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无视无视无视(1更
    想到这里,顾欢喜不免又看向田园。

    田园还背对着她,顾欢喜眯了眯眼睛。

    “不知道扇子放在了什么地方?”

    “扇子?我知道,我给你去拿!”田园说着,便出了屋子,给顾欢喜拿扇子去。

    “……”

    不一会把扇子拿来,递给顾欢喜,然后坐在炕边上,双腿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腰杆挺的笔直,坐的端端正正,一副犯了错的样子。

    顾欢喜拿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声音又软又温柔的问,“田大哥,你很紧张?”

    “不,不紧张!”田园结巴倒。

    身子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悄悄的吞了吞口水。

    “不紧张就好,我还以为田大哥是怕我呢,田大哥,我这一边要看书,一边要扇扇子,怪累的,你给我扇扇子吧!”顾欢喜说着,把扇子递给田园。

    “哎,好!”田园应声,伸手拿了扇子,给顾欢喜扇风。

    “田大哥,你坐的太远了,这样子扇风,一会把油灯都给扇灭掉,你坐过来些!”

    田园被顾欢喜的话惊的一愣,却还是硬着头皮坐到顾欢喜身边,认认真真给她扇风。

    不轻不重,风速刚刚好。

    人却目不斜视,不知道在看什么,反正就是没有看顾欢喜。

    “……”

    顾欢喜翻了几页书,也是一点也看不进去。

    她还真不相信,勾引不到田园。

    轻轻的动了动脖子,顾欢喜压低了声音,娇滴滴说道,“田大哥,我脖子、肩膀有点酸胀,你帮我捏捏呗!”

    “……”

    田园拿着扇子的手僵在半空。

    有瞬间,他懂了点什么,又快速否定。

    欢喜怎么会勾引他,一定是他想太多。

    今天她肯定很累,肩膀酸痛是正常的。

    “啊,好!”

    田园应了一声。

    顾欢喜快速拉了枕头躺平,田园瞧着口干舌燥,“你还是翻身趴着吧,趴着好揉捏一些!”

    “……”

    顾欢喜觉得这个人怎么这般鸡毛。

    却还是翻身趴在枕头上。

    田园伸着手,犹豫了又犹豫,才轻轻的放在顾欢喜的肩膀上。

    这一碰触到,两个人身子都一僵。

    顾欢喜很快放松下来。

    田园轻轻的给揉捏,心里各种想法,但是却不敢付诸行动一二。

    顾欢喜本来是有些累,这被田园揉捏的还舒服,便闭上眼睛,哼哼了两声,昏昏欲睡。

    半天田园都规规矩矩,顾欢喜叹息,那点心思似乎也就淡下来。

    安心的睡了过去。

    田园按摩了一会,见顾欢喜都没动静,便知道她睡着了。

    轻轻的喊了一声,“欢喜?”

    除了浅浅的呼吸声,再没有其它。

    田园才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

    他甚至胡思乱想,如果顾欢喜稍微再主动一些,他可能坚持住,不要做出什么僭越的事情来?

    他坚持不住。

    他知道,他坚持不住!

    起身去给顾欢喜把床铺整理好,屋角的灯点亮,才过来抱她去床上睡。

    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在床上。

    给顾欢喜盖好薄被。

    看着她恬静美好的睡颜,田园看想有些发痴,轻轻的坐在床边,伸手想要摸摸顾欢喜的脸,最终还是不敢下手。

    起身落下蚊帐,转身出了屋子,回到属于他的炕。

    他早就和顾欢喜说好,以后顾欢喜睡床,他睡炕。只是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田园不敢翻动,怕动静大了,吵醒顾欢喜。

    只是这一夜,带着点小欣喜,又带着点小激动,幸福在这个小山村,在这个大宅里,蔓延着。

    不不把冬瑜哄睡着,和采菊一起打络子,两个人慢慢的说话。

    “不不,你以前过的好吗?”采菊问。

    不不摇摇头,“以前的日子,叫猪狗不如,如今,娘对我很好!”

    “是啊,夫人对你真好,我在我们那个村子里,就没有见过像夫人这般心善的人!”采菊说着,羡慕的很。

    不不浅笑。

    快速的打着络子。

    是啊,再没有比她娘更好更心善的人了。

    所以就算她嫉妒冬瑜,依旧会照顾好冬瑜。

    两个人说着话,待到夜深了,才起身各自收拾,再抱了冬瑜起来把尿,一起睡在大床上。

    这床是真的大,睡三个孩子还空很多。

    三个孩子倒是很快又睡了过去。

    顾欢喜睡的香甜,早上天一亮,她就醒了过来,看着陌生又熟悉温馨的房间,慢慢的坐起身,打了一个哈欠。

    下床去净房收拾一番,出来的时候,田园已经醒了。

    “田大哥,早上好!”

    “早,早上好!”田园紧张的应了一声。

    “我先去厨房做早饭,等吃了早饭,把衣裳洗了,咱们再去县城吧!”顾欢喜提议道。

    “好!”

    田园应声。

    两人收拾好出屋子,采菊已经收拾妥当过来,“采菊,你怎么这么早?”

    “醒了就过来了,夫人、老爷,你们昨日换下的衣裳呢,我拿去洗了!”

    采菊懂事,也知道顾欢喜对她好。

    做事情勤快,还本分。

    “那好吧,都在里面,你去洗衣服,我去做早饭,吃了早饭,咱们一起去县城!”

    “嗯!”

    采菊立即去干活。

    顾欢喜去厨房做早饭,田园帮着烧火,这边才开始做早饭,不不也快速走来。

    “娘早!”

    “起来了,去帮着采菊洗衣裳吧!”

    “嗯!”

    两个小女孩儿端着盆子去小溪洗衣裳,笑嘻嘻的说着话。

    这种生活舒适安逸,说不出的和乐美好。

    顾欢喜煮了点稀饭,昨天的剩菜也还能吃,将就着吃了早饭,喂冬瑜吃饱之后,才带着她们一起前往铜陵县。

    今天去要买些粮食,还要去牙行买几个下人。

    院子这么大,总要有人帮忙打理收拾,冬瑜要有的照看,洗衣做饭也得有人。

    若是能买下一家人,卖身契都在她手里捏着,比单买一个好拿捏,也更能放心用。

    田园也要去兑换碎银子,回来给村民们发工钱。

    路过村子的时候,有村民开始收稻谷,一般来说有个两三日,基本上都能收好,再就是晒稻谷了。

    秋收是大事,一家子能干活的都要干活,见到田园时,都停下来开心的喊了句,“田老爷,您这是要去县城啊?”

    “嗯,去县城有点事情!”

    村民们不傻,自然知道田园去县城做什么,眉开眼笑的和田园摆手。

    割起稻谷来,似乎也有使不完的力气。

    马车蹬蹬蹬朝铜陵县行驶,马车内,不不正在逗冬瑜,采菊陪两姐妹玩着游戏,开开心心的样子是顾欢喜瞧着心里舒坦极了。

    如此甚好。

    甚好。

    到了镇上,先去了医馆,不不如今身子算得上大好,只需要坚持往肚脐眼里塞药就好,顾欢喜还是老样子,不过这次没扎针。

    出了医馆去了牙行。

    牙婆见到这一家子,见多识广的她便知道这一家子是真要买人,“不知道老爷夫人想买什么样子的人?”

    田园看向顾欢喜。

    他对这种事情没什么要求,只要衷心就好。

    主要还是顾欢喜瞧着顺眼。

    牙婆眼尖,顿时明白这家是夫人当家做主,便笑着对顾欢喜说道,“夫人和小的说说看,小的这儿,什么样的人都有,小的也调教了很久,保管夫人用的顺心!”

    “有没有那种精灵,行事大方得体的丫鬟,十五六岁样子那种!”

    “那夫人要长得好看的?还是一般的?”牙婆忙问。

    这好看的,最怕会爬老爷的床。

    一般的吧,有这种心思的也不少,但长得不好看,能被老爷看中才怪。

    “先看看吧!”

    “是!”

    牙婆立即带了十几个女孩子过来,好看的站在一边,一般普通样貌的站在一边。

    这十几个女孩子先看了看顾欢喜,又看了看田园,有几个胆子大的,不停的看向田园,也有胆子小的低垂着头,连人都不敢看。

    也有期盼着被买走,不要继续留在这牙行被蹉跎。

    倒是有两个,腰杆挺的笔直,目不斜视。

    一个长得好看,一个样貌普通。

    都芊芊瘦瘦,双手交握在腹部,一看便规矩的很。

    顾欢喜看着她们,便有一种,这两个人是有人特意为自己准备的一般,因为她看得上这种规矩又有底气的人。

    “你们两个上前来给我看看!”

    两人闻言,皆微微松了口气,上前给顾欢喜行礼,“见过夫人!”

    “嗯!”顾欢喜微微点头,“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思念!”

    “奴婢盼归!”

    顾欢喜闻言,顿时微微发红了眼眶。

    思念、盼归。

    她顿时懂了。

    这是她大哥给她安排的人。

    她大哥定是知道她的性子,有点钱就要享受,绝对不可能自己干活,不想自己干活,那就要买人。

    田园不敢带她去开远县,那么只能来铜陵县,把人放在铜陵县的牙行,她只要来了,亲人间的心有灵犀,她一定会选中这两个人,这是其一。

    其二就是谁不想买两个规矩的下人回来,买回去就能用,还省去了调教的心思。

    而这两个人的名字,思恋、盼归!

    顾欢喜扭开头,问牙婆,“这两个怎么卖?”

    “哎呀,夫人眼光真好,这两个规矩最是好,就是价格有些贵,要五十两一个,若是夫人两个都要,小的给夫人打个九折,夫人意下如何?”

    “七十两,两个我都要了!”顾欢喜淡淡出声。

    “这……”

    牙婆看了看思念、盼归,心中虽好奇这两个丫头的名字,但以目前来说,她是想卖掉这两个丫头的,总觉得这两个人,来历有点那啥。

    虽是转手了好多牙婆,但是价格都不怎么高,这般有规矩,价格却不高,到她手里好看的才十五两,差的才七两,这就有点不正常,怕是犯了大错,被主家发卖,还是赶紧脱手才是。

    “那夫人可还好看看别的?若是夫人还要买,这两个七十两就七十两了!”

    顾欢喜颔首,思念、盼归便走到了顾欢喜身边,站的笔直。

    “那夫人要什么样子的?”牙婆问。

    “有没有那种一家子的?”

    “一家子的倒是有,不过那老爹生病了,一家三口自卖自身,价格倒是不贵,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一家子都在一起,那儿子不仅孝顺,瘦瘦巴巴的还一身力气!”牙婆极力介绍着。

    顾欢喜微微抬手,“人带来给我看看吧!”

    “好好好!”

    牙婆让这些没有被挑中的女孩子下去,又示意人快去准备卖身契,再把那一家三口带过来。

    牙婆招呼顾欢喜吃茶,又拿了点心给采菊,采菊忙摇头。

    田园拿了一块喂给冬瑜。

    顾欢喜喝了一口茶,端了盘子递到不不面前,不不拿了一块递给采菊,采菊接了,才自己拿了吃。

    “……”

    牙婆瞧着错愕了一下。

    倒是学会了一点,以后请人吃糕点,不可用自己的手去拿。

    等到那一家三口带上来,男人被他妻儿搀扶着,走的很慢,一脸的病色。

    这样子的人买回去,不说能不能干活,这药费就是一大笔。

    顾欢喜看向田园,询问着田园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