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欢喜教女(2更
    一句话是承诺,也是保证。

    不管是对欢喜还是对不不来说,都素对彼此的保证。

    田不不身上确实很脏,不但脏,还有虱子。

    欢喜见冬瑜也没哭,索性先给不不剪头发。

    这头发也不能剪成一个光头,还得给她留一点可以扎起来。

    不过不不的头发发质实在是太差了。

    又黄又枯。

    先把被子一类放在炕上铺好,把冬瑜放在上面,田园在后面烧水,欢喜给不不剪头发。

    咔嚓咔嚓几刀下去,给不不留了一点,欢喜比划了一下,刚好可以扎起来。

    看着地上的头发,还有虱子在爬,欢喜觉得身子痒痒的,拿了火折子递给不不,“把它烧掉吧,都说从头再来,或许你现在还不懂你四个字的意思,但是等以后,你一定会懂的!”

    不不点点头。

    蹲下身把头发给烧了。

    等田园把水烧好,欢喜才说道,“会自己洗澡吗?还是我帮你?”

    “……”

    不不抿了抿唇,“我自己来!”

    “好,我把香胰子给你,记得浑身上下都多搓搓,尤其是头!”

    “嗯!”

    不不点头,进了浴房。

    里面两桶子水,不不先拿葫芦瓢舀了冲一下,都能感觉到流在地上的水黑乎乎的。

    香胰子拿在手里,香的很。

    不不都舍不得用。

    欢喜站在门口,“不不,把你穿过的衣裳丢出来,我拿去烧掉!”

    “……”

    不不错愕了一下。

    却想着欢喜告诉她,给她准备了新衣裳。

    伸手轻轻的开了门,把自己的脏衣服递给欢喜。

    欢喜伸手拿了去外面,丢在地上的时候还看见了虱子,可不敢犹豫,赶紧给烧掉了。

    对这田家,是一点好印象都没的。

    这么缺德,难怪这么穷!

    得为不修,何以载德。

    还有那么几个读书人呢,脸都不要了,还说什么读书人,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欢喜想着,去给不不找衣裳,她早知道这孩子会瘦,却不想瘦骨嶙峋,衣裳还是做大了点,好在想着天气暖和,大一点不贴身也没事,手脚利索把袖子给缝上去一些。

    拿出给不不做的小兜衣,欢喜才走到浴房边,“不不,你还要热水吗?”

    “嗯,还要!”

    不不知道自己实在是太脏了。

    夏天的时候还能去河里洗洗,这个时候天还没热起来呢。

    欢喜又给提了两次水,不不才觉得自己洗好了,香胰子也去了大半个。

    她有些紧张。

    会不会被骂?

    “不不,你好了就出来吧,你爹不在屋子里,窗户我也关了,就我和妹妹在!”

    不不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

    “我把香胰子快用没了!”小声低语。

    “多大点事儿!”

    欢喜笑着,却在看见她身上深一道浅一道的伤痕时,微微发红了眼眶,把布巾抱住她小小瘦瘦的身体,“疼吗?”

    不不愣了愣,才轻声说道,“已经不疼了!”

    她其实是疼麻木了。

    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疼。

    “我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打你的!”欢喜说着,让不不自己擦身体。

    她实在看不得不不这样子。

    去箱子里找了找,总算找到了伤药,小心的帮不不抹上。

    不不从来不知道,被人怜惜着是这种感觉,心里酸酸的,瑟瑟的。

    还有种想要大声叫出来,去显摆一番的冲动。

    什么怨啊恨啊,都好像不存在。

    不,其实存在的,她对田家那些人,都是仇恨的。

    给抹了药,又给不不穿上兜衣,“女孩子得穿兜衣,你现在年纪小,我给做了粉色,等以后我教你绣花,你想绣什么花样上去就绣什么花样!”

    亵裤也是用带子系,穿着也显得比较大。

    欢喜有些不满意。

    不不却高兴极了。

    等到把衣裳穿好,欢喜又把她拉到院子里,在她头上翻找。

    找到几只虱子给掐死。

    虽然浑身又麻又痒,欢喜都忍住了。

    “一会收拾好了,让你爹去县城买点药回来,抹上把这虱子先除去,女孩子要干干净净的才好!”

    不不点头。

    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裳。

    心里开心的紧。

    “还有就是鞋子,你坐下来,我先给你量一下尺寸,我买了好几双呢!”欢喜说着,从箱子里拿出了几双鞋。

    喊了不不到身边,“你试一下,那一双可以穿!”

    “嗯!”

    不不试了一双,刚刚好。

    欢喜开了门,田园端着碗进来,“冬瑜的米糊好了!”

    “你喂冬瑜吃吧,我这边和不不说会子话!”

    这孩子什么都不懂。

    欢喜拿了点心给不不,“快吃!”

    “……”

    不不看着那漂亮精致的点心,抖着手接了。

    张了大大的嘴巴,就要往嘴里送。

    欢喜摇摇头,也拿了一块,“不不,你看着我怎么吃!”

    轻轻的张开嘴,一手拿着糕点,一手托在最下面,小小的咬了一口。

    不不瞧着,吞了吞口水,到底还是学着欢喜的样子吃了一口。

    不不知道,欢喜是真心善,但是也有很多规矩。

    比如要爱干净,比如这吃东西。

    她知道以后或许还有许多许多的要求,但是她不怕,一点都不抗拒,她知道,欢喜这样子对她是好的。

    欢喜点点头,摸摸不不的头,“真懂事!”

    田园抱着冬瑜喂她吃米糊,欢喜便捏了一块喂给田园吃。

    田园张嘴,含了糕点细嚼慢咽。

    仿佛是在吃山珍海味一般。

    糕点是县城徐福记最好的糕点,一个糕点铺子,能开这么多年,做出来的东西肯定差不了。

    余下的都给不不,不不却舍不得吃。

    “吃吧,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以多吃几次,但不能一次性吃太多,这糕点本不多的,你吃了刚刚好!”欢喜叮嘱,给冬瑜擦了擦嘴巴。

    到底还是怕不不长期没吃到什么东西,撑坏了胃不好。

    对身体也不好。

    不不站在一边吃糕点,看着那一家三口。

    她又羡慕又嫉妒。

    她知道,她不是田家的孩子,她是她娘不要的孩子,把她丢在田家来受苦。

    她娘和田园的事情,她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很多版本,无一不是她娘水性杨花,和别人苟且怀了她,还想陷害她爹。

    最后被她大姑戳穿,这婚事不成了,她娘一家子在县城待不下去,便搬去了别的地方,只是来年把她给丢到了田家,便再也不管她的死活。

    她恨田家,恨田园,但最恨的还是她娘。

    那个叫何彩蝶的女人。

    不不一边吃,一边胡思乱想。

    等冬瑜吃好,欢喜才抱着她去一边拉屎拉尿,换尿布。

    等冬瑜好了,田园端着去后院收拾。

    走到门口,认认真真说道,“看冬瑜便便这样子,好像有点上火!”

    “那一会给她喝点水,然后用小炉子给熬点米汤!”欢喜说着,抱了冬瑜在屋子里慢慢走着,给她消食。

    不不小小口的吃点心。

    点心太好吃,吃出味道后,她都不敢一口吃下去。

    更觉得吃光了点心,她就得出去,再不能呆在这屋子里。

    “嗝嗝!”

    冬瑜打了嗝之后,便趴在欢喜怀里,欢喜走动的时候,她会看见不不。

    这个小丫头,比她还可怜。

    “哈!”

    打了一个哈欠,冬瑜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吃饱了,便准备睡觉。

    欢喜抱着冬瑜,哼了小曲,把她哄睡过去。

    放在炕上,给盖了薄薄的被子。

    见不不还在一边吃着点心。

    应该说不是吃,而是舔,一点一点的舔。

    欢喜无奈,想把不不教的大气些,一时半会儿可真不行。

    欢喜也不想逼她,反正时间还长着呢,慢慢来就是了。

    “不不,快点把糕点吃了,过来我给你梳头!”

    “梳头?”不不抬眸。

    “对啊,我还给你买了一对珠花,我给你戴上!”

    “好!”

    不不是真的听话,任由欢喜给她梳了两个赳赳,再戴上珠花,又给了一串银手链。

    “不不!”欢喜伸手摸着不不的小脸,“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以后我也拿你当我自己的孩子,也可以是妹妹,你若是愿意可以喊我一声娘,不愿意可以喊我姨,你和冬瑜在我心中都是一样的!”

    “你更主要记住一点,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意思就是金钱不能扰乱你的心,贫穷卑贱不能使之改变,威武不能屈服你的志向,这山水沟里,不是你的一辈子,那些仇啊怨恨也不是你的一辈子,你应该昂首挺胸,堂堂正正的做人,哪怕是个女子,也要做世间数一数二的女子!”

    不不似懂非懂,却明白了一点,欢喜和她,和田家人是不一样的。

    点点头。

    “乖了!”欢喜表扬道。

    田李氏进来的时候,看见不不惊的说不出来,以前黑乌乌的小脸洗干净了,瘦巴巴的脸上,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里,满是防备的看着她。

    再看不不身上穿的,粉色的衣裳,粉色的裤子,一双粉色绣小花的布鞋。

    和以前脏污的衣裳又是天壤之别。

    再看她的头发,以前乱糟糟的,如今却被梳成了两个赳赳,还戴了珠花。

    “……”

    田李氏觉得心疼啊。

    这有钱也不是这么用的,用在一个野种身上。

    “您怎么过来了?”欢喜问。

    神色淡淡。

    看田李氏这一脸刻薄,并不喜欢她。

    “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有就是饭做好了,你们过去吃饭吧!”田李氏说着,看向炕上。

    被褥都是崭新的,冬瑜睡着小被子上还绣着花儿。

    田李氏看的眼热,她也有个小曾孙子,才五个月大,都没盖这么好的被子。

    又看着一边的几个箱子,里面都是衣裳,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欢喜瞧了一眼田李氏,自当没看见她那贪婪的神色,见不不低垂着头,驼着背,柔声说道,“不不,把头抬起来,腰挺直!”

    “……”

    不不抬眸看着欢喜。

    欢喜伸手把不不拉到身边,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腰上一压,让她把腰挺起来。

    “……”

    “……”

    田李氏算是看出来了,这田园的媳妇,怕是不好对付。

    “这几年多谢您了!”

    “……”

    田李氏不懂,却笑了起来,“你这么说,见外了!”

    欢喜笑笑,起身去一边拿了一个盒子过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您不要嫌弃!”

    田李氏一见那盒子,忙道,“不嫌弃不嫌弃!”

    她怎么会嫌弃。

    一把接过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对银手镯,粗粗的瞧着就很重的样子。

    田李氏连忙把手镯戴上,感觉到手腕上沉沉的,开心极了,“你有心了,我很喜欢呢!”

    “您喜欢就好,我也不知道家里有些什么人,得空了,您跟我介绍一下吧!”

    “好的好的,阿园呢,快过去吃饭吧!”

    “好!”

    欢喜把冬瑜往里面放一些,又去关了后面的窗户和门。

    恰好田园也过来,“你来了,娘过来喊我们去吃饭,走吧!”

    “嗯!”

    田园应了一句,声音淡淡的。

    回到这个家,他就有些压抑和紧张。

    又去看了看冬瑜,见她睡的香甜。

    “要不把冬瑜抱过去吧!”田园说道。

    “没事,她能睡挺久的,咱们去吃了就过来!”

    欢喜说着,朝外面走,走了几步见不不还站在原地,不解问,“不不,你怎么不走?”

    “她一个孩子,上什么桌子吃饭!”田李氏尴尬笑道。

    不不还真从没能上桌吃过饭。

    就是去吃酒席,都是给她一个碗,夹点菜给她,也有村里人见她可怜,给她吃点。

    没饿死也是奇迹了。

    “家里的孩子都不上桌子吃饭吗?”欢喜问。

    如果都不上桌子,那也就罢了。

    “这……”田李氏想说点什么。

    可是感觉到手腕上重重的银手镯,顿时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看田园媳妇的样子,是要对不不这小蹄子好。

    她先看看再说。

    欢喜拉着不不出了屋子,又轻轻的虚掩了门。

    田家其实蛮大的,就是比较破旧了,走过来的时候,一路上都是青苔。

    好在没有鸡粪一类,不然真是恶心死。

    田家人是真多,这般站在一起,黑压压的一片。

    欢喜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各种情绪。

    惊讶、错愕、羡慕,以及贪婪。

    看见她牵着不不,更是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不不这孩子长得应该不愁,那双眼睛最是好看,这会子焕然一新,加上被欢喜要求昂首挺胸,这会子抬起头来看人,瘦瘦巴巴、脸色蜡黄,也瞧得出几分模样来。

    “她是田不不!”

    窃窃私语。

    但更多的惊讶和嫉妒。

    田不不怎么就穿上这么好的衣裳,还戴了珠花。

    几个还没嫁人的女孩子心思转了转,便围了上来,“五婶!”

    “五婶!”

    欢喜瞧着她们笑,“嗯!”

    这些女孩子,比起恶毒的田李氏,也没好到哪里去。

    就像现在,几个女孩子便把不不挤到了一边,围着欢喜夸欢喜的耳环好看,发钗好看,衣裳好看,就连欢喜手腕上细细的银手镯也夸成了绝无仅有的宝贝。

    欢喜浅笑着。

    轻轻的推开身边的女孩子,朝后面的不不伸出手,“不不,过来!”

    “……”

    “……”

    又是一阵惊讶。

    都错愕的看着欢喜。

    欢喜温柔笑着看向不不,无疑给了不不勇气。

    把手放在欢喜手中。

    欢喜低下头对她说道,“一会坐我身边吧!”

    不不点点头。

    她没有想到,欢喜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维护她。

    这比给她穿新衣服还让她心中喜悦。

    田家人更是吃惊。

    屋子里摆了三桌,主桌都是坐长辈,田老头喊了一声,“开饭吧!”

    圆圆的桌子上,摆了几个菜,还有十二双筷子和碗。

    都是吃粗粮馒头和粥。

    欢喜瞧着眉头微蹙。

    看那几个菜,她觉得自己可能吃不下去。

    “不不坐你堂姐她们那边去!”田老头出声。

    不不身子一僵。

    这个家其实最坏的不是田李氏,而是田老头。

    田李氏的坏都是表面,他则是暗处。

    不不看了一眼欢喜,便朝一边走去。

    桌子上并没有她的碗筷和位置。

    不不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坐,站在桌子边涨红了脸。

    欢喜瞧着,看向田园。

    田园站起身,去端了凳子放在几个女孩子身边,又去给不不拿碗筷、舀了粥和馒头,“不不,你坐这里!”田园低语。

    不不低垂着头坐下。

    等人都坐好之后,田老头才说了一句,“开饭!”

    欢喜拿了筷子,夹了一块菜放在口中,顿时便吐了出来,“好咸!”

    连忙喝了一口粥,又吐在了碗里,“酸!”

    田园立即去给欢喜舀水。

    这饭菜,欢喜是吃不下去的。

    她不知道田家每顿饭都是如此,还是因为她和田园的到来特意如此。

    如果是特意,那可真是太搞笑了。

    田老头沉默着拿了筷子夹菜,放在嘴里眸子一沉。

    看向做饭的几个儿媳妇,又端起碗喝了一口,果真是酸的。

    沉默的吃了起来。

    欢喜却是不吃的。

    她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不知道自己以前过什么生活。

    但就是她一个人在外面躲藏的时候,吃的差点,至少干净,也不会咸的根本吃不下去。

    这粥分明是坏了。

    也不知道放了几天,今天端出来吃。

    其他人也默默的端了碗筷,沉默的吃着。

    田园舀了水过来,让欢喜漱口,“你吃不惯这些东西,便先回去吧,一会我给你煮粥吃!”

    “……”

    “……”

    堂屋里,抽气声四起。

    所有人都看向田园和欢喜。

    田园才认真说道,“几个嫂嫂做的饭菜是什么味道,我也是清楚的,今日这菜闲的难以下咽,这粥都馊了还端出来,欢喜吃不惯这些,若是以后还是如此,我们两个就在院子里自己开火!”

    田园说完,拉着欢喜的手朝外面走去。

    到了门口,又唤了一句,“不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