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短暂的离别
    镇丞说着,去看田东明。

    见他脸色十分不好,浑身发抖,明显是怕的。

    对于田园的话,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怀疑了。

    这田东明就是杀害寡妇五娘的凶手。

    本可以直接抓了,但是这事情吧,如田园所说,直接抓了人,这就是一个小案子,他想要升官,机会不大。

    但如果慢慢的查,一波三折的查,到时候便是大案,如今田东明这样子,也跑不掉。

    对于镇丞的话,村民们是害怕的。

    但是想着这人又不是自己杀的,心中害怕,也只是怕怕,多的也就没了。

    “那大人,为什么还要放火呢?”

    “放火是为了毁灭一切的证据,但是这杀人凶手忘记了,天理昭昭,有些事情,可是藏不住的!”镇丞说着,微微一笑,“罢了,这些就不在这里说了,等到时候抓到真凶,再派人和你们细说!”

    “到是这田秀才,虽说没救出人,但他却是在去救人的路上摔的,是该赞赏一番!”

    镇丞一行人走了。

    田东明却觉得一会冷一会热,整个人昏昏沉沉,一会高兴,一会恐惧。

    庆幸的同时,又深深的害怕。

    万一,万一要是被查了出来……

    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让田东明吃不好,睡不着。

    因为衙门那边时不时来查一下,来查的时候,就会来一趟田家,探望一下田东明。

    一时间,田东明在田家村,十分出名,有人同情他摔瘫痪了身子,有人觉得这事透着一股子怪异。

    可不是怪异,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去灭火了,镇丞却格外的要赞赏田东明,但是说赞赏吧,却一样东西都没给,就是个字也没有,一切都是空口而已,倒是衙门里的人,天天来,来了就要去一趟田家。

    五娘家都贴了封条,一般人根本进不去,也没几个有胆子进去。

    田园出了一批木材,把田师父的银子还掉,村里人的银子也结掉,还赚了五千两。

    田园把银票递给欢喜,“两个月赚的都在这里了!”

    “多少?”欢喜问。

    拿了银票数起来。

    田园笑而不语,让欢喜自己去数。

    欢喜一张一张数过去。

    笑容更深,抬眸看着田园说道,“竟有五千两,你还了师父四千多两,也就是说,下次如果再卖掉木材的话,就有九千两,甚至一万两?”

    田园点头。

    “那咱们明日去县城吧,去县城买东西去,我要买一个金钗,还要买一个金手镯,不要粗粗的那种,要细细的那种,还要买……”

    欢喜一边说,一边想着明儿要买什么。

    田园笑着,“好,咱们明儿就去买!”

    五月底的天,已经有些热了。

    欢喜觉得脸有些烫烫的,她其实懂田园的心,但是她不敢,不敢答应田园什么,亦或者和田园发生些什么,她怕家里人不答应。

    可是田园对她这么好,她又心动。

    更甚者还有些惭愧。

    她觉得,她好像利用了田园一般。

    懂他的感情,却不回应,反而享受着这一切。

    “田大哥……”

    “嗯?”

    “如果,如果……”欢喜欲言又止。

    田园不笨,自然懂欢喜的意思,“别胡思乱想,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也别有心里负担,我没想着要你回报我什么!”

    “哦……”欢喜幽幽的应了一声。

    她自是不懂,田园对她的心和感情。

    已经深到灵魂之中,便是这般能陪伴在她身边,都是一种幸福。

    田师父抱着冬瑜回来的时候,便去了一趟村口,见到那匹马跑过来的时候,田师父眉头微微一蹙,把冬瑜往怀里抱了一些。

    马在田师父面前停下,“老乡,问你一下,你知道田北熙住在什么地方吗?”

    田北熙!

    田师父脸色微变,看着马背上的年轻男人,“你是?”

    年轻男人看着田师父愣了愣,忽地明白过来,“莫非您就是田北熙?”

    “正是!”田师父道。

    这个名字,他已经好多年好多年没用过了。

    “老太爷,我家老爷让我来跑一趟,您可千万千万要去救救他!”男人说着,便翻身下了马,跪在了田师父面前。

    “……”

    田师父沉默。

    心噗通噗通直跳。

    “你跟我来吧!”

    他没把人带回去,而是到了田园家。

    他拿田园当儿子,这种事情,自然要和田园商量。

    到了田园家,欢喜立即就去准备饭菜,不不端了茶水进来。

    男人喝猛灌了好几杯,才说道,“老太爷,我家老爷让我把这个带来,您便知道了!”

    男人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封信,还有一块缺了一角的玉佩。

    田师父拿起玉佩,轻轻的摩挲。

    这是他的,给了妻子,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之后,这块玉佩也跟着消失。

    他知道,她是气他、恨他,也失望了,所以带着孩子离开,这一去多少年了啊。

    又打开了信,短短几行字。

    落款是他妻子的名字,方秀。

    信中说,不去救她可以,但要去救他的儿子。

    还有孙子、孙女!

    “到底怎么回事儿?”田师父问。

    声音很沉稳。

    “老爷和人谈了一笔买卖,被对方算计了,然后这些东西是要送到军营的!”

    “粮食?”田师父问。

    “嗯,这些东西老爷去看的时候都是好好的,只是拉到军营竟是发霉的,军营那边,恰好是太子殿下的营帐,一看这批粮食发了霉,便发了怒,将老爷一家子都给押入了大牢,那些素日里走的近的人都躲了起来,无一人为老爷行走查找证据,老夫人才写了书信,让我送来给老太爷,老太爷……!”

    “你叫什么名字?”田师父问。

    “我叫方真,是老夫人从乞丐堆里捡回来的,老太爷……”方真低唤。

    “你先去梳洗,一会我们吃了饭,我收拾收拾,明日就跟你去边疆!”

    方真一听大喜。

    这一趟总算没白跑。

    只要有人为老爷奔走,找到粮食被换的证据,老爷一家子就能救出来。

    桌子上。

    田师父沉默,田园却说道,“师父,我和你一起去!”

    “什么?”田师父惊讶的看着田园,“你去了,家里怎么办?”

    “……”

    田园犹豫。

    “家里没事,你和师父去吧,大不了晚上请大妞娘过来和我作伴,不行把她家两只大狼狗都牵来!”欢喜说着,端着茶水进了小厅。

    “田大哥,你去吧,这是大事,耽误不得,大妞儿家两只狼狗凶狠的很,一般人可不敢过来招惹,再说了,这是师父的孩子,就是咱们的亲人,师父一个人去,肯定忙不过来,你跟着一起去,把事情处理好就回来,我带着不不、冬瑜在家等你!”

    “让华婶他们过来照顾你!”田园说道。

    他不放心田师父一个人去边疆,又不放心欢喜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家。

    “不用,让大妞儿和她娘过来吧,实在不行,把大妞儿阿奶也请过来,白天家里没事的,我让不不、大妞儿在家陪我,哪里也不去,还有两条狼狗,一般人可不敢来!”

    她不太喜欢华珍。

    也不喜欢华家人,虽然没交往几次,但就是不喜欢。

    田师父不言语,看着田园。

    私心里,他是希望田园一起去,田园有本事,到时候他陷进去,田园还能帮忙。

    “那我一会去一趟郑家!”

    “嗯!”

    田师父松了口气。

    看着田园不免叹息。

    这个孩子,到底没白养。

    饭菜还没做好,田园和田师父说了两句,一起出了家门,一个回家,一个去田家。

    田李氏见到田园,错愕了一下,“田园过来了!”

    “嗯,有点事情和你们说!”

    田园进了堂屋,在椅子上坐下。

    田李氏立即去喊了田老头过来,因为马上要六月,想着田园是过来给银子的,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田园确实是来给银子的,放了五十两银子在桌子上,“这是五十两银子,给你们到十月,我要出门一趟,若是我提前回来,当月不算,下个月再继续给你们,若是没回来,欢喜会给你们送过来,我只要你们知道,不要去打搅她,也不要去招惹欺负她,若是我回来后得知你们去欺负她,别怪我不顾念这压根不存在的情份!”

    田老头、田李氏沉默。

    满心满眼都是那五十两。

    田园说了什么,他们压根没仔细听。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的!”田李氏连忙说道。

    田园又看向田老头。

    田老头也连忙点头,“对对对,你娘说得对!”

    “……”

    田园却是不相信他们的。

    伸手拿了荷包,“现在天色还早,你们随我去一趟村长、族长家,有他们担保,我才信你们!”

    田老头脸色有些难看。

    但是想着若是田园一月半载回来了,那几十两银子就白得。

    “那就走吧!”田老头出声。

    三个人静静的走着。

    田园走在最后面,他恍惚间还记得,那一年和田老头来田家村的时候,田老头牵着他的手慢慢走着。

    二十多年过去,他还记得田老头那粗糙的手,牵着他的小手,把他带到田家,虽然吃了很多苦,但至少让他免于颠沛流离。

    到了村长家,田老头说明来意,村长笑着作了证。

    又去了族长家,族长错愕的点了点头。

    看着三人出了他家大门,慢慢的摇摇头。

    “唉,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两夫妻若是这次敢乱来,以后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爹,您快别操心这个了,赶紧进屋子去吧,饭菜已经好了,等当家的回来,咱们就开饭!”族长家媳妇笑道。

    田家的事儿,说不清楚。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别说苛待,怕是早就好好待着。

    人生在世,能成为一家人不容易,更别说喊了多年爹娘,但看田园如今这样子,若是田老头、田李氏敢趁他不在的时候作妖,怕是会出大事。

    到家门口的时候,田园把银子给了田李氏。

    田李氏拿着银子笑的不行。

    田老头也笑了起来。

    两人刚要进门,田园轻轻的喊了一声,“爹、娘!”

    “……”

    两人回头看着田园。

    夜色下,男子高高大大。

    看不清他的脸,那双眼睛却很亮。

    “我看着你们进去再走!”田园说道。

    若是他不在这些日子,他们对欢喜照顾一二,等他回来,一个月的孝敬多给一些。

    田老头看着田园,微微颔首,转身朝里面走。

    田李氏连忙追上去,等到了屋子,才小声问道,“你说,他什么意思啊?”

    “让我们不在的时候,对他媳妇好点!”

    “……”田李氏看了看手中的钱,“好点?这么点银子,凭什么啊,我跟你说,我听说他这次卖木头,赚了好多银子呢,就给咱们五十两,打发叫花子似得!”

    田老头脚步一顿。

    扭头看着田李氏,“你打听到多少银子吗?”

    “没有呢,不过坤子算了一下,说至少一万两有!”

    “这么多!”田老头惊呼一声。

    “对呀,就是这么多,当时坤子留了个心眼,我跟你说……”

    田老头沉默起来。

    这才两个月,就赚这么多,一年下来几万两银子。

    却只给他们一个月十两,真是可恶呢。

    想到这里,田老头手微微握紧……

    田园回到家里,田师父也过来了,把自己所有的银票都拿了过来。

    包袱什么都是随便收拾,田园这边有马,倒是省了买马的银子。

    心不在焉的吃了饭。

    田师父是想连夜就走的,毕竟人在大牢,耽搁不得。

    田园懂。

    让欢喜帮他收拾衣裳,他去一趟郑家。

    郑家

    郑屠夫正在磨刀,见田园过来,错愕了一下,“师兄,你咋来了!”

    虽然他比田园大,孩子们早已经改口,田园也喊他一声郑大哥,但是他心中,田园还是师兄。

    “我过来找你帮个忙!”

    “师兄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帮上,我一定帮!”

    田园微微颔首,“我要出一趟远门,归期不定,我想请嫂子和大妞儿晚上去陪我媳妇,大哥帮着家里挑点水,还有你家两条大狼狗也带去我家样子,大哥需要多少银子,尽管开口!”

    郑屠夫错愕了一下,笑了起来,“多大点事儿,这银子就算了,你既然不放心你媳妇,让你嫂子、大妞儿睡你家中,那我在你家外面搭个棚子,住到你回来,两只狗也带过去!”

    “如此,便多谢了!”

    “师兄不必客气!”

    郑屠夫不问田园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怕是晚上就要过去了!”

    “晚上就过去啊,师兄这么急……”郑屠夫问。

    “是有些急!”

    “那行,我这就喊大妞儿和她娘,牵了狗子跟你去,要不让我家小妹也一起过去吧,人多,也能壮个胆!”

    “好!”

    郑屠夫家两只狗一牵出来,就呼呼呼吐着舌头,这般彪悍的狗,一般人压根不敢靠近。

    因为它们真的会咬人。

    田园走在前面,大妞儿牵着她姑姑的手,大妞儿娘走在后面牵着两条狗。

    田园看着这满天星辰,又想起了初见欢喜的时候,那么的白嫩可爱。

    回到家中,欢喜已经准备好了包袱。

    三匹马,三个人。

    欢喜拉了田园到一边,小声说道,“我把那五千两银子都放在你包袱里了,你在外面,一定要谨慎小心,好好的去,好好的回来,在你没回来之前,我哪里也不去,就算是我哥哥他们来接我,我也不会走!”

    田园心口一疼。

    他想,如果欢喜开口,让他别走,他是真的就不走了。

    伸手轻轻的把欢喜抱在怀里,“我会回来的,若是有人欺负你,只要有机会能赢,都还回去,若是赢不了,等我回来,我定十倍百倍还之!”

    欢喜笑着点头,“嗯!”

    田园骑着马出了家门。

    欢喜在门口看着,朦胧的灯光下,身段窈窕,抬手轻轻的挥着。

    田园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拉紧马缰绳,“驾……”

    马儿飞快的跑了出去。

    田师父、方真立即跟上。

    欢喜抿了抿唇,转身关门,才发红了眼眶。

    “可千万千万要平安归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