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何苦自己作死(1更
    如果是养不活她,丢下她倒也罢了,可偏偏……

    不去想也罢,她还是个孩子呢,还是做一个好孩子罢了。

    “冬瑜,冬瑜……”欢喜觉得好有成就感。

    拉着冬瑜的手,捏了捏,又捏了捏。

    软绵绵的。

    东珠瞧着越发羡慕了。

    她娘就没这样子对她过,别说是稀罕了,小时候就饿了,才能有点吃的,平时都是姐姐带着她。

    欢喜哪里知道东珠的心思,逗了一会冬瑜,便继续给她做衣裳。

    怎么也得做一套出来,尤其是裤子,更要多做几条。

    既然决定收留她,就要对她好。

    等到田园回来,欢喜开心的告诉他,“田大哥,我给她取名字了!”

    “叫什么?”田园问,把东西拿出来,给欢喜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买漏。

    “叫冬瑜,她是冬天生的,瑜是美玉的意思,你说好听不?”

    “好听!”

    田园觉得这名字极好。

    欢喜笑,颇为害羞说道,“以后我就是她娘了,你呢,要不要做她爹爹?”

    “……”

    心忽然间跳的格外厉害。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些。

    虽然明知道欢喜问这个问题,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田园还是欣喜若狂。

    “我要,我要的!”伸手去抱起冬瑜,田园看着她黑幽幽的眼睛,笑了起来。

    “我是他爹爹了吗?”

    “对啊!”欢喜没想那么许多,快速的给冬瑜做着衣裳。

    这棉袄子、丝绵袄子也是必须要有,这帽子也不能少,还有袜子,得厚实,包住她的小脚脚。

    欢喜知道,如今怕是不能继续赶路了,至少三五天是走不了,因为多了一个孩子,要准备的东西也多,而且她想等等,看看冬瑜的家人会不会寻来?

    冬瑜饿了,欢喜觉得老是去吃奶水也不好,索性熬煮了米汤喂她,然后隔一次再去吃奶。

    而她也发现,冬瑜似乎更喜欢吃米汤,不爱吃奶,索性改成两次浓稠的米汤,再去吃一次奶,这几天欢喜学会了给她换尿布,洗屁屁,又给做了十来条厚薄不一的裤子,五套里里外外的衣裳,还有两个襁褓,一大堆尿布。

    才养了五六天,冬瑜在欢喜手里,简直大变样,成了一个粉嘟嘟的乖娃娃。

    喂米汤就吃,欢喜逗她,就睁着眼睛看欢喜,欢喜把屎把尿就拉,一天下来,最多尿一次尿布,基本上不尿,懂事的让人心疼。

    “这么乖的孩子,她亲爹娘怎么舍得!”欢喜说着,抱紧冬瑜。

    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是该启程回去。

    “咱们走吧!”

    为了安全,欢喜梳了妇人的头发,倒真的像一家三口。

    尤其是田园疼冬瑜,没事就抱抱,他不给冬瑜换尿布、洗屁屁,就是冬瑜拉屎拉尿,也走开一些,倒是会给倒尿盆,洗尿布。

    欢喜也不让她帮这种忙,冬瑜是女孩子,自然从小就应该**些才是。

    但是田园疼冬瑜,这是真的。

    有时候,住客栈的时候,欢喜给冬瑜做衣裳、鞋子,他就盘腿抱在怀里,捏捏她的手,嗯嗯啊啊的跟她说话。

    冬瑜也会笑一笑,冬瑜一笑,田园便更开心了,“欢喜,你快看,闺女冲我笑了!”

    “才两个月的孩子呢,看不太远的,耳力也没发育好,你别对她说话声音太大!”欢喜低头继续做虎头鞋。

    “恩恩,我记下了!”又去逗着。

    在田园、欢喜这里,不存在亲生不亲生,缘分到了,把这孩子捡回来,一个愿意做她的爹,一个愿意做她娘,她便算有家了。

    就算以后田园、欢喜不成,她也只是再多了一个家而已。

    看着她,欢喜也会想到七岁的田不不。

    她不知道那孩子多高,只知道七岁的孩子,被苛待七年,想来很瘦,衣服做的不大,裤子倒是有些长,反正到时候可以修改。

    又给她买了几朵珠花,还有一个银珠子的手链,鞋子欢喜倒是没做,想着到时候回去了,可以带着去县城买。

    她想,她一定是一个特别心软的人。

    这一次去田园家,多少还是因为田不不的。

    她想去看看这个从小受尽苦楚的孩子。

    不过今年过年是赶不回去了。

    冬瑜还小,马车颠簸会损伤她的脑子,一路上都是慢慢走。

    “田大哥,就要过年了,咱们找个地方,等年过了再走吧!”

    “好!”

    田园自然会答应。

    这地方不能太差,他们如今已经进入梁州地界,但是离开远县还是很远,慢慢悠悠在走,起码要一个月到一个半月。

    几乎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的感觉。

    除了顾城,没有人想到田园会救走欢喜,带着欢喜回田家村。

    更没有想到,路上还会捡来一个孩子。

    加上欢喜又把自己画的黑黄很多,嘴角下还有一颗黑黑的痦子。

    田园也是,本来就有些黑,又被欢喜画粗了眉毛,加上那些人也没怎么看清楚他的脸。

    整个浩瀚王朝都在找这两个人,却好几次两人在他们面前过去,都没人认出来。

    顾城也在怕派人找,但是只在京城那边找。

    帝都顾府

    大年三十,本该是高兴的事情。

    顾钱氏把压岁钱发下去,抿着唇不说话。

    龙星宸连忙上前,拉着顾钱氏的手,“阿奶,我有个好消息要跟您说!”

    “什么?”顾钱氏淡淡问。

    如今除了她的欢喜回来,哪里还有什么好消息?

    孙子升官发财,她是不感兴趣了。

    “我有了!”龙星宸说完,便红着脸垂下了头。

    那一夜出发去京城的时候,她和顾城圆了房,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了身孕。

    “多久了?”顾钱氏忙问,总算轻轻的笑了出来。

    “御医把脉,两个多月了!”

    “好,好、好!”顾钱氏连说三个好,眼眶却是红了。

    要是欢喜在,这就更好了。

    但想着龙星宸怀了顾家的曾孙,顾钱氏又笑了起来,“好好养身子,男孩、女孩都好,我都喜欢,家里人也喜欢!”

    “嗯,我听阿奶的,只是我到底第一次怀孩子,以后怕是要多向阿奶取经了!”龙星宸笑道。

    “你来,我教你!”

    龙星宸有了孩子,对顾家来说,确实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顾康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顾城瞧着心里也是难受的,上前摸摸顾康的头,“相信大哥,大哥会在你长大之前,把一切都弄清楚的!”

    “大哥……”顾康顿时红了眼眶,抱着顾城哭了出来,“我想要姐姐,想要娘,想要哥哥!”

    至于坐在一边的顾老实和他娶的继室和那继室带回来的女儿,他顾康可看不上。

    这个爹,他不要了。

    反正瞧着也不像是真的。

    “你放心,等大哥查明真相,定要将那些牛鬼蛇神碎尸万段,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求死不能,求死不得!”

    顾城的话阴沉沉的,让人听了心里发慌。

    一直不曾开口的顾老汉说道,“城儿,找到凶手,别心慈手软,一定要十倍还之,将其剥皮抽筋!”

    “阿爷放心,我会的!”顾城说着,余光看向顾老实和边上美艳的夫人和那个女子。

    心中越发的冷。

    美人计……

    也不仔细想想,顾家儿郎,又岂会是那种看重皮相的人。

    顾俊、顾琪连正眼都不瞧她们,而今日,到底是年夜饭,顾老汉才出声把人喊回来。

    “嗯!”顾老汉点点头,又看向顾老实,“既然年夜饭也吃了,你们一家子便走吧!”

    “爹……”顾老实唤了一声。

    顾老汉眸子一瞪,“别让我喊人把你们丢出去!”

    没回来,想着。

    回来了,瞧见堵心。

    是真的堵心啊。

    若说孙儿,那肯定顾城最让他骄傲,但儿子,那就是顾老实了。

    多孝顺、多懂事、多重情的儿子啊,成了这个样子。

    顾老实又看向顾钱氏,“娘!”

    “……”

    顾钱氏沉默。

    或许有句话,顾康说对了。

    这个人一定不是她儿子,不然为什么见他这个样子,她一点都心疼不起来。

    对龙星宸说道,“你陪我走走吧!”

    “好的阿奶!”

    龙星宸扶着顾钱氏起身离开。

    顾老实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拂袖而去。

    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柯一梅瞧了顾俊一眼,眸中泪光点点。

    顾俊想说点什么,只是伸手去握柯一梅的手。

    柯一梅轻轻的挣开,起身走向顾老汉,“阿爷,我身子有些不适,先回房去了!”

    “去吧!”顾老汉慈爱道。

    他除了偏心欢喜外,对孙子们倒是一样的,就是两个孙媳妇,也没有因为龙星宸身份高贵而偏心。

    柯一梅福了福身,又朝顾老三、顾文氏福了福身,走到顾老五、顾于氏面前,也福了福身,便出了小厅。

    虽说她没有任何不敬,但脸上的不愉还是十分明显。

    顾老汉想了想才说道,“俊儿啊!”

    “阿爷……”顾俊唤了一声。

    心里也是恼怒的。

    素日阴阳怪气也就罢了,今儿可是过年。

    “那是你媳妇,是你喜欢多年的人,别总觉得是男人,就放不下,咱们老顾家的男儿,不兴那一套,去哄哄!”

    顾俊笑了起来,“嗯,立即就去哄!”

    “去吧去吧!”顾老汉笑着摆摆手。

    因为龙星宸有了身孕,到底还是高兴的。

    顾俊离开的时候,顾城跟了上来。

    “二弟!”

    “大哥!”

    “好好和弟妹说,如今这般是逼不得已,等四叔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你还可以去考举,在商场历练几年,对你来说也好!”顾城说着,拍拍顾俊的肩膀。

    他总不能让四弟行商。

    毕竟是五叔的大儿子,如今一家子住着,可以后迟早要分家的。

    那么只有自己的弟弟来。

    “大哥,我明白的,她妇道人家,不懂这些,你别和她计较!”

    顾城笑,“说什么傻话,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再说这事确实委屈了二弟。

    顾俊却不觉得委屈,比起四叔一家如今只有一个康儿留在家中,都有些家破人亡的感觉了。

    顾城拍拍顾俊的肩膀,“去吧!”

    “嗯!”

    柯一梅回到屋子,忍不住就哭了出声。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很多时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有些时候,明明不是这样子想的。

    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

    想到龙星宸有了身孕,又想到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

    当时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竟狠心不要他。

    甚至他的亲人都不知道他来过这世上,便已经被她亲手扼杀。

    顾俊进了屋子,抬手制止丫鬟出声,慢慢的走到柯一梅身边,见她摸着肚子哭的伤心,心中一紧。

    莫非是有了?

    想到这里,顾俊什么气啊恼啊,顿时都烟消云散,一心只剩下高兴和愧疚,摸了帕子递过去。

    他也没看,这帕子有什么不对劲,反正素日都用着。

    “擦擦吧!”声音轻轻的,温柔的紧。

    柯一梅闻言,心里倒是松了口气,伸手接过帕子,刚要擦眼泪的时候,才发现不妥。

    顾俊的手帕都是她准备的,而这手帕明显不是。

    有什么从脑海里闪过,柯一梅顿时气的脸都青了。

    一下子把手帕砸在顾俊胸口,“不用你假好心!”

    “……”

    顾俊错愕了一下,想着柯一梅可能有身孕,亦或者想要一个孩子,便忍了下来,“一梅……”

    “你出去!”柯一梅指着门口,脸色沉沉。

    “呼呼呼!”顾俊深深吸了几口气,“我今天不跟你吵,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在慢慢说!”

    今天是过年,他不想吵架。

    尤其是在柯一梅神经兮兮的时候,他不懂,当年那个温柔和美的女子去了哪里?

    难道就因为他暂时去经商?

    可是四叔一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若还依旧不管不顾,算什么男人?

    如今欢喜、三弟下落不明,他自然要多赚钱,拿来打点去寻人。

    深深的看了一眼柯一梅,顾俊抓着手帕就走。

    出了屋子,竟无处可去,便去找顾琪。

    顾琪如今还没说亲,一来是他不想,也是不愿。

    可把五婶急的很呢。

    “二哥,你怎么来了?”

    “晚上在你这里睡一晚!”顾俊说完,让小厮去准备点酒来。

    顾琪诧异,却还是笑着留下了顾俊,“怎么,和二嫂吵架了?”

    “我哪里敢跟她吵,是她把我撵出来了,你说说,我还要怎么做?事事依从她,身边也没乱七八糟的女人,就算在外面行走,我也洁身自爱,从不敢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你说,她跟我闹什么呢!?”

    顾琪摇摇头。

    他反正不懂男女情爱,所以一直在等,等那个让他一眼瞧着,就愿意死心塌地的人。

    当然了,大哥、大嫂这般也不错。

    大哥虽然不说,但他看的出来,大哥是喜爱着大嫂的。

    长嫂如母,大嫂一直做的很好。

    把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处处滴水不漏,想到打听到顾府的消息,那也是极难的。

    “对了,你有什么打算?”顾俊问。

    顾琪笑笑,“不怎么打算,听大哥的安排,至少在找到欢喜,三哥回来,四叔一家事情真相大白之前,我都听大哥的安排,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顾琪说着,拍拍顾俊的肩膀,“二哥,我想到四婶、想到欢喜、想到二哥,我这心里,就揪揪的疼,晚上一宿一宿的睡不着,我还在想,顾木了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点消息都不传回来?他是拿着欢喜的银子逃了吗?可是我不相信,他会是这么目光短浅的人,欢喜给他才多少钱,他能把这点钱看在眼里?”

    顾琪说道后面,眼眶微微发红。

    眸中泪水盈盈,忙扭开头用力吸了吸鼻子,又做了几个大表情,才把眼泪逼了回去。

    顾俊沉默。

    这个家,所有人都在为查真相付出努力,可柯一梅还一个劲的闹着情绪。

    年少的情爱是真的,可如今的埋怨也是真的。

    她应该把更多的心思放到家中事物上来,哄阿奶、阿爷开心,帮着大嫂管理家中事务,绝对不是一个人整日阴阳怪气的。

    龙星宸陪着阿奶走了一会,把阿奶送回了院子,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回去,便让沉香、木香给她揉揉肩膀。

    家中上有婆母、婶娘,下有弟媳,但一个都用不上,婆母、婶娘什么都不懂,还不如她身边的管事嬷嬷懂的多,她又不敢下狠心去教,怕伤了长辈的心,下面弟媳整日阴阳怪气的,她也不敢说多。

    “唉!”

    龙星宸叹息一声。

    以前不当家管事,倒不觉得,如今当家管事,还真累。

    好在手里能用的人多。

    顾城回来,就见龙星宸在叹气。

    让木香、沉香出去,亲自上前给按摩着腰,“累坏了?”

    “还好吧,以前不曾觉得,如今才明白,怀了这个家伙,还真累人!”龙星宸轻声抱怨道。

    这段姻缘得来不易。

    若不是四房的骤变,顾城是不会去找她的。

    所以她格外珍惜,可不敢随意耍性子。

    再说,顾城对她也不错,身边干干净净没个女人,出去办事回来也干干净净,身上也没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香。

    这个家里长辈虽然什么都不懂,却不会指手画脚,凡事她安排好,他们也不会挑三拣四,这点倒是极好的。

    省心,也不闹心。

    下面的人也是,除了弟妹不太好相处。

    “等以后我打他给你出气!”顾城一本正经道。

    龙星宸却笑了起来,刚要开口,木香进来,在门口欲言又止。

    “木香,怎么了?”龙星宸问。

    很多事情,她不会背着顾城来做。

    顾城这么聪明,她又能隐瞒什么呢。

    没得以后他知道了,生了嫌隙。

    “外面丫鬟了来人说,二少爷和二少夫人又吵架了!”想看最新最快内容 请去 天  书 .中 文 网 ,手机站 m .t s z w w. 更快更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