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小心眼(3更
    她一直以为,顾欢喜对自己的不一样的,虽不能和冬瑜相比,但是她总归是不一样的。

    她喊她娘。

    可是这一刻,她才明白,其实,她在顾欢喜心中,眼中,和外面这些男孩子是一样的。

    她也会用那般温柔的眼神去看这些男孩子。

    把她最爱吃的糖拿出去分给这些孩子们吃,甚至没问一句她。

    轻轻的低下头,红了眼眶。

    冬瑜坐在一边看了不不一眼,倒在枕头上,看着屋顶。

    心中却觉得好笑。

    这便是贪心吧。

    还真是呢,不不若是仔细想想,就应该明白,其实顾欢喜是真真正正心善的人,她喜欢孩子,特别特别喜欢,不管是不是她生的,她都用一刻温柔善良纯爱的心接受包容。

    就如有了点钱,就想着带不不去看病,这点就能看出来,她其实很善良。

    善良的让人心疼。

    不不经历的太少,不懂的满足,更不懂得,也只有这般善良的顾欢喜才会接纳她,给她一个家。

    若是懂了,就会明白,她何其有幸,遇到了顾欢喜。

    不然这般下去,她又能活几年?

    冬瑜想着,勾唇笑了笑。

    院子里,田聪把糖果分好,还剩下了两块,他看着两块糖果,犹豫的看向顾欢喜。

    “夫人……”

    顾欢喜笑了起来,“好了,除了田聪,你们都回去吧!”

    “是,夫人!”

    孩子们拿到糖,只有少数两个放在嘴里吃,其他都小心翼翼拿着,准备回家给家中弟弟妹妹吃。

    这份友爱之心,让顾欢喜瞧着动容。

    等到人都走了,顾欢喜才看向田聪,“这两块糖都给你了,不单单如此,我还要给你两块糕点!”

    “啊……”田聪惊讶万分。

    “夫人,为什么?”

    “因为你帮我分了糖果,你十分的认真,你一视同仁,不管是谁,喊你哥哥还是弟弟,你给的糖果都是一样的,并没有因此多给,也没有不给,其实我还担心,如果到了你这里,糖分光了怎么办?”

    “我没事!”田聪忙道,怕顾欢喜不信,继续说道,“我可以没有糖的,虽然我会失望,也会伤心,但我知道,夫人以后肯定还会给我糖吃!”

    “真是个好孩子,不贪心,不计较暂时的得失,田聪,我一定要把你培养起来!”

    田聪虽不懂,顾欢喜要把他培养成什么样子,但是他知道,一定是极好极好的。

    用力点头。

    “我给你拿糕点,拿着糕点回家去吧!”

    “嗯!”

    顾欢喜进屋子,拿了黄纸,包了六块糕点,拿出给田聪带回去吃。

    田聪朝顾欢喜行礼,别扭却真诚,“夫人,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

    把田聪送出了院子,顾欢喜把院门的门阀上好,回了屋子,才问道,“你们今儿谁出去过吗?”

    不不眸子闪过慌乱,摇摇头,“不知道啊,娘,怎么了?”

    “后门都没关!”

    “那可能是采菊吧!”不不小声说道。

    顾欢喜也没多想。

    拿了块糕点吃了,拍干净手,才去逗冬瑜。

    冬瑜咯咯咯笑着,却看向不不。

    她知道,不不出去过,那院门也是不不忘记关了。

    如今却把这事儿推给采菊,不不想做什么?

    冬瑜冷笑。

    还以为是个聪明的,却不想也是个蠢的。

    采菊端着热水过来,顾欢喜抬眸看了她一眼,“采菊,以后出去记得把院门关上!”

    “……”采菊不解的看着顾欢喜,“夫人,我今天没出去啊!”

    “院子后门不是你开的?”

    “不是!”

    顾欢喜挑眉,“那今天有人进来过吗?”

    “没有!”

    “难道是我忘记关门了?”顾欢喜呢喃一句,“不不、采菊,以后记得多注意一下那院门,一定要把门阀上好,知道吗?”

    “记住了夫人!”

    “记住了,娘!”

    不不、采菊异口同声,

    顾欢喜没所谓笑笑,专心哄逗冬瑜,把冬瑜逗的咯咯咯直笑。

    采菊瞧着,觉得好玩,也羡慕冬瑜,却没别的心思,把热水放在一边,拿了线坐在门口打络子。

    她喜欢做活,轻活重活都没事,忙活起来,就觉得日子这般充实,也不会去想姐姐妹妹们。

    爹娘、两个弟弟,她权当他们死了,但是几个姐妹。

    采菊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这一辈子,兴许再也见不到她们了。

    但愿她们过的很好,比她过的还好!

    不不小心翼翼的下了炕,拿了线坐到采菊身边,“采菊,我们一起打络子吧!”

    “好啊!”

    采菊应了一声。

    不不是小姐,她是丫鬟。

    顾欢喜逗哄一会冬瑜,才去拿了宣纸,在小几上认认真真的写着。

    写了一会,也觉得无趣。

    “采菊,去打水过来给我洗手,我要绣花!”

    那副拜寿图也该绣起来才是。

    免得时间久了,便没了心思绣。

    “是!”

    采菊立即去打水,顾欢喜把绣架放在门口屋檐下,等采菊打水回来,洗手后认认真真的绣着。

    不不坐在一边,偷偷的看着顾欢喜。

    她害怕,害怕顾欢喜发现了她说谎。

    田园驾驶马车到了郑家。

    大妞娘见到田园,欣喜万分,“田兄弟,你回来了,可是找到弟妹她们了?”

    “找到了,我过来和嫂子说一声!”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对了,师父一家子都回来了!”

    “师父回来了?”

    “回来了,昨儿到的!”

    田园笑,“多谢嫂子,我这边过去看看,告辞了!”

    大妞娘还想说点什么,田园已经驾驶马车离去。

    看着田园依旧收拾的干干净净,大妞娘不免感慨,田园一定是爱极他媳妇,很爱很爱那种。

    田园到了田师父家。

    刚好田毅出来,两个人一碰面,都笑了起来。

    “大哥!”

    “兄弟!”

    田毅上前拍拍田园的肩膀,“好兄弟,见到你来,我这心总算安稳,走,进去慢慢说!”

    他正打算花些银子让人打听田园的消息。

    如今人来了,心确确实实是安了。

    这个弟弟,他是认下了。

    “好!”

    田园应声,跟着家门。

    看见田师父的时候,田园笑得开怀,“师父!”

    “你小子!”田师父更是笑的眼角眉梢都是皱纹。

    看着田园并无大恙,就是瘦了点,倒是放心下来,“平安就好,她们人呢?”

    他知道,只有找到顾欢喜,田园的心才会安。

    才会笑的出来。

    这个孩子,对顾欢喜悄悄深爱了那么多年,也只有顾欢喜在他身边,他才会觉得是真真正正的幸福。

    “在小田村,我已经把户籍落在小田村了,在那边买了荒地,打算修个宅院,先安顿下来!”田园认真说着,看向一边的方秀,犹豫了一会,喊道,“师娘好!”

    “啊……”方秀愣了愣,才笑了出声,“好,好!”

    田园这一声师娘,喊的方秀心花怒放,虽然昨夜她已经见过另外一个徒弟,只是心中还是十分清楚明白。那个只是单纯的徒弟,田园在田北熙心中。可不单单只是一个徒弟,田北熙拿田园当儿子看待。

    她真的不介意有这么一个儿子,反而还暗自欣喜。

    这么重情重义的儿子要到哪里去找?

    真是苍天怜见,知道她一个儿子心里凄苦,又给送了一个来。

    田师傅见状,心中甚是宽慰,对田园说道,“到堂屋坐吧!”

    “唉!”田应了一声,跟在田师傅身后。

    方秀一个劲的打量田园,越瞧越觉得这孩子不错。

    那厢,田毅立即让丫鬟去泡茶,也跟着进了堂屋。

    “中午在这吃饭吧,我去吩咐厨房一声,家里有肉,菜地里也有,再杀只鸡,红烧、清蒸都行,田园,你爱怎么吃?!”方秀开怀的看着田园,眸子里都是慈爱。

    是真拿田园当儿子看待了。

    “师娘不必麻烦,我一会还要去镇上买东西,就不在家里吃饭了,下次,下次一定来!”田园忙道。

    师父回来,他心里高兴,但他想早些把房子修好,到时候师父也可以过去住。

    田师父蹙眉,“你要去镇上买什么?让你阿毅哥跟你一起去!”

    “我在小田村那边的地基弄好了,要去买一些糯米,磨成粉和泥土搅和起来做粘合,青砖、黑瓦今日就能送到!”

    “这么快地基都弄好了?”田师父问。

    田园点头,“嗯,小田村的人多,我拿钱请他们,他们都来帮忙干活,所以做起来比较快,今日应该能把地基弄出来,我都想好了,最多半个月就把这房子修起来,师父,您有什么打算?”

    “打算?”

    田师父想了想。

    他还真没什么打算。

    以前想着在这田家村等田园回来,如今田园回来了,他可能会跟着田毅去县城。

    他也想陪着孙子、孙女长大。

    “我到时候看你阿毅哥的,他若是去县城,我便跟着去县城!”田师父说着,看向田园。

    他倒是有心让田毅跟着田园一起做这木头生意。

    只是田园把生意都做起来了,他也不愿两兄弟为了钱财坏了感情。

    田毅却开口说道,“阿园,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开远县吧,在县城总比在这山沟沟好,吃什么也方便,最主要还是为了孩子,以后他们在县城,也能得到更好的教育,便是见识,也比农村孩子强上许多!”

    田园微微摇头。

    他不能去,顾欢喜不能出现在开远县。

    铜陵县他还会考虑。

    “阿园,若是没银子,你完全不必担心,我这些年存了些银子,我到时候把宅院买大些,你和我们一起住,你放心,我拿你但亲兄弟,定不会亏待你的!”

    田园闻言笑了起来。

    他其实没这个心思和打算。

    完颜夏秋却听得心里冒火。

    这银子是大风刮来的吗?

    田园于他们一家子,虽有救命之恩,是应该报答,但是也不能这般没有底线的报答吧。

    忙端着茶进了堂屋,“相公,既然田兄弟不愿意去,总有他的原因,你何必勉强田兄弟呢!”

    完颜夏秋的话遗落,堂屋里便安静下来。

    都纷纷看向她。

    田师父摇摇头没有说话。

    方秀神色淡然,很明显是瞧不上这个儿媳妇的。

    田毅看着完颜夏秋,心中有些失望,想要说点什么。

    田园忙道,“嫂子说的对,我不能去开远县,确实有我自己的苦衷,多谢阿毅哥一番好心,我心领了!”

    站起身,“师父、师娘,时辰不早,我先去镇上买东西,然后早些回去!”

    对于完颜夏秋的防备,田园无所谓。

    这个家,他在意的只有田师父一个人。

    对田毅也好,师娘方秀也罢,他都是爱屋及乌罢了。

    至于完颜夏秋,那更是说不上。

    “我跟你一起去吧!”田毅忙道。

    心里为完颜夏秋的不满加深了许多。

    “阿毅哥,不用的,这里去镇上路不远,我又是驾驶马车去,来去也很快!”田园说着,朝田师父、方秀行礼,然后便出了田师父家。

    田毅立即追了出来,“阿园,你嫂子她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

    “我知道,没关系的!”田园说着,跳上马车,“阿毅哥,我先走!”

    驾驶马车离开。

    田毅站在门口,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转身朝家里走去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