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吓的屁滚尿流(2更
    田李氏尖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有鬼,有鬼,他不是田园,他不是田园!”

    不是田园,不是田园。

    田园死了。

    死了……

    这个不是人,是鬼。

    “对,是鬼,是鬼……”田李氏尖叫着,打死她,她都不愿意相信,田园回来了。

    手里拖着大刀,一步一步的迈了进来。

    田家人上上下下看着田园,都觉得腿肚子在打颤抖。

    田园没有说话,拿着刀一步一步走向进院子,院子里摆着酒席,有人站、有人坐,看着田园进来,纷纷站起身。

    田园路过之处,有什么挡住他的去路,要么一脚踢开,要么用刀劈开,一张脸黑了个透。

    他的家就在隔壁,但是他不敢去,怕去了之后,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已经不在。

    唢呐声都停了下来,一院子的人都心惊肉跳的看着田园,不免又想起七年前田园成亲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他至少有理智,而这个时候的他,让人害怕,恐惧。

    他身上的阴冷,让人不敢直视。

    那个时候的田园虽杀过人,但却只是一二个,这个时候的田园,经历过杀戮,一身戾气,眸中的狠、眸中的恨,一看过去,就让人脚底心发凉。

    “田、田园,你回来了!”田老头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

    田园看了他一眼,又看着这一家子穿金戴银,几个妇人身上穿着顾欢喜的衣裳,头上戴着顾欢喜的耳环、发饰。

    一步一步走过去。

    “别,五叔,我这就拿下来!”

    田园可没给她机会,伸手揪住了珠钗用力一扯,珠钗扯下来了,还连带着不少头发。

    “啊……”田丰明媳妇叫了一声。

    可田园压根没给她躲闪的机会,一下子扯住了衣裳,撕拉一声,把衣裳给扯了下来。

    田丰明媳妇尖叫一声,恨不得去死。

    田丰明怒吼一声,冲向田园,“田园,你这个混蛋……啊……”

    田园一脚便把人给踹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顿时吐出一口血。

    “唔……”

    “丰明!”

    一时间,院子里乱了起来,有人想要偷偷的离开,田园手中的刀鞘飞了出去,钉在了大门上。

    “今日事情没处理好之前,谁敢踏出去一步,我要谁的命!”田园沉沉出声。

    抬眸的时候,双眸血红。

    让整个田家村的人不敢动弹,更别说是田家人。

    那大刀闪闪发光,折射出的光亮十分晃眼,让人不敢直视。

    田园手一伸,拉了一张桌子过来,大刀一扫,将上面的碗筷都扫在地上,脱了衣裳,往上面一铺,“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把不属于你们的东西都还出来!”

    田家人震愣在原地。

    田李氏回过神,尖叫着跑上来,“田园,你这个不孝子,我……啊……”

    刀在田李氏头上划过,架在了田李氏脖子上,田李氏眼睁睁的看着头发从眼前落下,吓的尖叫出声。

    一股滚热沿着裤子流下去。

    她被田园吓尿了。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是不是?”田园沉沉出声。刀往田李氏脖子上靠近,田李氏只觉得一疼。

    “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田园,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田李氏又是哭,又是求饶。

    田园却沉默着,“去把我的妻女请来,今日若是请不过来,哼……”

    声音又冷又残酷。

    田家人一个瑟缩。

    他们如今去哪里找顾欢喜娘三?

    “田园……”族长尝试性的喊了一声。

    “你闭嘴,你这个老东西,枉你读了圣贤书,竟干肮脏龌蹉事,不配为一族之长,不配!”田园说完,就差吐族长一口口水了。

    族长年纪确实大了,被田园这么一说,又羞又气又恼,涨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路是他自己选的,怪的了谁?

    村民们有意见也不敢说话。

    更不敢吭声。

    村长更是缩了缩脖子,一句话都不敢说。

    田家人几乎很快的把从顾欢喜那里抢来的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衣裳、发钗、手帕、鞋子、香膏,桌子上都堆不下,掉在了地上。

    她们以为田园会要,却不想田园只是拿了火折子点了烧掉。

    别人用过的,田园不会留着。

    田李氏依旧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看着那火烧起来,牙齿都在发颤。

    “五叔……”田坤明硬着头皮上前,田园也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不问任何缘由。

    “我记得,来田家的时候,田家的屋子又破又烂,早些年我走镖赚了银子,拿回家中,你们可以继续读书,家里买了田地,修了新房子,我以为,我不是你们田家人,你们对我多少有点感情,这次回来,一个月十两银子的孝敬,依旧满足不了你们的野心!”

    田园说着,迈步去了厨房。

    再所有人错愕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斧头出来。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欺负我的妻女,霸占我的财产,将她们撵了出去,既然如此,咱们今日便当作众人的面,好好算算这笔账!”

    田园说完,一虎头下去,就把堂屋的柱子给砍断掉。

    又是几虎头,堂屋就倒了。

    “那一日,你们欺负我媳妇,心里一定很爽快吧,今日我就让你们好好体会一下,被人欺凌是什么滋味!”田园说完,开着用力的砍、砸。

    田家人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无一人敢上前去。

    就是来接亲的人,也是目瞪口呆。

    这田家到底干了些什么?

    田家村的人,心中又害怕,又担心,田园这是要和田家算总账。

    田老头惊怒万分,颤抖着身子给田园跪了下去,“田园,你住手吧,是我对不住你,是我的错!”

    田园看着田老头,“这一切,确实是你的错,但你以为,这就算了吗?那你可真是想的太美好了!”

    田园依旧砸着,尖叫声四起。

    他一路砸到自己亲手盖的院子前,身后无一个人敢跟过来。

    田园一斧头砸了那院门,看着这院子里,陌生的一切,眼泪顿时便落了下来。

    他的欢喜不在了。

    “啊……”

    尖叫一声,像疯狂了一般,把屋子全部给砸倒,然后一把火烧了起来。

    “田园……”

    田李氏叫了一声,晕厥过去。

    田老头也气红了眼。

    田园一步一步走到田老头面前,“当初田园的名字并不是你给我取的,是因为我印象里,有这两个字,是我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如今咱们之间,恩断义绝,从此以后,形同陌人,我不要你们的命,我会等着看你们遭报应!”

    拿了自己的大刀,出了田家。

    无视田家人的哭喊,田园牵着马,慢慢的朝郑家走去。

    如今能为他解惑的,也只有郑家人了。

    郑家靠杀猪为生,不像村里人靠着砍树过日子,所以哪怕今日田家办酒席也没人过来,郑家不捧田家的臭脚。

    大妞儿娘在家准备着明日的晚饭,毕竟中秋节,月圆人团圆,得做月饼,她想做点送回娘家去。

    大妞儿在一边打络子,以前觉得打络子能赚钱,十分有劲,和不不比快,比谁做的好,也比谁赚钱多。

    但是现在一个人坐在炕上,大妞儿却无精打采,不想赚这个钱了。

    “大妞儿,你别躲懒,过来帮我烧灶孔!”

    “哦!”大妞儿无精打采应了一声,走出屋子,喊了一声大黑、小黑,两只狗却一个窜头奔了出去,大妞儿连忙跑出去,看见田园的时候,惊喜的喊了一声,“叔!”又朝屋子里喊道,“娘,田园叔回来了!”

    “啥……”

    大妞娘走了出来,看见田园的时候,顿时红了眼眶,“田园兄弟,你总算回来了!”

    “……”

    田园只觉得喉咙哽咽的难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进屋子说吧!”大妞娘忙道。

    “我来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田园轻轻出声。

    再没了在田家时的嚣张,也没有那股子狠劲。

    像做错事的孩子,说话声音都颤抖。

    “我知道!”大妞儿忙道,“那天我们好些人正在打络子,田李氏带着她那四个儿媳妇闯了进来,什么都没说就把婶子推到在地,我抱着冬瑜跑回家来喊人,等我带着我娘、阿奶去的时候,身子倒在地上,衣襟后都素血!”

    田园吸了口气,“然后呢?”

    “然后……”大妞娘深吸一口气,“我们本想把人接到家里来,但是田家不答应,说她勾引野男人,冬瑜不是你的孩子,你写了休书说要休了她,把你家所有东西都抢走了,我们只得把人安置在山脚下的茅草屋里!”

    田园站在原地,双手紧紧握拳。

    “后来呢?”

    “那天你媳妇本来说要上山,但是走到半路回来了,问我借了二十两银子,再后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大妞娘说道。

    田园从怀里摸出二十两银子,“多谢嫂子照拂!”

    转身牵着马儿就走。

    “田园兄弟,你要去哪里?”

    “我要再去一趟田家!”

    田家人只是还了东西,却没还银子。

    临走时欢喜手里有**百两银子,就算她花用再大,起码也有六百两,加上太子殿下派人送来的五百两,他不能白白便宜了田家人。

    就算这笔银子喂了狗,也不能便宜田家人。

    “田园兄弟!”大妞娘喊了一声,“田园兄弟,田家那些人迟早是会遭报应的,你别去找他们了,赶紧找你媳妇去吧,她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两个孩子,已经走了好多天,二十两银子,支持不了多久的!”

    田园脚步一顿,想了想点点头。

    田家那些人,迟早会把那银子败光,给他们留着买药吧。

    田园想到这里,去了一趟山脚下的小茅屋,看着里面发霉的臭味,顿时红了眼眶。

    田家,他不会罢休的。

    绝对不……

    田家

    田园的离开,让田家人缓过气来,但看着被毁掉的堂屋,以及被烧掉的屋子。

    田老头嘴角两眼一番晕厥了过去。

    “老头子!”

    “爹……”

    一片尖叫。

    田家顿时乱成了一团。

    田家村人这下子连喜宴都顾不得吃,纷纷回家。

    如今田园回来了,那木头生意怕是得要回去,他媳妇的事情,一个人都没出面帮衬,田园再次接手木材生意,会不会不要他们砍树?

    想到会失去这赚钱的营生,一个个觉得背脊心发凉,走路都是飘的。

    完了完了……

    同样害怕的还有村长、族长,当初他们作证担保,田家不会趁田园不在就去欺负他媳妇,当事情发生后,田老头拿着五十两银子上门,两个人为了银子选择装聋作哑,那也是田家口口声声保证田园已经死了,如今田园归来……

    “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一世英名毁了毁了,你们记住,这是我对不住田园,为了五十两银子,连良知都出卖了,你们把银子还田家去,从此不可在胜任族长一职!”族长说着,吐出一口血,身子一仰,倒在了椅子上。

    “爹……”

    “阿爷……”

    等他的儿孙上前,族长已然断了气息。

    是羞愧至死,也是惭愧至死。

    他读了多年圣贤书,最终还是被银子收买了良知。

    如今田园回来,所有的一切都瞒不住,他所做的一切迟早会被田园挖掘出来,他无颜再做一族之长,无颜面对田园。

    田园今日骂的对,骂的对!

    田家

    来迎亲的三个队伍看戏看的津津有味,这般大戏,此生也未必有幸能见一次。

    回去可以吹牛很久了。

    虽然不太清楚事情经过,但多方一打听,再综合一下,便是养父母趁养子不在家,霸占了他的财产,撵走了他的妻女,如今养子回来了,这才闹了起来。

    当然更多的人,并不知道真相,但不妨碍他们胡编乱造。

    田家二房三个女儿还是嫁了,花轿进门,田坤明依旧坚持让三个妹妹嫁出去,看着她们上了花轿,花轿抬出了田家,才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

    此时此刻,田坤明内心波涛汹涌。

    他知道,一切将会离他而去。

    钱财,女人。

    和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他不甘心,不甘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