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田大哥你真好(1更
    听到声音,田园身子一僵,手紧紧握拳,防备的看着龙跃泽。

    龙跃泽却朝田园安抚一笑,“看我的!”

    钻出了马车,怒喝一声,“你们想干嘛!”

    “……”

    一队官兵见龙跃泽一副很厉害的样子,面面相觑。

    “一群混蛋,赶紧给小爷让路,不然小爷要你们好看!”龙跃泽怒喝一声,又对赶马车中年汉子说道,“季叔,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是!”

    季叔一听,立即出手,去收拾那些官兵,坐在一边的小厮无奈摇头。

    龙跃泽出门,一个季叔,一个小厮墨香,这出门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

    季叔武艺高强,出手利索,很快把这些人给打趴在地。

    “哼,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想算账去帝都恭亲王府!”龙跃泽说完,笑着对季叔说道,“季叔,我们走!”

    季叔无奈一叹。

    龙跃泽钻回马车,看着田园笑,“怎么样?”

    田园点点头。

    “方木,你说我这么厉害,你这把刀能不能送我!”龙跃泽又问。

    田园错愕了一下,摇摇头,“这刀不能送!”

    “好嘛好嘛,不送就不送,不过你刀法是不是很厉害,什么时候我们切磋一番好不好?”

    “……”

    田园犹豫了。

    这龙跃泽一看就是皇亲国戚,真出手伤了他可不好。

    再说了,龙跃泽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好不好啊?”龙跃泽问。

    “好!”

    等到了雍州,他就离开去解州找欢喜。

    有了龙跃泽,一路吃穿喝都不用田园花一文钱,换龙跃泽的话说,田园生活太燥,一点都不安逸。

    田园沉默着,任由他吹嘘自己的英勇往事。

    成了龙跃泽最忠实的听众,不打岔,还认真听,龙跃泽可高兴了。

    和田园称兄道弟。

    “说真的,我觉得你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哪里见过!”

    田园笑笑不语。

    龙跃泽的话,半真半假,而且他很单纯,对人也真心,你说什么他都容易相信,还格外的热心肠,要不是身边的墨香实在机灵,他怕是要吃很多亏。

    一路顺利到了雍州,已经进入了十月半,田园身体也养的差不多。

    是时候该走了。

    这夜,把自己的刀法画好,田园呼出一口气,拿着进了龙跃泽的屋子,见他睡得极香,被子也掉在地上。

    田园把被子捡起来,给他盖上,站在床边低语,“谢谢救命之恩,此生怕是无以回报了!”

    把刀法放在一边,田园才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子。

    朝外面走去。

    屋子里,龙跃泽睁开眼睛,眨了眨,叹息一声,“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走呢?”

    “因为马上要过年了,主子爷得回帝都去,陪着郡主过年,还要进宫陪太后、太上皇!”季叔从暗处出来,认真说道。

    龙跃泽想了想,“也是哦,是该回家了!”

    又对季叔说道,“他这般人物,给银子都折辱了,你送匹马给他吧,带咱们印记的那种,等来年,我再去找他!”

    季叔颔首。

    冲田园特意画了刀法来,还给龙跃泽盖了被子,倒是只得送一匹良驹。

    田园也没什么东西,回屋子拿了刀便准备悄悄离开,却见季叔站在院子里,尴尬的喊了一句,“季叔!”

    “我家主子知道你要走了,让我送匹马给你,你骑马总比走路快些!”

    田园抿唇,想了想才说道,“多谢!”

    他虽有些骨气,却也识时务。

    如龙跃泽说的那般,给他银子,他是不会要的,但若是给他马,他却不会拒绝。

    骑着马离开。

    田园一心想着去解州阜城,路上也不敢耽搁,真真是风餐露宿,手里几两银子,吃也舍不得买,更别说住客栈了,最多在路边吃一碗素面,对那马倒是极好。

    给它吃好、喝好,一点钱都花在它身上去了。

    眼看就要到欢喜生辰,田园更是急切。

    阜城

    欢喜一身破旧的袄子,站在阜城的城门下,轻轻的拢了拢衣裳。

    她倒是不冷,虽然外面的袄子破旧,但是里面的袄子却簇新,穿着还暖和,现在她是一个来阜城投奔亲戚、孤苦无依的姑娘,路上遭遇了变故,钱财也丢了,和护送她的人也走散了,最最可悲的是,她大字不识,还不知道亲戚住在什么地方。

    身世够可怜了吧。

    欢喜想着,鼻子吸了吸,闻到了香味,跟着那香味走过去,是一家卖馄饨的铺子,“来一碗馄饨!”

    说完找了位置坐下。

    她路上就让那马车走了,换了好几次马车,牛车,又去别的地方转悠了,绕了远路,才来到阜城。

    她想着,去城里找活是不行的,不如在城门口找个活计,也不用银钱,管三顿就好。

    馄饨端上来,欢喜看着端馄饨的大娘,抿了抿唇说道,“大娘,我没钱!”

    “……”

    大娘错愕的看着欢喜,“没钱你点什么馄饨,要碗馄饨汤不就行了!”

    “大娘,我饿了好多天了,我是来阜城寻亲的,只是路上和护送我的人走丢了,银钱也丢了,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饱了,您能不能给我碗馄饨吃,我给你洗碗,收拾摊子来抵钱!”

    大娘看着欢喜。

    小脸倒是被吹皲裂,粗糙的样子,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手上也长了两个冻疮。

    一身破旧袄子。

    瞧着有点可怜兮兮,但还算精神。

    想到家中断了腿有些瘸的小儿子,“你当真要做工抵馄饨钱?”

    欢喜一个劲的点头。

    大娘把碗放下去,“那你快吃吧!”

    “多谢大娘!”

    欢喜拿了筷子夹了吃一口,真是好吃呢。

    一路走来,她扮过老太太,老头子,也扮过年轻落魄的书生,还扮过生病看不起病的穷鬼,所以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口袋里有银子,一千多两呢,可她也不敢乱用,就怕把银子用了,急需用银子的时候,没有银子。

    能吃饱就好,有时候也睡过破庙。

    一路走来,她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谁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心眼多的跟马蜂窝似得,一个人说什么话,她都想费心去想好多遍,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就怕遇上坏人,把她抓去卖了,不能平安来到阜城。

    就是这会到了阜城,她也没敢大意。

    吃着馄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扫,看着人来人往,又看着对面的客栈。

    这客栈位置极好,若是坐在二楼窗户边,一眼就能看见楼下街道。

    看了看自己现在这个模样,欢喜想了想问了句,“大娘,现在几月了?”

    “十一月了呢!”

    “……”

    她在路上耽搁了一个月,那田大哥有没有到城里?

    欢喜想到这里,更加决定要在这馄饨摊子做活,那样子田大哥一来就能看见她。

    但也有一点,坏人来也一眼就能看见她……

    或许她应该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把路上需要用的东西都买好,如马车一类,等到田园到了,立即就能出发离开。

    “快点吃啊,吃了干活呢!”大娘催促道。

    欢喜刚要说话,一个男人坐在她身边,“再来一碗馄饨,这个姑娘的馄饨钱,我替她给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沉稳。

    欢喜抬眸,看着田园时,笑了起来,笑了一会,眼眶便微微发红。

    田园看着欢喜,也是微微红了眼眶。

    娇惯着养大的姑娘,却成了这个样子。

    “可是银子花光了?”田园小声问。

    欢喜摇头。

    银子还有呢,一直不敢多花。

    大娘见欢喜像是认识田园,抿了抿唇,端了馄饨过来,放在田园跟前。

    这男人瞧着也贫穷的紧,脸上好几个冻疮,皲裂的厉害,手上更是冻疮,好几个还裂开了,瞧着有些可怕。

    看两人表情,想来是认识的。

    “赶紧吃,吃了走人!”大娘心中不得劲呢。

    这本来到手的儿媳妇,转眼就飞了。

    欢喜看着田园,抿了抿唇。

    田园拿起筷子吃馄饨,欢喜看着他的手,又看着自己的手,心中酸酸的。

    她没有失信来到了阜城,田大哥也没有。

    但她明白,她能来,那是因为田园把所有追兵都引走了。

    田园吃好馄饨,连汤都喝掉,见欢喜碗里还有两个馄饨,端过去吸吸呼呼的吃下去,才从怀里摸了二十文钱放在桌子上。

    “咱们走吧!”田园说道。

    欢喜看着空掉的碗,轻轻的点了点头。

    田园带着欢喜,去到他住的客栈。

    牵了马,又扶了房钱,才带着欢喜去买药膏。

    他是没事,反正过了冬天又会好回去,但是欢喜不行,他不能让她吃苦。

    一起到了药铺,田园便说道,“来两瓶去冻疮治皲裂的药膏!”

    “客官,您要好点的,还是一般的?好点是三两银子一瓶,差点的几十文也有!”

    田园拿了三两银子出来,又为难的看着欢喜。

    “拿两瓶好的!”欢喜笑着付了银子。

    拿了药膏和田园出了药铺。

    田园纠结的很。

    他为什么这么穷呢?

    “田大哥,咱们去成衣铺买衣裳吧,我身上的衣裳都穿好多天了!”

    “好!”

    两个人去了成衣铺。

    就算失去了记忆,欢喜买东西也颇为舍得,不挑最贵的,只挑合适穿着舒适的,给自己里里外外选了三套衣裳,一套粉色、一套水蓝、一套淡紫棉衣、棉裤。

    又给田园选了一套宝蓝、一套竹叶青,一套淡灰色的棉衣、棉裤。

    里衣是细棉布,夹袄竟买了丝绵。

    一下子花出去三十七两。

    欢喜小心的看向田园,怕他不高兴,毕竟她太会买了。

    但见田园眸子含笑的看着她,欢喜也笑了起来。

    出去的时候,田园一个拎着一个大包袱,欢喜空着手。

    准备去一个好点的客栈,然后先好好的清洗一番,再吃点东西,美美的睡上一觉。

    街道上,卖吃的不少,欢喜又买了两样点心,都是价格比较高,但是好吃的。

    见田园一手牵着马,欢喜捏了喂给他吃。

    “……”

    田园红着脸,喜滋滋的吃下。

    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喜悦。

    这样子的生活,他愿意一辈子过下去,也愿意一辈子都看着欢喜开心,想要什么都有钱买,不必斤斤计较着钱。

    找了家客栈,要了一个房间,带单独浴房那种。

    两大桶子热水,田园让欢喜先洗,欢喜也不客气,她已经好久没洗澡了。

    进了浴房,把门阀锁好,欢喜先洗了头。

    想想的洗头膏子,能把头发洗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又把自己先泡在桶子里,洗洗搓搓,再去另外一个桶子里泡着。

    这一桶里想来是放了香油一类,泡进去香香的,舒服的很。

    欢喜惬意的哼着小曲。

    田园坐在外间,在椅子上,抿着唇。

    心中思绪万千。

    等到欢喜洗好出来,田园递上干净的布巾。

    “嗯!”

    屋子里暖烘烘的,一点都不觉得冷。

    这是烧地龙的屋子,和那种烧炭的不一样,价格也贵的多,边上还有一个汤盆,里面烧着银丝炭,欢喜坐在边上,一边擦头发,一边烤火。

    田园则在浴房把水放掉,自己把浴桶清洗干净,喊了店里伙计抬热水过来。

    也是两大桶子。

    田园洗出来,比欢喜洗出来的水脏多了。

    他还喊了伙计进来帮他擦背。

    等田园洗好出来,欢喜头发已经干了,正在抹着药膏。

    然后放在炭火上烤。

    “田大哥,你好了!”

    “嗯!”

    田园颔首,走到火盆边坐下。

    欢喜把药膏递给田园,“田大哥先擦药膏吧,我帮你擦头发!”

    “我,我自己来吧,你饿不饿,我让人送点吃的进来!”

    “我不饿的,等一会再说!”

    “好!”

    两个人相处,虽平淡,却温馨。

    至少彼此真心。

    等到田园头发干了,又抹了药膏,才起身去点饭菜。

    他是什么都吃的,想着给欢喜吃好点,点了两荤两素一个汤,一大碗米饭。

    欢喜小小口吃着,不住点头,“好吃!”

    一路走来,她也是风餐露宿,压根没好好吃过饭,这会子吃到精心烹饪的饭菜,赞不绝口。

    田园微微一笑。

    “那你多吃点!”给欢喜夹了菜。

    “田大哥也吃!”欢喜忙夹给田园。

    两人相视一笑。

    欢喜胃口小,吃不了多少,田园把剩下的都扫荡光,才抹抹嘴把东西都送出去,去喂一下马。

    都说吃饱了瞌睡来,一路上欢喜都极度紧张,压根没能好好睡,见到田园后,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本想去床上眯一会,等到田园回来,她都已经呼呼大睡。

    田园瞧着,欣喜中,带着疼。

    她这般好的姑娘,却吃了这么多苦。

    伸手给欢喜掖好被子,欢喜却朝里面滚了滚,迷迷糊糊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田大哥,你睡!”

    “……”

    田园顿时心跳如鼓,面色通红。

    他想,做梦都想,但是不能,也不敢。

    住在一个屋子里,是为了保护欢喜,若是睡一张床上,顾家几兄弟知道了会打死他的。

    就算不打死,也会打残废。

    轻手轻脚去找了伙计,拿了席子,打地铺。

    伙计错愕的看着田园。

    不是夫妻吗,为什么不睡一张床上?

    却还是给田园拿了打地铺的东西。

    屋子下面是地龙,倒是暖呵呵的,田园躺下睡觉。

    以为自己睡不着,却不想很快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睡到第二日天亮。

    欢喜坐起身,伸了伸懒腰,“好舒服啊!”

    简直神清气爽,整个人都舒坦极了。

    田园也做起来,两个人默契的各自穿着衣裳。

    欢喜先去方便,等出来了田园再去,尽管他也憋的很,却一点都没催促。

    收拾好东西,两个人去退了房间,打算去买一个马车,在买些东西去田园的家乡。

    欢喜知道,那不单单是田园的家乡,也是自己的家乡。

    她想去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哥哥。

    伸手摸着自己的心口。

    她想,她的亲人一定都还活的好好的,不然为什么一点都不心痛呢?

    想起来的时候,只有伤心,然后就没有别的感觉了。

    马车还是一宽大舒适牢固为主,又买了一匹马,两匹马一起拉马车跑的快,还稳。

    好的马车加马要八十来两,田园说好价格,欢喜就付银子。

    又去买了一大块油布,棉被、枕头、锅碗瓢盆,还准备了米、油、盐以及一些调料,都装在后面的大箱子里。

    马车内,就以舒适安逸暖和为主。

    欢喜买了一些兔毛、布料,给田园做了一个帽子,一个围脖,一双手套,让他带着赶马车,自己也给自己做了一套,偶尔坐在田园身边,跟着他一起吹吹冷风。

    饿了便在路边收拾搭棚子做吃的,欢喜有些事情还是不让田园做了,比如洗刷马桶一类。

    她是女子,总不能在外面,有些时候只能在马车里,不过都是小解,也是她自己到了小河边的时候,自己收拾,不用田园来。

    欢喜坐在马车内,清点着银子。

    “田大哥,还剩七百两!”

    田园见欢喜似乎有些担忧,更心疼了。

    “我以后会赚,你放心,会赚很多钱给你!”

    欢喜笑。

    “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咱们得节约一点用了!”

    田园笑。

    欢喜可不是会解约的人,点头赞同。

    反正钱在欢喜手里,她爱怎么用,怎么用。

    “我的意思呢,也不是要节约,咱们得开源,要赚钱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