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顾欢喜出手了(2更
    田园闻言微微一愣。

    这事他给忘记了!

    摇摇头。

    “……”

    这是别说田园,顾欢喜也忘记了。

    “那你还是去一趟吧,当初郑家帮了我们很多!”

    “嗯,一会我去镇上的时候,去一趟!”

    顾欢喜颔首,继续打着太极。

    田家村那些人,稍微还有良心的就那几个,大多数自私自利,要依靠着田园赚钱的时候,一副阿谀奉承的嘴脸,一旦出事,一个个躲的最远。

    她算是看透这些人。

    吃了早饭,田园就出发去镇上,这修建房子也不是说修建就就修建的,有些东西还是要准备。

    顾欢喜则换了衣裳,让采菊、不不照顾冬瑜,出了小院。

    田开平看见顾欢喜,错愕了一下,红着脸小声喊了句,“嫂子!”

    “嗯,你好!”顾欢喜出声,看着面前的男子,神色如常。

    并没有他瘸腿多看或者不自在。

    这样子的算不了什么,她见到比田开平更残疾的都有。

    田开平却有些担心,怕顾欢喜瞧不起自己,“嫂子,您这是……”

    看着顾欢喜一声旧衣服,田开平不解。

    “我过去看看,你要过去吗?咱们一起走吧!”

    “……”

    田开平震惊。

    他是男人,怎么能一起走。

    虽然浩瀚王朝风气开放了不少,但是他还是不敢的。

    “我,我……”

    顾欢喜看着田开平,“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嫂子,一起去不太好!”

    “……”

    顾欢喜错愕,却很快明白下来。

    田开平是想着孤男寡女,一起同行怕别人说闲话。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有些事情我想问一问你,再说了,光天化日之下,去那边来往行人也不少,咱们行的端、做得正,怕什么呢?”顾欢喜反问。

    “我,我……”

    “走吧,我们边走边说!”顾欢喜说完,走在了前面。

    田开平犹豫好一会,才跟着一起出了家门。

    顾欢喜走的并不快,顾及着田开平的腿,“这村子一共多少户人家?一百户有吗?”

    “没有的,具体多少我不清楚,我爹清楚的,不如我去问问我爹?”

    “不用,大数知道就好!”顾欢喜说着,看向田里。

    稻谷看着似乎更黄了。

    还有远处的土地。

    “那边山地里,种的东西是玉米吗?”

    “玉米?”

    “就是那一颗颗高高的那种!”

    田开平顿时明白过来,“那是苞谷,可以磨碎和着大米煮饭吃,家里若是粮食够吃的,就拿来喂猪!”

    玉米,苞谷!

    这是同一种东西。

    “那苞谷下面绿油油,铺了一地的东西呢?是番薯吗?”顾欢喜又问。

    “那是番薯,没饭吃的人家也会煮来吃,不过更多是喂猪,猪吃这个长的快!”

    顾欢喜点头。

    “那番薯藤也可以喂猪的吧!”

    “番薯藤都拿来喂猪,有时候家里种的多了,便会把番薯藤晒干,等到冬天的时候,煮了给猪吃!”

    顾欢喜颔首。

    寻思着。

    又问田开平,“你读过书,可知道番薯粉怎么做?”

    “……”田开平惊讶的看着顾欢喜,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农经上面可能会说,只是农经这种书,一般咱们看不到!”

    “倒也是!”

    两个人说着,到了修房子的地方。

    顾欢喜没想到,这还早着呢,已经有不少人干的热火朝天,搬石头的搬石头,挖土的挖图,一边还有人拿着工具正在砸石头,村民们见到顾欢喜,都愣住。

    “……”

    “……”

    顾欢喜嫣然一笑,“你们好,我过来看看,就随便看看,你们辛苦了!”

    村民没想到顾欢喜会说这句话,顿时有些无措。

    他们看见过顾欢喜的,一身衣裳,漂亮精致,是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想,也买不起的好料子。

    “你们继续干活吧,我就随便看看!”

    顾欢喜说着,朝小溪另外一边走去。

    这边也有一块荒地,不过不如修宅院那边大,但是要拿来修个作坊,倒是够了。

    而且隔了一个小溪,也不会让住人的那边显得吵闹。

    顾欢喜瞧着就觉得不错。

    这些村子,家家户户都种了番薯,如果番薯能够卖掉,肯定愿意卖的。

    而她买了番薯,会弄出很多番薯渣渣来,到时候让他们背了番薯渣回去喂猪,既赚了钱,猪也没饿着,应该有更多的人愿意卖。

    顾欢喜心中自有盘算。

    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顾欢喜拿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这小溪两边,可以修一个小桥,把两边连接起来,那样子来去也方便。

    “夫人,您在画什么?”一道小心翼翼的男声传来。

    顾欢喜抬头,身边站在一个衣裳洗的泛白,上面是补丁的男孩儿。

    瘦瘦巴巴的,眼睛却极漂亮。

    顾欢喜看着他,小男孩儿顿时红了脸。

    不远处还有十几个男孩儿,也小心翼翼又崇拜的看过来。

    “我在画图,你叫什么名字?”顾欢喜温和问。

    她喜欢小孩子,格外的喜欢。

    “我叫田聪,聪明的聪,族长老太爷给取的名字!”田聪说着,有些紧张,但很有勇气的站在原地。

    “田聪,聪明的聪,很好的名字,你是我见过最不一样的小男孩儿!”

    田聪闻言,眼睛亮了起来,“夫人不怪我打扰了夫人画画吗?”

    “这有什么好怪罪的,你那些小伙伴都不敢过来吗?”

    “嗯,他们都有些害怕,怕打扰了夫人,我也害怕,但是我想过来问问夫人,可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

    “……”

    顾欢喜沉默。

    这孩子可真会说话。

    “你几岁了?”

    “我十一岁了!”

    十一岁,瞧着倒是不像。

    主要还是太瘦了。

    “你别说,我还真有事情想找人帮忙呢!”

    “是什么?夫人尽管吩咐,我,我和小伙伴们都愿意为夫人跑腿!”

    “那感情好,我问你啊,这附近几个村子你都知道叫什么吗?”

    “知道!”

    “那你说说看,若是说的对,我一会奖励你吃糕点和糖!”

    田聪一听,笑了起来。

    这孩子,笑起来也格外好看。

    “嗯,小田村过去是田家村,小池村、大池村、顾家村!”田聪说着,又说起另外一边,“从小田村往另外一边是雷电村、上许村、官塘村、赵家村!”

    顾欢喜点头,“你都去过吗?”

    田聪摇摇头,“没去过,不过我娘是官塘村的,所以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村子呢?”

    “平时大人们说话,我记下来的!”

    “全部都记下来了?”

    “嗯,我还问了问,所以知道这些!”

    “果然聪明,你这名字取的好,那我再问你,你知道这些村子的人都种番薯吗?”

    “种啊,家家户户都要养猪,就要种苞谷、番薯,还种大豆、小麦呢,夫人您也想买地种这些吗?”

    顾欢喜摇头,“我不想种地,我想做买卖!”

    “做买卖能赚钱,夫人您做啊,我可以帮您打下手!”

    “呵呵呵!”顾欢喜掩嘴笑了起来。

    伸手点了点田聪的脑门,“小家伙,倒是聪明!”

    “嘿嘿嘿!”田聪也笑了起来。

    “行啊,那你以后就给我跑腿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给我跑腿了,就要听我的话,别人的话,不管是谁你都不能听……”

    “我懂,不能忘恩负义!”

    顾欢喜点头,“对,不能忘恩负义!”

    伸手摸摸田聪的头,“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孩子,如你的名字一样,田聪,你想过读书吗?”

    “读书……”田聪微微红了眼眶,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他自是想过的。

    但是家里穷,肚子都要填不饱,又怎么会有多余的钱给他去读书。

    “你好好听话,等我作坊弄起来来了,我就在村子里弄个私塾,到时候请了夫子来教你们读书好不好?”

    “真的?”田聪问。

    “真的!”

    “夫人您真好,您真好!”田聪大叫出声。

    把他的小伙伴都喊了过来。

    十几个男孩子,都乖乖的站在顾欢喜面前。

    顾欢喜看着他们。

    这是小田村的下一代,也是小田村的未来。

    这些孩子单纯善良,乖巧懂事。

    那日去山里,他们拿着镰刀在前面开路,最后却连一句谢谢,一块糕点、一颗糖都没得到。

    想起田园从徐福记买回来的东西,“你们跟我来,我拿东西给你们吃,算是你们听话的奖赏!”

    “嗯!”

    顾欢喜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好多小孩,然后渐渐的越来越多。

    几乎整个村子的半大的男孩子都来了,女孩子们倒是矜持许多,但也好奇,这些人跟着顾欢喜做什么去?

    村民们也好奇,但好奇归好奇,这活还是要干,他们可是拿了钱的,不能因为任何理由偷懒。

    顾欢喜这边才走,便有人送青砖、黑瓦来,田开平一瘸一拐的招呼着大家把青砖、黑瓦都放在一边,仔细的清点过去,然后记账。

    他一手那种毛笔,一手捧着用线缝合起来的账本,写的认认真真,把字也写的格外的俊秀好看。

    “田老爷要的青砖,咱们暂时没这么多,如今把家里余下的都送来的,隔两日再送一些过来,麻烦您和田老爷说一声!”

    田开平点头,“还有这几十块碎掉的,麻烦你们明日来的时候,补上!”

    “好好好!”

    这青砖清点好,田开平又去点瓦,他点的仔细,送瓦的人也不好多说,毕竟能在这里点瓦,总是田老爷信任的人,或者是亲戚一类,他得罪不起!

    田开平把瓦点好,有百来片碎掉的,“你们明日也把这百来片补上吧!”

    “好好好!”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所以送瓦的人,也没拒绝。

    等到田开平把收到瓦片的数量,写了字据给他,他才告辞离去。

    田开平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并没有表面这么镇定,他其实很害怕,也很恐慌,毕竟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个正经的活计。

    不问薪饷,不问前程,他只想认认真真的把这个差事做好。

    做的尽善尽美!

    顾欢喜带着一群孩子到了后门,推了一下门就开了。

    “……”

    没关门吗?

    她记得早上是关了的!

    “娘!”

    “娘……”

    不不、冬瑜在炕上玩耍,刚好从窗户边就能看见顾欢喜回来。

    顾欢喜应了一声,进了屋子,从案桌上拿了装糖的盒子,走到院中,对田聪等人说道,“这些糖,你们分着吃,田聪你来给他们分!”

    “啊,好!”田聪错愕之后,用力点头。

    拿过盒子先一人一粒。

    “谢谢夫人,谢谢聪哥!”

    “谢谢夫人,谢谢聪哥!”

    顾欢喜站在一边,笑的眉眼弯弯,温柔至极。

    不不坐在窗户边瞧着,心渐渐沉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