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真是有本事呢(2更
    龙星宸闻言,看了一眼顾城。

    顾城抿了抿唇,挥手让人下去,才说道,“二弟那边我已经劝过了,还吵起来,想来是二弟妹心有不甘吧!”

    “是因为二弟、四弟谁去行商,谁入官场的事情吗?”龙星宸问。

    顾城抿唇不语。

    龙星宸不免感叹,“其实二弟妹应该庆幸,她找了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顾城哑然失笑。

    这便是出身不同的区别。

    “你有空了劝劝她!”

    “嗯,我会的!”

    夫妻两人都是懂得怎么去维持这段感情的人,自少了许多误会摩擦。

    田家村

    田家

    田李氏又在骂骂咧咧,田不不跪在屋子外的地上,天空下着雪。

    有的时候,田不不想着不如这样子死去算了。

    可是她又听说,死了之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又不敢去死。

    屋子里,尽管是年夜饭,饭菜也简单少的可怜。

    原因很简单,田坤明、田东明已经不能在县城做工。

    田李氏心里既希望田园回来,又害怕田园回来。

    因为她已经把田园院子里的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了。

    要不是那屋子实在是搬不动,她也拿去卖掉了。

    如今那屋子里,就只剩下一个炕,空阔的厉害。

    “……”

    田老汉也发愁。

    你说这么大一家子,做点什么都行的,可是不管他们做什么,都不能成功。

    去县城卖吃食,差点吃死人,还被罚了银钱,想着去山里砍柴,不小心摔断了腿。

    真真是霉运到家了。

    田老汗叹息一声,“去喊不不起来吧,大过年的,还跪什么跪!”

    “起来做什么,又跪不死她,也是这个扫把星来了家里,田园才不往家里拿钱,如今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指不定死在歪头了!”

    “闭嘴!”田老头怒喝一声。

    实在是受够了。

    亲自起身走到门口,“不不,你起来回柴房去!”

    田不不闻言,慢吞吞的起身。

    一瘸一拐的朝柴房走去,对于今天过年,什么都没得吃,她早已经习惯。

    她会长大,长大以后就离开这里,从此以后再也不回来。

    就算回来,也要在她过的极好极好的时候,让这些人匍匐在她脚下,她要这些人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低垂着头慢慢走,将眸中恨意全部隐藏。

    田老头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回屋子继续吃饭。

    面对田不不的处境,这一家子谁不清楚,但是竟无一人为她说一句话,也没有一个人拿一点吃的给她,哪怕今天是大年三十。

    远方的客栈里。

    欢喜抱着冬瑜,亲着她的小手,冬瑜轻轻的笑了笑,便打了一个哈欠。

    田园端着热水进来,“外面可真冷!”

    “下雪了吧!”

    “下雪了,冷的很,饭菜掌柜的一会就送过来,我今儿接了一个活,得去两天,我和掌柜说好了,让客栈里一个洗衣服的小丫头过来帮忙带两天孩子!”

    “什么活?”欢喜小声问。

    “是县城里的大户老爷家被偷了东西,如今小偷已经确定下来,只是一时拿不下人,我去帮忙抓人,若是抓住了,有二百两银子!”田园说着,眸中皆是不舍。

    只要欢喜不出去,倒也不怕客栈掌柜乱来。

    他可是说了,若是敢乱来,定要他一家子赔命。

    “……”

    欢喜沉默。

    如今多了一个冬瑜,处处要花银子,而且这孩子一路走来吃米汤,还要吃点奶,也不可能白吃人家的,一顿奶怎么也得给二斤糖,要不然别人不愿意喂。

    好在冬瑜还更喜欢吃米汤,欢喜想着,等她四五个月,就多磨点米粉,做米糊给她吃。

    田园见欢喜不言语,以为欢喜害怕,才说道,“你放心,我会速战速决,快些把人抓住,说不定后日一早就能回来!”

    “你千万注意安全,不要逞能,实在抓不住就算了,再说了,咱们现在还有银子!”

    欢喜说着,顿了顿。

    这半个多月来,花了快二百两银子,不赚钱难道要坐吃山空?

    那日卖春联除去本钱,才赚二两多点,欢喜觉得钱难赚的很。

    她和田园省吃俭用倒也罢了,可是冬瑜得给她吃好的米汤,一点点米煮出来米汤不浓稠,得多放一些。

    加上冬瑜似乎身子不太好,中途还生了一次病,主要这次看病花了不少钱。

    小孩子的药,又不能乱吃。

    如今住的都是县城最好的客栈,最好的屋子,一天就要好几两银子,加上吃的,更是贵。

    “嗯,我会尽早回来!”田园说着,坐在欢喜身边,捏着冬瑜的手。

    倒真像一家子。

    就这般坐着守夜,欢喜不免问道,“你说,不不还好吗?”

    “……”

    田园沉默。

    欢喜也沉默。

    冬瑜看了看田园,又看了看欢喜。

    这两便宜爹娘对她倒是好,心也好。

    可按照她来说,好的有些仁慈了。

    那个田不不是谁?值得这两个人一直惦记着。

    田园大年初一一早就走,欢喜和冬瑜住在客栈里,客栈过来陪伴的小丫头十一二岁,叫大雅,乖巧懂事,还手脚利索,欢喜给不不做绢花,也顺手做了两朵给她。

    大雅可高兴坏了,“谢谢夫人!”

    夫人……

    欢喜愣了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倒是妇人发髻。

    笑了起来,“不必客气,你勤快懂事,两朵绢花而已,你拿去戴着玩!”

    大雅笑的开心,拿着绢花在头上比划着,却舍不得戴。

    不过照顾起冬瑜来,却更尽心。

    这是欢喜乐见其成,没了田园在身边,有大雅在,倒也轻松,也不会觉得无聊。

    田园接下这笔生意,也是为了钱。

    这次的东家姓董,在这县城那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这次被偷走的东西不单单值钱,最总要是有一件祖传宝物,董家这次广纳贤才,只要武艺高强,到时候一起抓住了那贼人,就能得二百两银子,且直接抓住的人,还能额外奖励五百两。

    当然,想要这二百两银子也不简单,首先得展示一番自己的功夫,田园来耍了一套拳法,又和董家护卫比试了一下,便被留下了。

    回去和欢喜说了这事,大年初一到了董家。

    董家大少爷带着人过去,这一行人足足五十人,想来那宝物定是价值连城。

    一行人都有配马,每个人都穿一样的衣裳,到了那贼人住的地方,那股子香出来,田园立即捂住了嘴。

    “怎么了?”董少爷问。

    “这香有问题!”田园低语。

    已经有人倒了下去。

    董少爷大吃一惊,也连忙去捂鼻子,等到一声嗤笑传来,董少爷身子软的不行。

    就要往马下倒去,田园立即伸手拉了他一把,已经抽了长剑刺过去。

    那贼子明显没想到,这些酒囊饭袋里,还有个硬茬子。

    转身就要逃走。

    这贼子其实武功不咋样,最擅长的便是迷香一类,田园又看了出来,屏息静气压根不上当。

    “我说,他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你放我走!”贼子说道。

    “恐怕不行!”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江湖道义。

    田园可做不来这种临阵变卦的事情。

    很快将贼子拿下,用绳子将其捆住。

    董少爷看的一愣一愣的,这般厉害的人物,他怎么不知道?

    田园可不管那些人,带着董少爷、贼子回了董家,董老太爷也不多言,给了十来锭金子。

    “我抓住了贼人,拿两锭金子,已经是我赚了!”田园拿了两锭金子。

    多的推了回去。

    他瞧着是眼热,但明白一点,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董老太爷笑了起来,“后生可谓!”

    不贪婪,这便十分难得了。

    田园拿了金子,抱拳告辞。

    别的事情不关他的事儿,他也不会问。

    反正一定金子五十两,两锭一百两,一两金子十两银子,足足一千两银子,够了。

    等田园离开后,董老太爷才说道,“江湖上竟有这般高手,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呢?”

    “祖父,孙儿也好奇呢,看他行事光明磊落,本想留下来的,只是看他的样子,怕是留不住,所以孙儿才没开口!”

    “不开口是对的,不过好歹用个名字,将来要请人的时候,也有个去处!”

    董少爷颔首,“是,孙儿明白了,那些侠士,一人给了一百两银子!”

    “如此处理,甚好!”

    董家不差钱,但是这些江湖人士却不能得罪,一点钱而已,买个人情也好。

    冬瑜晚上乖巧,吃了就睡,晚上起来拉两次,也不哭闹,有的吃吃点,没吃也不哭,挨着欢喜呼呼睡去。

    早上天还蒙蒙亮呢,欢喜就觉得有人站在身边看着她和冬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见田园在桌子上摆放着东西。

    “田大哥,你回来了!”欢喜小声道。

    “嗯,回来了,是不是吵醒你了?我给你买了早饭,你快过来吃!”田园柔声低语。

    头发是乱的,衣裳也有些脏污。

    欢喜见他平安回来,笑了笑,轻手轻脚的起床,去收拾了自己才出来吃早饭。

    “田大哥吃过了吗?”

    “吃过了!”

    刚好冬瑜醒了,田园过去抱她,早屋子里慢慢走着,哄她入睡。

    冬瑜可睡不着,她尿裤子了。

    这个爹可真傻。

    当然,也不是傻,只是想等着她娘吃好再来给她换。

    真偏心。

    欢喜吃了早饭,才把冬瑜抱在手里,给她换了尿布,又抱去喂奶。

    已经说好了,在这期间,冬瑜过去吃奶,一天吃三次,早上一次,中午一次,晚上一次,吃五天,一两银子。

    等抱着去吃了奶回来,田园把两锭金子放在欢喜面前。

    “哇,金子!”

    “嗯,我赚的!”

    欢喜错愕了一会,“不是说二百两的吗?”

    “说是说二百两,谁抓住了那贼子就能得五百两奖励,我一个人把那贼子给抓住了,本来董老太爷给了十锭金子的,我只拿了两锭!”田园说着,小心的去看欢喜。

    怕欢喜骂他笨。

    欢喜把金子拿了咬了咬,感觉是真的,才说道,“本应该如此,是咱们的,咱们要,不是咱们的,咱们不要,真要把那几锭也拿来,指不定还有别的要求呢!”

    田园点头。

    他也是这样子想的,所以才没要。

    “田大哥,如今咱们有钱了,不如继续赶路吧!”

    “好!”

    田园说着,把金子推到欢喜面前,“你把钱收好,或者咱们拿去换成银票吧!”

    “还是给我保管吗?”欢喜问。

    “给你,以后我赚了钱都给你!”

    “……”

    欢喜想问一句,万一她以后嫁给了别人呢?

    赚了钱还给她吗?

    只是这话太伤人,到底没敢问。

    “咱们去换银票吧,顺便去买些东西,咱们冬瑜一日日大起来,衣裳什么的都要重新做了!”

    “嗯,我听你的!”

    既然要走,最主要还是冬瑜的口粮,这米肯定要买最好最贵的。

    两人抱着冬瑜出门,路上都是田园抱着,欢喜跟在一边,觉得有什么能用得上的就买下来,田园拎着。

    再去钱庄换了银票,欢喜小心翼翼的装在了荷包中,贴身放好。

    她身上有三个荷包,一个装零散铜板,一个装碎银子,一个装银票,如今手里有一千四百两银子,欢喜买东西,手头也松了起来。

    田园其实最爱看欢喜买东西,看中了什么,眼睛都亮亮的,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他,他点头让她买下,她就开心的很,连忙买下。

    那种幸福,他说不出来,但是他愿意赚了钱,都给欢喜,让她买一切她喜欢的东西。

    买了东西,回到客栈,欢喜便给冬瑜做衣裳,比以前的要大一些,又给田园做了一双拖鞋,给自己也做了一双,里面塞了厚厚软软的棉花,穿起来可舒服了。

    正月初三,一家子乔装打扮好出了客栈,又去了别的州,没敢直接回开远县。

    这般兜兜转转,谁又能想到,欢喜、田园在一起,想要找人,着实难。

    就是顾城,若不是猜到带走欢喜的人是田园,如果田园带着欢喜去别的地方定居,他也休想找到。

    因为这两个人太会伪装了。

    这般走得还是很慢的,在别的州府转了又转,田园偶尔也去赚点小钱,三五十两,赚了都给欢喜,自己一个钱都不留。

    欢喜曾经问过他,他说自己没用钱的地方。

    不过一路走来,倒是真没什么用钱的,吃喝拉撒都是欢喜在付钱,还给他做了两套春天穿的衣裳,里里外外都是欢喜做的,他早就暗爽到了天上。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他都恨不得这样的生活一直继续下去,带着欢喜和冬瑜浪迹天涯,去哪里都好,只要这般在一起。

    但是欢喜坚持要去田家村看看田不不。

    三月的时候,春暖花开。

    三人总算到了开远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