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想办法把钱弄过来(2更
    田园还是十分犹豫,想到那些年的自我放逐,自觉无颜面对师父。

    尽管他浑浑噩噩,师父却从来不说什么,只在暗中关注着他,有点什么事情,师父也从未推辞过。

    师父待他情深意重,他却辜负了师父的期望。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抬手敲门。

    “咚咚咚!”

    “谁呀,来啦!”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

    田园惊了一下。

    莫非师傅娶亲了?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防备又小声的问,“你找谁?”

    “我,我、我田园,我来找我师父,我师父在家吗?”田园连忙说道。

    看着妇人,心里面也是惊讶万分,不敢造次。

    “……”

    妇人犹豫着,他并不认识田源。

    也没有听她家老爷提起过,所以不敢开门,放田园进来。

    “你稍微等一下,我去问一问!”妇人说着转身,就看见田师父站在屋檐下。

    眼眶有些发红,是欣慰、又感慨的看着田园。

    “师父!”听人喊了一声,进了院子,几步跨到田师父面前,便跪了下去。

    “徒儿不孝,这些年让师父费心了!”

    “唉!”

    田师父叹息一声,眸中却是满满的欣慰。

    当年的田园,浑浑噩噩就跟没了魂魄、如行尸走肉一般,着实让人操心。

    如今的他重新振作起来,比起以前更多了一股沉稳和勃发的气息,倒是让人欣慰的同时,也好奇的很。

    “起来吧,咱们进屋子去说!”田师父说着,转身进了屋子。

    “是!”田园连忙应了一声跟上去。

    进了屋子,田师父指了指椅子,“坐吧!”

    当年跟在他身后喊着师父,听话懂事的小娃已经长成了有担当有见地的男子。

    他没能陪着自己的儿子长大,却陪着田园成长,看着他意气风发,看着他颓废,他以为这辈子,田园算是毁了,却不想这一次出去回来,带了媳妇回来不说,还闺女都有了,人瞧着也意气风发,和以前那个抬不起头的田园已经判若两人。

    “多谢师父!”田园坐下,想到还在家中等待的欢喜,有些不安。

    “看你那样子,是放心不下家中妻女?”田师父笑。

    这般好啊,心中有家有爱,也就有了责任。

    想到自己……

    他不希望田园成了自己这般。

    “嗯,家里乱糟糟的,我担心她们……”田园也不隐瞒。

    “你小子,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也就那样子了,却不想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既然担心,便回去吧,咱们爷两什么时候见都可以的!”田师父笑着。

    “师父,我过来请您去吃晚饭的,顺便也让您见见她,她其实……”田园欲言又止。

    田师父微微一愣,倒没想到田园会过来请他。

    “你等等,我去拿点东西!”

    第一次去见人,大人就算了,孩子总得给个见面礼。

    田师父早些年便准备了些东西,就怕有朝一日他儿子带着家人来寻他,他去柜子里,抱出一个锦盒,用钥匙打开,拿了一只金钗,还有一个金锁片。

    又问田园,“听说你把不不接过来了,真的?”

    “嗯,欢喜说,她绝对不是何彩蝶的女儿,这些年,我对不住她!”田园低语。

    垂下了头。

    田师父略微沉思,颔首,“你媳妇说的对,这事儿还真有几分诡异,何家就何彩蝶一个女儿,当初为了保住她的孩子,举家搬走,怎么可能把孩子送你这里来!”

    田师父说着,忽地一惊,“等等,你说你媳妇叫什么名字?”

    “欢喜!”

    “你你你你……”田师父惊的话都说不出来,靠近田园一些,“你怎么把人骗来的?她家人知道吗?你小子实在是太胆大了,她几个哥哥没一个好惹,你怎么就敢……”

    简直太胆大包天了。

    “师父,事情不是您想的这样子,我以后再和您解释,咱们快些回去吧!”

    田师父看田园样子,不免感叹一声。

    “难怪难怪!”

    难怪在这小子春风得意,整个人像吃了蜜一样。

    原来是顾家小丫头。

    不是他瞧不上自己的徒弟,就说门户,田园配不上顾欢喜,要不是有别的原因,田园别说想娶顾欢喜,就说入赘,顾家还要考虑考虑。

    这小子想顾家小丫头,想了十几年,压抑着说都不敢说,如今得偿所愿,也难怪这般珍重。

    田园笑着。

    不想说,其实欢喜什么承诺都没给过他,也不想说,或许将来有朝一日,欢喜会走,会离开,而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但是他不在乎了。

    以后欢喜不跟他,他便去给她做奴做马,给她管理个铺子或者镖局,赚很多钱给她,让她想买什么买什么。

    他不会用所谓的恩人来束缚她,她想要什么,他便给什么。

    有这些甜蜜的日子,就算以后不能在一起,夜深人静想起来,也够回味一生了。

    田师父又拿了一个金锁片,才对田园说道,“走吧!”

    “嗯!”

    出门的时候,田师父才说道,“这是华家的,你以后喊婶子,那是华叔,那边那两个是他们的儿女,儿子今年二十,叫华雄,女儿十五,叫华珍,华雄力气很大,这些日子跟着我学了点拳脚功夫,你以后有事喊他一声就行!”

    田师父说着,又对华家人说道,“这是我徒弟田园!”

    “田大哥!”

    华雄、华珍连忙喊人。

    华雄倒是坦荡荡的,华珍却是很少见到外男,微微红了脸,好在黑暗中,也没人看见。

    田园微微颔首,跟着田师父出了家门。

    “这华家也是可怜的,是隔壁镇的人,因为得罪了权贵,差点家破人亡,华雄、华珍也差点被卖掉,我路过的时候,出了银子把人买下,如今他们在家里,洗衣做饭我是不管的,那几亩田地也是他们两夫妻种,我只管有口吃的就行!”

    “师父真是个好人!”

    田师父笑,“啥子好人,也只是有利可图罢了,师父唯一无私心的,也就是对你,当然,也是有点私心的,这辈子,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我那儿子,以后养老送终还得靠你呢!”

    “……”田园只觉得喉咙哽的难受,“师父,我……”

    “别轻易许诺,为师知道,只要你愿意,什么样的前程你挣不来,田园啊,这人呐,这一辈子不单单要为儿女情长活着,还得为自己活着,你只有把自己活的精彩,活的漂亮,才能让别人看得起你,才能得到你所想要的爱情!”

    顾家那小丫头,是在福窝窝里长大,又没吃过苦,若是田园无用,又怎么能养活人家?

    “多谢师父教诲,我记住了!”

    到了田园家,田师父就闻到了香味。

    “这是在煮粥呢!”

    “还备了醉仙楼的桃花酿!”田园忙道。

    “好好好,我也许久没吃醉仙楼的酒了!”

    田师父有钱,不说几十万两,三五万还是有的。

    他一个人平时也不怎么用钱,如今有华家一家子,有田有地,带着华雄去山里打点野味,平时都在家里晒太阳,日子清闲却有些孤寂。

    在他心里,华家那是下人,田园才是亲人,是他徒弟,也是他儿子。

    “田大哥!”

    欢喜说着,抱着冬瑜出来。

    田园立即迎了上去,把胖嘟嘟的冬瑜抱了过来,“师父来了!”

    欢喜看着田师父,脆生生唤道,“师父!”

    “嗯!”田师父武艺高强,看着梳着妇人发髻的欢喜,心里五味杂陈。

    这明珠蒙尘,顾家那边要是知道了,怕是得生吞活剥了田园。、

    “师父快里面请,饭菜都准备好了!”欢喜说着,喊了不不再点两盏油灯,让小厅更亮一些。

    田师父进去,屋子里乱糟糟的,到处都是东西,见小厅桌子上摆了五六个菜,瞧着都是从醉仙楼那边买来的,一壶酒放在桌子上,心里开怀。

    做人一辈子求什么呢,不就是求家人都在身边。

    把金钗子拿出来递给欢喜,“来,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欢喜愣了愣,看向田园,见田园不语,才微微福身,“多谢师父!”

    接了金钗,喜滋滋的去收起来。

    田师父喊了不不过来,“不不,这是给你的!”

    “多谢师公!”不不也学着欢喜福身。

    虽然怪,但田师父高兴。

    这孩子倒是真不像何家人,何家人那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

    不不以前苦,但是看的出来,她听话懂事,还有心。

    伸手摸了摸不不的头顶,“以后听你爹娘的话!”

    “嗯!”

    不不用力点头。

    爹的话她是不听的,但是娘的话,她肯定听。

    田师父把另外一个金锁片给冬瑜戴上,“来,阿公抱抱!”

    抱冬瑜抱在手里,冬瑜冲他一笑,露出粉粉的牙龈和舌头,田师父心中一热,眼眶便有些涩。

    “以后多带去我那边玩耍!”

    田园在家,他过来倒也罢了,田园不在,过来总归不妥当。

    “师父,咱们吃饭吧!”田园说道。

    让田师父坐下,又喊了欢喜、不不过来。

    “我和不不煮了粥,一会再去弄几个馒头!”欢喜低语。

    “不用弄馒头了,这个天馒头冷的吃也没事,不用忙活,这样子吃就很好!”田师父说着,让田园给他倒酒。

    逗着冬瑜,“这孩子开荤了吗?”

    “还没呢!”

    “那等上两个月,五六月份的时候再开荤!”

    “听师父的!”欢喜笑着,给田师父夹菜。

    田师父笑着。

    这丫头,似乎不认识他,却很热情。

    这中间,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不然田园怎么能够从顾家把人带回来?但他什么都没说,一边吃菜,一边喝酒。

    欢喜和不不专心吃着菜,啃馒头。

    一顿饭,倒是惬意温馨,有家的感觉。

    田家

    饭桌上很冷,大人们不说话,小孩子们也不敢闹事,都在默默的吃饭。

    田李氏素来话多,今日也沉默不语,田老头更是沉着脸,一口一口吃着,就像那饭菜和他有仇似得。

    等吃好了饭,田老头便丢下筷子走出了家门,似有心又无心的朝田园家走去。

    虽闻不到饭菜香,但是田老头却感觉得到,田园他们吃的很好,喝的也不差。

    因为酒香轻轻的飘了出来。

    “这人真是白养了,当初就不应该把他捡回来,我跟你说……”

    “……”

    田老头没说话,转身回了家。

    十两银子,田园拿捏住他们了。

    真闹起来,他们占不到便宜,毕竟田园不是他们亲生的,早些年小时候也没怎么喂养,大了更别说,还是田园赚了钱拿回来,真掰扯也是他们对不住田园,田园对他们,已经仁至义尽。

    道理他懂,只是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这心里就跟针刺一样。

    “唉!”

    田老头叹息一声。

    扭头对田李氏说道,“你说他们都买了些啥?”

    表面不在乎,心里其实在意极了。

    这般买下来,得多少银子。

    田家最有钱的时候,手里也不过六七百两,后来慢慢的用出去,也就到了这般山穷水尽的地步。

    不过如今有了田园的十两银子,田老头、田李氏觉得腰杆都直了起来。

    要是田园把手里的银子都交给他们,那就更好了,为此,夫妻两个心里都憋着坏,想去谋算田园手里的钱。

    “不知道,两马车呢,里面都装的满满当当,你说咱们明儿要不要过去帮忙?”

    “到时候去看看!”

    两夫妻商量着,屋子里,田园给田师父倒酒。

    田师父高兴,酒好、菜好,顶顶重要是心情好。

    一手抱着冬瑜,一手夹菜吃着,放下筷子拿了酒杯和田园碰杯。

    田园帮忙倒酒。

    欢喜、不不认真的吃着,馒头、粥,小菜。

    安安静静的,吃得很香。

    田师父疼冬瑜,这般抱着,还不忘逗逗冬瑜,捏捏他的小手,到有了几分家翁样子。

    等吃了饭,欢喜是不会洗碗的人,田园也不让她做,自己起身便开始干活,不不帮忙收碗。

    欢喜抱着冬瑜,让她去拉。

    田师父坐在院中的椅子上,看着夜空。

    想着把田园收为继子算了,到时候住他那边去也方便。

    只是这事是大事,田老头怕是不会轻易答应,得徐徐谋之才行。

    田园对不不说道,“你去玩吧,我来洗碗!”

    “不用,我会!”

    不不手脚利索,把碗洗干净,又把锅收拾干净,才去扫地。

    田园则去院子里陪田师父说话。

    “这孩子这般懂事,以后对她好些!”

    “嗯!”田园点头。

    想到不不的身世,倒有些感同身受。

    他也是没有爹娘的孩子,命运多棘,早些年浑浑噩噩自己都不管,又怎么顾得上不不。

    欢喜泡了米糊喂饱了冬瑜,抱在在屋子里走,指挥不不把药拿出来,“这是吃肚子里蛔虫的药,你先吃两粒,你是第一次吃,晚上肚子可能会疼!”

    “我不怕!”

    不不说着,端了温水便把药吃了下去。

    等到冬瑜打嗝后,欢喜才把她放在炕上,帮着把收拾东西,“这是你房间的东西,都拿过去吧,还有这个床褥,晚上还是睡炕上,等明儿洗洗晒干了,铺好后,你再睡过去!”

    “好!”

    不不看着粉色的被套、枕套、床单,还有蚊帐,枕头,衣裳、鞋子、布袜,花瓶、摆件。

    这些都是她的。

    “我先拿过去!”

    欢喜又整理厨房那边的东西,把要放在厨房的东西都整理出来,一会让田园搬过去。

    厨房里,灶台已经弄好,柜子、架子、筲箕、蒸笼都有。

    田师父见田园说话都心不在焉。

    暗叹都说女大不中留看,留来留去留成仇,却不知道儿子才是真真正正有了媳妇忘了娘。

    笑着说道,“我先回去了,明儿一早让华家的给你们送点青菜过来,家里缺什么跟不不说一声,让她过去拿就是,腊肉、香肠也给你们送一些过来,家里有个孩子,边上若是有空地,买点下来挖个水井,把厨房修过去,再弄个厅子,手里有没有银子?没有明日过来拿,我这里还有些钱,你先拿去用着!”

    “我手里有银子,若是没了再问师父借!”

    田师父拍拍田园的肩膀。

    这个孩子,他没看走眼。

    “我回去了!”

    “我送师父!”

    “不用送了,这点路不远,我也没喝醉,你赶紧去干活吧!”

    “我还是送送师父!”

    田园坚持把田师父送到了家门口,才转身离开回家。

    田师父站在门口深深吸了口气。

    这辈子,如果找不回儿子,有这么个儿子也不错。

    华家一家子在厨房边的小屋子吃饭,三菜一汤,简简单单不算好,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比起那段惊慌失措、惶恐不安的日子,要好太多太多。

    少不得也会说起田园。

    “他就是老爷的徒弟吗?瞧着长得很高大的样子,比大哥还高一些!”华珍问。

    华雄刨了一口饭,才说道,“你一个女儿家,去打听别人的事情做什么?”

    “大哥,我就好奇,问问还不行啊!”

    “我懒得说你!”

    华雄说着,快速吃了起来。

    妹妹这点心思,瞒得过父母,却瞒不过他。

    一心想着攀龙附凤,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对自己爹娘说道,“你们看好她,若是做出什么事情,惹恼了老爷,把咱们撵出去,有你们哭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