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妖魔鬼怪上门来
    不不闻言,连犹豫都不曾,便起身跟着出去。

    堂屋里静悄悄的。

    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田老头怒火中烧,一下子把碗砸在了地上,“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四个儿媳妇齐刷刷的看向田李氏。

    田李氏顿时涨红了老脸,“我,我……”

    “你跟我来!”田老头说着,又看向大儿媳妇,“老大家的,去煮几个鸡蛋送去,晚上给我好好煮,在弄这些板眼,别怪我饶不了你们!”

    “知道了,爹!”

    四妯娌嘴上不说,心里却恨死田李氏了。

    她们就说应该好好做的,这老虔婆却一定要她们这样子弄。

    浪费了东西不说,还被公爹说。

    这边怕是把田园媳妇给得罪了。

    想到这里,谁心里都不痛快,还得去厨房重新煮饭菜。

    这么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不如分家得了。

    分家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总比这般好过很多。

    欢喜、田园、不不回到自己的院子,田园就去打水,准备在陶罐里煮粥。

    “陶罐里能煮多少粥,去后院大锅里煮,多煮一些,咱们不是还有点面粉,你去拿几个鸡蛋来,我一会烙饼子给你们吃!”欢喜说着,先去看了看冬瑜。

    见她睡得香甜,俯身亲了亲她的脸。

    不不站在一边瞧着,紧紧捏住了自己的衣摆。

    心中一个劲的告诉自己,不要去争,不要去抢,那是他们亲生的,她是被捡来是她娘不要的孩子,和冬瑜是不一样的。

    可她也想被这般疼爱着。

    欢喜抬眸,看着不不在门口,轻轻招手。

    不不立即上前。

    “你帮我看着妹妹好不好?我去煮粥!”

    “嗯!”

    欢喜也是想试探试探不不,看她会不会趁她不在对冬瑜不利。

    所以去帮着田园煮粥。

    冬瑜还小,都是在陶罐里煮,要慢慢的搅拌,最后米汤浓稠,基本上都是冬瑜吃米汤,欢喜吃粥。

    田园坐在一边,把柴火往灶孔里放,欢喜想了想才说道,“咱们在前面搭个房子,弄一个厨房吧!”

    “好!”

    “还要买些家具,你看这屋子空荡荡的,不不也大了,小厅边的屋子给她睡刚好!”

    欢喜说着,看向田园。

    又小声说道,“我觉得你爹娘肯定会来问你和我的事情,咱们还是按照之前的说!”

    “嗯,我一会就去找人买家具,你和不不在家,晚上我再弄点菜过来,实在不行,咱们就在院子里自己开火!”田园道。

    内心是愧疚,也是愤怒的。

    搬空了这屋子里的一切,真是有脸了。

    他并不是计较银子,只是田家这般,他是一文钱都不想拿出去的。

    “我厨艺不错的,到时候我做给你们吃!”

    田园连忙点头,他自是求之不得。

    “对了,你家都有些什么人,这么多人,小的那些不用去记,大的总是要记一下的!”

    “让不不跟你说吧,这些年,我也不记得了!”

    田园说着,面色微囧。

    应该说他压根没去记这个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行吧,你在这里煮粥啊,我去找不不问问!”

    欢喜才到屋子,就见大房田吴氏端着几个鸡蛋过来,“五弟妹,爹让我煮几个鸡蛋给你们送过来!”

    “多谢!”欢喜接过,问问一顿。

    倒是不知道要怎么喊面前的人。

    田吴氏一笑,“我娘家姓吴,弟妹喊我大嫂便是了!”

    “大嫂!”

    “五弟妹,今儿这事……”田吴氏问问一顿,才继续说道,“家中都是爹娘当家,我们做儿媳妇的,向来都是以爹娘的话为准,长辈让咱们怎么做,咱们就得怎么做,弟妹说是吧!”

    欢喜笑。

    这大嫂倒是有点意思。

    先撇清午饭的事情不是她的主意,又告诉她作为儿媳妇要听长辈的话。

    “大嫂说的是,不过我这个人呢,有道理的会听,没道理的却是不会听的,任凭这个人是谁!”

    田吴氏被堵的一哽。

    干干笑了笑,“倒也是这个理,那五弟妹,我先回去了!”

    “大嫂慢走!”

    欢喜送走田吴氏,看着手里的五个鸡蛋,笑了笑端着进了屋子,喊了不不过来吃。

    “给我吃吗?”不不问。

    “当然了,你吃两个,我吃一个,你爹吃两个!”欢喜说着,自己剥了慢慢吃。

    她不怎么喜欢吃鸡蛋。

    不不错愕间,剥了鸡蛋小口小口吃着。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鸡蛋。

    只觉得香的很。

    “把这两个拿去给你爹!”

    “……”

    不不惊讶的看着欢喜。

    见欢喜眸中都是鼓励,不不拿了鸡蛋走到田园身边。

    努努嘴却不知道要怎么说。

    “多谢!”

    田园伸手。

    不不连忙把鸡蛋放在田园手中,飞快的跑走了。

    田吴氏一出了院子,脸色便沉了沉。

    这便是手里有钱,所以底气足。

    今日午饭确实不咋样,尝一口就吐了,感情回院子有的吃呢。

    那熬煮的应该是白米粥吧,清香的紧。

    她活了几十岁,也就那几年,田园赚了钱都拿回来,家里修建了屋子,两个老的手里有钱,晚上才煮了白粥吃。

    田吴氏回到堂屋。

    二房田仇氏忙问,“你去了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这会子在熬粥呢,那粥闻着,好像是白米粥!”

    田吴氏一语惊起千层浪,堂屋里顿时议论起来,几个男人只默默的吃饭,

    菜虽然咸了点,但油水足。

    馒头吃了垫肚子,粥有点馊,但不严重,能吃。

    其他人都默默的吃着馒头,偶尔夹点咸菜,这粥还真吃不下去。

    心思各一中,最后那粥还是倒了喂猪。

    因为实在是吃不下去,这在田家还是第一次。

    小院子里。

    粥好了,欢喜拿了一个罐子出来,里面是外面买的咸菜,味道好极了。

    就着粥吃,美味的很。

    不不第一次吃的很饱,虽然还是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但是有人陪着。

    他们吃一样的粥,一样的咸菜。

    不不就是觉得好吃,特别好吃。

    她发现她爹特别能吃,她娘吃东西的时候很温柔,也吃的很少。

    直到冬瑜醒了,欢喜便去照顾冬瑜。

    把屎把尿,换尿布,然后喂她吃米汤。

    余下的粥。

    “不不,你一会把这粥吃了吧!”

    “我不饿!”

    不不小声说着,拿了冬瑜换下来的尿布,便出了家门。

    “咦?那是田不不吗?”

    “穿的可真好看!”

    几个小孩上前拦住不不,“不不,这是你爹给你买的,还是你娘?”

    “……”

    不不沉默。

    她不知道要怎么说。

    但心里确实骄傲的。

    那是她的娘,虽然她现在喊不出口,但是她已经把欢喜当成自己娘了。

    “不不,你这手链是银的吗?”

    “这珠花是珍珠吗?”

    “你这衣裳是新的吧?”

    “不不,你的头发呢?是你后娘给你剪掉的吗?”

    “不不,我听说你后娘长得很好看,还给你带了一个妹妹回来,不不,什么时候我们能去你家玩啊?”

    小伙伴们叽叽喳喳,这些人平时也会欺负她,但是也有人会从家里拿点吃的给她。

    “我要回去问问!”

    是的,必须问问。

    以前她是不能带人回家去的,田李氏不允许。

    “那你是要去小溪洗东西吗?这是你妹妹的尿布吗?你妹妹几个月了?”

    “是我妹妹的尿布,我妹妹四个月了!”不不小声说着。

    本习惯性的弯腰驼背,却想到欢喜的话,立即又昂首挺胸。

    “我回去和我……”不不吞了吞口水,“问问我娘,到时候邀请你们去我家玩,我先去给妹妹洗尿布了!”

    不不说完,去小溪边洗尿布。

    以前也给田家人洗,洗不好还会被打,心里总是抑郁不平。

    今天却格外的心甘情愿。

    小心翼翼不弄脏自己的衣服。

    欢喜抱着冬瑜,刚想换不不过来说话,却发现屋子里没人,就连冬瑜换下的尿布都没了。

    “这孩子……”

    欢喜无奈一叹。

    懂事的让人心疼。

    田园收拾好便去了村子木匠家,乱七八糟要了很多,好在木匠家人多,平时也做了东西,立即便送了过来,桌子板凳,衣柜架子、床,一样一样搬进屋子。

    这些都是从后门抬进来,田老头、田李氏知道赶过来,田园已经从欢喜这边拿了银子。

    “一共十七两,叔送你几个椅子,还有一共木头的小床,刚好给孩子睡!”

    “多谢叔,这是十七两银子,您收好!”田园说着,把银子递了过去。

    “好!”田木匠笑着接了银子。

    心里开心的很。

    见到田老头、田李氏过来,忙笑着打招数,“哥、嫂子!”

    对田老头、田李氏当初卖田园这屋子的东西,也是看不上的。

    不过如今心里却乐呵坏了。

    亏的卖了,他才卖了这么多东西出来。

    田园是真的买了不少,两张大床,衣柜、梳妆台、架子、桌子、圆凳,还有浴桶、脸盆、脚盆。

    他算了钱,田园也没还价,想来这一年多是赚到钱了。

    不然怎么娶了一个漂亮媳妇,还生了个闺女。

    “嗯!”

    田老头漫不经心应了一声。

    田木匠觉得好笑,拿着钱告辞走了。

    田老头看着屋子里堆满了东西,田园正一个人挪着。

    见他过来也没出声。

    一边欢喜抱着孩子走了出来,看着田老头喊了一声,“爹!”

    “嗯!”田老头应来了一句。

    田园把小厅里的桌子放好,正当中放了一个案桌,一边放了一把椅子,另外两边放了两个多宝阁,如今多宝阁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田李氏则进了左边的屋子,里面大床、衣柜、架子、梳妆台,床头案桌、箱子都已经摆放整齐,只等着往里面放东西就好。

    抿了抿唇。

    又出了屋子去另外一边。

    这边更是放的倒是不多,只有一张床,床头一个案桌,一边放了一个圆桌和几个凳子。

    走到床后,是一张小的木板床,和前面的雕花大床不一样。

    田李氏又去了放东西的屋子,里面是几个大衣柜,还有几个案桌,还有箱子。

    “…”

    这个败家娘们。

    怎么就买了这么多东西。

    等她出来的时候,欢喜抱着孩子坐在炕上。

    “买这些东西不少钱吧!”田李氏问。

    “嗯,十七两银子!”欢喜淡淡出声。

    看着田李氏,眸中是浅浅的笑意。

    “你们就是太年轻不懂行情,这些东西,要是我去买,最多十五两银子,那田木匠多要了你们二两银子,真是太黑心了!”

    “……”

    欢喜笑而不语。

    黑心吗?

    人家一家子来来回回好几趟把东西搬来,按照田园说的放好,她可不觉得黑心。

    欢喜不说话,田李氏也不觉得尴尬,便在一边坐下,“你跟着田园来,你爹娘答应?”

    “我和家人走散了,是田大哥救了我,冬瑜是我们的孩子!”

    “那你还记得家在何处吗?”

    “不记得,我很少出门,所以便跟着田大哥回来安家,等着我爹娘、兄长来寻我!”欢喜低语。

    去看田李氏。

    见她一脸毫不掩饰的欣喜和贪婪。

    心中冷笑。

    “这样子啊,那你们一路走来,田园在赚钱吧!”

    “赚的,不过不多!”

    田李氏搓了搓手,想开口要银子吧,但是又觉得这个时候不太好。

    忍的她心肝都疼。

    不不洗好尿布回来,看见田李氏吓了一跳。

    “我去晒尿布!”

    又跑出来了屋子。

    “这孩子,这些年也没娘疼,如今有了你,你对她倒是极好的,对了,你给她买这么多东西,得不少钱吧!”

    “也没多少钱!”

    一问一答,一个满心贪婪,自以为藏得极好。

    一个早已经看穿,也不出言揭发。

    田李氏其实特别想让欢喜把钱拿出来,家里快揭不开锅了。

    想到这里,又说道,“今日午饭,是你几个嫂嫂节约,把酸掉的米饭给煮了粥,委屈你了!”

    “……”

    欢喜不言语。

    想着田吴氏过来,还说这是长辈的意思。

    这田家人真让人刮目相看。

    田李氏舔了舔唇,又问道,“这孩子吃奶吗?”

    “不吃的,我生她的时候,伤了身子,没有奶水,便熬煮了米汤喂她,现在四个多月,会吃米糊了,便吃米糊!”欢喜柔声解释。

    顾钱氏一听吃米糊,就想着,那可是好多钱。

    想了想才说道,“他二伯家二嫂生了孩子,比她大一个月,不如去那边吃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