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只差一点点就遇到(1更
    不管是什么病,总是要知道,心里有底,心里知道,有应对之策,就不会无尽的去猜想,不猜想就不会恐惧。

    大夫看着顾欢喜,又看向田园,才说道,“中毒!”

    “中毒……”

    顾欢喜呢喃一声沉默。

    是药三分毒,更何况是有人精心调出来的毒药。

    田园蹲在顾欢喜身边,握住了顾欢喜的手,“欢喜不怕,这毒可以解掉!”

    顾欢喜看着田园,笑了出声,“我不怕,若是我没猜错,这毒其实并不致命,或者说,一直吃就不会有事,但是不巧,田家人那次欺负我,把我推摔倒的时候,伤了后脑勺,后来头疼,晕厥过去,扎针后我想起了一些事情,迷迷糊糊的这药就成了毒,是这样子吗大夫?”

    大夫看着顾欢喜。

    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差不多这样子!”

    “那我要是不解毒会如何?是不是会死?”顾欢喜问。

    “……”

    大夫看着沉浸的顾欢喜。

    他行医多年,见过无数人,但是想顾欢喜这样子沉稳的妇人,却是极少有。

    “还是尽快解毒比较好!”大夫沉声。

    顾欢喜点头,“多谢大夫了,今天扎针吗?”

    “你要扎针吗?”

    “扎针后会很虚对吗?”

    “对,但是对你头颅里的淤血,有好处!”

    “那扎针吧!”顾欢喜认真说道。

    她不怕疼。

    以前也不怕死,但是此刻,她舍不得死。

    “好!”

    一针下去,顾欢喜就疼的眼角都溢出泪水。

    连着几针下去,眼泪更是一颗一颗,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田园瞧着心疼万分。

    不不、冬瑜、采菊三人压根不敢看。

    顾欢喜倒是紧紧的咬住唇,一声都没吭。

    那种疼,让人心里发慌发毛,很想发泄,顾欢喜却咬牙坚持。

    想到曾经的自己,心渐渐淡然下来。

    都说心静自然凉,如今心静下来,顾欢喜竟沉沉的睡了过去。

    “……”

    “……”

    田园有些急。

    大夫却笑道,“睡过去是好事,睡过去就不那么疼了!”

    半个时辰后,大夫轻轻的取了银针。

    “别吵她,让她休息一个时辰,都出去吧,让屋子里安静下来!”

    田园看向不不、采菊,“不不、采菊,你们带着冬瑜在院子里玩耍,我在这里陪着!”

    “嗯!”不不乖巧点头。

    有些时候,她会任性,但事关顾欢喜,不不从来都是听话的。

    带着冬瑜出了屋子,就在院子里,哪里也不去。

    不不沉默。

    冬瑜也沉默。

    采菊也担心的很。

    夫人是个好人,她希望夫人好好的。

    田园坐在贵妃榻边,看着沉睡的顾欢喜,伸手轻轻的摸摸顾欢喜的头发,然后缩回手,安静的坐在一边。

    一个时辰后,顾欢喜幽幽转醒,看着田园,心里微微一笑,“你是不是守了我很久?”

    “没有,一个时辰!”

    顾欢喜笑了笑,“你不买山头是不是想存钱,给我看病?”

    “嗯,我打算带你去鞑靼,鞑靼王后据说医术无双,若是能请到她给你看病,你就可以痊愈了!”

    “为什么不去帝都?”顾欢喜问。

    “帝都,咱们去不了,也不能去!”

    “?”

    田园呼出一口气,“欢喜,我不瞒你,你大哥是当朝丞相,还娶了大公主,他那么疼你,都不能来接你,你可以想象,敌人是多么的强大!”

    帝都。

    皇权。

    顾欢喜想到了帝位之争。

    “我大哥他支持谁做皇帝?”

    “太子!”

    顾欢喜微微颔首,“那要害我的人,一定是其他皇子!”

    田园点头。

    不言语,却是默认了。

    “他们很疼我吗?”顾欢喜轻声问。

    “很疼很疼!”

    顾欢喜闻言便笑了,笑的眉眼弯弯。

    “这便足够了,我知道他们疼爱我,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去,他们会更伤心,田大哥,咱们努力赚钱,存钱,去鞑靼看病吧!”

    “好!”

    见田园答应,顾欢喜又说道,“田大哥,我不是陶瓷娃娃,你不要担心我会一碰就碎,这几日你也知道,我身体好多了,如果不是那小子推了我一下,我和正常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所以我要多锻炼,开开心心的赚钱,而不是整日愁苦着脸,那样子本来我没什么大碍,都被自己吓出大毛病来了!”

    “……”

    田园沉默。

    顾欢喜又道,“三人成虎,田大哥也是一样的,把我当正常人,你越是紧张,让不不、冬瑜也跟着担心,你看像冬瑜这么小的奶娃娃,哪个不是哭哭啼啼的,可是你看咱们家冬瑜,她哭吗?”

    “她不哭,不单单不哭,还特别听话懂事,这或许是好事,但是你别看她是个奶娃娃,其实她什么都懂,我们情绪紧张,她也会跟着紧张的!”

    田园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

    他最在意的人是顾欢喜,不不、冬瑜,那是因为顾欢喜疼她们,他才爱屋及乌。

    “田大哥你真好!”顾欢喜说完,笑眯了眼。

    田园看着顾欢喜,“饿不饿,咱们去醉仙楼吃东西吧!”

    “不去醉仙楼吃了,咱们去街口吃就好!”

    “为了省钱?”

    “当然不是,我是想着,咱们去街口吃,顺便买些东西,难得出来嘛!”

    “好!”

    田园抱着顾欢喜出了医馆,让她坐在马车内,三个孩子立即钻进马车,围在顾欢喜身边,嘘寒问暖。

    顾欢喜心里暖融融的。

    “一会冬瑜跟我在马车里,不不、采菊下去买东西,想想家里都需要些什么,你们记得采办,还有过几天的酒席,你们觉得有些什么菜肴好?”

    “……”

    这可考到两个小姑娘了。

    顾欢喜怜爱的看着两个小姑娘,笑道,“首先得有瓜子、花生,还可以加一盘子糖和鸡蛋!”

    “其次是凉菜,咱们可以凉拌猪舌头、凉拌猪肚、凉拌海带丝!”

    “三是热菜,这个就比较有讲究了,鸡咱们要整只,在是红烧肉,醉仙楼的卤肉是好,但是贵,可是咱们可以自己卤,这就三个肉菜,排骨炖洋芋,加个鱼,在炒个豆角,炒个白菜,还可以做一个肉丸子,豆腐皮汤,最后可以上一个粉蒸肉!”

    顾欢喜算了算,十几个菜,已经算得上极好了。

    不不吞了吞口水,“娘,听您这么说,就感觉很好吃的样子!”

    顾欢喜笑,“等咱们入住了新家,到时候天天做给你们吃!”

    她其实是不太清楚,这个世上都有些什么东西。

    尤其是菜,她也没去过菜市场。

    既然老天爷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一定要珍惜,活出风采来。

    田园驾驶着马车,听着顾欢喜说话,都觉得开心。

    他们找到了醉仙楼的大厨,只是人家压根不会出外活,倒是推荐一个曾经在醉仙楼做过大厨的师父,他后来不在醉仙楼做了,专门承接喜宴,带着不少徒弟,锅碗瓢盆都有,就连采买,只要把菜单定好,他们连菜肴都能买好。

    田园、顾欢喜觉得如此甚好。

    锅碗瓢盆都不用准备,还不用买菜,省事多了。

    两人找到了师傅。

    田园和他按照顾欢喜说的,敲定了菜肴,师父把丸子改成四喜丸子,又加了两个菜,一个是咸鸭蛋炒南瓜,一个香肠切片。

    “如此,已经是十分丰盛的菜肴了!”

    田园颔首,“那你们是二十来,还是十九?”

    “二十早上来,您放心,咱们做了这么多年酒席,定不会耽搁了您的喜宴,不过有些东西,能送过去的,十九的时候会有人送过去,到时候您派个人接应一下!”

    “嗯!”

    田园颔首。

    告别了师傅,带着顾欢喜去了舒管事那边。

    顾欢喜窝在马车里,田园便和人商量,把马车牵了进去,见到舒管事的时候,舒管事正恭恭敬敬送人离开。

    那个人一身锦衣,瞧着十分气派。

    田园站在远处,悄悄的看了一眼,便垂下了眸子。

    能让舒管事恭恭敬敬的人,非富即贵,他万万不可惹事。

    待舒管事把人送走,转身回来的时候,田园才上前,“舒管事!”

    “田掌柜来了,快里面请!”

    田园颔首,跟着舒管事进了小厅,丫鬟立即上了茶,便规矩的退了出去。

    “田掌柜喝茶!”

    “好!”

    舒明光等田园喝了茶才说道,“田掌柜今日前来,是为了木材的事情?”

    “不瞒舒管事,正是为了这事!”

    舒明光笑,“田掌柜,咱们虽只做成功一笔买卖,但我却十分看得起你的为人,第二笔木头我赚了不少,但田掌柜也知道,那笔银子我赚的很心安!”

    “嗯,我懂!”田园应声。

    舒明光又说道,“我愿意和田掌柜做买卖,所以田掌柜有多少木头,尽管准备好,我都要,到时候来拉木头,便结银子,只是有一点,木头种类要分清楚,其它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虽然有些木材砍下来后也能分清楚是什么,但会耗去不少人力,不如一开始就分清楚,那样子省事。

    “舒管事尽管放心,我会处理好木材分类的问题!”

    “如此甚好!”舒明光说着,看向田园,“那咱们把协议签了吧!”

    “好!”

    或许人与人的不同,便提现在这些地方。

    田坤明来时,舒明光可不愿意签合约。

    田园就那么坐在那里,尽管只穿了一身直稠青衣,让舒明光亦不敢小觑。

    有些人,哪怕出生微末,正直的给人一种不敢无视,也只有那些瞎了眼的人,看不见他一身光芒。

    是金子总会发光,是明珠,就算被蒙了灰尘,也会有再现光芒,耀眼的时候。

    等协议签好,田园起身告辞。

    “我送送你!”

    “多谢舒管事!”

    舒明光送田园到后门,“你怎么后门进来?”

    “内子和两个女儿也跟着,马车停在外面,我不放心,便走了后门!”

    “田掌柜是有情之人!”舒明光本想见见田园的媳妇,一个男子快速跑来,“大管事,客人到了!”

    舒明光朝田园歉意一笑,“今日就不送你了,等改日有空,我做东,你带着尊夫人一起来!”

    “好!”田园抱拳,“告辞!”

    “慢走!”舒明光让染送一下田园,去接待客人。

    田园驾驶马车离开……

    舒明光看着面前的男子,他是做梦都没想到,一个曾经侯府世子爷,如今伯父的世子爷回来到铜陵县。

    “小人见过世子爷!”舒明光抱拳行礼。

    谢卿涵微微颔首,坐在了椅子上。

    “舒掌柜,这次前来这边,需要你帮几个忙!”

    “世子爷尽管吩咐!”

    谢卿涵嗯了一声,看了点书一眼。

    点书立即拿了一副画像上前,“舒管事!”

    舒明光接过一看,画像中的女子长得娇俏可人,一看就是那种娇娇巧巧,让人怜惜疼爱的。

    “这人是……”

    “是谁舒管事便不用管了,只需暗中寻找此人便好,若是寻到了人,也不必打搅,立即派人告诉我家世子爷!”点书沉声。

    舒明光一个劲点头,“是是是,小的记住了!”

    谢卿涵起身,朝外面走去。

    舒明光立即小心翼翼送着人。

    门口马车华丽,华丽的马车后,还有一辆稍次的马车,一个中年汉子驾驶马车,还有两人骑马守在马车边。

    谢卿涵上了第一辆马车,点书和舒明光说了几句话,上马车前,朝后面的马车看了一眼。

    马车里面是小文和陈妈妈,他知道世子爷带着她们,就是想用两人的性命来威胁欢喜姑娘。

    可万一世子爷料错了,欢喜姑娘压根不在乎小文和陈妈妈,该怎么办?

    想到嘴硬的小文、陈妈妈,点书深深吸了口气。

    他是好歹都说了,陈妈妈或许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小文,他总觉得小文是知道点什么的,只是小文死活不说,哪怕用她的家人来威胁,也一句话都没说。

    “呼!”

    坐在驭位上,点书呼出一口气。

    马车内的谢卿涵也不好受。

    曾经,以为自己是逢场作戏,待人离开之后,才忽然明白,他是用了真心的。

    只是,悔悟的太晚了!

    田家

    磨磨蹭蹭一大早,田老头把四个儿子喊到屋子里。

    “你们娘要去衙门告状,你们送她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