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所求不多
    到了院子,见完颜夏秋一个人,端着茶无助的站在那里,田毅站在原地看着。

    这是他自己选的媳妇,当初瞧着第一眼,便心动不已。

    她父母双亡,带着妹妹寄居在伯父家,吃苦受累,他心疼、怜惜她,想着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可怜人。

    只是母亲不同意他娶她,说她的性子支撑不起一个家,可他不信。

    在边疆这些年,都素母亲当家,母亲管理着大小事物,她只管安心照顾两个孩子就好。

    只是经历了许多事情,母亲再也不管事,她也得到了她心心念念的管家权。

    只是一点,母亲说的对,她撑不起这个家,她格局太小,不太懂有些时候,其实情义比银子更重要。

    完颜夏秋看着田毅,微微泛红了眼眶。

    她只是,只是……

    田毅上前,接过她手里的托盘,拿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你去歇会吧!”

    “我……”

    完颜夏秋想要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说,深深的吸了口气,“相公,你没有过过我那般的日子,不明白亲情很多时候,还不如银子来的实在,你若是经历我从小过的日子,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把银子看的这么重!”

    “我知道,你觉得我势力,视财如命,是,我就是这样子的人!”

    哄着眼眶跑回房间,趴在床上大哭出声。

    田毅站在原地,好一会才慢慢的朝房间走去,见完颜夏秋在哭,他心里也难受。

    这是他曾经喜欢的姑娘。

    虽然在外面,非常重要也睡过几个,可却从未带回家,他还是怕她伤心,怕她难过。

    迈步进了屋子,拿了帕子递给完颜夏秋,“擦擦吧!”

    完颜夏秋心一紧,回眸看着田毅,伸手拿了帕子,轻轻的擦着。

    “夏秋,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田园之于我们,他不单单是跟在父亲身边长大,他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性命高于一切,就像你对夏冬一样,你会为了钱出卖她吗?会为了钱将她弃之不顾吗?”

    “你或许不懂,我曾经多么想要一个兄弟,或者一个妹妹,田园之于我,便是我的兄弟,就像夏冬之于你一样!”

    “你好好想想吧,若是你想的明白,我们之间还能继续下去,若是你想不明白……”

    他们也就完了。

    田毅说完,转身出了屋子。

    完颜夏秋拿着帕子发愣,这手帕是她做给田毅的,她懂田毅的意思。

    可就是因为懂,心里越发的凄凉。

    坐在床上发呆。

    “姐姐,你和姐夫怎么了?”完颜夏冬小声问。

    “夏冬,你说我这么做为了什么?不都是为了这个家,我那么看重银子,还不是因为我们从小连一两银子都没摸到过,如今,他有钱,可又交给我多少?”

    由始至终。

    田毅给她的银子,都那么少,让她毫无安全感。

    完颜夏冬伸手把姐姐抱在怀里,“姐姐,如果你想要,你和姐夫说啊……”

    “说?说什么呢?我去讨要的,和他心甘情愿给我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是她心中的刺。

    一辈子的刺!

    完颜夏冬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劝,只能给予姐姐安慰,默默的陪着她。

    田师父坐在椅子上。

    方秀想了想才说道,“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经历的都是内宅那些**,外面的世界知道的并不多,所以想法有些幼稚,她其实比较善良,也懂事孝顺!”

    田师父微微一笑,“我不会和她计较!”

    但内心,其实是难受的。

    也幸好,有些话并没有开口。

    这样子也好。

    “那……”方秀轻轻开口,欲言又止。

    田师父伸手,拉住方秀的手,“别胡思乱想,那是咱们的儿媳妇,是咱们老田家的人,如今咱们还年轻,她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慢慢的教她!”

    “嗯!”

    方秀应声,点了点头。

    也顺便松了口气。

    ……

    田园驾驶着马车前往山水镇,倒是真一点没往心里去。

    就他来说,这一辈子,金银珠宝、权势、人言加起来,也不如一个顾欢喜。

    对他好,他记在心里。

    若是对他不好,看不起他,他会一笑而过,别人对于他,哪有那么多值得他放在心上。

    马车跑的很快,田园在快要到镇上的时候,和朱捕头碰上。

    “朱捕头!”

    “田老爷!”

    朱捕头立即下了马,走到田园面前,“田老爷,真是巧了,我正巧有事找您!”

    “什么事儿?”

    “田东明招了,什么都招了,只是他说,他要见您一面,您看……”朱捕头试探性的问。

    田园寻思片刻,才说道,“我去见见他!”

    “那好,您去吧,我还得去一趟田家村呢!”

    “告辞!”

    和朱捕头告辞,田园驾驶马车到了镇上。

    先去米铺买了一百多斤糯米,想着顾欢喜爱吃米饭,又买了白来斤精米和面粉,再去买了肉、菜、瓜子、花生也买了十来斤。

    “绿豆、糖也来一些!”

    “好嘞好嘞!”

    掌柜立即装了不少东西,一一拿上了马车,田园数了银子递过去。

    驾驶马车离开前,还检查了一下东西,确定无恙之后,才去了衙门。

    到了衙门,田园很快便见到了镇丞。

    “他说要见你,也不知道想说什么,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来见他!”镇丞十分意外。

    田园笑了笑,“我就是想看看他,想说些什么,大人,一会就让我们两个单独相处吧!”

    “这本是无所谓的事情,但若是他在见了你之后,寻了短见……”

    那田园便是有嘴说不清。

    镇丞犹豫了片刻才说道,“不如,不见了吧!”

    “既然来了,我还是见见吧!”

    田东明一定很好奇,那一晚,他是失足摔下去,还是被人算计!

    他又怎么能够不成全他,让他死的瞑目些!

    地牢里又脏又臭,田东明瘫痪在地,屎尿拉了一身,更是臭不可闻。

    见到田园的时候,田东明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曾经,他是高高在上的土霸王,一直以为自己欺负了田园,直到后来某一天,他才明白,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没想到,你肯来见我!”田东明凄凉的笑了出声。

    他的父母,他的妻儿,都抛弃他了,到了这个时候,他招认了一切,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田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