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皇帝一出手就知有没有(2更
    她就是死,也要死在顾家,绝对不会让戴思思进门。

    绝对不。

    “你答应与否随便你,我无比的坚定着要跟你和离,便是你死,我也不会让你葬进顾家的祖坟,送客!”顾俊的声音好冷好冷。

    柯一梅看着顾俊,站起身想说点什么,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顾俊,你……”柯一奇想说一句,顾俊你过分了。

    但是知道一切真相的他,却说不出这样子的话来。

    抱着浑身无力的柯一梅离开。

    伺候柯一梅的两个丫鬟,却有些犹豫。

    看向顾俊。

    “你们是顾府的丫鬟,不必跟她一起去了!”

    “是,二爷!”

    柯一奇抱着柯一梅上了马车,柯一梅才幽幽说道,“哥,送我回顾家去,我要回顾家去!”

    “你要回顾家去?早干嘛去了?我劝了你多少次,让你和顾俊好好过日子,你总拿我的话但耳边风,如今反悔,迟了!”柯一奇把柯一梅带会自己的家。

    他在京城也只是一个芝麻小官,根本住不起大房子。

    可顾城的满腹经纶不同,他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往上爬,哪怕有父亲的关系在,想要像顾城那般高度,永远也不可能。

    他有自知之明。

    “迟了……,迟了吗?哥,你告诉我,如果今日伤的人是我,他会不会心疼,会不会为了我,不在去惦记戴思思?会不会原谅我,给我一次机会?”柯一梅说着,哭了起来。

    她知道,和顾俊完了。

    彻彻底底的完了。

    说是和离,其实是顾俊休了她。

    没有地方去说理,闹?

    怎么闹?

    柯一梅想到这里,紧紧抓住柯一奇的袖子,“哥,和离,我要跟顾俊和离,你给我找一户人家,不拘那男人多少岁,不拘他是死了原配,还是克妻,唯一一点,他身居高位,我嫁过去是正妻,我要做诰命夫人,我要让顾俊后悔,让他一辈子后悔!”

    “……”

    柯一奇看着癫狂的妹妹。

    好一会后,才微微点头,“好,我给你找!”

    总会有这么一个人,符合柯一梅的要求。

    戴思思脱离危险,顾俊吩咐丫鬟、婆子好生伺候,出门的时候见到了顾思思的女儿。

    小小的一个团子,才两岁年纪,粉粉嫩嫩,娇憨可爱。

    看见顾俊,甜腻腻的喊了一声,“爹爹!”如她的名字一般,娇软馨甜。

    “馨甜,过来!”顾俊蹲下声。

    馨甜上前,抱住了顾俊的脖子,“爹爹,您来看甜儿吗?”

    “嗯,看来甜儿!”

    顾俊知道,一定是戴思思教的孩子,让她喊他爹爹。

    毕竟馨甜的卫家的孩子,叫卫馨甜。

    “爹爹真好!”

    顾俊抱着馨甜,想到馨甜的爹爹,他也见过几次,身子不太好,但却十分温文儒雅,说话、做事自有他的风骨。

    卫家也是书香门第,所以才在馨甜的爹爹死了之后,让戴思思带着女儿嫁妆归家。

    “甜儿也很好!”

    馨甜抱着顾俊舍不得撒手。

    小小的她知道,一旦松手,爹爹离开之后,要很久很久才回来。

    只是顾俊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把她给奶娘,“甜儿乖,听奶娘的话,我,爹爹过几日就来看你!”

    “爹爹说谎,爹爹就好久没来看甜儿和娘亲,娘亲总是哭,总是哭,甜儿怎么都哄不好!”馨甜说着,扁嘴哭了起来。

    顾俊心里也难受的很。

    他知道,戴思思的日子不会好过,但是没有想过,她会哭。

    至少在认识的这些年里,戴思思一直都是爽朗开怀的,曾几何时会哭泣了。

    “甜儿乖,爹爹这次不会说慌,咱们约定一下,爹爹明日再来看甜儿好不好?”

    “真的吗?”馨甜惊喜问。

    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顾俊。

    顾俊没来由想到了妹妹顾欢喜。

    顾欢喜也这样看着他,他便会什么都做不了,心甘情愿为妹妹赴汤蹈火去。

    用力点头,摸摸馨甜的脸,迈步走了出去。

    馨甜看了好一会,直到人不见了,才抽噎着哭了起来,“呜呜!”

    顾俊习武,耳力极好,自然听得清楚。

    深深的吸了口气。

    馨甜没有爹爹,想要一个爹爹,那他的孩子呢,将来是否想着要一个娘?

    他想到自己的孩子,可怜兮兮要娘的样子,心口便绞痛万分。

    回到家中,顾俊去见了阿爷、阿奶,见到两人,便跪了下去。

    “你……”

    顾钱氏错愕万分。

    看着顾老太爷,顾老太爷没说话,也不喊顾俊起来,让丫鬟去请顾老三夫妇和顾城。

    等到顾老三夫妇过来,顾文氏错愕了一下,以为顾俊犯了错误。

    顾老三倒是比较淡定。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不是那种会胡来的人。

    顾城在前院招呼客人,得知阿爷请自己过去,错愕了一下,笑着让几个好友帮忙招呼着,前往后院。

    见到顾俊跪在地上,顾城顿时便明白过来。

    他怕是想清楚了。

    “现在你说吧!”顾老太爷沉沉出声。

    “阿爷、阿奶、爹、娘,大哥,我要和柯一梅和离,娶戴思思入门!”顾俊慎重低语。

    顾钱氏、顾老太爷面面相觑。

    没有说话。

    顾老三夫妇纷纷看向顾城。

    顾城闻言,到没觉得惊讶,他早就想到,只要柯一梅作妖,顾俊定会和离。

    所以柯一梅要出府,他给她机会,让她出去。

    只是不知道,柯一梅这一趟出去,做了什么?让顾俊这般的生气。

    “那就和离吧!”

    “城儿……”顾文氏喊了一声。

    顾城微微一笑,“和离了也好,我得到消息,柯一梅的父亲,已经暗中投靠了二皇子,而我们顾家,却是忠于太子的!”

    和离了,和柯家就没有关系,以后下起手来,也就不必顾虑那么许多。

    都说结亲结亲,和柯家,从来不是结亲,而是结仇。

    “这是从大局上着想,而从感情上,柯一梅并不适合二弟,至于和离了娶戴思思,我觉得倒是可行,毕竟戴思思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我们顾家的血脉,既然有机会让他成为嫡出,没可能让他是一个外室生的!”

    最可怕的是连外室都不是,只能算的上奸生子。

    顾城护短。

    哪怕是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他也护着。

    虽然他的母亲,并不得他喜欢,但他是孩子的大伯,总要为孩子思虑一二。

    顾文氏看着顾老太爷和顾钱氏,“爹,娘……”

    顾老太爷不语,看向顾钱氏,顾钱氏才说道,“听俊儿的吧,只是俊儿啊,任何事情,可一不可二,你辜负了一个,绝对不能在辜负第二个,你记住了,你是男儿,得有担当,这人是你自己选的,若是有下次,你阿爷不打你,阿奶都要打你!”

    “孙儿记住了!”顾俊用力磕头。

    他不会。

    辜负一个,可柯一梅,真的是他辜负了她吗?

    顾俊觉得不是。

    不是他辜负了柯一梅,不是他。

    既然要和离,这种事情不能拖长久,长久易生变。

    拉着顾俊去了书房,“到底怎么回事?”

    “柯一梅去了戴思思家,用匕首刺伤了戴思思!”

    “……”顾城沉默片刻,才骂了句,“疯子,她今日敢刺伤戴思思,他日就敢刺杀我们家人,和离也好!”

    顾城说着,忽地看向顾俊,“你真的只是单纯的对她失望了?而不是想以娶戴思思为由,让戴家不追究此事!”

    “……”

    顾俊深深的吸了口气,“一半一半吧,不过我想娶戴思思,不单单是为了这个女人,更多是为了孩子!”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我希望你想清楚,娶进来之后,你想走仕途,怕是难了,就算你走了仕途,也会有很多人以此攻击你……”

    “我知道,我已经想明白了,不走仕途了,当初我想当大官,就是为了家里不被人欺负,不被人看不起,但是呢?人生在世,处处要花银子,大哥身为相爷,更能明白银子对于朝廷,对于家庭的重要性,大哥只管安心做官,我来赚钱!”

    “二弟……”顾城唤了一声。

    顾俊却是笑了起来,“大哥,这般也没什么不好,心平和了,日子过得未必不好,商场、官场也没什么差别,都要费心的,而且我想把生意做起来,扼制住二皇子,等到太子殿下登基,我献出一半家产,说不定还能换来一个爵位呢!”

    顾城没想到,顾俊想了这么多,伸手拍拍顾俊的肩膀,“你长大了!”

    龙星宸等把人都送走,已经累的不行,忽地想起,她没把曦哥儿抱去阿奶、阿爷处,惊出一身冷汗。

    “来人,准备一下,我去看一下阿爷、阿奶!”

    顾城迈步进来,笑问道,“你做什么去?”

    “我忘记把孩子抱去阿爷、阿奶那里了!”龙星宸说着,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城。

    顾城也是错愕,“你没抱去吗?”

    “我今日被人给奉承忘记了,这个夸他长得好,那个说他可爱,我一高兴,就给忘了这事!”龙星宸说着,真真后悔。

    她小时候没得过母爱,就恨不得全弥补在孩子身上。

    顾城略微寻思,“那咱们现在过去一趟吧!”

    “嗯!”

    两夫妻走在前面,奶娘抱着孩子跟在后面。

    两人手牵着手,龙星宸手心都是汗。

    顾城知道她是无心的。

    “一会见到阿爷、阿奶要诚心认错,以后每日都要把孩子抱来给阿爷、阿奶照看一会,他们年纪大了,顶多一个时辰就熬不住,到时候就能把孩子抱回来!”

    龙星宸一笑,“我明白的!”

    只是两个人到的时候,阿爷、阿奶都已经歇下。

    伺候的丫鬟小声说道,“老太爷、老太太上午的时候,似乎都哭过!”

    龙星宸心咯噔了一下。

    仔细一想便明白过来。

    顾城神色沉了又沉,他知道阿爷、阿奶定又是想起了妹妹欢喜。

    深深的吸了口气,“星宸,你带着孩子先回去吧,我进去陪陪阿爷、阿奶!”

    “相公……”龙星宸低唤。

    “没事,回去吧!”顾城微微一笑。

    龙星宸颔首。

    带着孩子回了院子,喊了沉香、木香过来,“我昨日是怎么嘱咐你们的,你们今日为什么不提醒我一声?”

    “公主……”两人顿时跪下。

    龙星宸深深吸了口气,“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是你们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不要在我身边伺候了!”

    “是!”

    顾城坐在门口。

    也不去敲门。

    他顿时觉得有些累。

    朝堂上的事情,他只管冷了心去做就好,可是家里的事情。

    门吱嘎一声开了。

    顾老太爷拿着酒壶出来,挨着顾城坐下,递给顾城,“干嘛呢?大半夜不睡觉跑这儿来坐着?”

    “阿爷!”

    “嗯~!”

    “我就是过来坐坐,想听您给我指点一下!”

    “指点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管是为官,还是为了家庭,城儿啊,我相信,迟早有一日,咱们一家子都会团聚的,你四叔会回来,你弟弟妹妹也会回来!”

    “我也相信!”

    顾城喝了一口酒,又烈又呛,呛的他眼泪直流。

    他也是担心在意的。

    那是他唯一的妹妹,是他发誓要疼一辈子的妹妹,可是如今明知道她在受苦,却不能去接她回来。

    “阿爷,我不是一个好哥哥!”

    “谁说的,你这般好的哥哥,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顾老太爷说着,拍拍顾城的肩膀,“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多谢阿爷宽慰我!”

    “傻孩子!”

    顾俊和柯一梅和离,并没有那么的困难,相反的,十分的顺利,两个人连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就是和离书也是顾俊写了,柯一梅也写了自己的名字,顺着回来的还有柯一梅的绝笔信。

    心中柯一梅悉数顾俊十大罪,将顾俊说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从此恩断义绝,她也不会放过顾俊和戴思思,她一定会报复。

    她骂两人是奸夫**,不知廉耻……

    顾俊拿着信,看着柯家的人搬走了属于柯一梅的东西。

    余下的东西,顾俊都让人锁到了库房里。

    换了院子,重新收拾整理。

    初七和离,初十柯家就传出,柯一梅和锦祥侯有意相看的消息。

    顾俊听了之后,沉默许久。

    柯家、戴家彻底反目,成为了仇人,柯一梅、戴思思的母亲见面,相互指责了对方一番,姐妹闹翻。

    顾城在朝堂上被人弹劾管家不严。

    建康帝看向奏折,“顾爱卿,此事你怎么看?”

    顾城上前,“回禀万岁爷,要说起这事情,只能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中纠缠,外人不必多言,因为看不透,更无权去说他们曾经不爱,或者曾经相爱,更无权说臣的二弟对柯家小姐便没有爱,真亦假时假亦真,那日发生了什么,不足以为外人道,就像许大人弹劾臣一般,臣无话可说,因为臣的二弟用他以后不能入士来承担了自己的情深,要臣说,臣倒是敬佩臣的二弟,因为他爱的真,爱的深,这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做到他这般呢?”

    建康帝沉默不语。

    他早知道顾俊的事情。

    要他说,一个搅家精休了就是,顾俊这般,倒是有情有义的。

    且,若他真的到了这个地步,还什么都不做,任由自己的血脉在外面,顶着一个奸生子的身份,他倒是要治他的罪。

    “顾相强词夺理!”许大人激动的红了脸。

    “许大人说本相强词夺理,那许大人倒要好好和本相说说,本相哪里强词夺理了?许大人弹劾本相之前,可调查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若是调查清楚了,请把证据拿出来,若是未调查清楚,那么许大人便是污蔑本相,皇上,臣身为朝廷正一品官员,若是被人污蔑,那污蔑臣的人,应当如何处置?”

    建康帝微微抿了抿唇,“若真是污蔑你,朕定不轻饶!”

    许大人一听,脸色顿时不太好。

    想到了什么,忽地跪在了地上,“皇上,臣不敢,臣不敢……”

    “许爱卿,你弹劾顾爱卿在先,现在就把你的证据拿出来吧,让朕也看看,顾爱卿是如何的管家不严,顺便把朕那女儿也喊进宫来,好好责骂一番,作为内宅妇人,却不能为夫君分忧,让她把三从四德也好好的学一下!”建康帝说着,身子慵懒的靠在龙椅上。

    看着朝堂下的众臣。

    他要让这些人知道,顾城不单单是浩瀚王朝的丞相,还是他建康帝的女婿,他最心爱女儿的丈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