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160
    她是压根没想到,完颜夏秋会在这个时候出漏子。

    她知道这个儿媳妇眼皮子浅,把金银看的太重,难成大器。

    在边疆的时候,儿子要在商场行走,不能有丝毫差错,所以她才管着这个家。

    她知道,完颜夏秋心里有怨,觉得她这个婆婆管的太多了,可是她自己不想想,如果她拎的清,这个家,早让她当这个家。

    她也可以享清福。

    可是,这些日子就不说了,回到田家村,看看她都做了些什么?

    那日田园来,她说的那叫什么话?

    今日的事情,她昨夜千叮咛万嘱咐,说田园带着妻子过来,还有两个孩子,不不虽不是田园亲生的,可她喊田园爹,田园带着她来,那就是田园的女儿。

    所以昨晚特意吩咐,人来了,让丫鬟、婆子端点心,泡茶,山珍海味没有,但是几样小吃也能代表情意。

    结果这个人,竟干出这种事情。

    一杯茶,给谁喝?

    难怪顾欢喜带着不不离开。

    “娘……”完颜夏秋惊慌的叫了一声。

    顿时便哭了起来。

    “哭,哭什么哭,给我滚回你的房间去,别出来丢人现眼了!”方秀怒喝一声。

    完颜夏秋吓的一抖。

    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公公抱着冬瑜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眼神十分淡漠。

    以前公公看她,不管她做错什么,多有包容,可是这一刻,她明白,她被嫌弃了,被彻彻底底嫌弃了。

    “我只是……”

    “滚回去,别让我再说一次!”方秀呵斥一声。

    走到田师父面前,“你说的对,我应该好好教导她,到底还是我这个做婆婆的没教好她,我……”

    丢人!

    田园带着妻女过来,完颜夏秋却只端一杯茶过来,就算小孩子不喝茶,但却连装模作样都不曾,可见压根没拿不不当回事儿。

    “慢慢来吧!”田师父说着,抱着冬瑜转身离开。

    方秀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口气。

    一粒老鼠屎,毁了一锅粥。

    两个孩子,再不能让完颜姐妹带了,最后怕是要带坏了!

    田毅和田园出了家门,就站在家门口的大树下,“阿园,我听说你在做木材生意,是真的吗?”

    “嗯,真的!”

    “赚钱吗?”

    田园颔首,“赚钱的!”

    田毅犹豫片刻才说道,“我能和你一起做木材生意吗?”

    “……”

    田园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大哥,这事要是以前,便都给你也没事,但是目前不行,你给我一年时间,等我赚好了这一年……”

    田园说着,深吸一口气,“我便把这木材生意转给你!”

    “……”田毅错愕了一会,“阿园,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没有!”田园直接否认。

    扭头看向远方。

    没有任何难题。

    他只是想,给顾欢喜一个家,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有了这个家,他赚了钱,就带着她去鞑靼看病。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田园的声音很镇定,但却少了一丝从容。

    田毅在外面行商多年,又怎么会看不透。

    田园愿意在一年后,把已经上了轨道木材生意交给他。

    说明他根本不在意银子,可为什么现在不让他入伙,那定是在意银子的。

    “若是需要银子,你尽管开口,我手里有些银子!”田毅靠近田园,“有十几万两,你若是有急用,尽管拿去用!”

    “……”

    十几万两,那真是很多很多银子了。

    如果有了这些银子,他就可以带着欢喜去鞑靼。

    但是他,不能要。

    “多谢大哥,等我需要的时候,一定会开口的!”

    “咱们是兄弟,不要跟我客气!”

    “不会客气的!”

    田园看向田毅。

    恰好田毅也看了过来,两个人相视一笑。

    不是亲兄弟,却有了兄弟之情。

    这是十分难得的。

    顾欢喜牵着不不出来,田园瞧见之后,立即上前,“怎么出来了?”

    “我出来看看,你不是告诉我,师父家后院有颗橘子树,带我去看看呗!”“……”

    田园错愕了一下,他不记得告诉顾欢喜,师父家后院有橘子树?

    因为师父家后院压根没有橘子树啊?

    顾欢喜却拉了他,跟田毅说道,“大哥,我们先去,一会就回来!”

    “去吧!”田毅笑着。

    他能感觉到,田园见到他媳妇时,那瞬间溢满的开心和喜悦。

    他一定十分深爱这个女子。

    看着那一家三口,大手牵着小手,小手牵着小小手,格外的温馨和谐。

    田毅在想,他是否有这样子牵过完颜夏秋的手,好像年轻的时候有,后来似乎就没有了。

    为了钱财,为了生计。

    外面的世界太过于绚烂多彩,他曾迷失过,但是很快觉醒,最后回归于平淡,回归于家庭。

    这个时候,他想着,去见一见完颜夏秋。

    进了堂屋,空空荡荡的,小几上只有一杯茶。

    一杯茶……

    田毅觉得自己似乎被雷劈了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慢慢吞吞的朝厨房走去,远远的就听见他娘在说话,“昨日我是怎么说的,你们都当耳边风吗?”

    “老夫人,是夫人说,夫人说……”

    “夫人说,夫人说,你们有没有想过,今日是什么日子?没脑子,快给我做,做不好,就给我滚!”方秀怒吼一声。

    她性子本就耿直,眼里容不得沙子。

    田毅在门口听着,只觉得身子软软的。

    背靠在墙壁上,慢慢的滑坐在地。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完颜夏秋,真真失望了。

    田园牵着顾欢喜,顾欢喜牵着不不,慢慢的走在田师父家的周围,屋子后面没有橘子树,田园才问道,“怎么了?”

    “大哥的媳妇,似乎不欢迎我们!”顾欢喜说道。

    田园摸摸顾欢喜的头,“那咱们回小田村去?”

    “不去,咱们去铜陵县买东西吧,买棉被,买十床棉被,还有定制家具,不然到时候咱们房子都好了,家具还没有呢,锅碗瓢盆还要买,必须买漂亮的,精致好看的!”顾欢喜说着,捧住不不的脸,“还有咱们不不的东西!”

    “……”

    不不看着顾欢喜。

    好一会才用力点头。

    她要买,把那些被田家人抢走的,都买回来,放在属于她的屋子里。

    那些是顾欢喜给她的,属于她田不不的。

    “走,我去抱上冬瑜,咱们去铜陵县买东西,顺便去醉仙楼吃一顿,醉仙楼的鸡蛋羹也好吃的紧,咱们一人来一份如何?!”田园大声说道。

    “嗯!”

    田园要抱冬瑜走,田师父没有挽留,只是把人送到门口,看着他们驾驶马车离去。

    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

    “爹……”

    田师父回眸看着田毅,“儿子啊,妻贤夫祸少,你记住这句话!”

    “嗯!”

    “对媳妇,要多一份宽容的心,毕竟当初人是你自己选的,多想想,当初为什么选这个人,若是她真的再也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告诉她,也扪心自问,是否还爱着,是否能够放手,若是不能够放手,就好好的教她,每一件事情的发生,不会是无缘无故,总是有原因的!”

    田师父说着,拍拍田毅的肩膀。

    对于完颜夏秋这个儿媳妇,他不发表任何意见。

    “爹,我听您的!”

    “去吧!”

    “嗯!”

    田毅一步一步回到自己的院子,站在窗户边,看着屋子里的人哭,哭的那么伤心,那么的无助和委屈。

    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只能在心中默默低语,“完颜夏秋,事不过三,这是第二次,若有下一次,我们便桥归桥,路归路吧!”

    田园驾驶马车到了铜陵县,便去定了十床棉被,还有垫被,垫被的棉花不如盖被的棉花,那般雪白柔软,多数是一些小棉花团团弹起来的,但是能用这样子的棉花做垫被,冬天也是很暖和了。

    买好了被子,和掌柜说好来拿被子的日期,又去木匠铺定了好多家具。

    一家四口去醉仙楼美美的饱餐一顿。

    才心满意足的去买锅碗瓢盆。

    “这个好看,这个好看!”

    “娘买这个吧!”

    “嗯,这个茶杯也好看!”

    田园抱着冬瑜,“冬瑜喜欢什么?给冬瑜买好不好?”

    冬瑜笑着,用力点头。

    她可都喜欢呢,都超级喜欢,不单单是东西,最喜欢的是这个家。

    相互爱着彼此,或许有小小的心思,但是心却真的!九月初四

    田坤明才到了广元府。

    用了不少心思,才见到田宇明。

    田宇明一身直稠衣裳,居高临下的看着田坤明,“你怎么来了?”

    “宇明,我过来和你说一声,田东明他杀人了,如今已经被押入大牢,你自己早作打算!”

    田坤明声音淡淡,却把田宇明吓了一跳,再不敢装出一副高傲的样子,急急忙忙拉着田坤明到了一家茶楼,要了雅间,待两人到了雅间,才急切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田东明为什么会杀人?杀了谁?为什么你现在才来找我?他没被抓走之前,你们是否知道他杀人了?”

    连着几个问题,看的出来田宇明十分捉急和担忧。

    田坤明笑了起来,“你怎么不装了?”

    “田坤明,你够来了,我问你话来!”

    “知道啊,不过咱们都以为能够瞒得过去,所以尝试着瞒下去,没想到还是东窗事发了!”

    “糊涂,你们糊涂,你怎么不想想,若是你们在得知真相,就把他扭送到衙门去,那就是大义灭亲,你们这样子做,就是包庇罪犯,一个弄不好,是要被连坐的!”田宇明怒喝。

    整个人愤怒万分。

    他怎么有这么蠢的家人,简直蠢透了。

    “还会连累你对吧?不过我顺便告诉你一声,家里分家了,很早之前就分家了,所以你压根不用害怕的!”田坤明冷笑道。

    田宇明顿了顿,“什么时候分家的?”

    “很久了啊,从得知田东明杀人之后,不过那个时候是我猜的,不曾想猜对了!”田坤明说着,端了茶壶倒了茶水慢慢喝了起来,“想不到你在府城日子倒是好过,给我举荐一下吧,我打算在府城谋生,不回去了!”

    田宇明一听是真急了。

    “你在府城能做什么?”

    “做什么都可以啊,你难道没有想过,有个兄弟在府城帮衬着你,你的路会好走很多?”

    “不必!”

    田宇明直接拒绝。

    自己家里人什么德行他太清楚了,一个个如血蛭一般,恨不得将别人吸干净了。

    说什么帮衬,都是骗人的。

    “真不必吗?”田坤明说着,冷笑出声,“我说,好歹咱们也是堂兄弟,虽不亲近,却是一脉同宗,你真这般冷血无情?”

    “我冷血无情?”田宇明也跟着笑了出声,“你们干的好事,现在我马上就要考举了,却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们让我以后咱们做?”

    能不能去考举都还难说,却偏偏还要在这里,跟田坤明纠缠。

    “我劝你回去吧,别在这里闹事,要知道,广元府可不是我们那穷乡僻壤,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别惹事,不然我也救不了你!”田宇明说完,起身便出了雅间,临走时把茶钱给付了。

    田坤明坐在雅间,端着茶水慢慢抿着。

    他手里有二千多两银子,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做。

    当下午,田坤明就去了赌坊。

    露出一千两银子,却是小赌赌,小玩玩,但他运气极好,赢了三百两银子左右,便找了两个输的极惨的本地汉子去吃肉、喝酒。

    一番交谈之后,称兄道弟,也知道了点门路和消息。

    田坤明和他们一边喝酒,一边消化着的来的消息,广元府最让人津津乐道的顾家。

    顾家在广元府有卤肉铺子、凉茶铺子,但是如今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别说赚钱了,怕是每日都在往里面亏钱,据说顾家打算要卖掉其中一间凉茶铺子。

    “若是能得到这凉茶的方子就好了!”田坤明说道。

    “是啊,谁都是这么想的,可是这凉茶方子,到底在谁手里呢?”

    “……”

    田坤明知道这条路行不通,又问道,“不知道有没有身边要小厮一类的?”

    几个赌鬼看着田坤明,笑了起来,“你又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人家可不要你,哈哈哈……”

    “……”

    田坤明不傻,自然明白有些人的怪异癖好。

    但越是这种人,越有家底,有靠山,只是他要怎么样才能巴结上这种人?

    田坤明寻思着,端了酒杯,一口喝了酒。

    明日还得去赌坊转转才是。

    他知道,赌坊的人,想套他这一千两,定会让他赢几天,但这几天时间里,他必须找到靠山才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