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买山买地见镇丞(2更
    可有的时候,越是紧张,越说不清楚。

    田开平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没事,你慢慢来!”田园说道。

    “我,我……”田开平说着,索性不说,迈步转身就走。

    因为腿不方便,走路一瘸一瘸。

    因为走的有些急,一下子便摔在地上。

    田园忙上前去扶他。

    田开平轻轻的推了推田园,“我,不,不用,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你、你不用管我!”

    “我扶你起来!”田园说完,略微一用力,就把田开平给拉了起来。

    田开平脸涨的通红,一个劲的说道,“谢谢,谢谢你,我没事,我先走了!”连看都不敢看田园一眼,一瘸一瘸的离开。

    田园看着田开平的背影,微微蹙眉。

    他似乎见过他。

    一定是见过的!

    但是在何处?为什么他想不起来?按照他的记忆,若是存在过的人,应该会想起来的。

    “唉!”村长田本有在一边叹息一声。

    田园回头,“村长叔!”

    “刚刚那个,是我的小儿子,早些年,读书也是非常不错的,我一直以为他会是小田村第一个走出去的人,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到底还是逃不脱!”田本有说着,深深的吸了口气。

    “罢了,不说了,咱们进山去吧!”

    “村长叔,你稍等片刻,我去和我媳妇说一声,顺便问问她,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

    田本有错愕,却还是点了点头。

    田园去了小院,屋子里传来笑声,也跟着笑了起来。

    推开屋子进去,顾欢喜几人正在收拾衣裳,把衣裳叠好放在衣柜里。

    “你来了,怎么样,事情都谈妥了?”顾欢喜问。

    “嗯,基本上都谈妥了,我们现在要去山上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

    “去山里吗?”顾欢喜问。

    “嗯,去看看位置好不好,若是位置好,咱们就买下来了!”

    顾欢喜自然是要去的。

    不不、冬瑜、采菊都巴巴的看着她,顾欢喜想了想才说道,“你们也收拾收拾,咱们这就出发!”

    “好!”

    “娘好!”不不、冬瑜一个应声,一个拍着马屁。

    顾欢喜最疼冬瑜,抱在怀里亲了亲,才递给田园,让田园抱着,拿了钥匙把柜子锁上,出门的时候把门也锁了。

    到不是她小心眼,但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不仔细小心,心里不安。

    田本有见田园带着一家子,有些错愕,却也理解。

    “那咱们走吧!”

    “嗯,走吧!”

    一起出了村长家。

    田本有介绍着小田村。

    “这村子也算位置好的,有小溪从村子中间过去,洗衣洗菜、浇灌田地也方便!”村长认认真真又骄傲的介绍着。

    虽然小田村穷了点,但他觉得,小田村的村民有人情味。

    一路走来,小孩子们都惊奇的看着田园、顾欢喜一行人,后面还跟了不少,得知要去山里,好几个孩子自告奋勇,回家拿了镰刀去开路。

    顾欢喜是喜欢小田村的。

    这里山清水秀,如今田中稻谷已经金黄,很快就能丰收。

    小溪里,还能看见游来游去的小鱼,一点点大,但是很多。

    山脚下是一片荒山,想要开垦出来,并不是特别难。

    山上青山片片,阵阵鸟语传来,热闹纷呈。

    “我喜欢这里!”顾欢喜轻轻出声。

    田园闻言,咧嘴一笑,“那咱们就把房子修在这里,到时候把道路延伸过来,马车就能到家了!”

    “嗯!”顾欢喜点头。

    尤其是山间,似乎有小溪,既然有小溪,那么山上定有水眼,找到水眼,挖一个大水池,就能蓄水。

    顾欢喜深深的吸了口气。

    在山脚下遇到了族长家两个儿子,两个人昨日和田园见过,今日再见到,热情的笑眯了眼。

    “田老爷!”

    “两位叔喊我田园就好!”

    两人连忙摇头,“规矩不可废!”

    有些时候,规矩得立起来。

    下面的人才会忌惮。

    田园笑,不免多看了两人一会。

    “那咱们进山吧!”

    小孩子走在前面,虽然胡乱的砍着,但还是砍了一条路出来。

    一路上小孩子们都努力的表现自己,他们清楚,若是田园真在小田村安居,真让小田村的人砍树,他们大人就能赚钱,赚了钱,他们才能读书。

    读书长知识,读书长本事,他们大多数人不想留在小田村碌碌无为,一辈子只能做一个农夫。

    田园抱着冬瑜,顾欢喜走在他前面,他一路小心翼翼的护着。

    顾欢喜比他想象的更坚强,更勇敢,一步一步朝山里走,路不太好走,她却一点都没抱怨。

    偶尔停下来休息,拿着手绢扇着风。

    “要不要我背你上去?”田园问。

    顾欢喜摇摇头,“不用,我能走的!”

    这路不算陡峭,走上去不成问题。

    而且也没有心里负担,万一下不来,还有田园呢。

    因为没有心里负担,加上一路上,顾欢喜都在欣赏这山林中的一草一木,走的比较慢,到山顶的时候,倒没觉得累。

    站在悬崖边的时候,顾欢喜看着下方的小河,还有对面的山,惊叹不已。

    “这地方真不错!”

    风景好。

    这山顶,好好收拾打磨,大树也不要都砍掉,盖个小木屋,夏天的时候泡上一壶茶,在这边边喝茶便吹着凉风,神仙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喜欢这里吗?”田园问。

    “喜欢,咱们买下来吧,就买这里,这个地方好!”顾欢喜惊叹。

    这个地方收拾出来,一定美极了。

    “好!”

    村长在一边听到两人的对话,觉得不可思议。

    但到底没多言语。

    他倒没觉得,这山上有什么好看的,也就是这个样子。

    小孩子们更没觉得有什么好看,玩了一会,便吆喝着在一边打量不不、采菊。

    漂亮的女孩子总是讨人喜欢,只是男孩子们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打量。

    不不、采菊站在一边,“大小姐,他们在看您!”采菊靠近不不小声说道。

    “他们看他们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理会就是了!”不不低声。

    她小时候被人看着,都是同情,却没多少人伸出援手,偶尔给点吃的,已经算是天大的怜惜了。

    她早已经习惯别人的目光。

    嫌弃的、憎恶的,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今日这些孩子的眼神,根本算不了什么。

    采菊想说点什么,到底不敢继续说。

    她有些怕不不。

    就是冬瑜她也怕,更别说田园了。

    这个家,最最温和的应该是夫人。

    不不看着远方。

    她喜欢这个地方,站得高,看的远,悬崖下面,是江河。

    这里地方大,代表自由,她热爱自由。

    更热爱现在的一切。

    山顾欢喜满意,田园自然没有别的想法,算是确定下来,要买下这山。

    村长自是满心高兴,这山头买下来,他虽拿不到钱财,但小田村的村民便有活计可做。

    有活计可做,就能有银子拿!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大家伙都走在前面,顾欢喜、田园走最后面。

    田园抱着冬瑜,小心的护着身后的顾欢喜。

    “要不我背你下去吧!”田园试探性的问。

    这下山的路并不太好走。

    “不用,我慢慢来就行!”顾欢喜坚持。

    眼见前面的人越来越远,顾欢喜觉得自己还不如那些孩子,果真是缺少锻炼。

    “还是我背着你下去吧!”

    “……”

    顾欢喜默。

    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田园,看的田园都有些心虚了。

    才小声说道,“好吧,你背我下去!”

    “……”

    田园错愕了一下。

    觉得幸福来的太快了些。

    微微蹲下身,等顾欢喜趴上来一手搂住顾欢喜的腿,一手抱着冬瑜,脚步稳妥的朝山下走去。

    他曾经想着,这辈子能背顾欢喜,哪怕是一次也好,如今终于得偿所愿。

    顾欢喜趴在田园的背上,沉默不语。

    这个男人的背真宽大,给人一种很有依靠的感觉。

    她的记忆里,似乎从未有人背着她前行过,更没有这般小心翼翼的护着她,慢慢的朝山下走去。

    她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双手抱着田园的脖子。

    和冬瑜的眼神对上。

    “……”

    “……”

    两个人都在错过之后,笑了起来。

    顾欢喜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她在暗自庆幸,她遇上了这个男人。

    这么好的男人。

    不言语,却将一切做到最好,让人心安。

    田园也有心思,但这个时候可不敢乱想,怕摔了顾欢喜,也担心摔着冬瑜,认认真真的下山。

    到了山脚下,男孩们都回家去了,村长和族长家两兄弟正在说话,不不、采菊在一边溪口蹲着捡着石头。

    这小溪里有鹅卵石,小小的光光滑滑,不不打算捡一些回去,堆些花样出来。

    见到田园、顾欢喜下来,不不抬眸看去,只觉得那一家三口有些晃眼。

    有些压制下去不再想的心事,又浓浓的浮现出来。

    他们才是一家人。

    他们才是一家人!

    而她只是一个外人,一个被抛弃被嫌弃的人。

    想到这里,不不把手中的鹅卵石都丢掉。

    看着鹅卵石丢在溪水中,溅起了水花。

    “大小姐,您怎么给丢了?”采菊惊讶问。

    刚刚不是还很喜欢吗?

    “不喜欢了!”

    “……”

    采菊微微一愣。

    不明白为何这么快改变了主意,却是把自己捡的放在了口袋里。

    她小时候可从来没有过这么休闲惬意的日子,吃好喝好穿好,夫人对她好,除了在衣裳上和大小姐、二小姐有差别,但是吃喝上却是一模一样。

    做人不能没有良心。

    想到这里,采菊起身,朝顾欢喜、田园跑去。

    “老爷、夫人,我来抱二小姐吧!”

    田园没有犹豫,把冬瑜给了采菊。

    采菊抱着冬瑜,“二小姐,我们去小溪边捡鹅卵石吧,好看的很呢!”

    “嗯!”

    冬瑜应声。

    她倒是不想捡鹅卵石,而是想玩水。

    她好想自己走路,可是傻娘不允许,说她还笑,骨头还没长好。

    傻娘对她好,她要听话。

    瞧见不不的第一眼,冬瑜就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也不去喊她,由采菊抱着,把手放在小溪里拍打着,故意把溪水拍到不不脸上。

    “啊!”不不叫了一声,抬眸看着冬瑜。

    有些哀怨、有些嫉妒。

    冬瑜朝不不伸手,“抱!”

    “……”

    不不犹豫了一下,看着可爱的冬瑜,还是把人抱了过来。

    冬瑜到了不不怀里,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软软糯糯的喊了声,“姐姐!”

    “……”

    不不震愣片刻,到底还是嗯了一声,呼出一口气,把心里那点郁气消散开去,专心的抱着冬瑜玩水。

    让嫉妒、不安都慢慢消散。

    顾欢喜站在一边瞧着,温柔而笑。

    田园跟族长两个儿子说好,这小山他要买下,但是不能是整个,而是买下一片,到时候用围墙围起来。

    “这山不贵的,几百两上千两银子就能行,这山脚下的荒地顶多也二三百两,你可以拿下一大片!”村长田本有说道。

    这倒是实话,这一片荒山,下面都是乱石,要整理出来也得费不少钱,所以荒山卖出去不会太贵!

    田园看着这一片荒山,觉得挺好,虽是荒山,却无孤坟一类,到时候休整刨石会省去不小的麻烦。

    “咱们下午去一趟镇上,看看这个要咱们划分,怎么付银子!”

    “好!”

    田园想早些确定下来,村长求之不得。

    一起回了村长家,饭菜都已经做好,有腊肉、豆花,还有一个鸡汤,两个小菜,在乡下来说,已经算的上十分客气了。

    “来,坐下来吃饭吧!”

    这厢顾欢喜一家子坐下,村长、以及他三个儿子坐了一桌,一采菊则去和田罗氏她们一起吃。

    有些时候,顾欢喜明白,古代人讲究规矩。

    想着得早些把家搬出去才是。

    族长家虽好,但还是少了点家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也是,尽是客气话。

    饭后,田园对顾欢喜说道,“我一会要去一趟镇上说买山的事情!”

    “我拿银票给你!”

    顾欢喜打开柜子,拿了三千两银子给田园,留下一千多两。

    “给我这么多做什么?”

    “你既然去谈买地,万一要是成了,就签订契约,免得来来回回的跑,我想早些搬到咱们自己的家去!”

    田园闻言,仔细想了想,“好,等地划出来了,咱们就弄几个木屋先住过去!”

    “好!”

    田园驾驶马车带着村长、族长去镇上。

    镇丞最近心里不太好受,十分难受。

    他总觉得自己要完了。

    去县城见不到县令大人,更别说去府城了。

    他觉得自己要玩蛋,早知道就应该听田园的话,早些把田东明抓起来。

    “大人,大人,田园来了!”

    “什么?”镇丞忽地站起身,“你说谁来了?”

    “田园,田园来了!”朱捕头急忙道。

    掩饰不住内心的小欣喜。

    “他真的来了吗?在何处?”

    “就在外面,据说是来买山头,荒地的!”

    镇丞已经听不进去这些,他得请田园帮他出出主意。

    想到这里,镇丞走的很快。

    见到田园的时候,整个人激动不已,“田园,你总算回来了!”

    “见过大人!”田园抱拳行礼。

    镇丞忙忙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听说你要买山头买地?”

    “嗯!”

    “买在何处?需要多少?到时候本官去给你看看!”

    “如此便多谢大人了,我打算买在小田村!”田园说着,介绍村长、族长。

    镇丞笑。

    他先前还真没注意到这两个人。

    “嗯,田园是要迁居你们村子啊,那好办,一会本官就写下文书,这买山头的事情,地方看好了吗?需要多大地方?这个买山、荒地倒是便宜的,几百两银子都能买下一片,买山有个一千两也能买下一大片了!”镇丞热情道。

    他想着早点把田园买山的事情办好,问问田园,田东明的事情应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