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进住新家(2更
    一时间,田家人再也没说话。

    田吴氏四妯娌给田李氏擦洗身子,换了干净的衣裳,疼的田李氏嗷嗷直叫。

    “给我请个大夫吧,给我请个大夫看看!”田李氏叫出声。

    她的声音凄惨又可怜,让人听着都觉得她一定很疼。

    田老头沉默着,好一会才说道,“去请大夫吧!”

    家里一下子多了四个病患,如今六个人要躺着。

    田老头叹息一声,这种日子,接下来要怎么过?

    从此,他们一家子,在田家村以及山水镇,怕是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为什么就忽然间走到这一步,是因为自私?还是自利?没了善良的心?

    田老头不知道,也想不起来。

    但是他清楚的知道,田家已经走到了头。

    田园到镇上衙门的时候,田师父、村长、族长正从衙门出来,三个人都笑着,田毅在一边坐在马车驭位上打瞌睡。

    “师父、村长、族长!”田园喊了一声,跳下马车走了过去。

    田师父看着田园,满眼的慈爱,“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村长和族长回去!”

    村长、族长笑眯了眼。

    能被这般看重,心里受用的很。

    田师父颔首,“应该跑这一趟,既然来了,咱们去饭馆吃了饭再回去吧!”

    “听师父的!”

    喊了田毅,请村长、族长去饭馆吃饭,炒了几个小菜,点了两壶酒,田园、田毅只管吃饭,田师父、村长、族长说着话,想到今日,解气的很。

    田园如今是小田村的人,更是同仇敌忾。

    小田村的人穷,却仗义。

    田家村的人有点钱,却一点心都没有。

    吃了饭,田园去付了钱,才带着村长、村长准备回小田村。

    “师父,阿毅哥,我们先走一步,二十那天来喝酒!”

    田师父点头,“走吧,路上小心些,我和你阿毅哥还有些事情要做!”

    “嗯!”

    田园应了一声,驾驶马车先走一步。

    田师父看着远去的马车,满目的慈爱。

    “爹,我才是您亲儿子!”田毅打趣道。

    “……”

    田师父一顿,看着田毅,好一会才说道,“你是我亲儿子,我知道,也记在心里,他不是我亲儿子,却为了咱们一家子豁出命去,他身世可怜,几乎算得上无家可归,这些年过的凄苦,如今见他这般意气风发,我为他高兴!”

    田师父看着田毅,“你吃醋?”

    “吃,可酸了!”田毅说着,笑了出声。

    他一直想有个兄弟,可以相互扶持。

    田园不是他一个爹妈的,却对他们一家子有救命之恩,他拿田园当亲弟弟。

    “怕我把银子给他?”

    “银子?”田毅摇摇头,“你便是全给他,我都没意见,就是心里有点酸涩,不过如果你给了我,让我来给他,那就不一样了!”

    田师父笑了起来,“我就几万两银子,等着几个孩子成亲给点,和你娘这些年花用点,过年过节给点孩子们做压岁钱,剩下能有多少?你啊,怕是看不上呢!”

    “看不上,那也是我爹给我的家底!”

    他会放起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动。

    他会从他这些年赚的银子里,拿出一半给田园。

    或许别人不信,这么个外人,救命之恩也不用一半家产,但是他知道,他拿田园当兄弟,完颜夏秋那般小气做派,他才会生气,会难受。

    完颜夏秋不理解他,他虽难受,但是这些日子,似乎也习惯了,随便她去吧,她爱怎么怎么去,他坚持初心便是!

    田师父愣了愣,顿时明白过来,“这些年,是爹对不起你们娘俩!”

    “爹,都过去了,还说这个做什么,你那银子,都留着,以后儿子给您银子花,让您和娘吃香的喝辣的!”

    “好嘞!”

    田毅驾驶着马车,笑了起来,“爹,您坐稳了!”

    “嗯,坐稳了!”

    马车蹬蹬蹬跑了起来。

    田师父打算去找人修房子,修在田园家边上。

    是一家人,自然要住在边上。

    田毅是要去县城,但是他也支持亲爹的决定。

    只要他老人家开心就好。

    九月十九,田园、顾欢喜的新家,基本上都收拾整理好,就是床、家具一一都摆放好,院子里鹅卵石铺的小路,石板铺的天井,还有一块一块的地,上面有些泥土,不过薄薄的一层,田园想好了,等住进来后,再去山里挖树、花的种上。

    吃饭的地方在小溪另外一边,已经用围墙围了起来,修了几间屋子,地上都铺了石板。

    村里人虽好奇,这要做什么,不过没人问。

    夜静悄悄的。

    顾欢喜睡不着,不不、冬瑜、采菊也睡不着。

    明天就要住新家去了,这心里开心。

    田园躺在床上,轻声问,“你们也睡不着吗?”

    “睡不着呢!”顾欢喜应了一声。

    “我也睡不着!”

    “嘿嘿嘿!”冬瑜笑了出声。

    采菊、不不也跟着笑了出声。

    不不的房间是她自己布置的,几乎是满满当当,小玩意也多,就是衣柜都好几个,里面放了不少布料,都是顾欢喜给不不买的,秋衣好几套,冬衣也有四五套,鞋子也是秋天四双,冬天四双。

    不不每一双都洗的干干净净,摆放的整整齐齐。

    虽然睡不着,但是想着明日怕是要忙活一天,强迫自己闭上眼睛,最终还是睡了过去。

    九月二十

    天蒙蒙亮。

    小田村就热闹起来。

    几乎是整个村子都出动了。

    村民们先搬了桌子板凳过去,妇人们则把家里最好的碗筷拿出来,洗的干干净净,放在盆子里,端着去找到自家的桌子。

    等到太阳出来,便有马车来了田家村,来的人多数是汉子,也有婆子,把东西都办下来,鸡鸭鱼肉菜肴,好几种菜,花生、瓜子、酒水。

    都是一坛子一坛子的。

    “一桌一坛子酒,花生、瓜子、糕点一桌子一盘,还有这些凉菜……”

    “你们杀鸡的快点杀好,一会就要炖起来!”

    “把猪肉都抬过来!”

    “还有鱼,都给我杀好了!”

    大师傅全程指挥着。

    这些人却一点都不乱,一样一样的都准备好,放在了一边拼凑起来的桌子上。

    田园、顾欢喜、不不、冬瑜、采菊都穿了崭新的衣裳,她们在等,等那边人都到齐了,才能去新家。

    “田园,可以了,可以了,都到了!”

    “我师父他们到了吗?”田园问。

    “到了,到了,一家子都来了!”

    田园手里端着一个大盆子,里面都是铜钱,一文钱、五文钱、十文钱,一会要撒钱的。

    田园看着顾欢喜,“欢喜,咱们走吧!”

    “嗯,走吧!”

    顾欢喜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是一把大门的钥匙。

    跟在田园身边,顾欢喜心中五味杂陈。

    这是她的家,是田园给她修建的一个家。

    一个属于他们的家。

    这边一出门,鞭炮就响了起来,噼噼啪啪放着,空气里一股子味道,但却让人觉得幸福。

    等到了家门口,看着上面的匾额。

    田府

    顾欢喜看着田园,田园才对顾欢喜说道,“去开门啊!”

    “嗯!”

    顾欢喜拿了钥匙去开了大门,站在大门口的台阶上,田园才开始撒铜钱。

    一边男孩子,一边女孩子,田园一边一把的撒着,小孩子们开心叫着,快速的捡着掉在自己面前的铜钱。

    等到铜钱撒了,田园才走到顾欢喜身边,朝顾欢喜伸出手。

    顾欢喜不曾犹豫,便把手放在了田园手中,由他牵着进了大门。

    村长早指挥人把六畜祭品准备好,让人抬进来,放在大厅门口。

    等到田园、顾欢喜祭拜之后,便算是入住了。

    “都请进来坐!”田园笑着请大家进来坐。

    田区氏早带着妇人们端了茶水、瓜子、花生过来,招呼着大家吃。

    一般能在大厅坐的,都是小田村辈分高,年纪大的,要不就是田师父这样的长辈,便是田毅都没能进去。

    田毅倒也不想进去,跟方秀把田园家转了一圈,满意的很,“娘,咱们也在这边上绣一个吧!”

    “你觉得这里好?”方秀问。

    “我觉得挺好的,爹的心思,我明白,我虽是他的亲儿子,但他也舍不得田园,跟咱们去县城住,娘也舍不得爹,夏秋也不适合去县城,不如住在乡下,我一个人在县城也行!”

    方秀看着自己的儿子,叹息一声,“还跟你怄气?”

    “由着她去,我这次不哄她,只要不过分,咱们就这样子将就着过,若是过分了……”田毅一顿。

    不再说下去。

    今儿可是田园高兴的日子。

    小厅里

    有几个妇人陪着完颜夏秋说话,倒是把完颜夏秋哄的眉开眼笑,让她过足了瘾。

    顾欢喜被人喊去问了点事情,回来的时候,见完颜夏秋笑的开心,抿嘴一笑。

    “各位嫂子说什么呢,这般高兴,也说给我听听!”

    “说你这院子修的好,又大又亮堂!”

    完颜夏秋也接道,“对呀,确实修的好,我家相公说,也要修一个这样子的,不过我家人多,应该要修的更大一些!”

    “……”

    几个陪着说话的妇人一顿。

    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笑道,“那感情好,嫂子,你们打算修在什么地方?”

    几个妇人也跟着问。

    “这个还没决定呢,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完颜夏秋笑着。

    十分满意,大家把目光又投到了她身上。

    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打算,点评着顾欢喜屋子里的装饰。

    虽没有说的一无是处,总之是多有不好。

    顾欢喜一直在笑,认真的听着完颜夏秋说话。

    她其实很好奇,田毅那么聪明能干的一个人,怎么娶了一个这么拎不清的媳妇?

    难道是因为她长得好看?

    顾欢喜觉得,完颜夏秋好看是好看,但是也没有所谓的美若天仙。

    果然,口味独特。

    完颜夏秋看向顾欢喜,“弟妹,我可以去你主院那边看看吗?”

    “可以呀!”顾欢喜很大方。

    看看而已,没什么的。

    而且她也想看看,完颜夏秋一会能说些什么来。

    完颜夏秋邀请村里几个妇人一起去,几个妇人年纪不算大,也都是才成亲,或者生了孩子的。

    先前完颜夏秋的话,就让她们格外的尴尬,这会子又要去主院,万一她又胡乱指点一番……

    纷纷面露犹豫。

    “走吧,大家也去看看,顺便给我提点意见!”

    顾欢喜带着几个小妇人去了主院。

    主院外面如今也是光秃秃的,一点绿色都没有,不过已经用鹅卵石铺好,两边也铺了泥巴。

    完颜夏秋在边疆,也算得上见过世面,“弟妹,你这院子,以后莫非是打算拿来种青菜?”

    “种菜也蛮好,想吃就可以摘,不过我不打算拿来种菜,我打算重点花菜什么的,但我最想的还是种果树,果子成熟了,就可以摘来吃!”顾欢喜说着,看向完颜夏秋,“嫂子,以后你家修建好了,你打算种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