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我要回家(2更
    高掌柜、田毅立即把田园抬进了屋子,安置在床上,四五十岁的方秀便端了热水进来,拎干了坐在床边给田园擦拭着脸。

    忍不住问田师父,“这孩子一直这般瘦?”

    在牢中,她没和田毅关在一起,所以没见到田园。

    田师父摇摇头,心中难受。

    方秀顿时明白过来,轻轻的给田园擦拭着脸。

    不管这孩子是不是田北熙的儿子,他能够千里迢迢的前来救她们一家子,便是有心了。

    以前年轻,气盛,说走就走,如今年纪大了,又经历了这事,倒是看开许多。

    方秀没说话,认真给田园擦了脸才说道,“我先去厨房给他煮点吃的!”

    “娘,我随您一起去!”田毅的妻子,完颜氏忙道。

    “好!”

    方秀点点头。

    婆媳两前往厨房。

    田毅已经把家产悉数变卖,等着田园回来,就一起回田家村去。

    落叶归根,以前不去想,如今亲爹来了,田毅还是希望一家子住在一起,爹娘好好的,至于生意什么的,到时候也可以继续做。

    只要有本事,哪里都能赚钱。而且这边疆如今怕也没几个人敢跟他做生意。

    看着床上的田园,田毅眸色沉了沉。

    虽知道这不是他爹的儿子,但是看的出来,他爹十分担心田园,对田园也好,不免有些吃味。

    但想着这些年都是田园在爹身边尽孝,渐渐的也就释然,而且在牢中好几次有人去刺杀他,都被救了下来,衙役头子还说他运气好,有个好兄弟为他豁出命去。

    因为田园,他才得意洗清冤屈。

    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爹!”田毅喊了一声。

    田师父回头,点了点头,眸中都是红血丝。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田师父问。

    “都收拾好了,镖局那边也请好了,等田园兄弟醒来,咱们就出发回家!”

    田毅点头。

    这边疆确实不宜多留。

    家产都变卖成了银票,有些实在是舍不得卖的,便带回家去。

    夏秋家除了一个妹妹,也没了别的人。

    只是想到夏秋的妹妹夏冬,田毅面色一沉。

    嫁过去五年无所出,如今说是和离,其实是被休的。

    夫家也给了些银子,可偏偏她好吃懒做,心比天高,和她姐姐是一点不像。

    田毅出了屋子,完颜夏冬便牵着才五岁的女儿静巧走来。

    “爹爹!”

    “姐夫!”

    田毅抱起女儿,在她脸蛋上亲了亲。

    这些日子吓着她了,以前肉呼呼的小脸,如今有些消瘦,可心疼坏了他。

    “爹爹!”静巧又唤了一声。

    “乖了!”摸摸女儿的头,田毅才看向完颜夏冬,“你怎么过来了?”

    “听说恩公回来了,我过来看看,姐夫,人在里面吗?”完颜夏冬问。

    眼睛滴溜溜转。

    “在里面,你别进去打搅,咱们过两日就要离开,你东西都收拾好了?”

    “都收拾好了!”完颜夏冬有些怕田毅这个姐夫。

    尤其是她如今无处可去,手里有点钱,但是和姐姐家比,简直九牛一毛。

    且这次姐姐一家被关入大牢,她一个人在外面又花掉了一些,手里更是不多了。

    可不敢不听话。

    “把静巧带下去,让丫鬟照顾吧,你看看还缺了什么东西,赶紧置办收拾好,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知道了姐夫!”完颜夏冬连忙应了一声,喊了静巧离开。

    走了几步,还回头朝屋子里看了看,希望能够看到那个人。

    但是见田毅冷冷的站在原地,不敢停留,走的更快了些,

    晚宴夏秋回来的时候,见到丈夫在屋檐下发呆,轻声问,“怎么了?”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看好夏冬,别让她去打扰田园兄弟!”

    “……”

    完颜夏秋心一紧,顿时明白过来。

    “你放心吧,我会看紧她的,不行还有丫鬟、婆子呢!”

    “嗯!”田毅点头。

    这次卖了家产,丫鬟、婆子也给了遣散银子,让她们回去,但是几个好的又无处可去,便带在了身边。

    一来用的放心,当然用了这么久,也比较顺心,知道他们什么性质,要管理起来也方便。

    完颜夏秋看着自己的丈夫,她没有强大的娘家,多少还是有些心虚和底气不足。

    更怕妹妹真的做出了什么事情遭到婆家的嫌弃,就妹妹那个性格,到时候她又能去哪里呢?

    和田毅分开后,完颜夏秋便去找了自己的妹妹。

    “姐姐,你怎么来了?”完颜夏冬开心的问。

    “过来看看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还缺什么不?要是缺的话咱们赶紧去买,如今田园兄弟已经回来,最迟后日就要离开,别缺了什么,到时候在路上买比较麻烦!”

    完颜夏冬笑了起来,“姐姐,先前遇上姐夫,姐夫已经问过了,我回来好好的收拾了一番,什么都不缺,我随时都可以走!”

    “不缺就好,要是缺了什么你和我说!”完颜夏秋说着欲言又止。

    完颜夏冬不傻,见自家姐姐这个样子,便知道她可能有什么话想和自己说,“姐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事不能承受的呢!”

    天大的事也比不上姐姐、姐夫不带着她一起,把她一个人留在这边疆。

    “是关于田园兄弟的!”

    “……”

    完颜夏冬顿时便明白了过来。

    姐姐是怕她看上了田园。

    不过说真的,这个姐姐一家子的救命恩人,她确实是好奇的。

    但是瞧上,她没觉得一个农夫有什么好的,顶多莽夫一个罢。

    “夏冬,你是我妹妹,我自然是希望你好,但是有些时候,你也该明白,在这个家中,你姐夫虽没有那么多花花心思,也没有姨娘,但是他却有别的女人,不单单只有我一个,我婆婆也是精明能干,在她眼皮子下,我也不敢胡来,更不能招了他的嫌弃!”

    完颜夏冬闻言,心口微微泛疼,握住完颜夏秋的手,“姐姐,你放心吧,我不会胡来的,等到那边安置下来,你便给我找个人家,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他真心待我好,我自会对他好的!”

    “好!”

    完颜夏秋得了保证,放心了。

    只是有些时候,谁又能预料得到以后。

    田园在天黑的时候醒来,脑子懵了一下,便清醒过来。

    “你醒了!”

    “师父……”

    田园看着田师父,紧紧抓住田师父的手,“师父,咱们什么时候回去?我的马呢?我现在就要走!”

    田师父按住田园,“现在怎么走?你如今身子虚弱的很,怕是不能骑马,东西都已经收拾妥当,咱们明日一早再走也不迟!”

    “师父,不行的,不行的,我必须马上回去,师父,麻烦您帮我准备一辆马车,再让个人随我同行,我可以在马车上休息两日,但是绝对不能慢慢悠悠的走,欢喜出事情了!”

    田师父闻言吃惊不已,“怎么会?田家那边不敢的吧!”

    “如果有人去告诉田家人,我死了呢?”

    “……”

    田师父可以想见,田家人的嘴脸。

    “那我现在就去让人准备马车,我随你先走一步,让他们随后就来!”

    “师父,你不用随我一起,让方真陪着我一起吧!”田园忙道。

    回去的路上,他歇息一两天,定会自己先走一步的。

    师父跟着,他不好忤逆师父,但是方真一起,他要走,方真拦不住。

    “那好吧!”

    田师父立即去让方真套马车,还有田园的马和大刀。

    让田园先走一步。

    田园带来的五千两银子,用了一点,余下都在他身上,盘缠是有的。

    田师父又给了方真五百两,“路上给他吃好喝好,让他好好休息!”

    “是,老太爷!”

    田园几乎是连夜出发,一点都没歇息,方真驾驶马车。

    想着田园家中的娇妻,那般娇美迷人,要是他,想来也会快速回去的。

    所以一路上,哪怕是黑暗中,也让马车慢慢跑着。

    田园靠在马车壁上,叹息了一声。

    他何尝不想带着欢喜去隐居起来,但若是她的家人寻来呢。

    他不能带着欢喜回去,那么便留在一个他们知道,却又相对来说安全的地方。

    田家村

    田坤明这几日有些急。

    下面的人要他发工钱,只是那木材商却迟迟不肯来收木材,他也联系了好几个木材商,但是那些人见到他,就跟见到鬼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他费了不少心思,花了好些银子打点,才见到了这个舒姓的木材商。

    一个胖嘟嘟的中年男人。

    “舒掌柜!”

    “嗯,你坐!”舒掌柜笑着招呼田坤明坐。

    生意是他和田园谈下来的,如今却换了田坤明来,他自然要去查探一番,一查探,倒是让他大开眼界。

    世间还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如此恬不知耻的人家。

    他不觉得田园会写休书休了家中妻子,虽然和田园才接触几次,也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十分守礼的君子。

    他舒明光虽是个下人,但素来敬君子。

    “舒掌柜,我今日前来……”

    “我知道,为了这批木材生意!”舒明光笑道。

    却让田坤明背脊心发凉。

    “那舒掌柜,您看……”田坤明小心翼翼的问。

    “以前的价格,那是我和田园谈好的,如今既然换了你来,那这价格怕是要往下面压一压!”

    “这……”田坤明犹豫。

    舒明光也不在意,这木头生意,若他不开头,这整个浩瀚王朝,谁敢收购?

    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也可以不和我做这笔买卖,若是要和我做这笔买卖,这价格是要往下面压的!”

    和别人?

    谁敢!

    田坤明也跑了好几次,但是竟无一人愿意和他做生意,甚至好几个连见都不见他。

    这让他十分难堪。

    “那您看,这价格……”

    “每一根木头压低二十文!”

    “……”

    一根二十文,十根就二百文,一百根就二两银子,一次下来怎么都得几万根,这得多少银子……

    “可是,可是……”田东明结巴了。

    “若是你拿不定主意,便让田园的妻子过来和我谈,说实话,和你谈这笔买卖,我倒是情愿和田园的妻子来谈,毕竟你们隔的有些远!”

    田坤明一听这话,心跳了好几下,“不,不用的,我家五婶说,这事全凭我做主拿主意!”

    “……”

    舒明光闻言沉默片刻,“那你和接受这价格?”

    “接受的!”

    “既然你接受,那咱们便签订协议吧!”

    舒明光说着,让人准备了笔墨,写了一张协议。

    并给了田坤明一万两银票。

    只是这一万两的一,并不是大写的壹,而是数字一。

    而且协议也只有一份。

    田坤明心虚,自不然问为什么只有一份协议,按了手指印、签下自己的名字,拿了银票离开。

    内心那叫一个激动。

    待他走了之后,舒明光看着那契约。

    一个年轻男子进来,“掌柜,这等背信弃义,狼心狗肺之人,您何苦还与他周旋?”

    舒明光笑,“既然知道他是什么人,我又怎么会没做准备呢!”说着拿了笔,在那契约上添了三笔。

    从一变成了五。

    “掌柜,此招妙!”

    舒明光笑而不语。

    这也只是惩罚一下田坤明的贪心,那一万两银子,也只够付那些工人的银子,至于其它的,他就别想了。

    白纸黑字,又有他的亲笔签名和手指印,容不得他反悔。

    田坤明欣喜万分的回到家中。

    一万两银子啊,他这一辈子都没见过一万两银子,只是想到这些银子即将成为别人的,心里不免痛了几下,但想着很快又能拿到余下的银子,又欣喜起来。

    田坤明要发银子了,村民们都蜂拥到了田家,田坤明一个一个对下去,二百来个村民,一万两银子发下去还剩几十两。

    “等过两日,便会有人来拉木材,你们都勤快些,跟着我田坤明,我照样带着你们吃香喝辣!”

    村民们笑着。

    要不是为了钱,谁愿意和田家走在一起。

    一屋子见利忘义的家伙,欺辱田园妻女,等田园回来,有田家好看的。

    如今,村里人还不知道田园已经死了,田家这般虽瞧不上,但是看在银子的份上,也只能折腰。

    田家人想着马上就能得到余下的银子,更是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即就把木头都拉出去,那样子他就能拿到钱。

    有了钱,得去县城买个宅院,再纳一房美妾。

    媳妇虽然还可以,但是生过孩子,又没好好打扮,早就人老珠黄,他可不喜欢。

    小茅屋。

    五天的时间,够顾欢喜养好身子,并把周围稍微整理了一下。

    “弟妹!”大妞儿娘急急忙忙走来,面上都是愤怒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