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报应来了(1更
    田李氏越想越觉得这想法真是妙计。

    立即去收拾自己,把自己收拾的妥妥帖帖,又拿了两尺步,出了家门。

    “娘,你要去哪里?”田吴氏小声问。

    “出去一趟,你管这么多做什么,虽说如今分了家,可我还是你婆婆,一会,你拿点吃的给你爹吃,记得住软烂些,你爹他这两日胃口不太好!”田李氏沉沉吩咐道。

    “……”

    田吴氏忽地笑了出声,“娘也说我们分家了,我煮什么给公公吃,都是我的心意,娘这般挑三拣四,我怕是做不到!”

    “你……”田李氏想要呵斥两句,想到如今确实已经分家,田吴氏做什么确实都是她的心意,她也不能强迫田吴氏做什么吃的。

    想到要去田园那边,田李氏忙道,“好了好了,我出去一会,你记得煮点东西端过去,要煮软烂些!”

    “知道了!”

    田吴氏好奇田李氏要做什么去,却没问。

    今儿田园家上大梁,她知道一些,田李氏把自己收拾的这般体面,想来是要去田园那边。

    她倒要看看,这婆婆去田园家,能得到什么好处,大概又只是闹一个笑话罢了。

    田园家。

    肉菜尽管吃,馒头随便拿,小孩子们更是敞开肚子吃,吃的撑了,还忍不住想吃。

    被自家亲娘责骂,笑嘻嘻的往嘴里塞了馒头,得意的看着自家亲娘。

    今日田老爷家上大梁,爹娘才不会打他们,给田老爷添晦气。

    田园敬了酒回来,又给族长、村长他们敬了酒,回到田师父这桌,坐在顾欢喜身边,“今日菜肴不错的,你多吃点!”

    “嗯!”

    顾欢喜点头。

    村里妇人虽然粗手粗脚,但这饭菜做的却是不错,尤其是大锅做出来的东西,味道更是好。

    人情味足足的。

    顾欢喜夹了一块瘦肉放在田园碗里,“你吃这个,这个肉烧的不错!”

    田园心中一喜,“好!”

    再没什么,有比顾欢喜对他好,让他更开心,更快乐了。

    夹了肉吃着,“这红烧肉确实不错!”

    也夹了一块瘦肉放在顾欢喜碗里,“你也吃!”

    又看向不不,“不不,你自己喜欢吃什么,夹什么吃!”

    “嗯!”不不淡淡的应了一声。

    自己夹菜小口小口吃着。

    就要有自己的新家,又自己的院子、屋子,她已经给自己准备了不少东西。

    绣的小荷包,小坠子,还有打的络子,被套上自己绣的小花,虽然丑了点,但她觉得十分好看。

    这一次,她一定要努力,再也不让人抢走她的东西。

    田园家,一片祥和,处处笑声不断。

    小孩子们追逐着,你追我闹,给这空阔的宅院带来了笑声欢乐。

    顾欢喜听着这笑声,也笑了起来。

    她爱热闹,也喜欢人多。

    这样子很好。

    田李氏这才到小田村,就感觉到小田村的变化。

    整个人村子安安静静,但是又散发出香气。

    是肉香,从田园把家里闹个天翻地覆之后,就再也没吃过肉了。

    这些日子,手里虽有几十两银子,可是老头子一日吃药要几百文,她更不敢随意买肉。

    “……”田李氏想到这里,加快了脚步。

    要找田园家其实并不难,看着不远处人声沸腾,还有那高高的房子和围墙,田李氏顿时眼红的紧。

    她要住到这里来,一定要住到这里来。

    田李氏还未到田园家,就被小田村的人看见了。

    “咦,那个人……”

    “田李氏,田家村那个狠心的!”

    “哦,我赶紧去告诉田园去!”

    只是有人比他们更快,田聪快速跑了进来,“田老爷,田老爷,那个人来了!”

    田园看着田聪,“谁?”

    “就是田家村那个,那个老虔婆!”

    田园顿时明白是田李氏过来了。

    有种说不出的想笑。

    天底下无耻之人很多,但像田家这样子的,真的很少。

    田园安抚顾欢喜继续吃饭,起身走了出去。

    田李氏看见田园,顿时笑了起来,“田园啊,我知道你今日新房子上大梁,所以我过来看看,我……”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我和你,和田家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必厚着脸皮过来,不然就算我不出手,这小田村也有的是人,把你给撵出去!”田园的声音又冷又沉。

    丝毫都不给田李氏留面子。

    田李氏脸色变了又变,忽地跪在了田园面前,“田园,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前对不起你,以后我改,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求求你,那个家我……”

    “你过不下去,是你的儿子不孝吗?如果是你的儿子不孝,你应该去衙门告他们,不是来我这里闹事,你爱跪就跪着,但是你不要踏入我家的大门,不然我一定会让人把你丢出来的!”田园说完,完全无视跪在地上的田李氏。

    任由她跪在地上,像一个小丑,被小田村的人指指点点。

    “真不要脸!”

    “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虔婆!”

    “我也没见过,真是的,要是我,别说出来丢人现眼来了,怕是恨不得挖个坑埋了自己!”

    “哎呀,你别说了,咱们是人,而有些啊,只是长了张人皮而已,这内心啊,就是畜生!”

    田李氏被妇人们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又羡慕田园住这个好的房子,拿钱出来置办宴席,请整个小田村的人吃饭。

    她知道,如果她今日死在这里,总能给田园添上许多晦气,但是她不敢死。

    慢慢吞吞的怕起身,对着大门骂道,“田园,你会遭报应的,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到底谁会遭报应,老天爷可看着呢!”

    “就是就是!”

    小田村的村民议论纷纷,把田李氏说是哑口无言,红着眼,铁青着脸,愤恨的转身朝家里走去。

    这人不能做坏事,一旦做了坏事,就会心虚,田李氏一边愤恨着,一边朝家里走,心里又想着事情,一下子便栽到了沟中。

    这沟倒是不深,只是下面都是乱石,石头大小参差不齐。

    田李氏这一摔下去,她就觉得要糟糕。

    但腰处传来剧痛,她连吭一声都不曾,便晕厥了过去……

    田李氏的到来,并未给田园、顾欢喜带来多少情绪,吃了午饭,自有村里人收拾,洗干净后把自家碗筷都拿回去。

    田区氏找到顾欢喜,“东西都吃光了,硬是一点都没剩!”

    “吃光了没事,也不知道大家够吃了没有!”

    “那肯定够吃了,就是我都吃的饱饱的!”田区氏说着,笑了起来。

    顾欢喜抿唇浅笑,“今天大家都十分的辛苦,你看,这才多少时间,好几间屋子的瓦都盖好了,吃这点真算不得什么!”

    田区氏看着顾欢喜,很认真说道,“欢喜,你是我见过最大气的妇人!”

    “好还是不好?”

    “好,真的,特别好!”

    谁都想大气,只是家里这个情况,又怎么大气的起来。

    不过自家男人在这边干活,也赚了点钱,不算特别多,但是总比以前好太多了。

    再过两三日就要去田里收稻谷,等稻谷收了,砍树才是打头呢。

    “嫂子,你说我们进住那天,要办酒吗?”顾欢喜问。

    “你们怎么打算的?”

    “我们本不打算办,只是见到乡亲们这般好,进住又是大事……”

    田区氏想了想才说道,“那就办嘛,菜什么的,大家都会送一些过来,你只负责猪肉、鸡就好,干活更不用愁,咱们小田村的媳妇,有的是力气,到时候你只管着怎么做,大家保管给你做的妥妥当当!”

    “好,那咱们就办!”顾欢喜肯定的点点头。

    看着大家搬了碗筷回去,想到今天好些人都端了碗蹲在一边吃,喊了几个妇人。

    “几位嫂子好!”

    “夫人好!”

    顾欢喜笑,“几位嫂子,咱们这边说说话,我有些事情想问你们,还麻烦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出出主意!”

    几个妇人一听,顿时红了脸。

    又激动不已。

    “夫人,您说,您说!”

    顾欢喜深吸一口气,“是这样子的,我家不是打算二十进住么,二十这天我打算办酒,只是我瞧着今日好些人都顿在一边吃,都没地方坐,我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就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

    “……”

    “……”

    几个妇人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大着胆子说道,“若是妇人进住要办酒,咱们可以从家里拿桌子板凳来,就是碗筷也是,一个人管一桌,一轮坐不下,那就分两轮,三轮坐,第一轮基本上都是孩子们先坐,第二轮基本上也是村里的老人,年轻的都坐第三轮!”

    顾欢喜一听,就觉得这样子蛮好,尊老爱幼。

    “几位嫂子,咱们仔细说说,就是这碗,若是弄混乱了怎么办?”顾欢喜又问。

    “乱不了,咱们自己的碗都有记号,自己的东西,都认得的!”

    小田村的村民,一般不会拿错东西。

    而且到时候这酒席,肯定和今日不同,得请人来掌厨,到时候装菜的碗大厨会带来,一般就是饭桌上的碗筷,那自己收拾一桌,更错不了。

    妇人一一给顾欢喜讲说,顾欢喜听得津津有味。

    一个劲的点头,一个劲的问。

    田园过来,看见顾欢喜这般开心的样子,笑了起来。

    眸子里温柔至极,让人瞧着都感觉得到他对顾欢喜的爱。

    顾欢喜抬眸开心田园,“你来了,我和几个嫂子商量二十那日怎么置办酒席呢?”

    田园微微愣了愣。

    他不想办酒席,到不是银子,而是不想顾欢喜累,但见顾欢喜这么高兴,笑道,“那你们商量出什么没有?”

    “还没呢,我才知道一点点!”顾欢喜说着,认真的看田园。

    没有看到不悦,也没有看到不喜,只有满满的爱意和宽容。

    “……”

    顾欢喜心口一涩。

    她和田园说好不办酒席的。

    这会子要办酒席,她也没和他商量。

    她想看看,他对她,亦或者对这原身能宽容到什么地步。

    可是,看着他这样子,她好嫉妒好嫉妒那个顾欢喜。

    她很想不顾一切,上前抱住田园,狠狠的亲吻他。

    告诉他,她对他动心了。

    她想要他,想得到他,想霸占他。

    可是,她不能!

    她不能!

    “那还请几位嫂子不吝赐教!”田园说着,抱拳行礼。

    可把几个妇人弄得局促不安。

    一个劲的笑着,“没关系,没关系,都是应该的,应该的!”

    妇人们笑着,赶紧端了盆子离开。

    时不时还回头,看着站在大路边的两人。

    “田老爷和田夫人真配!”

    “田老爷对田夫人真好!”

    “我家那死鬼,从来不会这样子看我!”

    “我家那个也是!”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丢!”

    妇人们说话声渐渐小了。

    顾欢喜才小声问,“你会不会怪我自作主张?”

    “不会,你怎么会这么想?进住是大事,给红包到底俗气了些,请大家吃饭更好!”

    “真的?”顾欢喜问。

    “嗯,真的,咱们到时候认真商量一下,要怎么办这个酒席,等这个酒席之后,你那边的院子给你修起来,我也要努力赚钱了!”

    “还要买两个婆子,两个丫鬟,还有两个会武功的小厮,小厮可能不太稳重,要是有四五十岁的大叔更好!”

    “嗯,都依你,咱们明日去县城的时候,仔细挑挑!”

    顾欢喜笑。

    悄悄的往田园靠了些。

    田园也悄悄的往顾欢喜靠了些。

    两个人不说情爱,但情早已经在心中深种。

    都假装不经意。

    赵家村

    赵宝仙有些急,这次回娘家,她以为田开平会跟来接她回家,可是这等了又等,田开平也没来,这都过去十多天了。

    家里爹娘都不耐烦,一个劲要她回去,几个哥哥嫂嫂是压根不管她,也不喊她过去吃饭。

    她心里又气又恼,把哥哥嫂嫂都骂了一通。

    “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去?”赵宝仙的爹沉声问。

    这次田开平还不来接人,他也疑惑。

    原想着晾田开平几天,他总应该来接人的吧,却不想田开平一直不来。

    女儿、外孙又不能一直留在家里。

    “爹,我这样子回去,多没面子,田开平那窝囊废,我早不想跟他过了,不来接我更好,大不了和离,和离之后,我嫁个更好的!”

    “……你说的轻巧,那你和离了,孩子怎么办?”赵老爹问。

    “阿初又不是……!”赵宝仙连忙噤声,小声说道,“阿初自然是跟着我的,爹,我不想跟田开平了,你让我跟他和离好不好?我到时候嫁去镇上,总比跟着他强!”

    赵老爹越听越是冒火,“胡闹,我警告你,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家里不留你了,不行,我亲自送你们娘俩回去!”

    “爹……”

    赵宝仙叫着。

    却还是被赵老爹带着回小田村。

    这隔了几个村,有些消息还是封闭的,等赵宝仙到小田村的时候,都已经傍晚。

    赵老爹很聪明,这个时候把人送回来,一般不会把人撵出去,他和亲家公好好说说,这事就算过去了。

    田罗氏已经准备做晚饭,中午的菜肴,她先一步留了一点下来,想着晚上随便弄点馒头,再蒸点米饭,这晚饭就凑合过去。

    好在这些日子,有田园买米面回来,家里伙食好的不行,只是想到再过几天,田园他们就要搬去新家,还有点不舍。

    “亲家!”

    村长看着面前的赵老爹,还有赵老爹身后的赵宝仙和孙子阿初,错愕了好一会。

    这些日子家里没这娘俩,亲近了不少,老三也争气起来,他们都忘记还有这娘俩,他也忘记让儿子去把人接回来。

    “爹!”赵宝仙喊了一声。

    伸手推了推阿初,“阿初,喊人!”

    “阿爷!”阿初喊了一声,便冲进了院子,朝自己院子跑去。

    村长看着赵老爹,“亲家,里面堂屋说话!”又看向赵宝仙,“回来就好,以后好好和开平过日子,别没事就闹着回娘家!”

    “……”

    赵老爹闹了个无趣。

    但好歹女儿是留下来了。

    自己的闺女,他清楚的很。

    好吃懒做,还得理不饶人,就算不站理,也要闹腾一番,根本不管不顾,弄得几个儿子和她离心,更别说几个儿媳妇,没一个喜欢她这个小姑子。

    可这是他的闺女,当初救了他命的闺女,他不疼,谁疼!

    “亲家,这孩子被我宠坏了,这次回去,我已经狠狠的教育过她,你再给她一次机会,别跟她计较!”

    村长笑,“我不跟她计较,只是亲家也在这里,有些话我便直说了,她这样子不懂事,跑回娘家去,我说了也没什么用,她是儿媳妇,不是闺女,我也不能骂一顿,更别说打一顿了,但是亲家,你要知道,咱们家这日子,是不好过的,好不容易来了贵客,我让她把院子收拾出来,给贵客住些日子,等贵客自己家弄好就搬走,她便一哭二闹三上吊,口口声声骂着她男人窝囊废,以前她一回去,我便让开平去接人,但这次,我是坚决不让开平去接,若是她不回来,我们老田家,权当没这个人,至于阿初……”

    村长想到那日儿子跟他说的话,都不好意思说下去。

    赵老爹脸色一变。

    田家这是硬气起来了。

    莫非,想休妻不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