道,“相信我,我一定会平安带着你离开的,如今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

    伸手摸了摸欢喜的头发,“会梳妇人头吗?”

    “……”

    犹豫了片刻,点点头。

    田园找了两根树枝很快搭了一个架子,又把衣裳遮住,“快里面换了吧,我给你盯着!”

    “嗯!”

    欢喜可不敢犹豫,立即钻进去换衣裳,田园竟还给她准备了鞋子。

    一穿大小刚好。

    快速梳了一个妇人头发,用木钗子固定住,“田大哥,我好了!”

    “嗯!”

    田园快速的把欢喜换下的衣裳,都包起来,塞回了坑中,又填上土,再用两个石头压住。

    又弄了墨汁把大白给染成了黑色,大白偏生一点都不反抗,还乖巧的很。

    “……”

    欢喜瞧的目瞪口呆。

    这马成精了。

    且她也明白,她的离开,都只是口头上的,田园却为了她离开,做足了准备工作。

    想到这里,欢喜微微红了眼眶。

    “好了,前面可以走了!”

    “嗯!”

    欢喜点头。

    只是欢喜做梦都没想到,田园带着她往小护国寺方向走。

    “田大哥?”

    “咱们如今是逃不掉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咱们先去住上一晚,明日在慢慢的下山,他们是想不到的!”田园说着,抬手轻轻的给欢喜整理头发。

    尽管他眸中的情绪、温柔藏了又藏,欢喜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

    那不单单是友情,还有爱情。

    “……”

    她想问田园,问很多很多。

    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跟着田园慢慢的朝小护国寺走去。

    寺中

    谢卿涵很快反应过来,等他找到小文的时候,小文昏迷不醒,脖子处肿的很高,立即请了寺中懂医术的高僧把小文弄醒。

    小文一醒过来就拉住了谢卿涵,“五少爷,五少爷救命!”

    “小文,你家姑娘呢?”谢卿涵沉声问。

    整个人身子僵着,心跳的十分快。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家姑娘……”小文神色一边,惊恐万分,“当时听见有人说着火了,我便护着姑娘走,然后就觉得脖子一疼,就晕过去了,五少爷,我家姑娘呢?”

    谢卿涵看向小文。

    不相信欢喜逃走,小文一点都不知情。

    迈步走了出去。

    点书立即跟上,“少爷!”

    谢卿涵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放出了信号。

    这是一早便安排下去的,就是为了防止欢喜跑掉。

    一旦人跑掉,见到信号,立即全城寻找、围捕。

    所有大路、小路全部设恰,就是庄子、村子所有能让人过去的地方,都要仔细检查,绝对不能让欢喜逃出去。

    那厢房的火已经被扑灭,好在没有伤到人。

    方丈大师一个劲的念着阿弥陀佛。

    没受伤的人都收拾着下山,谢卿涵吩咐了几句,自己带着点书骑马下山去。

    喊了守在山门口的人问道,“从我们上去后,都下来了什么人?你们还记得多少?”

    “……”

    几个人被问的蒙圈,他们哪里知道多少?

    只管着山上下来的人,或者马车,压根没主意去看人啊?

    “五少爷……”

    谢卿涵深深的吸了口气,气的眼都红了,怎么就带了这一群蠢货。

    骑马追了出去……

    路上,欢喜只看见天空发出啾一声,然后有什么射了上去。

    田园却淡淡说道,“这是恭谢侯府的信号!”

    “……”

    欢喜惊愕的看着田园,“你连这个都知道!”

    “我来京城一年了,摸索一阵,也就知道了一些!”田园说着,看了一眼欢喜。

    “……”

    欢喜低垂着头。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田大哥,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是!”

    田园回答的很干脆。

    没有丝毫的隐瞒。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京城?”欢喜又问。

    “我去了帝都的护国寺,见到了方丈大师,他给我指点了一下迷津,要了你的生辰八字,然后告诉我要找你,得往北走,来最繁华的地方,而往北而来,最繁华的地方就是京城了!”

    来到京城,也不容易的。

    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人,真的犹如大海捞针。

    他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找乱撞,好在上苍怜悯,他总算找到了欢喜。

    “这一年一定不容易吧!”

    “没关系,都过去了,我找到你,便值得了!”田园认真说道。

    便看见前面来了一堆人马。

    欢喜顿时紧张起来,“田大哥,是侯府的人!”

    田园伸手拉住欢喜的手,柔声安慰,“别怕,很快就能过去!”

    欢喜僵直着身子,她知道,如果被抓住,想要回去就再也没机会了。

    也不会有先前的自由。

    他们会把她关起来,会折磨她,也会还会杀了她。

    “别怕,靠近我,假装我们是一对夫妻,恩爱的小夫妻,这会子咱们要去护国寺上香祈福,一路说说笑笑,开开心心的!”

    “……”

    欢喜沉默,靠近了田园一些。

    田园身子高大,完全可以遮挡住她,而且边上还有一匹黑不溜秋的马,她走在最里面。

    谢卿涵压根没看见她就骑马飞驰而去。

    欢喜松了口气。

    顿时明白了田园的心思。

    谢卿涵一定以为她早就跑远了,或者想了起来,逮准机会往帝都那边而去。

    那么她还真不能回去。

    “田大哥?”

    “别怕,我会有办法的!”田园看着欢喜,柔声安抚。

    她们没去护国寺,而是在山脚下一个破屋子住了下来。

    欢喜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居然有口铁锅,还有米。

    “田大哥,这也是你准备的?”

    田园点头。

    他从得知欢喜要到护国寺上香,就已经想好了各种路线。

    他一个人带着欢喜,想要突破重围的不可能的,只能先藏起来,然后慢慢的想办法离开。

    这个小破屋子,他早已经寻到,便把屋顶随意修补了一下,藏了一口铁锅,一些米还有一碗咸菜。

    他们要在这里过一夜,等天亮了再去下一个地方。

    “田大哥,你真厉害!”欢喜的眸中都是倾慕。

    田园顿时红了脸,结结巴巴说道,“我,我怕委屈了你!”

    “不会,真的不会,田大哥你不知道,这外面的世界真的太美好了,能呼吸到这样子的空气,哪怕是浪迹天涯我也愿意!”欢喜说着,坐在一边。

    田园已经动手开着搭锅煮粥。

    等台子弄好,田园有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居然拎着一桶子水,就跟变戏法一样。

    把锅洗干净了煮粥。

    “田大哥,你到底都准备了些什么?”欢喜好奇问。

    这简直太神奇,太让人意外了。

    “说了就不稀罕了,慢慢来,我都会一一告诉你的!”田园说着,开始熬粥,又问欢喜,“在侯府不好吗?”

    “侯府啊……”

    欢喜认真想了想,“吃的好,也没人欺负我,但是我不开心,我知道我不是侯府的人,我总是觉得他们在算计我,出门都有人盯着我,一点自由也没有,我就是想离开,可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出去,那天见到田大哥的时候,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我还是觉得田大哥特别可靠,可以相信,我也觉得,田大哥是认识我的!”

    欢喜说着,微微红了眼眶。

    田园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回眸看了一眼欢喜,犹豫很久,伸手摸了摸欢喜的头。

    这个事儿,他其实很早很早以前就想做了。

    但是他怕顾城,那种惧怕源于自卑。

    更是自惭形秽。

    欢喜错愕。

    “以前,你哥哥他们,最喜欢摸你的头,就是你的阿爷、阿奶,你爹娘也喜欢摸你的头,我早些年一直想,但是不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