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赚钱开始(1更
    大妞儿一听,惊喜万分,“婶娘,我也可以学吗?”

    “当然啊,只要你愿意,我就教你,不过你必须好好学,认认真真的学才行!”欢喜笑着摸摸大妞儿的头。

    这是不不的第一个朋友,自是不同的。

    而且这些日子,大妞儿在这边做了不少活,看孩子,帮忙一起洗衣服、做饭,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这么乖巧的孩子,是讨人喜欢的。

    “嗯,我一定好好学!”大妞儿说着,拉了不不的手,“不不,我以后跟你一起学!”

    不不笑着点头。

    近一个月的时候,不不模样变了很多,皮肤白嫩白嫩的,也丰腴不少,模样俏生生的。

    如今还小已经看的出来,以后定是一个美人。

    能美到什么程度,欢喜并不在意,她更在意心灵美。

    所以再教育不不上面,欢喜还是很用心。

    不过她现在要给田三媳妇做盖头,也忙的很,好在冬瑜乖巧,躺炕上也能玩很久,多数时间都是田师父抱出去走,撑着伞在外面走一圈回来。

    田师父午饭都在自己家吃,晚饭在田园这边吃,因为田园白天多数不在,要么进山去挖竹笋,要么去镇上有事情。

    这些日子,对田李氏、田老头也是一个折磨。

    他们想着田园的东西,又忌惮着田园不敢过来闹事,对田师父每天晚上在田园家吃饭又嫉妒、羡慕的发狂。

    如今四月初二了,田园还没给这个月的十两银子,两夫妻都在担心,怕田园赖账,好几次想着上门说这事。

    两夫妻在屋子里纠结,几兄弟、几妯娌也在观望,都在看着田园到底给不给这银子。

    十两呢,可不是小数目。

    田园、欢喜哪里知道田家的心思,一心过自己的日子。

    田园这几日在县城联系上了一个收木头的商人,正在去山里看木头。

    田园挑着一担柴回来,把柴放在一边,也没进屋子。

    他这一身臭熏熏的,可不敢进去熏欢喜。

    在外面打水进浴房清洗。

    衣裳早上出去的时候就放在了浴房,水锅里也烧着。

    欢喜听到声音,对不不说道,“是你爹回来了,我去厨房把饭菜给他热一下,你们继续打络子!”

    “我帮你!”不不跟着欢喜去厨房。

    一个人烧火,一人热菜。

    等田园过来,饭菜都已经端上了桌子,“赶紧吃吧!”

    田园笑着,心中都是安宁、幸福。

    坐下端着碗便吃了起来。

    不不看了田园一眼,咚咚咚跑去了屋子,不愿意和田园待在一起。

    欢喜瞧着,微微呼出一口气,“不不别扭呢!”

    “没关系,我不会和一个孩子计较!”田园说着,又刨了几口饭,“今儿这菜好吃,你以后随便给我留点就好,不用留这么多!”

    他对吃,不挑嘴。

    尤其是欢喜做的,什么都吃。

    “我做了挺多的呢,我今儿接了一个活,田三嫂子答应给我三只老母鸡,一百个鸡蛋,等她东西拿过来了,我泡点笋干炖鸡,你下次去县城的时候,从醉仙楼带点好酒回来,你不是要贩卖木头,到时候把人请过来吃一顿,都说吃人嘴软,吃了饭就好说话,到时候我喊田三嫂子和郑大嫂过来帮忙!”

    田园吞下了饭,才说道,“多喊两个,你别忙活,带着冬瑜就好!”

    “我又不是娇小姐,这点小事算什么,你就别管这事了,到时候咱们说好哪天请客,我来安排就是!”

    田园见欢喜一本正经的样子,欲言又止。

    沉默的吃饭,等到菜肴都吃好后,才认真说道,“那还是多请两个人帮忙吧!”

    “噗嗤!”

    欢喜笑了出声。

    这个男人,倒是把她看的极重。

    她也觉得,他很好,也是可以依靠的男人,但是总是少了点什么。

    欢喜不知道是少了什么,一直拿不定主意和田园说自己的心思,也不去戳穿田园的心思。

    “田大哥,你就放心吧,我知道的,肯定不会累着我自己,还有不不的药就要用完了,咱们得抽个时间带不不去县城复诊,还有你爹娘哪里的钱,你给了吗?”

    “嗯,这个等最后一天,咱们再去县城,我爹娘那边的银子还没给,我要拖一两日再说!”

    田园有自己的打算,欢喜也就不问。

    “那你慢慢吃饭,我先去打络子了!”

    不不、大妞儿打了不少络子,欢喜想着下次田园去县城的时候,带去看看能不能换点钱,女孩子也得有自己的私房钱。

    “欢喜,咱们还有多少钱?”田园问。

    “大概九百七十多两,没一千两了!”

    家里人不多,开销却是极大的。

    处处要用钱买。

    “你要钱吗?要多少,我给你拿!”

    “暂时不用,等我想好了要多少在问你拿!”

    “好!”

    欢喜也不是那种死扣扣着钱的人,田园要,她就给,反正都是他的银子。

    欢喜起身去了小厅,和不不、大妞儿一起做活。

    田园则把碗筷洗干净,厨房收拾好,才出了家门。

    他想把院子边的地买下来,打个水井,到时候家里请人搬运木材,要用水的地方很多,总是挑水太麻烦,

    而这屋子边上好像是别人家的土地,位置蛮大,还是好几户人家,他得先去问问人家愿意不愿意卖?

    “……”

    田园走出家门,看着这个地方,心中思绪万千。

    他并不想在这个地方修建屋子,最不想的还是和田家人住在两隔壁。

    看向远方。

    青山绿水,田园轻轻的抿了抿唇。

    他或许应该在山脚下,随便搭个棚子,或者在那边买下一块荒地,大大的一块,先收拾出来堆放木头,或者在那边修建屋子。

    但前提,他必须脱离田家,和田家没有任何关系。

    “田园!”田老头站在不远处喊了一声。

    田园扭头看去,“嗯!”

    “我,我……”田老头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田园不想和田老头纠缠。

    “那个,那个现在四月了,你……”

    田园恍然大悟。

    为了那十两银子啊。

    “过两日吧,等不不药吃光了,我带她去县城看看,顺便去钱庄兑换银子!”

    “哦,好,好!”田老头连忙应声。

    心中五味杂陈。

    “以后你不必刻意走一趟,只要你们遵守承若,我不会食言,若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去忙了!”

    “没了,你去忙吧!”

    田园深吸一口气。

    更为失望。

    不不虽不是田家的孩子,但是却因为田家落下一身毛病,如今他刻意说起,却一句问侯都没有,真真叫人寒心。

    田园去了村子几个光棍家。

    说明来意,倒是把几个光棍都欣喜懵了。

    等田园回到家门口,几个人立即围了上来,“田园,你所言是真的?”

    带着他们赚钱。

    其实他们长得不丑,也有一身力气,就是家里太穷了。

    一没田二没地,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张嘴就要吃的,人口多了,赚的钱少,入不敷出,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他们。

    “嗯,是真的,我已经说好了,等和村长商量好,再去镇上把要那片山头承包下来,到时候咱们就可以砍木头!”

    “那,那一个月有多少银子?”

    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

    钱。

    “你们做的多,得到就多,到时候再说,我要算一下,你们不急,到时候肯定带着你们!”

    “田园,多谢了!”

    田园笑着不语。

    几人也不好说,要进田园家看看。

    便先行离去。

    田园回到家里,仔仔细细算了一番,一颗木头从山里砍好搬到山下,木头商过来拉,二百文上下,当然树要达到标准,小了不要,大了不划算。

    衙门那边一棵树大概要收取二十文钱,也是他要在这一百八十文里赚。

    这个倒是积少成多,一颗树能赚二十文,人要是多,一天怎么也能赚不少。

    更何况一棵树还不止赚二十文,他如今要想的办法就是,要怎么做才能不用人从山中扛,就能让木头从山上下来。

    田园坐在椅子上沉思。

    欢喜把茶递给他,“想什么呢?”

    “想木头的事情!”

    “?”

    欢喜不解。

    “到处关系都基本上打点好,村子里有力气的汉子很多,我在想,要怎么才能把砍好的木头从山里弄下来,又不用人来扛!”

    欢喜站起身,看了看后山方向。

    “这其实也简单的啊,你用绳子吊下来不就行了!”

    “绳子吊下来?”

    “对呀,绳子也好,用铁丝啊,铁丝粗一些,就更牢了,一头固定在你们要下木头的地方,一头固定在山下你们要堆放木头的地方,到时候滑下来就行!”欢喜说着,怕田园不懂,弄了一根绳子,中间穿了一根圆环,一头高,一头低,弄给田园看了一遍,“明白了吗?”

    田园点点头。

    “懂了!”

    这个用铁丝,还得考虑到方方面面,比如从高出下来,速度之快简直难以估量,到时候要注意的事情不少。

    “如果怕太快,你就用根绳子拉住,让它慢慢的滑行下来,可比人扛着下山快多了!”

    田园顿时明白过来,欣喜的抱着欢喜转了好几圈,才认真的看着欢喜说道,“欢喜,谢谢你!”

    “不、不客气!”

    欢喜心跳如鼓,连忙转身进了屋子。

    捂住自己发烫的脸。

    真是羞死了。

    这人真是……

    田园却站在原地,回味着刚刚的事情,心中欣喜若狂。

    心跳更是加快许多。

    欢喜真是他的福星。

    既然有了方向,田园自然要去准备铁丝,这铁丝不能细,得粗,很粗很粗。

    这样子他手里的银子便不够,比较铁不便宜。

    思来想去,也只能去找田师父借银子了。

    田师父抱着冬瑜在外面转了一圈,这才抱回来给欢喜。

    一来冬瑜要方便,二来也是饿了要吃东西。

    五个月的孩子,已经可以吃点辅食。

    欢喜一日给她吃一个蛋黄,在熬煮的很浓稠的粥,也不熬煮很多,就小炉子上一碗,加一点点盐,冬瑜都吃的十分开心,上午一顿,下午一顿,晚上吃了睡觉。

    一日三顿,半夜也不起来,早上吃米糊。

    田园跟在田师父身边,欲言又止。

    “有事?”田师父问。

    自己的徒弟,他可清楚的很,素来闷不吭声,这般肯定有事儿。

    “师父,我想像您借点银子!”

    田师父笑,“要多少?”

    “一千两吧!”

    一千两不多。

    田师父笑问,“你拿来做什么?”

    田园把自己的打算说了,田师父略微沉思,“一千两怕是不够,我这边给你二千两,你手里有银子,这铁丝更要粗些,毕竟从山上放木头下来,不是小事,安全很重要!”

    “师父,我明白的!”

    田师父拍拍田园的肩膀,“好好干,师父相信你,一定可以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

    “嗯!”

    有了田师父给的银子,田园倒是无所畏惧了。

    先去了镇上找到镇丞说这事,镇丞本不愿答应,田师父亲自去走了一趟,通过别人的关系让镇丞答应了这笔买卖,一棵木头给二十文钱,小的不能砍,砍了之后,要把根刨掉,在边上种一株回去。

    免得把树砍了,以后山光秃秃的,这是太上皇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双方签订了协议,田园写了自己的名字、按下手指印,这事便算成了。

    看着契约,田园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可千万争气一些,赚多多的银子。

    田家村

    “什么,田园要请人去山里砍树?一棵树多少钱?”

    “据说五十文一棵!”

    “五十文?砍倒去枝桠就好吗?我一天能砍四五棵呢!”

    “我觉得我能砍十棵,十棵就是五百文,十天五千文,那就是五两银子,一个月十五两银子!”

    “我滴乖乖,快去田园家说说去!”

    得到消息的人,纷纷来了田园。

    只是田园出去了。

    又急急忙忙回家,让自家媳妇过来,这次都不是空手,要不拿点菜,拿几个鸡蛋,客气的很。

    “……”

    看着一屋子的妇人,不不、大妞儿还在往厨房送东西,欢喜笑着说道,“只要你们有空,便都可以去山里砍树,到时候尽管和田园说就是了,但有一点,得身体健康,力气好,若是自己身体有病,还去了山里,出事我们是不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