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劝诫
    林四平想了想,放下了手里的电话:“那我先给他拿健力宝去。”

    林安眼看着林四平进厨房了,挪到电话跟前,悄悄松了松电话线,伸了个懒腰进屋了。

    五分钟后,林四平重新坐在了电话跟前,可怎么都拨不出去:“李强,给妈看看这电话咋了!”

    李强打游戏打得正火热,更何况本来也不喜欢这个所谓‘外婆’,当然不会理会。

    林四平拿着话筒,鼓捣了好一阵也没好,无奈的叹了口气:“电话咋突然坏了!”

    林安埋头收拾东西,也没理会郁闷的林四平。村里只有一部电话,在村支书家,武奴香打不进来电话,也不能霸占着电话太久,只能自讨没趣的回去了。

    “姑姑,我收拾好了,你送我去车站吧!”没给林四平太多琢磨的时间,林安背着她的包从屋里出来了。

    听到林安说要走了,李强和李东两个站了起来,打开门:“你要走了?”

    林安瞥了眼兄弟两个,意味深长的说道:“好好听你妈的话!”

    林四平没懂,李强和李东懂了,兄弟两个互看了一眼,没再说话了,转身回了屋里。

    林四平喜滋滋的看着林安:“他俩还挺喜欢你的,我就说你这孩子讨人喜欢,肯定能和你哥他们好好相处。”

    “嗯!”林安笑了笑:“走吧!”

    哪来的什么喜不喜欢,有求于她罢了。

    林四平送林安到了车站后,从随身的包里掏了两百块钱出来,又摸出来几块零钱,偷偷摸摸的看了眼四周后,一起递给了她:“安安啊!这两百块钱,你帮姑姑给你奶奶,剩下的几块就当姑姑给你的零花钱。”

    林安看着林四平手里的钱,没有动作。

    “愣着干啥?拿着呀!”林四平不解的看着林安,拽过了她的手,强塞了进去。

    林安手里捏着钱,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姑姑,这事我姑父知道么?”

    这一句话问到了点上,林四平眼里闪过一抹心虚,不安的摸了摸肩头垂着的碎发:“就两百块钱,用不着告诉他。”

    “两百块钱已经不少了,更何况是很多个两百块钱呢?我姑父做生意不容易,拿着吧!”林安把钱塞给了林四平,面色平静的对着林四平说教。

    “安安!”林四平咬了咬唇,脸上有些委屈,这些道理她咋能不懂?

    “我奶奶过得挺好,每天东家串门李家闲逛,不会吃不起饭。我爷爷走得时候,给她留了不少钱,她明里暗里的给了我大伯家也不少,犯不着在你这个女儿身上一直扒皮!”

    顿了下,继续道:“我姑父因为这事没少跟你吵架吧?我奶奶知道么?知道了说啥?心疼过你么?她怎么说你的?你自个好好想想吧!”

    林安一连串问出口好些问题,林四平哑口无言,呐呐的看着她:“你奶奶……”

    “我奶奶啥样你应该也清楚,孝顺挺好的!但你听过愚孝么?愚蠢的孝顺不该孝顺的人,叫做愚孝。”说到这儿,林安住了嘴,意识到她有点过分了。

    尽量缓和了神色:“我走了。”

    说完后,径直上了班车,找了个位置坐下。

    隔着车窗,林安看到了站在原地愣神的林四平。幽幽叹息,这些话以她一个小孩子的身份来说确实不合适。

    可林四平要是再不清醒一点,那个岌岌可危的家就要彻底崩塌了。

    她姑和她爹都是心善的人,心善到不辨是非,过不好自己的一生,也要拼尽全力去帮别人。

    可这个别人……值得么?

    如果值得,固然很好!那遇上填不饱不知足的吸血鬼呢?

    过了好大一会儿,林四平才反应过来,透过车窗看着林安,脸上闪过一抹窘迫,她怎么被这么个孩子给教训了?

    班车发动了,林四平赶紧让开。

    林安调转了头,没在看她,惹得她满腹的话,只能吞回了肚里,没了说出口的机会。

    叹息一声,有些事,她又何尝不明白。可,那是她妈啊!她爹已经没了,她怎么忍心不管呢!

    林安回村的事,没告诉林东平他们,所以在她进门后,一家人都很吃惊的看着她。

    林萍愣了两秒后,率先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把桌上的零食袋子扔在地上,心虚的看着林安:“妹,你咋突然回来了。”手里还攥着吃的,背在身后,生怕林安瞧见。

    林安没好气的瞪了林萍一眼:“我还没瞎呢!”

    林萍讪讪一笑,把藏在身后的吃的拿了出来:“你吃啊!”

    “安安,你咋回来了?都没说一声!”刘翠芳放下了手里鞋垫,走到林安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家闺女。

    “今天考完了啊!你忘了?”林安说着,把书包卸了下来,背了一路重死了。

    刘翠芳脸色瞬间难看,咬了咬牙,没忍住:“你姑姑咋这样?孩子好不容易去一趟县里,这都考完了,也不留着多住两天。”显然,还在记恨林四平那天赶他们走的事。

    林安动了动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表:“我爹呢?快回来了吧!”

    “嗯。”刘翠芳重重的出了口气,一屁股坐在炕上,心里堵得慌。

    林安实在懒得重复两遍,干脆等林东平回来一起说。

    一个小时后,林东平才慢悠悠的回来,看到林安后,同样吃惊的很。

    林安拉着爹妈坐下,把这两天的所见大致说了说,最后道:“我姑姑也是有苦衷的,和我姑父吵了好大一架,就为了能留下我。”

    “这!”林东平气得站了起来,指了指林安,又坐了回去,重重的叹息一声:“我还以为四平过得很好。”

    “可不是么?你妈也太过分了,人李鹏再有钱,也经不住这么造啊!”刘翠芳忍了又忍,还是说出了埋怨的话。

    像这样的话,她以前从不敢说,因为林东平不爱听,要是说了,就免不了吵架。

    林东平看了刘翠芳一眼,没吭声。这事,他妈做的确实不对。

    林东平这一转变,落在刘翠芳和林安的眼里,都觉得十分欣慰。他总算是改变了,这要搁在从前,早就大吼大叫开始吵架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