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买买买(1更
    不不的声音轻轻的。

    却让欢喜、田园、大夫都听清楚了。

    就连冬瑜也看向了不不。

    大夫略微沉思,才说道,“确实要不少银子!”

    “那我不看了!”

    “小丫头,你这身子若是不看,你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吗?”大夫问。

    结果……

    不不猜到了。

    无非是死而已。

    若是以前,她是不想也不敢死,因为她所求的,从未得到过。

    但是今天,她倒是不惧怕了。

    而且她也清楚,她这病一时半会死不了,顶多坏了身子,以后吃些苦头。

    却要很多很多钱看病。

    她不知道田园手里有多少钱,但是却不想自己花去许多冤枉钱。

    “我知道,我……”

    “你闭嘴!”欢喜呵斥了一声,认真对大夫说道,“大夫,你别听她一个小孩子说,这事情她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你先给她仔细看看,再开药吧!”

    不不一怔。

    顿时红了眼眶。

    想说点什么,却紧抿唇不语。

    欢喜把冬瑜递给田园,摸摸不不的头,拉着她坐下,“大夫,你帮她仔细看看,她身上还有虱子,就是肚子里,怕是也有虫,你在开点驱虫的药!”

    大夫闻言,不免又看了欢喜一眼,“咋现在才带来呢?”

    “我和她爹一直在外面,昨儿才回来!”

    “哦,原来如此!”

    大夫仔细给不不检查了一番才说道,“这孩子寒气入体,不单单要吃药,还得泡澡、泡脚,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得敷膏药,尤其是脚底心,更是得夜夜敷着!”

    看大夫说的这般多,欢喜也知道,不不的身体,怕是比她想象的更严重。

    “大夫……”

    “小小年纪,已经有了严重的宫寒,小时候还罢了,现在调理倒也来得及,只要你们舍得银子,都能慢慢好起来,若是等上几年,便是大罗神仙也治不好她!”

    “……”

    欢喜吓了一跳。

    宫寒最严重的便是月事来了,腹痛难忍。

    她小时候想来应该调理的很好,这几次月事都不疼,就是有些泛力。

    “那麻烦大夫了,一会稍微写的细致些,我略识得几个字!”

    “嗯!”

    大夫给不不开的药是一个月。

    “这个三天泡一次造,泡脚、膏药夜夜都得用上,还有这个塞在肚脐处,这药一日三次,都在饭后服用,不过你得有个准备,服用了这药,前半月都会腹痛难忍,得多陪陪她,多给她喝红糖水!”

    欢喜一一记下。

    “拢共九十两银子!”

    九十两,欢喜倒是能接受的。

    这可是要一个月,不算贵,只要能治好不不的身体,倒也值得。

    不不却吓的小脸惨白,错愕又慌乱的看着欢喜,“我,我……”

    欢喜摸摸不不的头,“听话!”

    扶了钱,拿着几捆药出了药铺,把药放在马车上。

    才拉着傻愣愣的不不上了马车。

    不不看着那一堆药,眼眶微微发红。

    一个月,一个月居然要用掉就是两银子,就在昨日前,她手里连九文钱都没有。

    欢喜却没有过多的去劝说不不,让田园带着她去布庄。

    家里什么都没有,自然得买新,被子、被褥、棉布、又给不不挑选了几双布鞋,还有两套合身的衣裳。

    不不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木偶娃娃一般,任由欢喜给她挑挑选选,又觉得自己置身天堂,被父母疼爱。

    买了布料,少不得还要买针线,就是剪刀欢喜也重新买了两把,想着到时候可以教不不做针线活。

    “这个,这个,这个,我都要了!”欢喜脸红扑扑的,把自己看中的布料都让掌柜包起来。

    又想着家里那些个女孩儿,又选了十来匹细棉布,各种颜色。

    到时候看着顺眼,就给一匹,不顺眼不理会。

    田园抱着冬瑜坐在一边含笑的看着。

    不不简直目瞪口呆。

    她这个冷酷无情的爹,竟会对人这般好。

    好的一点原则都没有。

    掌柜也是满脸欣喜,他还没见过这么能买的小妇人,而她相公坐在一边,竟是一点都不反对。

    等算好了钱,所有东西加一起,足足三十多两,掌柜一寻思,算了三十两整数。

    一大包布、棉被放到马车里,占去了不小的位置。

    “咱们去舒记杂货铺吧,那里什么都有,咱们买了,让他们派人送一下!”欢喜说道。

    “好!”

    田园应声,把冬瑜给欢喜。

    不不坐在一边发呆。

    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到了舒记,欢喜还是把冬瑜给了田园,拉着不不去选东西,“不不,你也挑一些放在你的房间里,比如花瓶啊,小摆件一类的,你喜欢什么,随便挑选!”

    杂货铺的东西不会太贵,几十两银子可以买一马车。

    欢喜挑锅碗瓢盆,还有一些要用到的东西,欢喜都是把厨房要用的放在一个竹篓子里,要放在房间的放在一个竹篓子里,又买了几个花瓶,见不不在一边发呆,上前拉了不不一下,“快挑选啊!”

    “呐,这个摆件不错,这个也好,这个也漂亮的很!”

    欢喜挑了放在不不手中的竹篓子里。

    又挑了几个大红的中国结。

    杂货铺油盐酱醋茶也是有的,欢喜找到掌柜,“掌柜,我都在你家铺子买,能派人给我们送一下吗?”

    “送去哪里?”

    “田家村!”

    “……”

    掌柜算了一笔账,“那你买到五十两以上,我就派人给你送!”

    “好!”

    精米、粳米、糯米得买,面粉、红豆、黄豆乱七八糟也要买,欢喜也不知道家里需要些什么,只要觉得需要的,都买了。

    这番下来,又用去了八十多两。

    “……”

    “……”

    欢喜、不不面面相觑。

    一个觉得太多了。

    欢喜却觉得不多,总觉得她以前也是这么花钱。

    这般下来,欢喜也觉得没什么可买的,“田大哥,咱们有地吗?”

    “……”田园摇摇头。

    他还真没地。

    “咱们买两亩田地,种点青菜什么的吧,怎么样?”

    “好!”

    “那咱们去买种子!”

    田园看了看日头,“先去吃午饭,吃了午饭去买种子,再去买点肉什么的,咱们就回去!”

    “好!”

    田园带着娘三进了醉仙楼,要了一个雅间,欢喜给冬瑜收拾一番。

    这孩子也懂事,一直没拉,等欢喜抱着去了净房,才拉了出来。

    不不递上干净的尿布,“谢谢不不!”

    “不,不客气!”

    欢喜笑笑,乖巧的孩子招人疼,说的便是不不这样的孩子。

    等到欢喜给冬瑜收拾好出来,田园已经准备好了米糊。

    “菜单在桌子上,我来喂冬瑜,你们看看想吃什么,便点什么!”

    “嗯!”

    欢喜可不会客气,拉着不不坐在一边。

    醉仙楼的东西,她一路走来吃过,便介绍给不不。

    “咱们三个人,点五个菜一个汤就好,再来一大碗白米饭!”

    欢喜爱吃米饭,不喜欢吃粥,这点田园是知道的,在顾家的时候,顾家也是吃白米饭的时候多。

    可是对于不不这个从未吃过白米饭的孩子来说,白米饭实在是太好吃了。

    别说那么好吃的菜肴,就是光米饭,她都能吃饱。

    “不不,你吃点这个瘦肉,还有这个虾,都好吃吃的!”欢喜给不不夹菜。

    “嗯!”

    一顿饭,都吃的很饱,田园是最后收尾的,把剩下的都吃掉。

    欢喜站在一边打嗝,不不动都不想动,实在是太饱了。

    冬瑜睡在罗汉榻上看着屋顶。

    这一家子,傻兮兮的,不过蛮真,蛮可爱。

    吃了午饭,付了饭钱,又喝了点消食的茶,才慢慢的出了醉仙楼。

    田园把马车驾驶的很慢很慢,就怕快了,颠簸到欢喜,伤了欢喜的胃。

    她知道欢喜吃的不少,毕竟很久没这般吃一顿了。

    去买猪肉的时候,欢喜要买腊肉,只是腊肉一般只会在早上卖,这个时候已经没了。

    “咱们回村子里买吧,村子里也有不少人会卖!”

    欢喜想了想,微微颔首,“也行!”

    不过,她也很能买、

    肥猪肉,五花肉、排骨买了不少,又买了一个猪肚,两个猪耳朵。

    “田大哥,咱们去买点酒吧,凉拌猪耳朵下酒!”

    “买最好的酒,到时候请师父过来吃饭!”

    田园想到了师父,不免有些苦涩。

    当初师父对他是极好极好的,可是他却辜负了师父的厚爱。

    “好滴!”

    欢喜是真的很能花钱,也极会花钱。

    买了酒,又去买瓜子、花生、点心、糖一类,想着晚饭可能不太方便,又去醉仙楼买酱鸭、卤猪蹄,还有几样凉拌菜,又买了十来斤白面面条,等到回家的时候,马车都塞的满满当当。

    娘三就坐在马车口。

    不不摸着自己的心口,跳动的天厉害。

    她吞了吞口水,看着靠在马车休息的欢喜,还有欢喜怀中沉睡的冬瑜。

    这么能花钱,而她那个便宜爹还笑嘻嘻的,任由她买买买,一句话都没有说,别说反对了,甚至有点纵容她买买买。

    “……”

    不不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整个人有些恍惚。

    这是真的吗?

    会不会是做梦?如果是梦,她宁愿一辈子做下去,不要醒来。

    在这个梦里,她也是有爹娘的孩子,她被人疼爱着,疼惜着。

    哪怕看病要很多钱,那个不是她亲娘的女子却连眉头都没蹙一下,就买下了那么多药。

    田家村

    田家

    田李氏看着停在门口的马车,吞了吞口水,“你们是来送东西的?”

    “对啊,我们给人送东西的!”为首的说着,笑了起来。

    来的时候,那当家的就说了,就算到了,也不能下东西,得等他回来才行,甚至多给了他一两银子。

    “那是我家田园,我儿子,你让我把东西下下来呗,就放在我院子里,反正也是我儿子的东西,放在哪里都一样的!”

    “那可不行,来时那当家的可说了,这东西若是得等他到了才能下,不然不结账的!”

    “……”

    一听还没结账,田李氏便犹豫了。

    不敢乱动。

    田老头坐在一边,脸色有些难看。

    这田园手里到底多少钱,竟然买这么多东西……

    这两个送东西的人也不急,天渐渐黑了,便在一边拿了馒头啃着。

    五钱银子,买米够家里吃两个月,等上一会算的了什么。

    田李氏也坐在门口盯着,田吴氏做好饭过来喊她,这一下可把田李氏惹炸毛了,“吃,吃什么吃,饭桶啊,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田吴氏被骂的一愣。

    她都有孙子、孙女了,也是要脸的,“那娘继续等着吧,我吃饭去了!”

    “你说什么?”田李氏不可置信的问出声。

    想骂几句,便听到了马蹄声。

    慢慢的,那马车就清晰起来。

    是田园他们回来了。

    田李氏连忙站起身,搓着手看着。

    田园把马车停下,“你们到了!”

    “到了,到了,这东西下在什么地方?”

    “你们跟我来!”

    田园说完,驾驶马车走在前面,由始至终没看田李氏一眼,也没喊她一声。

    “……”

    田李氏顿时惊住。

    等到马车离去,才回过神来。

    要不要跟去?

    去了吧丢人,不去吧心中不甘。

    想了想还是厚着脸跟了上去。

    马车在家门口停下,田园开了院门进去。

    又小心翼翼的把冬瑜抱下来,扶着欢喜下马车,朝不不伸手,不不摇摇头,“我自己可以下来的!”

    一下子跳了下来。

    咚咚咚跑进去点油灯,整理炕,因为冬瑜睡着了。

    欢喜抱着冬瑜进屋子,把她放在炕上,“不不,你看着妹妹,我去帮忙把吃的拿进来,一会咱们好吃晚饭!”

    “嗯!”

    不不重重点头。

    欢喜去拎从醉仙楼买的东西,田园招呼着人把东西都搬进了屋子。

    “辛苦你们了!”

    然后把余下的钱给他们,又因为他们守信,多给了一百文,“一点意思,拿去打酒喝!”

    “多谢多谢了,既然东西已经送到,瓶瓶罐罐也没损坏,这两个大水缸也是好的,那咱们就先回去了!”

    “慢走!”田园把人送出去,田李氏便在门口,干巴巴笑着。

    “你们买了不少东西啊,什么时候整理,我过来帮忙,喊上你几个嫂子一起……”

    “不必了,我会慢慢整理的,天色不早,你请回吧!”

    “你,你,你撵我……”田李氏不可置信的瞪着田园。

    田园可不会让田李氏弄脏了欢喜买回来的东西,在他心里,别说是欢喜这个人,就是她喜欢的东西,都比田家人重要。

    “如果你不想下个月是十两银子,就闹起来,大不了我带着她们娘三离开田家村,我有能力有本事,赚点钱养活她们并不难,倒是你们……”

    “我这就走!”

    田李氏说完就走。

    生怕田园反悔。

    这一个月十两银子,够一家子上上下下几十口的吃用还有余,要真没了这十两银子,这个家还能撑得下去吗?

    她不知道,所以不敢惹怒了田园,立即就走。

    田园瞧着,冷冷的抿了抿唇。

    若不是为了欢喜,这个家,他真的会一步都不踏入。

    若是将来某天,离开了,他再不会回来,亦不会挂念。

    生与死,再不相干。

    田园关上了门,进了屋子,欢喜已经把吃的都拿了出来,放在小厅的桌子上,温柔对他说道,“你去请师父过来啊,我再去烧点热水,咱们不是买了馒头么,把馒头蒸一下,再煮点粥吧,晚上光吃馒头不好!”

    田园看着灯光下的欢喜,那般的温柔、圣洁,是他心里最柔软的角落里放着的人。

    是他这一辈子珍之重之爱之的人。

    “嗯!”

    乖乖的点点头。

    田园想着欢喜不太会烧火,又怕火星子溅出来烧着她,“我去把火烧起来就去!”

    “不用了,我不会烧火可以尝试,兴许就会了呢,你要是去迟了,师父都吃过晚饭,不好!”

    田园闻言,觉得有道理。

    便看向不不。

    不不忙道,“我来烧火,我会烧火的!”

    烧火而已,小事情。

    “好,让不不烧火,你快去吧!”欢喜催促道。

    “我会很快回来的!”田园说完就走。

    欢喜不不面面相觑,然后都笑了起来。

    不不帮着烧火,洗锅,欢喜去找馒头,又找到了蒸笼。

    “哎呀,蒸笼没有用过也没洗过,怎么用?”欢喜问。

    不不想了想,“可以一会锅里面弄一点点油,把馒头放下去煎,这个天馒头冷的吃也没事!”

    她觉得,有馒头吃就不错了,冷的热的也没关系。

    “有道理,咱们先煮粥吧!”

    “好!”

    两个人分工合作,一个人烧火,一个人找到了米,洗干净了放在锅里煮。

    欢喜又去找到了肉,找菜刀、彩板,一个人忙活的不亦乐乎。

    不不瞧着也觉得热闹,再分心去看炕上的冬瑜,免得她醒了翻滚掉到地上摔着。

    这个妹妹……

    不不其实不喜欢的,但她是欢喜的女儿,她就算不喜欢,也得好好看顾着。

    欢喜找到了肉,用菜刀切了一块,去一边打了水洗洗,准备一会拿来抹锅,弄点油出来煎馒头。

    田园到了田师父家。

    要说对不住的人,也就是田师父了。

    此刻大门紧闭,田园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