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生死一念间(1更
    欢喜以为就算田园离开,她也没什么,照样吃吃喝喝睡睡,但是当屋子那边传来细微的呼吸声,而不是那沉重的打呼,又怕惊醒了她,拉了被子枕头捂住自己的头,又或者一个劲的压抑。

    欢喜伸手轻轻的抱了抱冬瑜,闭着眼睛不语。

    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尤其是窗户下,大妮儿家两只狼狗,大黑、小黑噗嗤噗嗤的声音传来,欢喜更是有些紧张。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了什么地方?骑马会走的更快,不知道是走官道还是小道。

    浩瀚王朝倒是没有规定平民不能走官道,因为官道平坦,但是小道更却近,官道、小道都是个人爱好,若有急事,又是骑马,走小道的人更多些。

    此刻,田园他们就是走小道。

    田园的马是龙跃泽所赠,速度自是极快,所以他和田师父、方真商量之后,一个人先前往边疆,去找方真所说的高掌柜。

    田园想早些把事情处理好回田家村,他不放心欢喜,但是这一趟他也非走不可。

    师父待他情真意切,恩重如山,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师父去涉险。

    一路上,田园能不休息就不休息,很多时候还是马累的不行,才去客栈休息一番,让马儿休息,自己也要了个房间,吃饱、喝足好好的睡一觉。

    在六月二十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边疆。

    如今的边疆,早已不是太上皇那个时候,萧条蓑败,如今的边疆处处繁荣,来来往往的商贩,从浩瀚拉了粮食、茶叶、丝绸、布匹过来,从鞑靼人手里换取皮毛、马匹、牛羊,以物易物,田园到的时候,没费力气就找到了方真所说的高掌柜。

    “您是住店还是吃饭?”

    “我找高掌柜!”

    高掌柜错愕了一下,听田园一口外地腔,错愕片刻便明白过来。

    当初方真离开的时候说过,他若是找到了人,便让来客栈找他。

    “请随我来!”

    高掌柜带着田园进了内院,又让人去牵田园的马。

    到了内院一个房屋,高掌柜才说道,“是方真叫你来的?”

    “是,我师父和他稍后便到,我马跑的快,所以先走一步,这是方真让我带来的信物!”田园说着,拿出一个荷包,从里面拿出一根草绳。

    这草绳还是方真随便从路边扯的。

    高掌柜却是如释重负,“好好好,你先坐下来,我与你详细说说!”

    “好!”

    高掌柜给田园倒了茶水,田园端了一口灌下去,又自己给自己倒了几杯,见高掌柜瞧着他,尬尴一笑,“有些口渴!”

    “无碍无碍,倒是我思虑不周,只是这事情,如今怕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为何?”

    “因为太子殿下要亲审!”高掌柜说着,愁眉苦脸。

    田园寻思片刻,“既然是太子殿下亲审,那么机会就更大,只要太子殿下明白,这批粮草不是我兄弟弄假,把这幕后真凶找出来,定能还我兄弟一个清白!”

    “可是咱们根本见不到太子殿下啊!”高掌柜纠结万分。

    “……”

    田园沉思片刻,“你可有办法,让我见我兄弟一面!”

    “这个,使些银子倒是可以做到,你先吃点东西休息片刻,我就去安排!”

    “好!”

    高掌柜连忙去安排。

    要去见一个被关押的人,一点银子是行不通的,高掌柜几乎耗去大半家财,才让田园有机会进入牢中见到田毅。

    夜深了

    田园跟在高掌柜身边,慢慢的朝牢中走去。

    见到田毅的瞬间,田园就相信他是田毅,是他师父的儿子,因为长得很像他师父,不单单是模样,还有那股子气息,和他二十年前见到的师父一模一样。

    “……”

    田毅看着田园,又看了看高掌柜。

    “我是田园,我师父和方真在后面,我马跑的比较快,所以我先行一步,过来打探消息,你若是信得过我,便把你知道的告诉我!”田园弟弟出声。

    田毅看着田园笑,“他能来,便已经足够,我并不怕死,只是我娘、妻儿,拜托给你了!”

    小时候他不懂,一直以为是父亲不要他了。

    没少憎恨,甚至不曾想着去寻找他。

    直到这次出事,母亲才说出真相。

    并不是父亲不要他,而是母亲忍受不了父亲心中有别人,才带着他离开。

    田园抿了抿唇,“你放心吧,我这便想办法见一下太子殿下,但在去之前,我想问你一句,你是否真的问心无愧?”

    “我田毅对天发誓,我并不知道这批粮草有问题,且我去验收的时候,确确实实是好的粮食,至于到了军营成了发霉的粮食,这期间一定有人算计了我,若是我先前知道这事,定让我以及我的家人不得好死!”田毅沉沉出声。

    田园微微颔首,“我明白了!”

    既然田毅不知道这粮食出了问题,但是那么多粮食,想要在中途替换,或者一开始替换,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那些粮食,你是检查了一点,还是都检查过?”

    “都检查过的,我也知道,这是送到军营的东西,不敢乱来!”田毅连忙出声。

    一点都不隐瞒。

    他见到田园,在田园身上看到了熟悉的感觉。

    而这人又是高掌柜带过来的。

    如今还能为他奔走,一个是方真,一个就是高掌柜了。

    “也就是说,这些粮食是在路上被人掉包的!”田园问。

    “应该是!”

    十万担粮食,得费多少心思,多少人力来安排,一般人谁敢?

    田园只想告诉田毅,他遇上大麻烦了。

    这个事情,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知道不知道。

    “我一定会想办法去求见太子殿下!”

    如今能为田毅伸冤,能还田毅公道的人,也只有太子殿下,别无他人。

    “多谢!”

    田园摇摇头,“你先别谢我,这事情能不能成,还不知道,如果最后做不到……”

    “带我母亲、妻儿走,我一个人来承担这一切!”田毅急忙出声。

    万不得已,他可以死,但是他的家人何其无辜。

    田园点点头,“我明白了!”

    和高掌柜离开牢房,高掌柜忙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

    田园看着远方的军营。

    太子殿下一般不会住在军营,他一定有自己的府邸。

    但是想潜入太子殿下的府邸,见到太子殿下,危险重重。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想去试一试,高掌柜,我先行一步了!”

    “你要去哪里?”

    “去太子殿下居住的府邸!”

    高掌柜脸色遽变,“你进不去的!”

    太子殿下的府邸重兵把守,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没有试过,又怎么会知道,高掌柜,若是我师父来了,我还没回来,让他不要救田毅,想办法把师娘、嫂子还有两个孩子带走!”

    高掌柜闻言心沉了沉。

    微微颔首,“我记下了!”

    田园看着高掌柜,深吸一口气,只身前往太子殿下居住的府邸。

    这里还是叫将军府,因为****经在这里住过,太子殿下过来的时候,也没有换下匾额。

    夜深人静的时候,龙傲也会站在窗户边,想着过往。

    活了二十七年,他自认从没负过任何人,唯独那一个,三岁就跟了他,成为他的伴读,五岁的时候为了救他,换走了他的衣裳,从此人间消失,但是两年前被找回来。

    他特意回去见过,只是第一面见着,并没有丝毫熟悉之感,倒有种物是人非的荒谬感。

    那个人说想到边疆一如既往的追随他,他拒绝了。

    恳请父皇在京城给他安置了一个十分不错的位置,让他留在他父母身边尽孝。

    “殿下,有人潜入府中!”

    龙傲闻言,微微挑眉,“到什么位置了?”

    “那个人还在乱窜,似乎在找人!”

    龙傲冷笑出声,“胆子不小,本事也不错,居然能在层层守卫中潜进来,暗卫什么时候发现的?”

    “才发现,似乎已经潜入府中有些时间了!”

    龙傲蹙眉。

    来刺杀他的吗?

    如果是,那可真是最蠢的刺客,若不是来刺杀他的,倒是有些本事。

    他喜欢收罗有本事的人,为己所用。

    “把他引过来!”

    “殿下……”

    龙傲没有说话,暗卫沉默片刻,“是!”

    田园在将军府找了好几个院子,就被发现了。

    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也想好了对策。

    若是被抓住,他便哄骗人,让他见到太子殿下。

    只要见到了太子殿下,他总有办法让太子殿下给他一个开口说话的机会。

    只是这些人将他往一个院子引的时候,田园佯装自己没有发现,落入圈套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当他看见院子里,那个站着的男人时,也惊了一下。

    那一身风华,不是他这种市井小民学得来的。

    那是身居高位,手握重兵,历经铁血、杀戮才有的沉稳之气。

    没有看清楚人,田园却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草民参见太子殿下!”

    “……”

    龙傲没有说话。

    这种感觉,何其熟悉。

    就像是当年,第一次见到那个人,他也是一眼就猜中了他的身份,然后小小年纪有模有样的抱拳行礼,“添缘见过太子殿下!”

    田园弯着腰,一动不懂。

    龙傲就那么看着,等到破晓、黎明到来,阳光慢慢的普照大地,他才慢慢开口,“抬起头来!”

    声音矜贵沉稳,冷冷冰冰的,让人听到这声音,就忍不住屈服。

    田园微微抬头,入目先是一双黑色的鞋子,黑色的衣裳上,一块玉佩映入严重。

    他觉得自己似乎见过这块玉佩。

    又惊又喜的抬头看向龙傲,就那么直勾勾的打量他。

    俊逸非凡的眉眼,如上帝最好的杰作,鬼斧神工雕刻,让他的眉目极其好看。

    没有任何记忆的容貌,田园有瞬间的闪神,又看向龙傲腰间的玉佩。

    龙傲也是心中微微惊讶。

    这个人,这个人……

    那么的熟悉,黑黝黝的脸,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但是那一双眼睛,却让他特别的熟悉。

    他一直在盯着这人,自然不会错过他看向自己腰间的玉佩。

    这会子又低下头去看,莫非他……

    “你是如何猜到我的身份?”

    “……”

    田园懵。

    有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听到过这句话。

    闭上眼睛,深深的去想,“太子殿下龙章凤姿,田园自然一眼就能认出来!”

    田园话一出口。

    他、龙傲都是惊讶万分。

    “……”

    “……”

    龙傲抿了抿唇,“你胆子倒是大,居然敢闯入这将军府中,就不怕我让人将你射成马蜂窝!”

    田园没有回神。

    心中天人交战。

    他想看看龙傲腰间的玉佩,又想着他此行的目的。

    眼睛盯着龙傲腰间的玉佩,吞了吞口水。

    “草民、草民有天大的冤屈,所以不顾一切潜入将军府,只求见到太子殿下,恳请太子殿下明察,草民的兄弟田毅,送到军营的那批粮草,一开始并不是发霉的,是有人栽赃陷害了他!”田园说着,噗通跪在了地上,双手按在地上,弓着身子,额头贴着手背。

    龙傲沉默。

    他素来善察言观色,先前这人明明定着他的玉佩瞧。

    还有那田园二字,和添缘二字,那么的同音。

    “你叫什么名字?”龙傲问。

    “草民田园,田姓的田,园林的园!”

    “田园……”

    龙傲神色微微一沉,“你先前一直盯着本宫的玉佩瞧,怎么?你认得这块玉佩?”

    “草民不认得,只是瞧着有些熟悉,恍惚在何处见过,一时间想不起来,不免多看了两眼!”田园说着,没有抬头。

    若是抬头,就会看见龙傲眸中浅浅溢出的笑意。

    “那你好好想想,若是想出来了,本宫便答应你,给你那兄弟,田毅一个机会,一个让人再去调查一番的机会!”

    田园闻言,惊愕抬头,看着龙傲,微微摇头,“启禀太子殿下,草民想不起来!”

    是真的想不起来。

    与其胡编乱造,不如说真话。

    这是太子殿下,这浩瀚王朝未来的主人,糊弄不得。

    龙傲错愕之后,眼睑轻眨,“就算你那兄弟是冤枉的,但你私闯将军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偏你又没说出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玉佩,拉下去打二百军棍,若你活着,这案子本宫便让你亲自去查,若是死了本宫亲自去查,你意下如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