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反将一军(1更
    建康帝的话一出,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

    他们可不敢忘记,顾城娶的妻子是谁。

    没错是娶,正儿八经娶回去的。

    不是尚。

    若是尚公主,那是要住在公主府的。

    这点便有区别。

    其二,顾城还年少时,建康帝就十分看好这个奇才,一直培养他成长,一步一步的支持着顾城的任何举措。

    就连科举制度,也是顾城提出来的,那个时候他才十几岁,还是一个举人,却敢提出这样子的措施来,最主要的是,皇帝答应了,并实施下去。

    再一次是他高中状元之后,历经多年,走遍浩瀚王朝每一个角落,写下了各地的风土人情,地理状态,山山水水。

    他不在朝堂,名声却早已经传扬出去。

    他的名声,早已经超越他的师父,超越了先前两任丞相,所以他三十岁不到,就做了相爷,谁敢说一句不是?

    今日这许大人,怕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许大人当即便吓的腿软,跪了下去。

    证据,他有那么一些,但是真说出来,是是非非,谁又能说的清楚。

    清官难断家务事。

    更何况这是浩瀚王朝的相爷,皇帝的女婿,

    “许爱卿!”建康帝沉沉出声。

    “臣,臣……”

    许大人说不出口。

    建康帝冷哼一声。

    他最不喜这种外戚,没多少本事,却仗着有一个妹子成了贵妃,就耀武扬威,没事跟狗一样,逮着谁都想要一口。

    也不看看,自己的牙够不够坚硬。

    “皇帝,许大人没有证据,臣倒是有要参许大人教子无妨,其三子强强名女不成,还设计陷害,害得起一家上上下下百余口尽数被斩,造成了浩瀚王朝太上皇开朝以来最大的冤案!”

    顾城说着,把奏折递上。

    内侍立即上前接过了奏折,送到了建康帝跟前。

    建康帝看着那奏折,一时间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去接,眸光锐利的看向顾城,顾城挺直了腰杆,直视建康帝。

    他无惧。

    许大人却惊的汗流浃背。

    二皇子瞪着顾城,恨不得用眼神将顾城杀死,甚至是千刀万剐。

    他知道,顾城说的人家,便是龚家。

    只是那个时候,已经确定龚家上上下下满门皆杀,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想到这里,二皇子目赤欲裂。

    建康帝眸子看了看朝堂,臣子们各有各的神色,但无不在紧张害怕,怕把自己牵扯进去。

    顾城是纯臣,他拿出来的证据,不可能是作为,那么便是确有其事,这恶事当真是许家犯下的?没有二皇子在后面撑腰?

    建康帝冷哼一声,接过奏折打开,上面桩桩件件记载的清清楚楚,“去把这个案子调出来,朕要亲审!”

    “是!”内侍立即领命前去。

    朝堂上,一时间寂静无声,先吸气都不敢太用力。

    建康帝才看向顾城,“你是说,这龚家的遗孤,如今在你相府之中?”

    “回万岁爷,是!”顾城沉沉出声。

    斩钉截铁,铿锵有力。

    “好,很好,既然如此,来人,立即去把这个龚小姐接进宫来,真要亲自问问她,她手中证明龚家清白的证据是什么?”建康帝说着,看向许大人。

    “许爱卿啊,你可千万要保证,此事与你无关,与你许家无关,否者……”建康帝说着,看向二皇子。

    二皇子立即站出来,“父皇,儿臣觉得,不能单凭顾相一面之词,应该将此案交由刑部,或者宗人府才是!”

    “怎么?你觉得朕还不如刑部或者宗人府吗?”建康帝冷声问。

    “儿臣不敢!”

    二皇子单膝跪下。

    他知道,今日这个三舅舅怕是要折损了。

    朝堂上,顿时风声鹤唳。

    皇帝连亲儿子的面子都不给,他这是厌恶了二皇子吗?

    许家最近也太嚣张了一些。

    就在众人各自心思中,龚慈语被请了进来,娇女娉婷而来,行而裙摆摇曳,腰如柳,走动间都是无限风情,那一双美目,那一张朱颜,堪称人间绝色。

    这个女子……

    二皇子瞧着的时候,略微恍惚。

    想不到,她竟还活着。

    当初不是已经死了……

    对了,并未找到尸体,原来还活着。

    真真可恨。

    “民女龚氏见过吾皇万岁!”龚慈语说着,双膝跪着叩拜下去。

    这金銮殿可不是一般女子能来的。

    来了,便不能惧怕。

    一旦惧怕,底气便不足,她不能如此。

    “你就是龚家遗孤?”

    “回皇上,民女是!”

    建康帝看着龚慈语,忍不住问道,“龚远航是你谁?”

    “是民女的父亲!”龚慈语说着,微微红了眼眶。

    她龚家世代忠良。

    却不想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说什么通敌叛国,可那证据却可笑至极。

    “原来是龚远航的女儿,难怪有此风骨,起来吧!”建康帝扬扬手。

    他爱才、惜才。

    龚远航他见过两次,才高八斗,他想着,等些年,就把人调到京城来。

    却不想龚家竟出了这般大事儿。

    满门抄斩,他何曾下过这样是旨意。

    很快,内侍回来,“皇上,存在刑部的案件中,并无姓龚之人的案件!”

    建康帝惊讶,看向内侍,“你再说一遍!”

    “回皇上,奴才让人翻遍了刑部,也没找到一个大案之中,有姓龚的……”

    “砰!”

    建康帝一脚便把龙案掀翻。

    他本就习武,且武艺高强,这一脚下去,别说金丝楠木的桌几,就是硬石都能踢碎。

    “再给朕去找,但凡姓龚的案子,都给朕拿来,还有……”建康帝看向龚慈语,“你家出事是什么时候?”

    “回皇上,前年腊月十九!”龚慈语连忙出声。

    建康帝沉声吩咐道,“去找,把这日子近期的案子都找来,朕要详细的查!”

    “是!”

    内侍又急急忙忙的去找。

    建康帝对顾城说道,“顾爱卿,你来主审此案,拿着朕的尚方宝剑去,谁敢阻拦,杀无赦!”

    “是!”顾城应声。

    这是大案子。

    一家上下尽百口,不管怎么罪,人死了,却没有备案到刑部,这其中的猫腻可多了。

    许大人急的满头大汗,二皇子也恍惚了一下。

    不停的朝许大人使眼色。

    许大人瞧见之后,心都冷了又冷,但他不能不出头,他若是不出头,一旦牵扯出二皇子,许家才是真真正正彻底完了。

    “皇上,臣该死,臣罪该万死,是臣,是臣,是臣糊涂,是臣糊涂啊……”许大人说着,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建康帝看着许大人,又看了一眼二皇子,“顾爱卿,既然龚小姐住在相府,你把人先带回去,这个案子,详细的给朕查,将许仲和摘去顶戴花翎,押入刑部大牢,不许任何见他!”

    “是!”顾城单膝跪下。

    建康帝袖子一拂,“退朝!”

    “恭送吾皇!”

    群臣叩拜。

    建康帝走了几步,看向二皇子,“二皇子,跟朕来!”

    “是!”二皇子应了一声,连忙跟上。

    许大人,已经不是许大人了。

    叫许仲和。

    顾城慢慢的走到他跟前,“许大人,承让了!”

    “你……”

    许仲和看着顾城,像看鬼一般。

    这个人,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要人命。

    这是他的行事风格,他竟是忘记了。

    许仲和被拉了下去,百官看着顾城,都有些发慌。

    这个才二十多岁,三十岁不到的相爷,不好惹,也招惹不得。

    纷纷朝外面走去,得回去问问,家里是否有人牵扯到这龚家案子之中,若是有,得赶紧到顾城面前,求个门路。

    顾城看向哄着眼眶的龚慈语,“龚小姐,请!”

    “相爷请!”

    龚慈语说着一句,眼眶更红了。

    跟在顾城身边,她不敢去看顾城。

    她怕这个男人。

    看他君子如风,可手段却格外的老练狠辣。

    她知道,从她进入顾家,把自己身世告知的时候,那害她龚家的之人,定不得好死。

    马车上,龚慈语忍不住问道,“相爷,当初明明是二皇子……”

    “你觉得,万岁爷会让二皇子背上这等名声?二皇子再不济,那也是万岁爷的儿子,他可以惩罚,我们却不能,除非二皇子做出弑君之事来,咱们都扳不倒二皇子,那为何不一点一点斩断他的爪牙,你放心,我们的仇人是一样的!”顾城说着,掀开了马车帘子。

    看向马车外。

    心幽幽!

    他可爱娇憨的妹妹,会把全部财物给他的妹妹,说要他十倍百倍还之,给她做嫁妆的妹妹。

    他和善爱笑,宠他如亲儿的四叔、四婶。

    他那个意气风发,本有一番大作为的三弟。

    他顾家四房,如今就剩一个顾康了!

    此仇不共戴天,任他是皇子,也要把这个皇朝的天,掀起来,将他覆灭!

    手紧紧握拳。

    眼眶发红,眼泪在眼眶打转。

    “相爷……”龚慈语低唤。

    顾城没有回她。

    龚慈语再不敢言语。

    呐呐的甚至不敢去看顾城。

    这个相爷,太可怕了。

    马车在相府停下,顾琪便迎了上来,掀开马车帘子,高兴的喊了一声,“大哥……”

    看见龚慈语的时候,错愕了一下,“额……”

    大哥马车上,怎么有个姑娘,还这般娇美如花,靓丽多彩。

    难道是大哥的红颜知己?

    只是大哥把人带回来,不怕嫂子生气吗?

    大哥胆子可真大!

    “愣着做什么?还不请龚小姐下马车!”顾城沉声。

    顾琪错愕了一下,才连忙让开身子。

    脸红着,都不敢去看人。

    龚小姐。

    他倒是知道家里住着一个客人,姓龚的女子,但是他不知道这龚小姐长得这般好看。

    跟天仙似得。

    比起公主大嫂,也不差呢。

    龚慈语也被吓的不清,忙下了马车,直接进了相府。

    几乎是一溜烟的不见了,顾琪只看见一个裙摆。

    顾城下了马车,顾琪忙问道,“大哥,那就是住在咱们家的那位姑娘吗?”

    “嗯!”顾城说着,看了顾琪一眼。

    见他满面通红,顿时懂了点什么。

    他明白,所谓的一见钟情,都不过是见色起意。

    不过顾家的男儿,倒也不是那种会见异思迁的人。

    顾城朝家里走,顾琪连忙跟上,“大哥,我听说,事情怎么样了?”

    “皇上让我来主审此案,你说呢?”

    顾琪错愕片刻,“大哥想一举拿下许家?”

    “不可能的!”

    许家不是无名小卒,那是许贵妃的娘家,二皇子的舅家。

    许家关系盘根错节,想要一举拿下,很难!

    “那可真是可惜了!”顾琪深吸一口气。

    “可惜什么呢?至少皇上知道,他这个儿子,不那么单纯就是了!”

    顾琪点头。

    忍不住又问道,“大哥,那龚小姐……”

    “不许胡来!”顾城沉声道。

    “大哥,我不会胡来的,就是有些好奇,所以才问问嘛!”

    “只是单纯的好奇?”

    顾琪笑而不语。

    顾城拍拍顾琪的肩膀,“那是忠臣良将之后,怠慢不得,也玩弄不得,可明白?”

    顾琪闻言,敛了笑,用力点头,“我明白的,大哥!”

    “明白就好,我先去看看你嫂子,你忙去吧!”

    “嗯!”

    顾城回到内院,院子里静悄悄的,到了小厅,见龙星宸正坐在椅子上看着账本,四处看了看,“曦儿呢?”

    龙星宸闻声抬眸,笑意盈盈,“我让奶娘抱去阿爷、阿奶那边了,晚上再抱回来,有爹娘、阿爷、阿奶照看,我也放心,还能空许多时间,看看这些日子落下来的账本呢!”

    “……”

    顾城一顿,上前抱住龙星宸,“谢谢!”

    龙星宸笑眯了眼。

    自己的男人,自己爱,自己心疼。

    她懂事些,把孩子送过去,既讨了长辈欢心,又得了丈夫真心,若是想孩子了,随时过去看就是,还能空闲出不少时间来。

    “说了谢我,可不能空口无凭,得来点实际的!”

    顾城笑,“倒也是,咱们在一起时间也不短,认识的时间更长,我似乎都没有给你画过画像,今日我心情好,给你画一个如何?”

    “真的?”龙星宸顿时亮了眼睛。

    “嗯!”顾城颔首,喊了丫鬟研磨,准备颜料。

    “那我得好好打扮打扮,你先准备着,我这就去了!”龙星宸说完,立即就去打扮起来。

    衣裳要换,发髻要换,面上要好好拾整拾整,顾城索性坐在贵妃椅上,斜斜的靠着,两腿交叉,手上端了杯香茗浅浅抿着,含笑的看着挑剔的龙星宸。

    眸子里渐渐溢满了暖意和宠爱。

    龙星宸的付出,他自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龙星宸从镜子里回头看着顾城,君子朗朗,世间少有,龙星宸抿唇一笑。

    她知道,把孩子送阿爷、阿奶那边去,做对了。

    顾城重亲情,她爱他,他的家人,她自然会跟着在意,这是爱屋及乌。

    看,她的付出,顾城看在眼里,也是有所回报的。

    等龙星宸换好衣裳,顾城起身给龙星宸画画像。

    龙星宸梳妆打扮,华贵开朗,眉开眼笑的样子,倒是好看。

    他知道龙星宸好看,但从未如这一刻这般仔细看过她。

    这一看,才发现,龙星宸长得极好。

    笑的又温柔,顾城看了片刻,才开始作画,一气呵成把画像作好。

    龙星宸上前,看着画中女子,栩栩如生,举手投足竟和她一模一样。

    “这是我吗?”

    “不是咱们的顾夫人,又是谁呢?”

    龙星宸抬手想摸一下,却又不敢,好一会才说道,“我都不敢相信,这真的是我,你竟把我画的这般好!”

    “喜欢吗?”顾城问。

    “喜欢!”龙星宸颔首,忙让人把画像拿去挂了起来。

    她要日日都看这画像。

    顾城笑着不言语。

    拿了笔又连着画了几幅山水图,搁下笔才说道,“以后龚小姐那边,你多注意些!”

    “怎么了?”龙星宸忙问。

    “咱们四弟今日瞧见人家了,怕是有些动心,你让人照看着,别让四弟打搅到她!”

    “……”龙星宸错愕了一下,“这……,呵!”笑了出声,“就算四弟看上了她,她们情意相投,五婶怕是也不会答应的吧!”

    “这你就错了,四弟年纪也不小了,五婶早急的上心火,她如今怕是想着,只要是个女子,就会答应下来的!”

    “……”龙星宸惊讶万分,“那你当初呢,若是不娶我,是不是也只要是个女子,爹娘都会答应?”

    顾城笑笑不言语。

    龙星宸顿时笑了出声,“早知道,当初我就不答应你,让你娶乡野村妇得了!”

    顾城笑着把人抱在怀里,亲自龙星宸的脸,“你舍得?”

    “舍得,舍得!”

    “可是为夫可舍不得这么好的公主,嫁给了别人!”顾城说完,抱着人便进了内室,将人压在锦绣床上,亲了上去。

    素了许久,少不得要到狠了些,却也是这股子狠,让两人都感觉到彼此的需求,和爱意。

    朝堂上的事情,顾城回家很少说,龙星宸也不问,只管照顾好家就好了。

    九月九重阳节之后,转眼到了九月十二。

    小田村,田园、股欢喜的家,已经修好,正屋上房梁,也恰好,九月十二便是万事大吉的好日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