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最亲的人给你一刀(1更
    赵宝仙不敢言语。

    赵老爹便明白,他猜对了。

    这得要多厚颜无耻,才能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你,你,你……”赵老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赵宝仙也不敢言语。

    如今她还等着自己亲爹给她想对策。

    许久之后,赵老爹才说道,“你是要重新嫁人,还是要给那罗耀祖做妾去?”

    “爹……”赵宝仙叫了一声。

    “若是做妾,这一辈子,这个家你也别回来了,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女儿,若是嫁人,那也只能往深山里嫁,深山的男人不在乎你有没有嫁过人,也不在乎你带着一个儿子,只要你想好好跟人过日子,总不会对你太差!”

    但,想像田开平这样子的,那是绝对没有了。

    田开平对赵宝仙,那是始于情。

    而嫁去深山,那就是去过日子,生孩子的,人家不管你长得好看不好看,也不管你有没有生过孩子,只要能生就行。

    赵老爹希望赵宝仙嫁去深山,那样日子虽清苦,但不会被人指指点点。

    “我,我……”

    赵宝仙伸手摸着自己的脸。

    她长得不丑,如今也才二十五,凭什么要嫁去深山老林。

    “我,我不嫁到深山去!”

    赵老爹闻言,虽失望却也知道,这就是赵宝仙。

    贪图安逸享乐。

    “你要知道,做妾能有好下场的可没几个!”

    “他不嫌弃我,只是以前我是田开平的妻,没有办法纳我进门,可是如今我和田开平和离了,再说阿初是他的孩子,总要入他罗家的族谱!”

    “……”

    赵老爹沉默。

    许久之后才叹息一声,拿了银票出来,打开一看是一百两。

    在赵宝仙眼睛发亮的情况下,给收了回去。

    “爹,这银票是田开平给你的吗?”赵宝仙问。

    “嗯!”

    “他哪里来的银子?莫非他背着我藏私房钱?可是不对啊,这些年他整日窝在家里,哪里来的私房钱?”赵宝仙说着,看向赵老爹,“爹,您把银子给我呗!”

    “这银子不打算给你,你若是去了罗家,衣食住行自有罗家给你,这银子我放着,万一,万一……”

    “爹,你怎么不盼我好啊!”

    “……”赵老爹没说话。

    不是他不盼闺女好,而是这与人为妾,又有几个得了好?

    只是,他能怎么劝?要怎么劝?还有一个阿初啊!

    小田村

    村长家

    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田开平和离了。

    田开平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找了地方坐下,有些呆愣。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男人。

    上对不住爹娘,下对不住赵宝仙和阿初。

    虽然赵宝仙百般不对,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是他自己不能人道,是他瘸了腿,也是他不作为,整日混吃等死。

    “呼……”

    田开平呼出一口气。

    小院

    顾欢喜歪在被子上,冬瑜坐在一边,乖巧的很。

    不不轻轻的给她按摩着太阳穴。

    顾欢喜笑的眉眼弯弯。

    这两个女儿可没白养。

    田区氏进来的时候瞧着,顿时便羡慕不已,“还是你福气好,两个女儿这般贴心!”

    “嫂子过来了,坐!”顾欢喜笑着招呼田区氏坐。

    田区氏坐下之后才说道,“今日家里发生了些事情,所以娘让我来问问,晚饭送你们院子里来可好?”

    “可以的!”

    田区氏没想到顾欢喜这么好说话。

    告别了顾欢喜,喊了采菊去端饭菜。

    不不下炕去把桌子拉出来,擦干净。

    “不不,你去看看,你爹去哪里了?喊他回来吃饭!”

    “那我把冬瑜抱着去吧!”

    不不抱着冬瑜去找田园,把冬瑜闹腾起来,顾欢喜累心。

    她会嫉妒冬瑜,会讨厌田园,但是对顾欢喜,是真的好。

    不不抱着冬瑜在后门找到了田园,他正在磨着什么。

    “吃饭了!”不不喊了一声。

    田园闻言回头,看着不不点点头,“嗯!”

    把砍刀收好,然后盆子什么的都搬进了院子,把院门关上,上门阀。

    不不瞧着眸子微微一眯。

    晚饭的饭菜还是不错的,顾欢喜没什么胃口,就吃了几口鸡蛋羹,田园坐在一边,喂她喝了几口骨头汤。

    “想吃白米粥!”顾欢喜轻声低语。

    田园笑,“那一会我就给你熬,放在陶罐里慢慢熬出来的最清香,不不、冬瑜吃吗?”

    “嗯嗯!”冬瑜一个劲点头。

    不不却摇摇头,“我不吃!”

    然后低头吃饭。

    顾欢喜看着这一家子,嘴角勾出浅浅的笑意。

    采菊专心吃饭,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今还能上桌吃饭,等过几日搬去了新宅,就不能上桌吃饭了。

    吃了饭,田园拿了东西,给顾欢喜煮粥,闻着那清香的味道,顾欢喜又睡了过去。

    梦中,她看见自己被一个老头抱在怀里,那老头慈眉善目的,对她极好。

    进进出出都抱着她。

    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太太,手里那种拨浪鼓。

    等回来的时候,老太太手里拎着肉。

    “等回去,就给咱们小宝贝煮肉肉吃好不好啊?”

    “好……”

    顾欢喜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眼角溢出了泪水。

    他们是谁?他们到底是谁?

    梦中的画面又一转。

    是一对中年夫妇,男人抱着她,伸手护着那妇人,边上还有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大约六七八岁,或者九岁、十岁。

    “呐,这糖给你吃,可好吃好吃了!”

    “珠花给你啊,你带这珠花可好看了!”

    顾欢喜急,很急,想要记起他们是谁,可是脑子一片模糊,就是想不起他们是谁?

    想不起来,顾欢喜很急,越是急,越是想不起来。

    眼泪一直落个不停。

    田园坐在一边,抬手轻轻的给顾欢喜拭去眼泪。

    他心疼,却不能把顾欢喜喊醒。

    只能这般默默的陪伴着她。

    直到她自己醒过来。

    “啊……”

    顾欢喜叫了一声,忽地睁开了眼睛。

    看着田园,委屈的扁扁唇。

    “我,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一对老夫妻,还有一对年轻的夫妻,还有一个小男孩,他们不一样,但有个小女孩儿,长得很像,我觉得那是我!”

    顾欢喜说着,眼泪又忍不住滑落。

    她的心好疼。

    好难受。

    喉咙也堵的慌。

    田园把顾欢喜扶起来,从一边的盆子里拿了帕子,给顾欢喜擦拭着脸。

    “那是你的阿爷、阿奶,年轻的夫妇是你爹娘,那个小男孩儿是你哥哥……”田园说着,把顾欢喜抱在怀里,“欢喜,我一定、一定送你回家,一定送你回去……”

    可是回去之后,家已经不是家,她最爱的亲人,已经不在,她又该如何自处?

    想到这里,田园更心疼顾欢喜。

    “那是我的爹娘,我的爹娘,那我呢,我是谁?”

    是顾媛还是顾欢喜?

    她觉得那个小女孩儿,不是别人,是她,是她。

    可是她想不起来。

    “你是顾欢喜,欢喜你别胡思乱想,你当初被人抓走,被人下了药,忘记了很多事情,你别去想,咱们顺其自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顾欢喜点头。

    只是这会子她心里真的太难受了。

    “我给你煮了粥,这会子热腾腾的,我端来给你吃可好?!”田园小心翼翼的问。

    顾欢喜看着田园,微微颔首。

    “不不、冬瑜她们呢?”

    “她们去玩了!”

    “哦……”

    顾欢喜点了点头。

    等田园端了粥来,等着田园喂她吃。

    这个时候,顾欢喜很想告诉田园些事情,但是她不敢说。

    一旦她说了,田园会如何?

    田园喂顾欢喜喝粥,小声说道,“明天我们去一趟镇上吧,你这样子,我不放心!”

    “嗯!”

    顾欢喜吃了小半碗粥,便摇摇头不想在吃,田园端着碗呼呼呼把粥给吃了个精光。

    然后忙着给顾欢喜擦手、擦脸。

    他一个男人,做起这种事情来,倒是一点都不违和。

    她何其有幸,遇上了这么好的男人。

    她想要紧紧抓住,不想放手。

    “田大哥!”

    “嗯?”

    “我,我……”

    顾欢喜的话还未说完,不不抱着冬瑜走了进来,“娘,您醒了!”

    “不不,冬瑜!”

    顾欢喜唤了一声,心里既松了口气,又有些失落。

    她刚刚差点就要表白了。

    “……”

    田园默。

    想着,刚刚顾欢喜想说什么?

    想问,又问不出口。

    心里有些失落。

    刚刚那瞬间,他能明确的感觉到顾欢喜想说的一定是重大的事情。

    只是看着娘三窝在一起,其乐融融,心里的不快散去。

    坐在一边笑着,看娘三说话。

    娘三边说边笑,顾欢喜一手握住一个女儿的手。

    都不是她亲生的,却胜似亲生。

    屋子里更是温馨。

    田家村

    田家

    田李氏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几个儿媳妇压根无所谓,田老头却是担心。

    他知道,田李氏出去,占不到什么好处,但是这个时候还不回来,他心里担心,便喊了四个儿子到身边来。

    “你们娘已经出去很久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你们去小田村那边看看,她是被田园留下了,还是出事了……”

    田老头有些担心,万一田李氏出事,以后谁来照顾他?

    想起这些日子,三个女儿一个都没回来过,他知道,女儿们在怨恨他。

    手里有钱的时候,只想着几个儿子,从来没有给她们一文钱,所以她们怨恨,不肯回来。

    田大郎、田二郎、田三郎、田四郎面面相觑,点了点头,举着火把出了家门,前往小田村。

    一路上,四兄弟心思各一。

    但心中无不希望田李氏被田园留了下来,他们愿意改,以后对田园好。

    只是他们心中也明白,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田园怕是再也不会原谅他们。

    他们没去田园的新家,而是到了村长家,敲响了村长家的大门。

    “来了!”

    田罗氏应了一声去开门。

    今日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心情也不好,晚上饭都吃不下去。

    疼了多年的孩子,不是亲孙子。

    娶个儿媳妇,竟这般作践她的儿子……

    开了门,看着面前四个男人,田罗氏错愕了一下,“你们找谁?”

    “请问田园在吗?”

    田罗氏微微颔首,“你们稍等,我过去给你们请一下!”

    田家四兄弟站在门口,也不好进屋子。

    田罗氏过来的时候,听到笑声,心里有些难受,但是她知道,如今这般处置,对家里是最好的,对儿子也是最好的。

    上前去敲门,“田园啊,外面有人找你!”

    “找我?”

    田园错愕了一下,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摆摆手,“你去吧,有冬瑜、不不陪着我呢!”

    采菊坐在一边,手里端着一个框,里面都是打络子需要的材料。

    采菊是个勤快的姑娘,顾欢喜想着,养几年给她找一户好人家,让她嫁过去做正头娘子。

    一辈子不愁吃喝那种。

    又看向田罗氏,“婶子进来坐啊!”

    田罗氏本不想坐的,可是想到罗家,又看向灯光下的顾欢喜,一时间想起,顾欢喜像一个人,一个享受着荣华富贵的人。

    罗秀兰。

    她娘家侄女。

    只是秀兰家闺女叫什么来着?总之她记得,罗秀兰那闺女,娇惯的厉害,就因为佳怡推了一下,罗秀兰就和娘家决裂,当然这些话是罗家这边人和她说的,到底如何她不知道,她和罗秀兰也不亲近,走动也很少。

    但,罗秀兰是罗家这些女孩子里,嫁的最好,过的最幸福的人。

    那么娇惯的女儿,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穷乡僻壤来。

    田罗氏摇摇头,“我不坐了,那边还有事情呢,我先去忙了!”

    “婶子慢走!”顾欢喜也不挽留。

    田罗氏确实事情蛮多的。

    听说她家里还喂了六头猪,还有鸡,兔子。

    一年下来,都忙活的很。

    田罗氏一走,顾欢喜又抱着两个女儿说话,亲昵的很。

    采菊偷偷看了两眼,羡慕万分,却也明白,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她这样子已经很幸福了!

    有些时候,她也会担心家中的妹妹,可是她又不能离开回去看看,只能默默的希望她们能过得好。

    田园到了大门口,看见田家四兄弟的时候,没有惊讶,也没有错愕,神色淡然的很。

    “田园,娘……”田大郎开口。

    “那是你们的娘,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她今日来过,不过很早就走了,至于她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们自己去找吧!”田园沉沉出声。

    田大郎一哽。

    四兄弟其实都是内里藏奸的老实人。

    说他们好吧,其实都一肚子坏水,小心眼和算计,说他们坏吧,他们也没干过什么丧尽天良的大坏事。

    “田园,你……”田二郎开口。

    “赶紧找你们娘去吧,像她这种丧尽天良的人,万一老天爷看不下去,收了她,呵呵……”

    田园说完,冷笑一声,关上了门。

    曾经,他拿这一家子但家人,拿田家当家,对他们的要求也很小,就希望他们对自己真心一些,好一些。

    但是,他的付出,他们从未回报,却趁他不在,差点害死了欢喜。

    其它的事情,他都可以妥协,可以谅解,但是事关欢喜,他永不原谅。

    毅然迈步回小院。

    欢喜身体不好,晚上怕是睡不好,他得把东西整理一番,明日一早去铜陵县,带欢喜去看病,顺便和舒掌柜说说,这木头生意的事情,他房子已经修好,等村里人收好了稻谷,他就要开始砍伐木头,到时候不单单小田村,还有除去田家村之外其它村子的人,所以这木头会很多。

    他要赚很多很多钱,带着顾欢喜去鞑靼。

    田家四兄弟站在门口,想了好一会,才决定沿路找回去。

    “娘……”

    “娘?”

    一路上,四兄弟喊着。

    田李氏昏过去之后,以为自己可能会死,在听到呼唤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会被救了。

    “在这里,在这里呢……”田李氏应声。

    又呻吟出声。

    她好痛,真的好痛。

    田李氏到底还是被找到。

    四兄弟把田李氏背回去,田李氏又疼的晕了过去。

    田李氏躺在一边,田吴氏、田仇氏给她换了衣裳。

    只是田李氏要去医馆呢?还是不去?

    去医馆是去县城?还是去镇上?

    手里的银子就那么点,难道都拿出来给田李氏看病?

    别说几个儿子媳妇不答应,就是田老头也不愿意。

    “请个大夫回来看看吧!”田老头开口说道。

    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一旦田李氏实在病的厉害,那么就不治了。

    银子要留下来给自己治病。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田老头开了口,四兄弟自是不反对,呐呐的应下……

    什么良心、孝心,在银子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万籁俱寂的时候,田李氏醒了过来,屋子里淡淡的油灯,她闻到了臭味。

    那是田老头拉屎尿后,没有及时收拾的味道。

    她想动一下,腰下面便疼的厉害。

    她忽地明白过来,她摔了,被几个儿子救了回来,但是他们却没带她去县城看病救治,这是打算让她自生自灭。

    想到这里,田李氏顿时遍体生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