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欺人太甚
    所以说人性就是自私的,如他田兴方也一样,到底还是没把田园当成自家人。

    “……”

    任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以为田兴方说带她离开,只是说说而已。

    顶多过些日子就回来了。

    “兴方……”田坤明唤了一声。

    他不相信,到手的荣华富贵,田兴方会不要。

    “嗯!”田兴方应了一声。

    看着自己的哥哥。

    “你真要走?”田坤明问。

    “嗯!”

    田坤明蹙眉,“你可知道,你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知道!”

    是的,他知道。

    一旦踏出这个大门,就再也回不来了。

    田家人是出了名的凉薄。

    “既然你知道,却还一定要走,那就要有承担的勇气,以后不管我们是富贵还是贫穷,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田坤明的声音冷了又冷。

    “我……”

    田兴方犹豫。

    任氏却是懂了,田兴方是认真的,他真的想走。

    可是他们手里才这么点银子,走出去要怎么过活。

    “相公……”任氏低低唤了一声。

    她不想走的。

    如今这个家,有了田园给的十两银子,日子渐渐好过起来,吃喝不用管,每个月还能得点钱买布料。

    田兴方看着任氏,又看着站在一边的田坤明,还有哭泣的娘和沉默不语的爹。

    对任氏说道,“如果你不想走,那就留在这个家里,我一个人走!”

    任氏大吃一惊。

    她要一个人留在家里,还不得被怎么磋磨呢。

    “相公,我自是跟你一起走的!”

    田兴方一定要走,田坤明也不再挽留,“那你走吧,走了以后,别再回来了!”

    田兴方没有说话,而是抱着孩子,又拿了包袱,迈出了步子。

    他决定先去任氏的娘家,让任氏在娘家住些日子,他先去找到活计,便接任氏离开。

    田坤明瞧着,心里难受的同时又满满的不屑,他不相信田兴方这一去,就永远不回来了。

    尽管田兴方走了,但是该商量的还是要商量。

    田老头的意思,就是田李氏带着四个儿媳妇过去,还有一封田坤明伪造田园写回来的书信。

    欢喜听到敲门声,错愕了一下。

    屋子里做络子女孩子们都停了下来。

    “我去开门!”不不说了一声,前去开了和田家那边的门。

    “啊呀!”

    田李氏推门很用力,一下子就把门推开,门板撞在了不不的鼻子上,把不不撞的一个踉跄,顿时流了鼻血。

    “不不!”欢喜听到声音,喊了一声,示意大妞儿看着冬瑜,人才走到门口,就被田李氏推的一个趔趄。

    欢喜退后好几不,撞在了门框上。

    背部疼的她脸色都变了,“你们想做什么?”欢喜怒喝。

    她本就经历富贵,又经历了风雨,这一呵斥,倒是把田李氏吓得一愣。

    吞了吞口水大声说道,“你不守妇道,和别的男人生下孩子,这是田园写回来的书信和休书,他要休了你!”

    欢喜错愕了一下。

    田园要休了她?他们压根没成亲。

    而且冬瑜本身就不是田园的孩子,也不是她的孩子,是他们捡来的。

    “你骗人!”欢喜呵斥出声。

    “骗人,哼,我告诉你小贱人,今日田园不单单要休了你,我们还要把你们撵出去!”田李氏说着,朝四个儿媳妇说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她们都撵出去!”

    田吴氏、田仇氏、田方氏、田顾氏四妯娌面面相觑。

    想到那些钱,也就昧了良心。

    这一场混乱,简直让人触目惊心,女孩子们吓得面色发白,不不一个人想要救回被四妯娌拉扯推着出了屋子的欢喜。

    大妞儿抱着冬瑜就跑,被套着的狗汪汪汪直叫。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各自回家去!”田李氏呵斥一声,女孩子们面面相觑,想要留下,又不敢留下。

    只能蹬蹬蹬跑回家,告诉家里人,田家这边发生的情况。

    欢喜退田吴氏几个推着一下子摔出了屋子,头撞在了地上,只觉得两眼昏花,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愤怒、气恨,可一个人面对四个,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被推出家门,有人抢走了她手腕上的金手镯,有人撤掉了她的耳环,拉掉了她头上的银钗。

    她看见了不不哭喊着,“娘!”

    “你们放开我娘!”

    欢喜只觉得好疼,身体疼,头疼,眼泪一个劲的落下来。

    “田大哥,你在哪里?她们欺负我!”

    然后再也想不起太多,只觉得这一场混乱之后,她好累好累。

    脑子里很多场景像放电影一般闪过,乱七八糟的抓都抓不住重点,紧接着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

    ……

    “娘!”

    “娘……”

    顾媛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被这一大一小的哭声闹着,脑袋似乎要爆炸了一般,简直吵死了。

    她想着,她这一辈子,其实活的十分窝囊无用,赚了那么多钱,也没个男人真心爱她,就算有那么几个靠近的,都是别有用心。

    她的爸妈,那就更别说了,离婚之后有了各自的家庭,她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被丢给了奶奶,她好不容易赚钱可以给奶奶很好的生活,奶奶却撒手人寰,留她一个人在这世间,跌跌撞撞走着人生的最后。

    她想有个孩子,乖巧、可爱贴心,至少在她病了的时候,有人端口热水给她喝,而不是一个人在医院里,她在里面痛不欲生,她的爸妈在外面,为了她的遗产吵翻了天。

    顾媛冷笑。

    她早已经把家产都捐出去了,这些人吵什么呢?

    “你决定了吗?”

    “嗯,决定了,我选择安乐死,还有所有的钱,都捐给孤儿院,至于我的骨灰,都撒进大海去!”

    “好吧!”

    看着那药液进入身体,顾媛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眼泪从眼角流出。

    如果可以,她不要熬最晚的夜,用最贵的护肤品,她只想做一个被家人疼爱的女孩,有一个深爱她的丈夫,还有一个可爱乖巧的孩子,如果可以,两个、三个更好。

    “娘……”

    “娘!”

    顾媛觉得吵,却又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

    她看见了什么?

    毛茸茸的屋顶,是稻草那种屋顶。

    她不敢想象,难道这便是三魂七魄……

    不对!

    耳边传来的哭泣声告诉她,她还活着。

    活着……

    顾媛又闭上了眼睛。

    脑子里许多场景浮上了心头。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叫欢喜,姓顾,顾欢喜。

    是爹娘疼爱的女儿、更是兄长疼爱的妹妹,弟弟们尊敬的姐姐,阿爷、阿奶宠溺的孙女。

    然后……

    断片了。

    中间一段空白,顾媛想不起来。

    再后来便是她和田园一起回到了田家村,田园对她极好,只是田园有一家子极品父母。

    而田园的娘趁着他出去的时候,紧带着四个儿媳妇过来欺负原主,把她给推摔倒在地,摔死了。

    最最主要,田园还有两个女儿。

    关系真是乱的很。

    “娘……”不不轻轻的唤了一声。

    顾媛睁开眼睛。

    看着面前脏兮兮的女孩子。

    “不不!”顾媛喊了一声。

    “娘……”不不喊了一声,抱着欢喜哭了出声。

    顾媛听着,只觉得鼻子酸的很。

    她知道这是原身的感情,但是,她也想要有个孩子,而这原身摔死了,她是不是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手这一切,尤其是这个,不对,是两个孩子。

    边上还有一个,睁着眼睛看着她。

    “……”

    她顾媛也能有孩子。

    这是梦吗?

    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腰,疼的她嘶了一下。

    不是梦,这是真的,她活过来了。

    是电视剧里说的穿越,或者重生,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活过来了。

    是两个孩子的娘。

    她顾媛,不,她以后是顾欢喜。

    她会成为顾欢喜,照顾好这两个孩子,把她们当亲生女儿。

    “我……”

    “娘,您头还疼吗?”不不小心翼翼的问。

    那一声从来没喊出声的娘,在看见欢喜被欺负的时候喊了出来,在看见她后脑勺流了好多血,把衣服都弄得红红的时候,更是恐慌到了极致。

    “头?”顾欢喜伸手去摸了摸,疼的抖了一下,“疼!”

    嗯,这倒是一个好借口。

    她摔到了头,有些事情记不起,很正常!

    “娘,你别怕,我会保护你,我……”不不说着,哭了起来。

    冬瑜倒是没哭出声,就是眼泪汪汪的。

    她运气好,遇到一对傻爹娘,虽没有大富大贵,但却把她照顾的很好。

    这个姐姐平时一直嫉妒她,对她却也是好的。

    就拿这两天来说,吃的喝的,都是她在打理。

    说起来,这田家可真不是玩意。

    她就不相信,她那傻爹死了,毕竟他们压根没成亲,没圆房,她又不是他们亲生的,又怎么会多此一举,弄了一封书信和休书。

    当然,也有可能,田家知道了什么,想着对付她们娘三。

    可千万要好好活着啊,等她长大了,定要这田家上上下下全部去死!

    “别哭!”欢喜伸手,轻轻的给不不擦拭眼泪,“有点疼,但是也不那么疼的,我,不不,我有些事情不记得了,你和我说说,我为什么会摔了头啊?”

    “……”不不惊讶了一下。

    但是想着郑家阿奶说,娘可能伤了头,会留下后遗症,不不倒是镇定下来,“娘,等您好些了,我再跟您说,您要不要喝水?要不要吃点粥,我煮了粥……”

    欢喜点点头。

    不不把她扶起来,她才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棉被上,破旧但也还好。

    小小的一个茅草屋,角落里架着架子,吊着一口锅,边上一口缸,不大,还有一边一个箱子,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一个桶子里,应该是放了碗筷。

    穷!

    这个家可真穷,她又不敢去深想,一想头钻心的疼。

    索性决定不去想,她叫欢喜,两个孩子的娘,虽然这两个不是她亲生的,是她丈夫田园的,而田园去了哪里?脑子一片空白。

    不不把粥端过来,还算不错的白米粥,欢喜就着咸菜吃了一大碗。

    靠在墙壁上。

    “不不……”

    “娘!”不不抹了一把脸,“您别怕,我会努力,养活您的!”

    “额……”

    这是不是倒过来了?

    但不得不说,欢喜听了后,心里喜滋滋的。

    这就是闺女,贴心的闺女,她捡了一个大便宜。

    看向一边的冬瑜,冬瑜立即爬到欢喜身边,“娘!”

    “乖!”欢喜把冬瑜抱在怀里,笑的眉眼弯弯。

    冬瑜错愕了一下。

    不一样,这个傻娘不一样。

    但是想到之前听傻爹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失去了记忆,两日前又摔到了后脑勺,八成脑子又被摔到了。

    不不瞧着,心里倒是不那么嫉妒了。

    如果偏心一些,跟活着有娘相比,她宁愿欢喜偏心冬瑜,好好活着,那样子她是有娘的孩子,也是有家的孩子。

    脚步声传来,大妞儿先跑进来,“不不、冬瑜!”见到欢喜醒了,“婶子,您醒了!”

    “大妞儿?”欢喜喊了一声。

    “婶子,您醒了就好,我爹娘给您送东西来!”

    大妞儿声音落下,大妞娘便进了屋子,见到欢喜便红了眼眶,“弟妹,你好些没有!”

    “好,好多了!”欢喜连忙说道。

    大妞儿叹息一声,“弟妹,那田家欺人太甚,大家心里都有数,你先好好的把身子养好,等田园兄弟回来,定要那一家子好看!”

    “嗯!”欢喜点头。

    她其实很多事情想不起来,所以点头是最好的。

    大妞儿娘见欢喜这般,以为她是心里难受,“弟妹,我知道如今委屈你了,我让我家给你们弄了一张床来,总是睡地上也不好,一会给你把床铺铺好,你先好好养着身子,后面的事情,咱们再做打算!”

    “嗯!”

    欢喜再次点头。

    靠在一边,看着那两夫妻快速的把床铺好,大妞儿娘又扶着她靠在床上,“我晚上做了晚饭,给你送些过来,弟妹,村里人也不容易,如今田坤明把木头生意都拢过去了,村里人想着赚点钱,不能对你伸出援手,好几个偷偷给我塞了钱,让我照顾你,你放心,不会饿着你们娘三的!”

    “……”

    欢喜心揪揪的。

    却微微点了点头。

    等到大妞儿爹娘离开,大妞儿却留了下来,还有她家的两条狗。

    兴许的熟悉了,两条狗趴在角落里,没系绳子也不乱跑,倒是脖子上深深的血痕。

    “它们脖子怎么回事?”欢喜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