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去县里
    明天就是中考了,对林安寄予厚望的一大家子,都激动的厉害。

    林东平早早的从地里回来,吃完饭后,就大包小包的送林安去县城了。

    他们村里不能中考,得去县里的学校才行。一整个村,参加中考的也就两三个人。

    明天去县里肯定来不及,林东平一早就和她县里的姑姑说好,要去借住两天。

    怕她姑姑家住不下,林萍就没跟去,林东平和刘翠芳跟着一道去,安顿下来后,林东平明天回来,由刘翠芳陪着。

    记忆里,她和她姑姑也不是太熟悉。

    好像自从她姑姑嫁人之后,就很少和家里往来了。

    上一世,经常能听到她奶奶武奴香怒骂她姑姑白眼狼,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养她不如养条狗一类的话。

    林东平问村长借了辆三轮车,三轮车就两个座位,林安和刘翠芳推了一会儿后,干脆都坐到了后面的敞篷斗子里。

    林东平无语的看了眼娘俩,发动三轮出发了,一路上蹦蹦蹦蹦……响动很大。

    所到之处,总能招来注视。

    开着三轮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县里林安姑姑家,她姑姑叫林四平,名字不咋好听,听起来像个男人名儿,听说当年,她奶奶压根没打算要生个女娃。

    十里八村的,哪个不羡慕她奶奶的肚皮,一连出来三个都是带把的!原以为能凑齐四兄弟,没成想最后是个闺女,坏了武奴香的‘好名声’。

    “到了。”巨大的噪音终于停了,林东平跳下了车,冲着敞篷斗子吼了一声。

    天已经黑了,林安和刘翠芳搀扶着,跳了下来,林东平已经去叫门了。

    “四平。”林东平乒乒乓乓的敲门,高声喊道,生怕林四平听不到。

    林四平嫁的人家还算不错,在县城里有一套平房,听说是当年下乡的时候认下的。

    “来了。”林四平穿着拖鞋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打开了院门:“你们咋来这么晚。我还以为不来了呢!”

    “那咋能不来?”林东平瞥了林四平一眼,嗓门依旧很大。

    林四平扯了扯衣领,挤出一丝笑:“二哥,你声音小点,李鹏睡着了。”

    “睡这么早?”林东平诧异的看了眼屋里,声音低了一些。

    林四平笑笑,没回话,转头看向林安:“安安都长这么大了啊?真好,上次见还念小学呢。”

    “姑姑好。”林安礼貌的喊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林四平。

    “走,走,走,进屋吧!别站这儿喂蚊子了。”林四平说着,拉起林安朝屋子里走去。

    走到门口时,干笑一声:“床我都铺好了,安安明儿不是还考试么?早点睡吧!”

    “还没吃饭呢!”林东平蹙眉看着自家妹妹,声调不自觉又高了。

    林四平赶忙拽了把林东平,抿了抿唇:“我给你们煮方便面,你们先回房去。”

    刘翠芳不自在的看了眼林四平,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更拘谨了。

    林东平大大咧咧的,压根没发现这一小细节,只是跟着林四平走,路过客厅看到电视时,吃了一惊:“你家还有电视呢?”

    “嗯,今儿太晚了,明天看啊!”林四平生怕再生啥事,干脆拽住了林东平,快速把他们送回了屋。

    林四平家很大,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三个卧室。

    光一个客厅就抵得上她家的大小了,进屋后,林安拿出书本临阵磨枪继续攻读,林四平不怎么欢迎他们,她看出来了,但懒得说。

    看出来的,不止她,还有刘翠芳。

    刘翠芳不安的坐在干净柔软的床上,拍了拍已经躺下的林东平,压低声音:“东平,你说四平是不是不想让咱在他家住?”

    “不可能,我和四平关系最好了。咱就住几晚,咋可能不想让住?”林东平下意识的反驳,说完,翻了个身:“这床可真舒服。”

    刘翠芳看了林东平一眼,没再说话了!除了这儿他们也没别的去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

    半个小时后,林四平端着三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进来了,放下后,笑了笑:“嫂子,快吃吧!吃完早点睡。”

    “四平。”林东平一骨碌从床上起来,想问问有没有咸菜,没点咸菜就着,他吃饭都不香。

    “二哥,李鹏睡觉不安稳,稍微有点声音就容易醒。”说着,林四平咬了咬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声音低点,凑合吃吧!明儿咱吃白面。”

    林东平住了嘴,摆了摆手:“得,你去忙吧!我们吃完就睡,碗就搁这儿,明儿再洗。”

    林四平应了一声,出去了。

    林东平端着碗方便面,一会儿就吃了个精光,打了个饱嗝,催促林安:“赶紧睡,别看了,明儿起不来咋办?”

    “要睡了。”林安应了声,但没动弹。

    刘翠芳和林东平先睡了,不一会儿就传来震天响的呼噜声。

    林安看了眼表,已经十点了。

    “安安,赶紧睡。”刘翠芳迷迷糊糊醒来了一回,催促道。

    林安点点头:“马上。”把书本都收拾好后,想去倒点水喝,刚吃了方便面,她有点渴。

    小心的打开门,出去后,就看到林四平也没睡,正弯着腰在擦地,整个客厅看起来一尘不染,茶几上放着三套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

    “咋了?”林四平压着嗓子问道。

    “我倒口水喝。”

    林四平小心的放下了手里的墩布,道:“我给你倒去,你把碗拿出来,我给洗了。”

    林安点点头,回屋里去拿碗了,刚转个头,出了门就看到贴着红花的玻璃杯里冒着热气,已经被林四平端到跟前了。

    “小心烫。”林四平一手接过碗,一手把水递过去。

    林安点点头,接过了水,还是被烫了,倒腾了下手:“谢谢姑姑。”说完后,转身回了屋里,低头看了眼被烫红的手,又回忆起林四平镇定自若拿着水杯的样子……

    喝完水后,躺在柔软的床上,林安了无睡意,推了把正在打呼的林东平。

    林东平拱了拱身子,终于消停了。

    寂静的夜,她隐约还能听到林四平在外忙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