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发毒誓天天打雷劈(2更
    看一眼不想再看第二眼。

    更有一种看了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睛的感觉。

    这么丑,不好好窝在家里,还跟着出来看什么热闹。

    谢卿涵扫视了一圈,便收回了视线。

    田园垂着眸子,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幸好,这个世子爷并没有发现欢喜。

    幸好!

    也幸好欢喜今日乔装打扮了一番。

    扭头看向顾欢喜,顾欢喜也看了过来。

    顾欢喜冲田园微微一笑,那个什么世子过来的时候,她就觉得极其不舒服,不过好在这世子很快便移开了视线。

    两人快速移开视线,等着镇丞开始审理。

    镇丞哼哼了两声,才接着说道,“今日事情大概是这样子的,原告田李氏以其四子一起状告其曾经的养子田园害了她,将她推到水沟之中!”

    “前程往事,我这边也调查到了一些,田园大五六岁的时候被田家收养,在田家给放了大概两年牛,在七八岁的时候跟着他师父学习杀猪,学杀猪期间,田园所得到的钱都悉数交给了其养母田李氏,后来田园去了县城镖局,开始几年并五银子带回来,不过后来走镖之后,赚了银子,除去开销大数都带回了家,这几年期间,田家修建了新的屋子,买了田地,田李氏几个孙子在学堂读书,只是后来田园因为一些事情,便是何家那件事情,不再去走镖,便在家中边上,修建了一个屋子!”

    “这期间,何家派人送了一个孩子到田家,田李氏是怎么对待这个孩子的,我想田家村的村民很清楚,你们这些人中,也有人清楚!”

    “一直到今年田园带了一个媳妇回来,还有一个孩子,他便自己和媳妇开火做饭,却也主动提出每月给养父母十两银子!”

    “只期间,田园有事情出了一趟院门,期间田家,便是田李氏带着她的四个儿媳妇,以田园的名义伪造了休书,抢占了属于田园夫妇的房屋和钱财,把田园妻子以及两个女儿给撵出了家门,居住在了村子中的一个破屋子内!”

    “田园临走时带着养父母去了田家村村子、族长家,让他们作证,他离开期间,田家不能欺负他妻女,但发生了这样子恶劣的事情,村长、族长都装聋作哑,那是因为田家两个人,拿了五十两银子给村长,又拿了五十两银子给族长,收买了两人!”

    “田园还有一个木头生意,也被田家人霸占,田家村的村民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对此事决口不提,装聋作哑!”

    “你们可以想象,一个妇人,身无分文,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孩子浑身是病,这里本官已经请了铜陵县的大夫前来作证,那个孩子去到他医馆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还有一个是几个月的奶娃子,他们过的日子的什么样子的,你们可以想象,而且最让人不能承受,这期间还有人想要染指田园的妻子,吓得她不顾滂沱大雨,带着两个孩子,冒雨前往铜陵县,她们到铜陵县客栈是什么样子,一会铜陵县客栈的掌柜会说清楚!”

    “田园归来之后,发现妻女已经不见,家已经不是家,便气得少了他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房子,并和田家一刀两断,从此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镇丞说着,深吸一口气。

    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还真是有点累。

    端了茶水抿了一口,继续说道,“直到前日,田李氏以及田家人得知田园修建了新房子,并落户小田村,田李氏一个人前往小田村,却遭到田园的冷眼冷语,然后她便离开了小田村,但却没有回家,等到她的儿子找到她的时候,她躺在水沟之中,她一口咬定是田园害了她,并将田园告上了衙门!”

    镇丞看着雅雀无声的百姓。

    “是非恩怨,只有当事人最清楚,本官几句话是说不清楚的,不过基于公平公正,让他们自己来说,自己来辩论,本官和世子爷以及诸位老者旁观就好!”

    “……”

    还有这样子审理案子的?

    那可真是独一无二的一遭呢。

    “开始之前,你们各自先发一个毒誓吧!”镇丞出声。

    又是鸦雀无声。

    田园上前一步,抱拳行礼,

    “大人,世子爷以及主位老爷,我是一介草民,不敢说谎,也不敢胡言乱语,若是我接下来所言,有半句虚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

    田李氏也是一惊。

    难道一会她也要发誓?

    “前日,田李氏是来到了我家,不过我没理会她,因为她这种人,心里只有银子,从来没有所谓的亲人,当年捡我回来,我便从未感受过一丝一毫的温暖,小时候要放牛,大了跟着师父去杀猪,除了晚上回去住一个晚上,基本上不在家里吃饭,也不会有早饭吃,我几乎一年的早饭都是在师父家吃的,我后来要去县城镖局,他们让我写了保证书,保证我以后赚的银子都上交,养两个老人到他们死去!”

    “但是,我从镖局走镖,赚到银子之后,除去开销,几乎全部给了家里,不单单养活了两老,还养活了田家所有人,就是那小子,也用着我赚回来的钱继续读书!”

    “只是,他们太伤人心,恩断义绝之后,我便想好,不管他们死活,再不理会!”

    “所以她前日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有她自己清楚,不是我害的她!”

    “如果是我害的她,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如果是她诬陷我,我不会和这样子的疯子计较,但我相信,老天爷会收她的!”

    “……”

    这誓言可真是恨。

    简直把田李氏的后路都堵住了。

    镇丞看向田李氏,“田李氏,现在轮到你了,你来说吧!”

    “我,我……”田李氏看向田园,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还有人群中的田老头,结结巴巴说道,“我,我田李氏对天发誓,如果我,如果我接下来的话,有一句谎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只是田李氏的话才说完,本就晴朗的天空忽地阴沉起来,然后轰隆一下,响了几个雷。

    “……”

    “……”

    “……”

    百姓退后好几步,震惊错愕,甚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田李氏这是摔了自己,但是家里又没钱看病,想要讹诈田园吧!

    结果她一发誓,就打了雷。

    这岂不是验证,她在说谎。

    “啊……”

    田李氏叫了一声。

    又害怕,又心慌。

    不,这只是意外,只是意外。

    “是田园,是田园害的我,他,他在说谎……”

    “轰隆隆!”又是几个响雷,还带着闪电。

    “……”

    “……”

    “……”

    看热闹的人,摇摇头。

    “原来是诬陷!”

    “没想到,是这样子的人!”

    “田家可是出了一个杀人犯!”

    田李氏吓的顿时尿了裤子。

    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呢?也是意外吗?

    她不敢再说谎,身子软软的说道,“是,我我说谎了,不是田园推的我,是我自己摔到了水沟里,家里没银子给我看病,我不想死,所以我才诬陷是田园推的我,我想着田园有银子,他有很多很多的银子,他不差这点银子,想让他拿银子给我看病,可是我又怕他不肯,才来衙门报官,说他害我!”

    真相大白。

    却没有人觉得意外。

    有人开始喊出声,“必须要严惩!”

    “就是,就是,必须严惩,若是不严惩,以后谁都可以诬告他人,岂不是乱了王法!”

    “对,大人,一定要严惩这田家人!”

    其实今日的一切,并没有大家想象的这么简单,只是田李氏发誓的时候,刚好打了响雷,让田李氏自己吓破了胆。

    把什么都招了。

    镇丞看向谢卿涵,“世子爷,您看……”

    谢卿涵看着田园。

    这个男人,他十分厌恶,但是如今来看,倒是不能收拾他。

    “你是镇丞,你看着办就好!”谢卿涵漫不经心说道,收回了视线。

    镇丞看向田李氏母子五人,“昨日你们来报官,本官就说过,你们是一起来的,如果有惩罚,便每个人都有,你们也应承下来了,来人,一人打三十棍,田李氏伤了,便由她的儿子为她平分,两个人八棍,两个人七棍,当场行刑!”

    镇丞说到后面,声音都冷了冷。

    “是!”朱捕头应和一声,让人拿了棍子来,将田李氏母子五人压住,一棍一棍打了下去。

    田李氏看着被打的儿子,心痛如刀绞。

    再看看一边,愤怒看着她的儿媳妇,孙子、孙女们,田李氏知道,此生,她再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又看向田老头,田老头看她的眼神里,都是怜悯。

    “呜呜……”

    田李氏顿时哭了出声。

    可是,她的声音都被淹没,只有那一棍子一棍子的闷声,还有四个儿子的呼痛声。

    直到打完。

    田大郎四兄弟已经奄奄一息。

    镇丞才说道,“今日的事情,这么多百姓看着,本官不得不说,天下厚颜之人不少,但像田家这般厚颜无耻的却绝无仅有,像田家村这般冷血无情的村民也是头一次见,田家村的村长压根不作为,不配为一村之长,至于以后谁做田家村的村长,容本官仔细想想,务必要派个得用的人去田家村,好好教一教这个村子的人,何为善良,善良二字要怎么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