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想办法发家致富(3更
    华家两夫妻闻言便急了。

    “这,不会这么严重吧!”

    华珍忙道,“爹、娘,你们别听大哥的,老爷是个好人,才不会无缘无故把咱们撵出去呢,再说咱们也没做错什么,大哥吓唬你们的!”

    华雄冷哼一声,把碗里的饭菜都吃了把碗重重放下,“随便你们信不信,反正我话在这里,真要是到了这一步,可别怪我大义灭亲!”

    “……”

    华家两夫妻面面相觑。

    儿子、女儿,自然还是紧着儿子的。

    当然,女儿也重要。

    “雄儿啊,我和你爹听你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让珍儿乱来的!”

    “娘,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说我乱来啊,你们就知道偏心着大哥,我不吃了!”

    把碗筷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出了屋子。

    就看见田师父站在门口,吓得一趔趄。

    “老、老爷……”华珍结结巴巴唤了一句。

    田师父看了看华珍,沉声说道,“你大哥说的对,安安稳稳的,我这里便有你们的容身之处,若是一肚子坏水,就给我滚出去,我能把你们从泥泞里拉出来,就能把你们丢回去,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华珍抖着身子。

    可不敢违背田师父的话。

    脑海里还记得,早时那些人,是多么的恐怖,却在见到田师父的时候,点头哈腰恭恭敬敬喊一声田师父。

    心里就有些惧怕。

    田师父没有说话,迈步回了自己屋子。

    这一家子,不招惹是非,他倒是不介意收留,若是敢玩心眼,别怪他出手无情。

    华雄出来,见华珍站在原地瑟瑟发抖,脸色沉了又沉。

    华家夫妻出来,见主屋那边灯亮了起来,又想着刚刚听到的声音,也是吓得慌了神。

    华叔推了推华雄,“你去和老爷说说,我们、我们不会乱来!”

    也不敢乱来。

    华雄抿唇迈步朝主屋走去。

    在门口恭恭敬敬喊了一声,“老爷!”

    “华雄啊,你进来吧!”

    华雄进了屋子,见田师父正在泡茶,抿了抿唇,“老爷……”

    “有事就说吧,支支吾吾算什么男子汉!”田师父说着,倒了一杯茶给华雄。

    这个后生他还是挺喜欢的。

    但是人有亲疏,田园自然是亲的那个,不管什么时候,多久过去,田园都是他看着长大,花了心思教养的孩子。

    就是一百个华雄都没办法比。

    所以在门口听到华家人的话,他自然要敲打敲打,别招惹出是非来。

    田园那孩子,心虽好,却也敏感的很。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过来和老爷说一声,我会看管好家人的!”

    “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不过你能看管住他们是好的,男子后生嘛,眼光不能局限在这小山村中,你田大哥是个有本事的,以后多跟着他走动走动,学点本事,到时候也去外面闯荡闯荡,挣个盆满钵满,娶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才是正事!”田师父笑道。

    华雄听着,眸子亮的很。

    用力点了点头,“老爷,我记下了!”

    “喝茶吧!”

    “嗯!”

    华雄有心问问田园的事情,但田师父绝口不提,也不敢多问。

    等喝了茶回去后,华雄狠狠的警告了自己爹娘,还有华珍。

    “你若是敢招惹是非,我就把你嫁到山里去,一辈子都出不来那种!”

    华珍吓得瞪大了眼睛,顿时哭了起来,“哥,我什么都没做,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吓我!”

    “我只是先警告你,免得你装了一脑子浆糊,拧不清!”

    华家两夫妻见华雄这么强硬,可不敢有一点坏心思,只管把家里、地里打点好就是。

    田园快步回到家中,才在门口就听到了笑声,立即进了屋子。

    欢喜抬眸,“你回来了,快来把这些东西都搬到厨房去!”

    “嗯!”

    欢喜也没怎么收拾,只是把东西分了一些,有些东西还是要放在房间里,不能到处放,免得贼进来后,轻而易举拿走。

    不不却坐在一边疼的汗水直流。

    “不不……”

    “我肚子疼!”

    欢喜忙上前扶住不不,给她揉着肚子。

    大夫说了,不不从小没驱虫,身体里怕是不少,第一次驱虫肚子肯定会疼。

    “不不,好点了吗?”欢喜柔声问。

    “我能忍得住!”不不说着,冲欢喜一笑,希望她别担心。

    她真能忍得住。

    只是特别想去茅房,可是又走不动路。

    “我,我……”不不欲言又止。

    满头大汗,整个人都一抽一抽的。

    欢喜忽地想到了什么,“田园,你快过来抱不不去茅房!”

    “……”

    田园犹豫了一下,抱着不不去茅房。

    欢喜把冬瑜往炕里面放放,也跟了过去。

    田园把不不放在茅房里,便出来,“我先去看着冬瑜,好了就喊我!”

    “嗯!”

    欢喜进了茅房,帮着不不把裤子脱掉。

    “你慢慢的坐下去!”

    扶着不不坐在马桶上。

    不不只觉得腹中犹如什么在啃咬,疼的她心都慌了。

    以前不管什么时候被打,她都没觉得难受,或者委屈。

    甚至打的凄惨都没吭声过。

    但是这会子抱着欢喜,她嗯嗯的难受出声。

    欢喜抱着她的身子,轻轻的摸着她的头,“拉出来就好了!”

    “呜呜……”不不哭了出声。

    疼是真的疼。

    但并没有疼到哭的时候。

    只是有了依靠,有了怜惜她的人,恋着这温暖。

    “乖了,拉出来就好!”

    正如欢喜所言,拉出来就好了。

    拉出来疼痛便慢慢减去,收拾好才出茅房,茅房里一股子臭味。

    欢喜扶着不不出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可真是快要臭死她了。

    不不却是娇软的走不动,感觉肚子里轻松了不少,但是就是虚弱的厉害。

    田园出来抱着不不进去,打了热水过来,欢喜拧了布巾给不不擦脸、擦手,“你先休息一会!”

    “嗯!”

    不不虚弱的应了一声。

    这药可真厉害,吃下去才这么会,药效就发挥出来。

    她感觉自己可能拉了很多,却不敢去看的。

    完全不敢想象,自己肚子里,居然有那么多虫子。

    欢喜留在屋子里陪不不,田园去收拾,回来的时候对欢喜、不不说道,“拉了不少!”

    又拿了熏香去点在茅房。

    欢喜看着不不,心疼、怜惜这个可怜的孩子。

    今天也算的累了一天,欢喜梳洗了一番,挨着不不睡。

    让田园把冬瑜抱去睡,她则陪伴着不不。

    不不夜里有些发热,一会热一会冷,拉着欢喜弱弱的喊着娘,就是不肯撒手。

    半夜十分,又疼的死去活来,人都有些疼的晕厥,田园、欢喜抱着去茅房,又拉了一次,回来才算是睡了过去。

    欢喜是忍不得臭的人。

    但有些时候她也没事,比如给冬瑜把屎把尿,换尿布,如这次陪着不不在茅房。

    那个臭气熏天,她都咬牙撑着,出了茅房在一边干呕不已。

    这会子倒在炕上,对田园说道,“那田家,真不是人!”

    田园默。

    把茅房收拾干净,才过来上炕睡觉。

    夜里,不不做了一个梦。

    她是有爹娘,被疼爱着,有人轻轻的哄着她。

    整个人都暖烘烘并幸福的很。

    这个梦好真实,她不想醒来。

    天亮。

    又是新的一天。

    不不睁开眼睛,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中,惊的一动不敢动。

    扭头看着一边的欢喜。

    她被抱着睡了一晚吗?

    昨天晚上,还被抱着去了一趟茅房。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以前硬邦邦的,今日好像有些软绵绵,难道是虫子都拉出来了?

    “醒了!”欢喜说着,伸手摸摸不不的脸。

    兴许是肚子里干净了,瞧着气色好了些许。

    “嗯!”

    不不说着,伸手抱住了欢喜,“我现在喊不出来,但是,但是我心里都明白的!”

    “没关系,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而且我也相信,迟早有一天,你会喊我的,不管是姨还是娘,或者是姐姐也没事,毕竟我才比你大十岁而已!”欢喜大人大量。

    可不会和一个小丫头计较。

    不不笑着,“我觉得肚子不疼了,咱们起床好吗?我帮忙煮早饭,以后我来洗碗、扫地、照看冬瑜!”

    她嫉妒冬瑜、羡慕冬瑜。

    但是她会对冬瑜好,因为欢喜对她好。

    她不是欢喜亲生的,她知道。

    所以不敢去比较。

    “好啊,咱们一起吧,不过以后好辛苦你了哦!”

    “不辛苦!”

    小小的院子里,忙活起来。

    给冬瑜收拾,煮粥、泡米粉糊糊。

    田园去挑水,把水缸洗干净,装满了水,早饭便煮好了。

    粥、馒头,昨天剩下的一点菜,加上从外面带回来的咸菜,简简单单吃了一顿。

    便开始整理东西。

    床换了一个方向,背面刚好可以放一个多宝阁,为了好看,还用不透的布遮了一下,多宝阁边就是案桌,桌子放在了中间位置,有时候坐着说话、吃茶都好,案桌边上放了洗脸的架子,还有木盆。

    床的那边放着梳妆台子,上面放着欢喜的东西,这是欢喜一个人的小天地,边上一个布帘子,把里面都遮住。

    “这里先这样子,我到时候去和木匠叔说一下,让他来把这里隔个小屋子出来,这个很快的,几个木柱子,几块木板就行,门口你要做门,还是布帘?”

    “布帘子吧,家里也没外人!”

    “好!”

    放东西的屋子里,好几个大柜子,放衣服、放布料,几个缸子里,满满当当的粮食。

    这些放钱的箱子,欢喜在外面又锁了一次,就是外间,欢喜也锁了,把钥匙放在了多宝阁上的花瓶里。

    说来也是凑巧,田木匠过来看看,那厨房田园可满意,田园便和他说起这隔间的事情,“这有什么难的,你等着,我回家去拿了东西就来,这点活叔不收你的钱,改日等收拾好了,请叔过来吃两杯就好!”

    “行!”

    田木匠带了两个儿子拿着工具过来,量了尺寸,便咚咚咚敲着。

    看见那梳妆台上的东西,田木匠眸子眯了眯。

    虽然不识货,但也觉得,能摆这么多东西,手里没点钱可不行。

    两个儿子倒是不停的去看欢喜。

    白白净净、粉嫩粉嫩的,一身娇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这田园倒是好福气,这小媳妇漂亮的,整个田家村怕是找不出第二个来。

    欢喜抱着冬瑜,倒也没多想。

    不不收拾着自己的屋子,里里外外都擦的干干净净,就是床底下,都小心翼翼的爬进去擦过。

    屋子里的一切,她都爱惜的很。

    欢喜在一边瞧着,不免好笑,“你干嘛这么小心翼翼!”

    “嘿嘿……”

    不不傻笑。

    欢喜也不闹她,抱着冬瑜站在一边看着。

    这是不不的房间,她有权利把任何东西放在她喜欢的位置,她不会指指点点,任凭不不喜欢就好。

    房间不算大,但是也不小,不不以前没有任何东西,这房间一收拾出来,倒是有点温馨的味道。

    等到那边隔壁做好,欢喜才带着不不过去收拾。

    “你去炕上带冬瑜,我来收拾就好!”田园说着,拿了抹布细细的擦着。

    欢喜倒也无所谓,听话的抱着冬瑜去炕上逗着她玩耍。

    不不最是勤快,做起活来一点不偷懒,嘴角挂着笑,有些累的时候,便去看欢喜,见她笑着逗冬瑜,心中羡慕冬瑜。

    这厢还在忙碌,田师父慢慢走来,见家里生机满满,笑道,“收拾的如何了?午饭去我那边吃吧,煮腊肉,还有豆花!”田师父说着,看向欢喜,“你吃辣吗?”

    “吃的!”欢喜笑着应声。

    田师父点点头,上前把冬瑜抱在怀里,逗着她玩耍。

    有了田师父,欢喜也就不闲着,去干活收拾去。

    田园中途去挑了几次水,也没跑去别处,就去田家那边。

    田玉兰、田玉芬两个好几次想过来,见到田园有些害怕,所以不敢过来。

    二房、三房那几个瞧着不免嗤笑,“有些人呐,就是喜欢异想天开,整日做白日梦!”

    嘴上说着,心里还是嫉妒不不的。

    那么一个活在底下的人,居然有新衣服穿,还有珠花戴。

    田玉兰、田玉芬不语。

    她们马上就要说亲,家中这个情况,以后别想有多少嫁妆。

    可嫁去婆家,没有嫁妆,或者嫁妆太少,会被笑话不说,还会被婆家看不起。

    若是讨好了五婶,五婶愿意给她们添装,置办点嫁妆,总比在这里瞎嘚嘚好。

    想清楚之后,两个人也不理会二房、三房的人,回屋子去打算做个荷包,再做双老虎鞋,送去给冬瑜。

    收拾了一上午,田园关了门抱着冬瑜,欢喜牵着不不一起去田师父家吃午饭。

    亲疏远近,大家都有眼睛,田家人多少人盯着田家呢。

    尤其是田园带了个漂亮媳妇回来。

    “啧啧啧,那小媳妇长得真标志,咱们田家村就找不出第二个来!”田木匠吹嘘着。

    那些听他吹牛的人,尤其是那几个光棍,垂涎的很,心里寻思着一定要去田园家看看,到底长什么样子。

    这才念着呢,就听说田园带着她媳妇过来,想来是去田师父家。

    几个光棍一窝蜂的出来,瞧清楚后,就开始吹口哨。

    “……”

    “……”

    欢喜不笨,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意思。

    田园更是怒火中烧,把孩子递给欢喜,捏着拳头慢慢走了过去。

    “许久不见!”

    “呵呵,呵呵呵,田园,那就是你媳妇啊,长得真好看!”

    田园阴沉沉笑着,“是吗?我也觉得很好看!”

    手捏了一下,咔嚓咔嚓作响。

    几个光棍吞了吞口水,看着田园的样子,心里还是怕的。

    胆子小的已经开始退缩,“那个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了!”

    一个走了,另外几个也跟着离开。

    田园才转身走向欢喜,把冬瑜抱在怀中,温柔低语,“咱们走吧!”

    “我还以为你要打他们呢!”

    “……”

    田园错愕之后笑了起来,“不必动手,震慑一下便可以,他们都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家中太穷,没钱娶媳妇!”

    田园说着一顿。

    这些人胆小,但是却有一身力气。

    或许他可以把他们组织起来,做点买卖。

    这山中树木很多,不说买,和镇上谈妥,给多少银子,只管去砍了卖出去,这一转手就能赚一些银子。

    他是不愿意去外面,把欢喜一个人丢在家里,但走镖的时候,还是知道一些木材商人,他可以把木头弄好,让那些商人来拖走。

    这期间不求赚多少,只求赚个温饱,至少欢喜想买什么的时候,有钱给她买买买。

    “这样子啊……”

    欢喜呢喃一声,寻思着,快到田师父家的时候,欢喜忽然说道,“田大哥,你带头,带着他们赚钱,发家致富,有了钱,就能娶媳妇,你手里也有了人,咱们先从小买卖做起,慢慢的把买卖做大,你看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