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终重逢(1更
    可是在这个时候,不甘心又能如何,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所有的狠辣,被田园一脚就能踹飞出去。

    他才明白,他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

    眼角轻轻的溢出了泪。

    田坤明不敢动弹,动一下就疼的厉害。

    家里也乱糟糟的。

    他知道,田家其实到如今,气数已尽。

    阿爷、阿奶那些银票,怕是已经葬身火海,一文钱也休想拿出来了。

    阿奶又在那里咒骂哭喊,可是有什么用?

    先前见着田园的时候,也不是吓的屁滚尿流,一句话都不敢吭。

    他得离开这个家,必须走的远远的。

    谁也不带走。

    他要去闯荡一番,赚很多很多的钱,说他自私也好,无情也罢,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田园骑在马背上,看着田家烟雾慢慢小下去,慢慢的回过神来,摸着马儿的头,“你说,她们会去哪里?”

    田园仔细想着。

    顾欢喜手里有二十两银子,能去哪里?

    她对这个地方也不熟悉,唯一熟悉的便是铜陵县。

    她们会不会去铜陵县了?

    想到这里,田园立即骑马快速奔向铜陵县。

    他只穿了亵衣,外裳先前脱掉了,一身臭烘烘,但是他顾不得这么许多,只想早一些找到顾欢喜。

    “驾!”

    在傍晚时分,到了铜陵县。

    一进县城,街道上的人,都像田园投来了错愕的目光,田园直接无视,他先去了医馆。

    下马的时候,两脚发软,差点站不稳,伸手抓紧马缰绳。

    深深吸了口气,进了医馆。

    “咦,这个人怎么这般臭!”

    “太臭了!”

    田园听着别人的议论,倒是面不改色,医馆伙计赶忙走过来,看着田园的时候,“呀,你你你是来接你夫人的吗?”

    “我夫人?”田园闻言欣喜若狂。

    伸手抓住来了伙计的手,“她在哪里?”

    “在客栈呢,你稍等片刻,我带你过去,刚好也要送药!”

    田园一个劲点头。

    眼泪顿时溢满了眼眶,抬手胡乱的抹了一把。

    傻傻的站在原地。

    伙计无奈一笑,忙去拿了药,带着田园到了客栈。

    客栈掌柜见着田园也是一脸嫌弃,眉头紧蹙,“这,这,你……”

    “掌柜,他便是田夫人的相公,早些时候和田夫人一起,带着孩子来医馆看病,我认得!”

    掌柜错愕了一下,瞧着这人一身风霜,面容被晒的黢黑,身上的亵衣本应该是白色,这会子有些黑污,唇干的都裂了口子。

    “真的?”掌柜问。

    他有些不像顾欢喜离开客栈。

    顾欢喜住在客栈,一日一两银子,吃吃喝喝几乎要五六百文,有时候上一两银子,为此他能赚不少。

    但是人家相公寻来了,总得带过去确认一下才是。

    “您请跟我来!”掌柜在前面带路。

    客房里,顾欢喜正在绣老寿星边上那闪闪发光的寿字,想要把这么一个寿字绣好,绣的好看,还要精致,得需要心静。

    一边炕上,冬瑜有模有样的看着正在帘子的不不,采菊坐在一边打络子,时不时看看不不写的字,在心中默默记下。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能这般安逸的打几个络子,换取银钱,还能吃饱,穿新衣服,又不用挨打,已经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可不敢要求更多。

    扭头看一眼顾欢喜空了几枚针出来,轻手轻脚的起身去给穿线,然后插在棉花球上。

    准备继续打络子,顺便看不不练字。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

    采菊看向顾欢喜,“夫人?”

    “采菊,你去看看是谁!”

    “嗯!”采菊点头。

    这个时候,应该是医馆的伙计小张哥哥。

    采菊笑着去开门,顾欢喜慢慢的起身,拿了一块布,把绣品遮住,慢慢走到屋檐下。

    看着采菊开了门。

    然后一股臭味传来,一个男人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进来,一把把她给搂入怀中。

    臭味熏天,让人恶心作呕。

    可是他的身体滚烫,似乎烫到了她冰冷沉寂的心。

    他整个人都在发抖,抱着她仿佛抱着稀世珍宝一般。

    顾欢喜已经猜到这个男人是谁,没来由红了眼眶。

    又有些心酸难受。

    他喜欢的那个人,已经走了,而她不是她!

    “欢喜,我回来了!”田园嘶哑着声音。

    眼泪再也忍不住。

    看着活生生的她,他一颗慌乱的心总算安定下来。

    “你,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去清洗一下,你身上实在是太臭了!”顾欢喜轻轻的推开田园。

    神色温和,眸光淡淡。

    田园微微一愣后,点头,收了手站在一边像一个无措的孩子,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欢喜。

    就想当初采菊来的时候一样。

    顾欢喜呼出一口气,“采菊,你去喊花婶子过来一下!”

    又对掌柜笑道,“麻烦掌柜让人送几桶热水过来!”

    “好好!”掌柜应了一声,忙去安排。

    顾欢喜又对小张说道,“药给我吧,我去给你拿钱!”

    “多谢夫人!”

    顾欢喜笑笑不言语,拿了药进屋子,从一边的抽屉里拿了五钱银子,又顺手拿了两个橘子,出来递给小张。

    小张拿着银子、橘子,看了一眼像木头一样站在屋檐下的田园。

    这么个汉子,瞧着那么强大厉害,想不到也是个怕媳妇的。

    “那夫人,小的先回去了,明日再过来!”

    “好!”顾欢喜目送小张离去。

    才看着田园笑道,“进去呀!”

    “我身上又脏又臭,先不进去了,等洗好在进去吧!”

    顾欢喜看着田园,“那随你吧,我先去换一下衣裳!”

    进屋子拿了衣裳去了浴房。

    换衣服的时候,顾欢喜扣盘扣的时候,不免微微有些走神。

    似乎从来没有男人这么抱过她。

    那滚热的身体,还有强劲的臂膀,以及那剧烈跳动的心。

    也从未有男人这般对她好过。

    他是不知道,她已经不是她了吧,若是知道后,还会这么对她好吗?

    身子靠在墙壁上,顾欢喜吸了吸唇,才深深吐出一口气,出了屋子。

    采菊已经把花婶子请了过来。

    “田夫人!”花婶子笑着喊了一声。

    看向田园的时候,礼貌一笑。

    然后用力憋气。

    这人是谁,浑身可真臭。

    “花婶子,这是我相公,刚刚外面回来,麻烦你给他看看尺寸,在去布庄那边给他买两套青色直稠的衣裳!”

    “是里里外外都要买吗?”花婶子问。

    “嗯,都要!”顾欢喜说着,拿了五两银子出来,“余下的,你买茶喝!”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花婶子开心极了。

    忙仔细看了看田园,心中便有数。

    赶紧去买衣裳。

    田园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顾欢喜忙进忙出,心里没来由满足的很。

    不不抱着冬瑜站在门口。

    犹豫很久,才轻轻的喊了一声,“爹!”

    冬瑜错愕的看着不不,笑了起来,也冲田园喊了一声,“爹!”

    “……”

    田园僵在原地。

    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被人喊爹是什么滋味。

    但是今日却觉得,这感觉特别好。

    心里似乎被什么积满,密密麻麻,说不出的滋味和感觉。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然后大眼瞪小眼,都没了话。

    采菊知道了田园的身份,微微福了福身,“见过老爷!”

    姿势不标准,但她努力在学。

    田园回神,也是点了点头,“嗯!”

    热水很快送过来。

    “你先进去洗洗吧,衣裳花婶子买回来了,就给你送到浴房!”

    “嗯!”田园点头。

    从另外一边门进了浴房。

    几大桶热水放着,边上放着香胰子,还有洗头的香膏。

    田园拿过了布巾,轻轻的嗅了嗅,香香的,看样子是用过,应该是欢喜用过的。

    没来由红了脸。

    他脸黑,倒也看不出来,但是他自己能感觉到,脸上滚烫烫,浑身热乎乎。

    小心翼翼的把布巾放回去。

    欢喜的东西,他舍不得乱用,尤其是浑身脏兮兮的时候。

    舀了热水洗着,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仔仔细细的洗,用力的搓,务必要洗的干干净净。

    顾欢喜倒不晓得田园那么许多心思,让采菊去厨房点菜,“点个鸡汤,还有菜你看着来,点上三个荤菜,三个素菜,还有两个爽口的凉拌菜,米饭、和粥也来一些!”

    “嗯!”

    采菊点头,去了厨房。

    客栈里的菜肴她都吃过,什么都好吃的很,但也知道夫人、小姐的喜好。

    花婶子买了衣裳回来,田园还没洗好。

    “多谢花婶子了,一会还有衣裳,也要麻烦你洗一下!”

    “不麻烦,不麻烦,都是应该的!”花婶子眉开眼笑道。

    这跑一趟,赚了一两百文钱,心里乐呵的很。

    “那你一会后过来拿衣裳去洗吧!”

    “好的田夫人!”

    顾欢喜接了衣裳,那种去浴房。

    推开浴房的门,雾漫漫。

    她知道屏风后的人定是脱的光光,心里也有些遐想。

    田园在得知顾欢喜进了浴房,就僵直了甚至,双手遮住重要部位,脸胀的通红。

    “衣裳给你放在架子上,你洗好就换上出来,脏衣服一会花婶子来拿去洗,饭菜我让采菊去准备了!”顾欢喜说完,朝屏风后看了一眼。

    虽然什么都没看到,还是不免羞红了脸。

    出了浴房,顾欢喜深深吸了两口气。

    “娘……”

    不不低唤一声。

    “嗯?”顾欢喜不解的看着不不。

    “娘,爹回来了,咱们是回田家村吗?”不不问。

    心里是想回去的,把被田家霸占的东西都要回来。

    顾欢喜想法却不一样。

    “再说吧,一会问问你爹再做决定!”

    如今田园回来了,家里有个男人还是不一样。

    至少走出去底气足了很多。

    不不点头。

    等田园洗好出来,采菊已经把饭菜张罗好。

    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饭。

    顾欢喜见田园手上都是伤口子,好几个还化脓了,轻声说道,“等吃了饭,你去医馆看看吧,你手上的伤马虎不得!”

    “嗯!”田园乖乖点头。

    心里受用的很。

    其实他很累很累,他已经几天几几夜没合眼了。

    这会子见到顾欢喜,总算心安。

    什么手上的伤,他都不在乎,只想吃饱喝足,然后睡一觉。

    田园胃口是真的好,吃起来也说不上优雅,吸吸呼呼的。

    顾欢喜看他样子,知道他定是饿的狠了。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嗯!”田园应了一声,到底是慢慢的吃起来。

    顾欢喜给冬瑜夹了点鱼肉,温柔低语,“冬瑜慢慢吃,小心鱼刺!”

    “嗯!”冬瑜乖乖应声,拿了调羹舀了小口小口吃着。

    难得的,饭菜都吃了干干净净,顾欢喜不得不承认田园能吃。

    当然,自己晚上的胃口也好的很。

    等吃了饭,采菊收拾碗筷,不不帮忙打下手。

    田园坐在炕上,小声说道,“欢喜,我能不能明日再去看大夫,我想睡一会!”

    顾欢喜见他眼眶发红,眸子里都是红血丝。

    “你睡吧,我一会让花婶子去请一下大夫,让他过来给你看!”

    田园点头,从怀里拿出银票,“还有这个,给你保管!”

    顾欢喜犹豫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放在一边,整理了位置让田园睡下。

    田园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欢喜,穿着亵衣亵裤躺下。

    几乎是才躺下,就传出了呼噜声,可见是真累的狠了。

    顾欢喜把银票拿出来数了数,四千八百九十五两。

    她记得,田园出去的时候的,是带了五千两银子走,也幸亏他把这银子带走了,不然留下都被田家那些混蛋抢了去。

    “采菊,你去喊一下花婶子,让她去一趟医馆,请大夫过来给老爷看看!”

    “是!”

    采菊蹬蹬蹬跑了出去。

    不一会她一个人回来,“夫人,花婆婆已经去医馆那边了!”

    “我知晓了!”

    顾欢喜说着,去了浴房,把田园的衣裳收拾在一起,一会花婶子要拿去洗。

    采菊帮着收拾浴房。

    顾欢喜看着勤快的采菊,暗自庆幸把她买了回来。

    懂事、听话、勤快,做事手脚利索,是个可心的丫头。

    花婶子很快把大夫请了过来,顾欢喜朝大夫微微福身,“大夫,麻烦您了!”

    “田夫人不必客气,我给尊夫看看再说!”

    大夫坐在一边给田园把脉,眉头越蹙越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