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2更
    院子里,一下子安静起来。

    一个个沉默。

    田坤明轻轻的放下筷子,慢慢站起身,走到田老头身边,扶住了他,“阿爷,您醉了,我送您回房去!”

    “我没醉!”田老头一把甩开了田坤明,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他,“你,你好样的,你好样的!”

    田坤明咬着唇,深吸一口气,再次上前,“阿爷,您喝醉了,我扶您回去休息!”

    强硬的抓住了田老头,拽着他就走。

    田老头再厉害,也只是个老头子,又怎么会是田坤明的对手,被田坤明拽着走,差点就要骂出声。

    田坤明靠近他,“你骂,尽管骂,你要是敢骂出声,我就把田东明杀人的事情抖出来,让田家上上下下都跟着去死!”

    “……”

    田老头顿时僵了身子,震惊、错愕,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再不敢挣扎,让田坤明扶着他进了房间,坐在椅子上发愣。

    田坤明倒了杯水给他,“阿爷,我想做一个孝顺的孙子,但也要你给我机会,别逼我,逼狠了我,大不了鱼死网破,这一辈子,我处处听话,可是我听话这么多年,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得到,从今以后,我要为自己而活,谁都别想挡我的路,谁敢阻拦我,我要谁死!”俯身靠在田老头身边,“包括您!”

    “你……”

    田老头惊恐的看着田坤明。

    没想到,田家竟出了一个狼崽子。

    “我如何?我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阿爷可千万要记在心里,别乱来,安心享福就好!”田坤明说完,便出了屋子。

    一身直稠衣裳,到有几分公子翩翩沉稳之气。

    田老头一口气哽在喉咙,下不来,下不去,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说不出来,化作一声叹息。

    他到底是真的老头。

    如今孙子都敢威胁他,真真是极好极好啊……

    田坤明出了屋子,站在屋檐下弹了弹干干净净的衣摆。

    “二哥真厉害!”田丰明在一边冷嘲热讽,眸子里都是挑衅。

    田坤明扭头看去,冷笑出声,“那又如何?你敢?你可以进去试试,你若是敢进去试试,再来对我冷嘲热讽,还有给我记住,别在我面前阴阳怪气,小心我收拾你!”

    “你……”

    田坤明不予理会。

    田丰明在他眼里,就是跳梁小丑,不值得放在眼中。

    如今分了家,以后自己过自己的,谁又需要怕谁,顾及谁。

    想到自己离顾欢喜又近了一步,田坤明心中窃喜。

    等到送走了人,田坤明进了厨房,把自己早早准备好的篮子拎着出了家门。

    天已经黑透。

    他一个人走在乡村小路上,凉风吹来,却是满心的火热,到了小茅屋前,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轻轻的推开门,透着月光,看着屋子里乱糟糟的一切,田坤明深深吸了口气,把篮子放在一边,又关上门离开。

    他离开之后,一道黑影走了出来。

    郑屠夫眉头紧蹙。

    顾欢喜娘三下落不明,他担心万分,却又不知道要去何处找人,只能再次守株待兔,希望等到娘三回来,却不想没等来顾欢喜娘三,却等来了田坤明送吃食来。

    他来做什么?

    屋子里乱糟糟和他有没有关系?

    郑屠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恼恨自己不够聪明,什么事情都想不透。

    当初就应该把人留在家里,也就是添三双筷子而已。

    “唉!”

    郑屠夫叹息一声,慢慢吞吞的回了家。

    田坤明不知道顾欢喜去了哪里,心中其实明白,她走了,带着两个孩子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又失望又难受,但是对于赚钱,他越发的固执。

    到铜陵县找到舒掌柜,询问他什么时候来拉木头,拉了木头,就可以结算尾款。

    舒明光笑着,“不急,不急,等我手里的事情忙好,这两日便开始组织人去拉木头!”

    “那我便静候舒掌柜佳音!”

    “嗯!”

    舒明光让人送田坤明出门,站在窗户边冷笑出声。

    田坤明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街上,他手里还有五十银子,这银子他一直舍不得用。

    找了个茶楼,“掌柜,来一壶茶!”

    “好嘞!”

    田坤明这边刚刚坐下,外面街上,顾欢喜抱着冬瑜,牵着不不走过去,恰恰好便那么错开。

    娘三是要去买笔墨纸砚还有书,这读书认字,少不得要练字,一手好字,总能给人一个好印象。

    进了书肆,顾欢喜倒是直爽,笔墨纸都要好的,不用太多,书要了一本三字经和百家姓。

    一番下来,便花去了五两银子,贵是真的贵,顾欢喜却花的爽气。

    带着不不冬瑜去了医馆。

    她们前脚走,田坤明后脚进了书肆,听到一句,“这娘倒是会买东西,竟挑好的贵的,看不出来有钱的样子!”

    他也没往心里去,进去挑书。

    到了医馆,和大夫说明来意,大夫微微颔首,给拿了药,顾欢喜才带着不不、冬瑜离开医馆,在街口买了几斤橘子,顾欢喜觉得她似乎很喜欢吃橘子,加上这橘子好吃,不免多买了几斤。

    买好回客栈。

    她这边刚刚进客栈,那厢田坤明拿着书慢慢走过来,还朝客栈看了几眼,什么都没看到,心不免有些失落。

    索性进了客栈。

    “客官,您是要住店,还是吃饭?”

    “都不用,掌柜,我想问问,可有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儿,还有一个奶娃子前来投宿?”

    掌柜闻言,神色微变,“不曾有呢,不知道那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家婶娘,和家里闹矛盾,带着孩子出了门,家里人甚是担心,所以我出来寻寻看!”

    “……”

    掌柜神色微微松动,但想着这要是找到了,一日一两银子去哪里赚?又见田坤明虽有担心,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昧了良心说道,“原来如此,我这客栈是没有的,你不妨到别的客栈问问!”

    “多谢掌柜,我去别的客栈问问看!”田坤明出了客栈。

    还真去别的客栈询问。

    掌柜看着田坤明离开,寻思片刻,喊了伙计过来吩咐一番,亲自过来找顾欢喜。

    顾欢喜这边才回屋子,把东西放好,拿了橘子在剥。

    “掌柜怎么过来了?”顾欢喜不解问。

    “田夫人,是这样子的,刚刚有个人前来询问,有没有一个妇人带着孩子投宿,我觉得是说你们!”

    “……”顾欢喜惊了一下,忙道,“掌柜,您坐下细细说,那人长什么样子?”

    “瘦瘦高高,白白净净的,瞧着像个读书人,手里还拿着书,一身直稠衣裳,说是您侄子!”

    顾欢喜呼出一口气,“那掌柜可说了?”

    “没说,我其实有私心的,所以过来问问,免得心中不安!”

    顾欢喜明白。

    一日一两银子住宿,确实不少。

    “掌柜,幸亏你没说,这事情说起话长,但今日前来寻我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顾欢喜说着,问问叹息。

    给掌柜倒了茶水,才继续说道,“我夫家姓田,是今日前来那人的叔叔,但却不是亲的,我丈夫是被捡来的,这些年也一直给这一家子做牛做马,和我成亲后,一个月给养父母十两银子,这次他有事要出门,出去好几个月没有音讯,那日婆母便带着四个妯娌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书信、还有休书,说我丈夫要休了我,以此为借口把我们娘三撵出了家门,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娘三又能去哪里,便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栖居在一个村里人平时躲雨的茅草屋中艰苦度日,想着等我丈夫回来,一切都能好起来,可是……”

    顾欢喜说着一顿,伸手掐了自己一下,微微泛红了眼眶,“可是这一家子不顾伦常,……,我不得不带着两个女儿冒雨离开!”

    “……”

    掌柜听得都惊讶了。

    看了一眼顾欢喜,小妇人娇俏甜美,难怪侄子起了贼心。

    脑子里快速整理着很多很多情节,不免感慨出声,“幸亏我当时见他不对劲,什么都没说!”

    “掌柜,多谢您了!”

    掌柜忙摆手,“不不不,其实我当时也是有私心的,你们娘三尽管放心,安心住下,我保证客栈上上下下不会乱说,除非你丈夫来,谁也休想带你们走!”

    “多谢掌柜了!”顾欢喜连忙起身行礼。

    掌柜也不好多坐,说了两句就走了。

    顾欢喜微微松了口气。

    看来以后是不能随便出去买东西了。

    这田坤明还真是阴魂不散。

    “娘……”不不轻唤一声。

    “不怕,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敢胡来,只是以后咱们没事不要出去了!”顾欢喜安慰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闹起来,也得豁出脸去,那就丢人了。

    这不是顾欢喜想要的,她想要的,是先避开田家,自己强大起来。

    如今她已然走出第一步。

    如果那荷包被人看上,还需要别的,罗掌柜应该很快会过来。

    至于那没送来的布料,她可以慢慢等……

    不不微微点头。

    乖巧的坐在一边,却有些忧心。

    罗掌柜犹豫了一天,还是决定把那十二个荷包送出去,送到牛家去。

    罗掌柜没见到牛小姐,等候在二门。

    今日牛小姐宴客,请了铜陵县各家小姐过来吃茶赏花,吟诗作赋,这荷包送过来的时候,牛小姐还惊讶了一下,“这么快!”

    随后又笑了起来,“拿过给大家看看!”

    “是!”

    等到十二个荷包拿到了跟前,牛小姐一见便喜欢的不行。

    女孩子们也会刺绣,但却绣不了这么好。

    “哇,这荷包真好看!”

    “确实好看!”

    “和牛姐姐腰间的荷包,倒像是出自同一个绣娘之手!”

    祝小姐微微颔首,“确实是出自同一个绣娘之手!”唤了丫鬟到跟前,轻声吩咐道,“你去取二百两银子给他,让他以后有绣品再送过来!”

    “是!”

    丫鬟立即领命前去。

    这个时节,蜻蜓特别多,这会子竟有只蜻蜓飞来,落在那荷花上,不肯离去。

    “呀……”

    “嘘!”

    几个女孩子立即屏息静气,都惊奇极了。

    这几个荷包,前一刻才二百两,这个时候,怕是要翻一番。

    蜻蜓在荷花上停了一会,兴许是发现荷花是假的,才慢慢飞开,似不相信,又飞了回来,如此好几次,却确定荷花是假的,飞远了!

    “牛姐姐,这荷包,你能不能送我们呀?”

    牛小姐倒也没有不舍,想了想才说道,“你们没发现,这是一套吗?咱们刚好十二个人呢,一个人挑一个吧!”

    “多谢牛姐姐!”

    牛小姐笑,却想着得重新做一套才是,她刚好有四副画作,若是能请这绣娘绣出来,到时候拿去做礼,才极好呢。

    罗掌柜得到二百两银子的时候,还在感慨,这牛家不亏的铜陵县最有钱的人家,这牛小姐出手可真是大方。

    二百两买十个荷包,果真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还在为几两银子盘算,不免感慨,等回到家中,才得知夫人并不曾带女儿去客栈,连布料也没送过去,当即便骂了一句,“愚妇!”

    亲自去拿了缎布、线去客栈。

    顾欢喜见到罗掌柜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掌柜不来了!”

    “不敢不敢,今日刚好有事情出去,小女又病了,拙荆在家照顾她抽不开身,缎布和线送来迟了些,还田夫人莫要计较!”罗掌柜惭愧道。

    “没关系!”

    这布料送来不送来,她都无所谓。

    接过布料,顾欢喜才说道,“罗掌柜,这个桌屏绣好之后,我打算绣个大件,到时候便不按这个价钱算了!”

    “……”罗掌柜倒抽一口气,小心翼翼问道,“那田夫人的意思是……”

    “绣品我还是给你,你帮我拿去卖,不过卖了银子之后,我要一半,布料、针线都是你来出!”

    想要东西值钱,罗掌柜定会拿出布庄最好的布料来。

    “田夫人……”罗掌柜惊呼。

    “罗掌柜,我没有出尔反尔,倒是你,这布料本应该早上送来的,可是这会子都快正午才送来,是你违背了承诺,你说我所言可对?”顾欢喜声音轻轻,却把一切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罗掌柜吞了吞口水,点了点头,“田夫人,下次不会了!”

    “我也希望不会了,罗掌柜请明日早上来拿桌屏吧,我会连夜做好的,还有缎布,请罗掌柜明日早上带过来!”

    “好!”

    送走罗掌柜,顾欢喜也没闲着,如今手里有点银子,但是也才三十多两,这银子做不了什么,不不买药还要用钱,吃住也要花钱。

    她那么做,只是要罗掌柜知道,诚信二字的重要性。

    不不帮着分线,顾欢喜快速的画图,绷绣布,不不给分线、穿针,顾欢喜速度极快,在晚饭的时候,一个桌屏基本上快要绣好。

    “娘,真好看!”

    顾欢喜微微一笑,“等以后有空了,娘绣一个更好看的给你做嫁妆!”

    “……”不不顿时羞红了脸。

    她其实压根没想过嫁人。

    八月初五

    帝都顾府

    龙星宸十月怀胎,就在这几日要生,家里东西早已经准备妥当,便是产婆也请了好几个,皇帝还送了两个过来,但顾钱氏不放心,决定亲自坐镇。

    她一个老婆子,也懂点接生,早些年也帮人接生过,只是后来家里有钱了,几个儿媳生孩子都是请了接生婆,但是这是她孙媳妇,又是公主,她不太放心。

    “阿奶……”龙星宸轻轻唤了一声。

    肚子疼的厉害,面容也纠结扭曲。

    “不怕,慢慢走一会,你怀孕期间也日日走动,胎位正,定能平安生产的!”顾钱氏笑着,握住龙星宸的手,扶住她慢慢走。

    “阿奶!”

    “嗯?”

    “你希望我生个男孩还是女孩?”

    顾钱氏闻言一愣,看着龙星宸,“想听真话?”

    “嗯!”龙星宸重重点头。

    顾钱氏吞了吞口水,“私心里,我希望是个女孩儿,娇滴滴的软软喊我太阿奶,可按照目前来说,我又希望是个男孩,像他爹,把顾家撑起来!”

    顾钱氏私心里,确实想个女孩,像小欢喜。

    她不能接受顾欢喜回不来,这些日子,日日夜夜做梦,梦见欢喜不太好。

    但是她不敢说,这家因为老四一家,闹出太多太多事情了。

    “阿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生个女孩儿!”

    “好!”

    顾钱氏笑。

    八月初六,晨曦初露的时候,龙星宸生下了一个男孩,顾城取名为曦,顾曦。

    日出照样,晨曦初露,暖阳初升。

    顾家迎来了四世同堂。

    开心之于,不免也有伤怀。

    尤其是顾康一个人坐在凉亭里,一眼不语,红肿的眼眶让顾城心疼。

    上前去轻轻的抱住顾康,“康儿!”

    “大哥……”顾康喊了一声,快速的擦了一下眼眶。

    把眼泪擦去。

    “哭了?”顾城问。

    顾康摇摇头,“没哭!”

    顾城靠近顾康,“大哥告诉你一个事情,你不要说不出去,心里知道就好行吗?”

    “什么?”顾康问。

    顾城靠近顾康耳边,“已经有你姐姐的消息!”

    “真的?”顾康惊喜问。

    眼睛都亮了起来。

    顾城摸摸顾康的头,微微颔首,“但是康儿,她现在不能回来,也回不来,你可懂?”

    顾康不太懂,却微微点头,“大哥,我一定好好读书,好好练武,我也要考状元,不单单是文状元,我还要考武状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