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祸闯大了(1更
    田东明自然知道田园进山去了,田师父又把冬瑜抱出去玩耍,不不、大妞儿也去小溪边洗衣裳,家里就欢喜一个人。

    他自认长得不错,又读过书识得字,比起田园不知道好多少。

    他多在欢喜面前晃悠几次,欢喜总会看见他的好,然后跟了他。

    就算不能名正言顺,偷偷摸摸更有滋味。

    欢喜。

    是他偶然听见田园这般喊,便记在了心里。

    “有点事儿,那我在这边等五叔回来吧,五婶在煮什么,是粽子吗?好香!”

    欢喜抿了抿唇,“你五叔一时半会回不来,你先回去吧,等他回来了,我让他过来找你!”

    她撵人的话都这般明显,田东明也不好继续留下。

    “那行,五婶煮了粽子吗?能不能给我吃两个?说起来我还没吃过五婶做的饭菜,他们都夸五婶做的饭菜好吃极了,跟醉仙楼比,也丝毫不逊色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欢喜也不能不拿两个粽子给田东明。

    “你等着,我进厨房给你拿几个!”转身进了屋子。

    却感觉到脚腕一疼,“哎呦!”叫了一声,身子不稳,朝一边倒去。

    “五婶!”田东明喊了一声,跑过去扶住了欢喜。

    一手握住她的手腕,一手扶住来了她的腰。

    如今入夏,衣裳穿的少。

    欢喜觉得田东明的手放在她腰上,难受的很。

    “我,我没事,你放开我吧!”欢喜沉声,声音里毫不掩饰嫌弃。

    “我扶五婶到那边凳子坐下,给你看看,是崴了脚吗?”田东明假装没听出来。

    脑海里都是入手的滑腻。

    还有大手下,那隔着布料软软绵绵的肌肤。

    但他到底不敢乱动,怕等田园回来,欢喜和田园说,田园饶不了他。

    欢喜想要推开田东明,却怎么也推不开,气的脸涨红,声音冷了冷,“你放开我,我自己可以走过去,粽子在锅里,你自己拿!”

    田东明闻言,依依不舍的松开手,“那五婶你小心些!”

    “嗯!”

    欢喜一跳一跳的过去。

    田东明双眼看着欢喜的胸脯,一耸一耸的。

    顿时有了感觉,忙在锅里捞了几个粽子,“五婶,你真没事吧?”

    “没事,你拿了粽子快走吧!”

    “那五婶我先走了,等五叔回来,我过来找他!”

    “嗯!”

    欢喜看着田东明拿了粽子离开,眉头微蹙。

    掀起裙子看着自己的脚腕,上面一处红,不是一片红,不太像扭伤。

    而且这屋子里也没个石子什么的,她不可能好端端的扭了脚腕。

    田东明不安好心。

    他占自己便宜!

    想到这里,欢喜气红了眼。

    “混蛋……”咒骂一声,眼睛到处找着,看见角落里那小小的一块石子,欢喜蹦跳着过去捡起来,拿在手里看着。

    院子里也没有石子,这石子不可能出现在厨房,那么就是有人刻意从外面带进来的。

    田东明出了田园家,却没直接回家,而是把粽子藏了藏,去了村子一个寡妇家。

    寡妇这个时候也在包粽子,她也没个孩子,好在这婆家还算不错,死了丈夫也没撵她走,不过她到底还年轻,尝过欢愉的滋味便守不住,那日也是凑巧,她在溪边洗澡的时候被田东明看见,田东明当时便强要了她,先挣扎后来沉沦,如今便成了田东明的玩物。

    田东明一进来,便上了门阀,把粽子一丢,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田东明拉进了屋子,摁在炕上脱光了衣裳。

    “你轻点,我受不住!”

    “闭嘴!”

    田东明怒喝一声。

    满脑子都是欢喜那滑腻的肌肤,和欢喜身上的香气。

    这一番凌虐,把寡妇折腾的死去活来,等到田东明心满意足,她已经奄奄一息,出气多,吸气少。

    田东明瞧着惊了一下,也是怕人死了。

    “五娘……”田东明喊了一声。

    五娘翻着白眼,脑子嗡嗡作响。

    整个人感觉快要死去一般。

    喘不过气来。

    田东明就算在心思龌蹉,也只是一个书生,这会子见五娘这个样子,吓的不轻,更是不敢把五娘送去就医。

    起身就要走,可也怕五娘就这样子死了,到时候查到他头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伸手捂住了五娘的嘴。

    “唔……”

    五娘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田东明。

    她做梦都想不到上一刻还在她身体进进出出的人,下一刻就亲手将她捂死。

    将五娘捂死之后,田东明立即出门,还不忘把院门锁上。

    整个人都在发抖。

    他杀人了,他杀人了……

    不不、大妞儿回来,见欢喜坐在厨房门口发呆,不不上前问,“怎么了?”

    “……”

    欢喜摇摇头。

    有些事情,不去细想或许还没什么,细思却极恐。

    就拿田东明这事来说,欢喜想着想着就害怕。

    只是这事不能和不不说,得和田园说。

    “真的没事吗?”不不轻声问。

    明显不相信。

    她出去的时候,欢喜还笑眯眯的说等她们洗好衣服回来,就可以吃粽子了。

    才多少时间,就这般无精打采的。

    “没事!”欢喜说着,又勉强笑了起来,“粽子已经好了,你去拿了和大妞儿一起吃吧!”

    “嗯!”

    不不点头,进厨房拿粽子剥了放在碗里,喊了大妞儿过来吃。

    “你要吃吗?”不不问。

    “现在不吃!”欢喜一个劲的摇头。

    她现在不想吃粽子。

    没胃口。

    不不到底什么都没问,田园从山里回来,手里还拎着两株兰花,见到欢喜的时候,笑的露出白白牙齿,“我在山里挖了两株兰花回来,一会找个盆子,咱们种起来!”

    “嗯!”欢喜闷闷点头。

    见到田园,心里顿时觉得委屈极了。

    有些话却难以启齿。

    不不连忙拉了大妞儿出去,把空间留给欢喜和田园。

    “我……”欢喜红着眼,强忍愤怒。

    田园瞧着,心口一疼,挨着欢喜坐下,轻声问道,“怎么了?”

    欢喜不说话。

    撩起裙摆,露出红肿的脚裸,又把小石子摊开在手心。

    田园顿时明白过来,“有人拿石子砸你?”

    谁?

    田园心中已骇浪惊涌。

    他连让她做饭都心疼的紧,想着多赚钱,买个做饭好的婆子回来做饭、洗衣,如今便是洗衣服都让不不、大妞儿去做,他私下给她们银钱。

    却有人敢用石子砸她。

    “嗯!”

    欢喜点点头,头靠在田园肩膀上。

    “是谁?你知道是谁吗?”

    “田东明!”

    “……”

    田园心口钝痛。

    差点就要跳起来,去将田东明打残废,却想着欢喜靠在他肩膀上,这会子不能乱动。

    他一动,她会摔倒。

    “怎么回事?”田园轻声问。

    好似没事儿人一样。

    欢喜却感觉到他身子僵硬,说话声音都在发颤,轻声细语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田园顿时就明白过来。

    “别怕,我会收拾他的!”

    “那你小心些,别让人知道了!”欢喜低语。

    田园点头,“我知道!”

    将疼痛咽下,还要装着漫不经心,“我去拿药酒帮你擦擦!”

    “嗯!”

    欢喜坐直身子。

    田园起身去屋子拿药酒。

    站在屋子里,田园只觉得头有些眩晕,深深的吸了口气,咬紧牙关、将手握拳,捏的咔嚓咔嚓作响。

    好一会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能乱来,至少现在不行。

    他现在要是做点什么出来,闹起来欢喜会受伤害。

    男人、女人对名声要求不一样。

    从柜子里拿了药酒,轻轻的帮欢喜擦着。

    尽管他很小心,欢喜还是疼的一抽一抽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要哭不哭的,最是可怜。

    田园瞧着,心更疼了。

    “……”

    “疼吗?”

    “疼!”

    “我轻点!”

    “嗯!”

    丝丝轻吟从贝齿中溢出,听得人心跳加速,心乱如麻。

    田园夹紧了腿,不敢在欢喜面前露出端倪。

    等抹好药酒,田园回屋子去的时候,拿了裤子去了一趟浴房……

    二十七的男人了,谁还会相信,他还是个童子。

    午饭的时候,田师父还是发现了田园、欢喜的异样,不过他识趣的什么都没问。

    田园也没去找田东明算账。

    他在等晚上。

    晚饭后,欢喜梳洗好,带着几个孩子在炕上打络子,田园在院子里劈材。

    一斧头下去,便把木柴给劈开了。

    劈了一大堆,田园才蹲下身捡了排在角落里,等着冬天的时候好烧炕。

    晚上大妞儿和不不睡在不不的屋子,田园睡炕,欢喜带着冬瑜睡在小屋子里。

    冬瑜睡得香甜,欢喜却怎么也睡不着。

    田园起身的时候,她便听到声音了。

    “你,你要出去吗?”欢喜问。

    “嗯,出去一下,你放心,我很快回来!”

    欢喜猜到田园要做什么,小声道,“你小心些!”

    “嗯……”

    田园应了一声,出了家门。

    只是他才到田家这边,就看见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出了田家。

    “田东明?”田园大喜。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跟在田东明身后,他想看看,半夜三更的,田东明搞什么鬼?

    田东明到了寡妇五娘家,拿出钥匙开了门,偷偷摸摸的摸了进去。

    田东明有些害怕,一进院子,他就感觉到一股子阴森森的味道,还有总感觉自己被什么盯着一般,但是他更害怕自己和五娘通奸、又把五娘掐死被人发现。

    哆哆嗦嗦进了屋子,摸了火折子点燃了油灯,五娘倒在地上,身体僵硬,铁青着脸,瞪大了眼睛。

    田东明吓得吞了吞口水,去柜子里报了被子,铺在炕上,又把五娘的尸体拖到炕上,然后在窗户上洒了点桐油,搬了小几放在炕上,把油灯放在上面。

    深吸一口气才推翻了点燃的油灯,快速跑出了屋子。

    被褥一下子燃了起来。

    田园站在暗处,眸子微微眯了眯。

    跟了上去。

    在一个田坎上时,田园捡了石子弹过去,打中了田东明的腰,“啊……”田东明叫了一声,摔下了田坎。

    田坎有点高,如今田里种了秧子,田里有水泥又软,田东明摔下去一下子湿透了衣裳,偏偏自己又动弹不得,半个身子浸透在田中。

    “……”

    不远处,五娘家烧了起来,火光冲天。

    “着火了,着火了,五娘家着火了!”

    有人喊了起来,紧接着狗吠声不断。

    沉寂的田家村顿时沸腾。

    不少人都起来,拎了水桶去救火。

    “快快快,去救火!”

    田东明倒在田中,明知道有人从田坎上过去,却不敢喊出声。

    他害怕,害怕自己被人发现。

    田园回到家中。

    欢喜连忙套了衣裳迎上来,“五娘家着火了?”

    “嗯,不是我,是田东明!”

    “……”欢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想做什么?”

    “他杀死了五娘,想放火灭口!”田园说着,冷冷的笑了一声。

    欢喜呼出一口气,“这个人,真是丧心病狂,田大哥,既然你知道,可不能放过他!”

    那五娘,也来过家里,长得还算可以,性子也好,来卖过两次鸡蛋,每次都多给两个,笑起来很温柔。

    却不想这么死了!

    “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他怎么可能放过田东明。

    他要田东明每日都活在恐惧之中,日日难安,每天都提心吊胆。

    他要让田家如今齐心协力去救他,等到田宇明考举人的时候,再去揭穿他。

    他一个人毁了田宇明,毁了田家,他是田家的罪人。

    杀人偿命,定要田东明死无葬身之地。

    门被砰砰砰的拍着,田园安抚的拍拍欢喜的肩膀,“你睡吧,我去看看!”

    “你小心些,把门从外面锁了吧!”

    田园点点头。

    去开门。

    田师父见到田园,“五娘家着火了,一起去看看吧!”

    “嗯!”田园点头,把门锁上。

    跟着田师父一起去。

    一起到了五娘家,不少人拎了水桶在灭火,可是这种天,五娘家房子又是木头结构,烧起来可快,这般根本扑灭不了。

    “人救出来了吗?”田师父问。

    “没呢,我们来的时候,火势已经很大了,唉……”

    五娘的公公婆婆站在一边,脸色很是不好,他们的几个儿子、媳妇也站在一边,抿着嘴不说话。

    五娘虽是寡妇,死了丈夫,但是她娘家却极其富裕,几个兄弟也十分厉害,这也是他们不敢随意把五娘撵回去的原因。

    而且五娘一年到头吃也用不是家里,她娘家兄弟会送过来。

    等到火灭掉,天已经露出鱼肚白。

    五娘的娘家兄弟已经得到消息赶来。

    几个都是那种人高马大,膀大腰粗的那种,看起来就不好惹。

    两人喊了一声五娘便进了屋子,不一会抱着一具烧焦的尸体出来。

    “五娘……”

    几兄弟上前,都红了眼。

    边上不少人都是摇头叹息,各种猜测都有。

    无非是不小心打翻了油灯,才着火烧死了。

    议论纷纷中。

    田师父看着田园,“你怎么看?”

    “我觉得,未必是不小心烧死的,万一是谋财害命呢?”田园的声音不算重,但也不算轻,几个站在他身边的人都听见了。

    “……”

    “……”

    这些人一寻思。

    万一是遭了贼呢?亦或者是被人谋财害命。

    虽说是着火烧死的,但是她身上没有烧坏的衣服碎片,难道全部都烧掉了?就算烧掉了,也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村民们也有见多识广的,少不得看出些许端倪。

    总而言之,五娘的娘家几兄弟是不答应这事就这么算了,五娘的婆家也觉得自己冤枉。

    “那就报官吧!”五娘的公公说道。

    这事私了肯定不行。

    五娘那几个兄弟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一切交给衙门来,到时候衙门怎么说就怎么是。

    不然他们就是说干了口水,五娘的兄弟不信,也是百搭。

    五娘的大哥颔首,“那就报官!”

    既然两家人都赞同报官,那就报官去吧。

    田家村的人还要去山里砍树,便纷纷离开了,但是心里也好奇,五娘到底是自己烧死的呢?还是被人谋害的?

    回去的时候,有人发现了摔倒在田坎下昏迷不醒的田东明。

    然后合力把田东明抬回了田家。

    田家顿时乱成一锅粥,田吴氏哭哭啼啼,让人去请大夫,又和田东明媳妇赵氏给田东明换了衣服。

    田东明半个身子都僵硬着,都不能张嘴说话。

    在又心惊又害怕又恐惧中,他渡过了人生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时刻。

    其实他没有昏迷不醒,但是他必须昏迷不醒,被抬回家被收拾干净,听着媳妇、亲娘的哭声,田东明睁大离开眼睛,看着屋顶。

    他脑子里有一种荒谬的想法,他被人算计了。

    而更清晰的明白,他必须隐藏好自己,不然被发现,别说他会死,田家也要完。

    而他的儿子、女儿也将有一个杀人犯父亲,从此抬不起头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