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缘分这件事情(1更
    她不走,有很多原因。

    首先是没钱,再来两个孩子,三来,前身答应等田园回来。

    四,她还没收拾田家这些渣!

    走了岂不是便宜他们了。

    “……”田何氏被震惊到了。

    到底不敢多言别的,说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我送送嫂子!”

    “不用不用,你在家看孩子吧,晚上把门锁好!”田何氏说着,看了看角落的两只狗。

    这两只狗以前可会叫唤了,那日田园家的事情后,倒是不叫唤,只是那眼睛,幽幽的,让人瞧着心里发慌。

    “嗯,多谢嫂子!”

    顾欢喜送田何氏出门,见到不远处一个黑影,顿时便明白过来。

    田何氏有人陪着过来。

    顾欢喜也不问是谁,反正能陪着田何氏过来,不是她丈夫,就是他儿子。

    转身坐下继续吃饭,依旧是没关门。

    屋子里,油灯发出微弱的光。

    顾欢喜不免想着,若没有郑家的帮衬,她们娘三要怎么把这日子过下去。

    田家,死不足惜。

    “娘!”不不低唤。

    “嗯?”欢喜看向不不,抱了冬瑜在怀里,小口小口的喂她吃粥,自己拿了贴饼小口小口咬着。

    “咱们明天要去深山吗?”不不问。

    “不去的,咱们就在外面转转就好,深山里野兽多,可不是闹着玩的!”顾欢喜沉沉出声。

    “那咱们要带吃的吗?”

    “带啊,带点饭团,再做几个馒头带着,带些咸菜吧,万一咱们在山里运气好,遇上个山鸡什么的,抓住了好拿来卖钱!”

    不不看着积极乐观的顾欢喜,也跟着笑了起来,“好!”

    顾欢喜笑着,伸手摸摸的头,“不不,咱们一定会把这个难关渡过去,那些欠了咱们的,咱们一定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被田家霸占去的东西,将来也会讨回来!”

    不不闻言,微微泛红了眼眶,“我相信您,一定可以的!”

    “不是我,是我们,是我们娘三,我们必须坚强起来,赚钱,赚很多的钱,打到田家那些混蛋!”

    “嗯!”

    不不重重点头。

    她相信,一定可以的!

    吃好饭,冬瑜在床上,看着屋顶,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楚。

    顾欢喜、不不开始收拾,也就三个碗,两双筷子,还有一个调羹。

    锅、盆子。

    她们的东西少的可怜。

    洗洗倒是方便,拿去小溪很快就能洗好。

    等收拾好,这洗脸洗脚,能在小溪便,就在小溪边了。

    欢喜揉了面团,打算明日早晨做馒头。

    一边做,一边想着,山里宝贝多,如果能得到株人参该多好,或者灵芝,总归值钱点的东西。

    这些,她知道它们长什么样子,那么村民们肯定也知道。

    既然都知道,想要得到,可不容易。

    等面团弄好,欢喜又切了点肉放在一边,明儿得早些进山。

    两只狗倒是吃的好,都是她们吃剩的粥,还有鱼骨头。

    这狗聪明,小心翼翼的舔了鱼肉。

    欢喜摸摸它们的狗头,“乖乖的,等我将来发达了,天天给你们吃肉骨头!”

    大黑、小黑看着顾欢喜,似听懂了,又似没听懂。

    总之很是乖巧可爱。

    “睡吧!”

    小山村也渐渐寂静下来。

    顾欢喜抱着冬瑜。

    这是山中,虽是八月,但是天已经有些冷,尤其是夜里。

    这是浩瀚王朝下面下面下面的一个小山村,叫田家村,村子里有一百多户人家,男人本来跟着田园砍树,一个月能赚不少,只是田园有事出门,一直没回来,就被田坤明霸占了。

    如今田坤明几乎掌握了整个田家村的命脉,所以就算这些人知道她娘三委屈,却无人站出来给她们说一句公道话,就连村长、族长也同时没了眼睛、耳朵。

    这般只有一个可能,田家出银子,把村长、族长收买了。

    想到这里,顾欢喜微微抿了抿唇。

    等她有能力了,定要这族长、村长自食恶果,让这田家村所有人都恨毒了他们,让他们再也不能做这田家村的村长、族长。

    “……”

    想到自己手里就三十文钱,顾欢喜有些纠结。

    她这点钱,可怎么办?

    去镇上卖配方,或者去教人刺绣,做衣服,这些都可行。

    但是这些来钱慢,也没有多少钱。

    做绣品去卖吧,但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

    “呼!”顾欢喜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不能乱想,不能乱想,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来。

    顾欢喜如此安慰着自己,才慢慢的睡去。

    她不知道,此刻的远方。

    一个男人骑着马在夜里、雨中狂奔,只想早点回到她身边。

    不惧生死。

    “驾……”

    田园骑着马,恨不得这马儿长了翅膀,早些到达田家村。

    他可以想到,田家人得知他死掉后的嘴脸,那么的丑陋,那么的可怖。

    欢喜天真善良,又怎么是那些人的对手。

    怕是被他们欺负了。

    想到这里,田园用力夹了一下马腹。

    也好在这是龙跃泽送他的马,从小精心喂养,到了他手里,他也是小心伺候,跟伺候祖宗一样,这才极其的有默契,能够连续跑了几夜。

    当那股子血腥气传来的时候,田园拉紧了马缰绳,马儿抬起前脚,嘶鸣出声。

    雨夜中,前方正在经历厮杀,好多黑衣人围着一个人,那个人已经受伤,身边还有无数的尸体。

    管还是不管?

    管那就是自找麻烦,不管,那个被围攻的黑衣人必死无疑。

    好在这是黑夜,他就算是出手,想来也没人知道他是谁。

    一路走来,他也都是白天走小路,晚上走大路。

    但还是拿了东西蒙住脸,拿了大刀砍了过去,他的刀法很快,很狠,几乎刀刀下去,都要了人性命,血喷射出,喷在他的眼睛上,让他的眼睛看不见东西,面前糊糊的,但却不影响他出手。

    黑衣人都很诧异,这到底是谁?什么地方来的,武功这般厉害?

    但是他们根本来不及多想,就已经死在了田园的刀下,成了刀下亡魂。

    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田园才慢慢的收了刀。

    “多谢壮士相救!”

    田园看着面前的男子,转身要走。

    “壮士,请留下名字,他日我定厚报!”

    田园本不想要这个报答,但是人在江湖,能让这么多黑衣人围攻,想来身份不小,停下脚步,看着男人,“你是谁?”

    “我是恭亲王府世子爷龙跃擎!”龙跃擎虚弱出声,倒是没有隐瞒。

    田园诧异了一下,“恭亲王府?龙跃泽是你谁?”

    “那是我二弟!”

    田园到是笑了出声,“那倒是有缘了!”弯腰捡起一把剑,又去那些人脖子上抹了一下,让人看不清楚这些人是死在刀下,还是剑下。

    一个都不漏过。

    “你是……”龙跃擎不解的问。

    有缘?

    从何说起?

    田园上前扶住了他的肩膀,“我叫田园,不知道郡王爷可曾提起过我!”

    “你就是田园?”龙跃擎低问。

    简直不敢相信。

    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二弟口中所言的人。

    又看向一边的马,“那是二弟送你的马?”

    “对,所以,你是要和我一起走,还是自己走?亦或者我送你一程!?”

    如果不是龙跃泽的兄弟,他是不会管的。

    反正两不相干。

    他出手救了他,也只是顺便而已。

    当时缘分这东西,真的很说不清楚。

    就如他出手救龙跃擎,当初龙跃泽出手救他,一切都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龙跃擎略微沉思,“那麻烦你了!”

    他如今受了伤,一个人是走不了的。

    如果田园愿意送他一程,实在是再好不过。

    “那你上马吧,我走路!”

    “好!”

    龙跃擎上了田园的马,田园让马儿快速跑着,他在一边跟上。

    “你为什么不骑马?”龙跃擎忍不住问道。

    “……”

    田园没说话。

    他们走了没多久,那片杀戮场再次出现来了不少黑衣人。

    为首的人看着那些已经没了气息的尸体,沉默片刻上前去检查他们的伤口。

    那伤口很宽大,看不出是什么要了他们的性命,像是刀,又像是剑,但有一点,这些人都是一刀毙命。

    龙跃擎身边何时出现了此等高人?

    想不透,想不明白,为首的黑衣人只沉沉说了一句,“追!”

    无论如何,都要龙跃擎死。

    若是他活着回到京城,此事定会闹开,到时候若是太上皇插手管这事,对主子极其不利。

    雨下的越来越大,落在人脸上,让人睁不开眼睛,还生生的疼。

    前方是一片乱葬岗。

    后有追兵。

    “田园,他们追来了!”龙跃擎低语。

    田园没有说话,让马儿停下来,将龙跃擎从马背上扶下来,“敢不敢去乱葬岗?”

    “能活命吗?”龙跃擎问。

    “我不知道,不过我会尽力让你活,这是我欠郡王的!”

    龙跃擎看着田园,眸中星火闪闪,“好,咱们去乱葬岗!”

    田园伸手摸了摸马儿的头,“去吧,小心些,我会来找你的!”

    马儿似听懂了田园的话,撒丫子就跑。

    田园背对着龙跃擎,身子微蹲,“上来吧!”

    “……”龙跃擎犹豫了一下,拿着长剑趴在田园背上。

    田园也不跟他含糊,背着他便进了乱葬岗。

    乱葬岗,顾名思义,不少尸体,不少死人骨,这下雨天,显得这里更阴森,那种阴冷,从皮肤赚到骨髓中,让人心里发寒。

    “田园!”

    “嗯?”

    田园背着龙跃擎快速走着。

    “你怕不怕?”

    田园默,好一会才说道,“我心中没鬼,不怕!”

    “……”

    龙跃擎倒是无言以对了。

    弄得他好像心中有鬼一样,因为他怕。

    不怕死,但是怕这些鬼鬼怪怪的东西。

    “你怕是要送我去我小姑姑那里了!”

    “嗯?”

    “七公主啊,你不知道吗?”

    田园确实不知道。

    他一心只有一人,又怎么会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如今,他知道,他已经不能在偏居一偶,他得放开眼光,“不知道,不过我现在知道了!”

    “小姑姑是我皇爷爷最小的女儿,我姑父……”

    “他们追来了!”田园沉沉出声,把龙跃擎放在地上。

    好巧不巧,一脚踩在一堆白骨上。

    龙跃擎吓的一缩,连忙说道,“对不住,对不住!”

    他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田园却没有说话,只是拿了东西把脸蒙住,又抽出了大刀,紧紧的盯着那快速追来的一行人。

    “你行不行?”龙跃擎问。

    田园没说话,举刀砍了过去。

    在这个黑暗的夜中,这乱葬岗中,他不在是田园,他成了一个高手,将毕生所学皆使了出来,一人对三十人,还要护住一个人,且这三十人都是精挑细选,武艺高强,田园很是吃力,但好在都被他斩杀在刀下。

    当最后一个人倒下,天亮了,雨也停了。

    田园单膝跪在地上,用刀撑住自己,身上好几道伤口,往外面流着血。

    龙跃擎快速上前,“你还好吧?”

    “还好!”田园应了一声,颤颤巍巍的站起身。

    他觉得自己头昏眼花,两眼冒星星,伸手抓住龙跃擎的肩膀,“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去一趟田家村,找到一个叫欢喜的女子,带她去京城找顾城,把欺负她的人都弄死!”

    田园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

    他恨啊。

    “田园……”

    龙跃擎的话还没说完,田园已经倒了下去。

    “哎呀,可叫我咋办?”龙跃擎叫了起来,伸手摸了摸田园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连忙从怀里拿了一个瓶子出来,倒出里面的药丸,拢共两粒,索性一口气都喂给田园吃下去。

    “可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龙跃擎说着,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田园弄起来。

    他实在是拖不动田园,想到田园轻而易举把他背起来,还走了这么远的路,微微泛红了眼眶。

    “你其实可以不用管我的!”龙跃擎幽幽低语。

    后悔自己没好好练武功。

    他家里那么多厉害的武功秘籍,可他却是偷懒,觉得身边高手如云,又是皇室贵胄,谁敢伤害他们,却忘记了,有些时候,外人不敢,可家里人却是敢的。

    毕竟皇位、九五至尊实在是太诱人了。

    想到这里,龙跃擎深深的吸了口气。

    “世子爷!”

    一声惊呼传来,两个中年男人快速出现。

    龙跃擎欣喜万分,“鲁叔、许叔,你们来的太好了,快,快把这个人带上,去找小姑姑!”

    “他……”两人都微微错愕。

    “他是救了我的恩人!”龙跃擎说道。

    龙跃擎又说道,“去把那些黑衣人的伤口给划一下,不要让人看出来,到底是被什么伤的!”

    “是!”两个人立即去。

    等弄好回来,才背着田园、龙跃擎离开了乱葬岗。

    田家村

    天还没亮,顾欢喜就起床忙活了,蒸馒头,煮粥,再炒点野菜,早上吃了剩下的,要带着去山里吃。

    她和不不午饭前肯定回不来,得带着东西去山里吃。

    不不也起来帮忙。

    “你再睡一会吧,也没什么要忙的!”

    “我已经睡醒了,我帮娘!”不不说着,去小溪洗干净手回来。

    好在这里离小溪近,洗手什么很方便。

    两个人快速把馒头捏好,又收拾背篼、镰刀。

    顾欢喜看了看缸中的粮食,是撑不了几天了,得赚钱才是。

    今天去山里先看看,实在不行,还得去镇上或者县城,不拘卖什么,总要换点银子,再弄点粮食回来。

    家里要用的东西也很多,村子里有个田木匠,家里木桶、盆子什么的肯定有,她想去赊点东西,可是拉不下这个脸。

    “呼!”

    吃了早饭,又喂狗吃了些,把馒头装在盆子里,放在背篼中,抱着冬瑜去郑家。

    她们早,其实有比她们更早的,那些村民早早就进山去砍树,就为了能多赚点钱。

    对此,顾欢喜沉默。

    这些村民,说他们好吧,他们明知道她们娘三被田家欺负,却没有人为她们说一句话。

    但说他们坏,也说不上,有好几个暗地里给她们送菜、送米、送面粉。

    都是为了生存,不敢去得罪田家。

    是有情,也是无情。

    不少人见顾欢喜抱着冬瑜,带着不不去郑家,不免吃惊。

    一声粗布衣裳,头发挽在脑后,用灰布包住,那张娇丽的脸上是自信,也是坚毅,水汪汪明亮亮的大眼睛干净透彻,让人不敢直视。

    因为他们心虚。

    也是害怕,害怕她们身后那两条大黑狗。

    这本是郑家的狗,以前见人就叫,那日过后,却换了性子,一点不叫唤,但是那眼睛,让人不敢轻易去招惹。

    毕竟会咬人的狗不叫,老话还是有道理的。

    这才到了郑家,大妞娘便迎了出来,把冬瑜接了过去,“你们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东西的,还有啊深山别去,在外围看看就好!”

    “多谢嫂子,我知道!”顾欢喜应声。

    见一边大妞儿正在喂狗吃东西,两条狗似饿的狠了,快速吃起来。

    感应到顾欢喜看着它们,抬头看了顾欢喜一眼,放慢了速度。

    “这畜生有时候比人有灵性!”大妞娘低语。

    顾欢喜吃饭细嚼慢咽,这两条狗去了些日子,也学会了。

    顾欢喜微微抿了抿唇,没有接这话茬。

    等两只狗吃好,才对大妞娘说道,“嫂子,谢谢你了,我和不不先进山了!”

    “你们路上小心啊!”

    “嗯!”

    顾欢喜带着不不慢慢的朝山中走去,步伐坚定、沉稳,从容不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