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林香来找事
    因为这事,林东平沉默了很久。第二次觉得,他这个妈有点令人心寒,四平之前在家的时候,从七岁就开始做饭,每天割猪草,做饭,下地!

    就连学,都只念到了五年级,就因为他妈的阻拦,硬生生的不准上了。

    他还以为这妹妹嫁人之后就享了清福,没成想,还有他妈在里头搅和着,闹得鸡犬不宁。

    林安和刘翠芳互看一眼后,默默走开了,这事她们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看着。

    林东平也没法子,毕竟是林四平和武奴香之间的事,就算他心里憋着气,也只能任由这事翻篇。

    被这事打岔,林家没一个记得问问林安的成绩怎么样。

    倒是赵老师关心的很,听说林安回来了,第二天就上门了,仔细盘问了好一会儿。

    知道林安考得不错之后,脸上更是笑开了花,她在村里教书这么多年,总算是教出了一个有出息的学生。

    中考成绩五天后就会出,到时候会直接送到学校,赵老师收到通知后,就会来告诉她。

    “这两天就好好休息休息,别成天就知道学习。”临走之前,赵老师还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这令林安有点哭笑不得,哪有老师这么嘱咐学生的?但还是点点头:“嗯。”

    看到赵老师要走了,刘翠芳殷勤的站起来:“赵老师要走了?常来家串门啊!”

    “好。”赵老师轻笑着应了一声,由刘翠芳送走了。

    赵老师走后,林安拿起了书,继续看。天道酬勤,很多东西只有努力过才能得到回报,她本来就落了一截,再不努力补上可就赶不上了。

    前一世没有达到的高度,没有完成的夙愿。这一世,她要加倍努力的得到。

    林萍打着哈欠,刚从床上爬起来,穿着拖鞋走到林安跟前,拿起了她的书,看了眼:“高一语文?你看这干啥?再说了,你不都考完了?看啥书!好好耍两天吧!”

    林安瞥了林萍一眼,说道:“我要去市里上最好的大学啊!”

    林萍眨了眨眼,像是被感染了一样,破天荒的拿了书和本过来,和林安一起坐下。

    刘翠芳送完赵老师回来,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场景,顿时欣慰不已,她家大女儿总算是懂得看书了。

    “我爹啥时候回来啊?”林萍看了没两分钟就坐不住了,咬着笔杆子,冲院子里喊。

    “大概六点吧!”刘翠芳下意识的答了一句后,怒骂道:“死丫头,看你的书去,操心这个干啥!”

    林萍拿着笔,左摇右晃的坐着,半天一个字都没写。

    林安无奈的瞥了林萍一眼:“哪道题不会?”

    “都不会。”林萍神情萎靡的说完后,直起身子,瞥了林安一眼:“这是高二的,好像你会一样。”

    林安抽过了林萍的书,看了一眼后,又扯过了她的本:“你看,这道题……”

    说着,林安在纸上写写算算,算完后,抬起头:“会了么?”

    林萍错愕的看了眼林安,又看了眼题。突然站起来朝窗户的位置跑去,不一会儿就拿着一个本子过来了,翻开看了一眼后,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安:“你真的会?”

    林安瞪了林萍一眼,扯过了她手里的本:“别成天就知道抄作业!什么都不会还不如不做呢!”

    韩穆在的时候,她最刻苦钻研的就是数学了,高一和高二的题,也做了不少。

    又被自家妹妹教训了,林萍的心情很复杂。突然有了危机感,而这种危机感则是来源于林安。

    林安作为一个初三考生,无可奈何的辅导起了高三的姐姐。

    “林安在家么?”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林安瞥了一眼,见是林香。

    “啥事啊?”林萍面色不善的站了起来,上次的事她还记着呢!就因为林香,她妹可没少受委屈。

    林香进到屋里,一眼就看到了林安,脸色也很难看:“林安你啥意思?”

    林安合上手里的书,挑眉看向明显来找事的林香,站了起来。

    发生之前那件事后,李秀月把林香带回去,打了好一顿。林香发了烧,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伤好了之后,就一直被看管着,寸步不能出家门,连学都没去上,就怕她和强子再勾搭上。

    现在这是?被放出来了?

    “我问你话呢!”林香气冲冲的向林安走过来,作势就要推她。

    林萍比林香还要快上一步,猛地推了她一掌,站在林安面前:“干啥呢!这是我家,咋了还想动手?”

    有林萍挡着,林香过不去,隔着她气愤喊道:“林安,你有本事让人打强子,咋没本事承认啊!”

    林安嗤笑一声,看着林香:“原来是这事?”说着,拉开了林萍,大大方方的站在林香跟前:“那你咋没问问,我为啥让人打他?”

    “打人就是不对!”林香一时语塞,吼了一句后,拉起林安的手:“走,跟我道歉去。否则我就让全村的人知道,你林安找人打强子,也是个二流子。”

    林安猛地甩开了林香的手,讥讽的看着她:“咋了?这才刚被放出来,就嫌事闹得不够大是吧?”

    “我……”林香刚也是在气头上,被林安这么一说,脸上闪过害怕,但还是强撑着。

    “要走是么?走啊!干脆去村长那,把你俩败坏村里名声的事都说个明白。倒也不会有啥太严重的后果,你和强子都睡了,让你俩结婚,也就了事了。”

    林安说着,拽起了林香的手,朝门口走去。

    林香费力挣扎:“你干啥!你别动我,我不去。”

    “不是你要走么?干啥?又不愿意了?”林安突然松开林香,林香一个没站稳朝后摔了个四脚朝天。脸上泪哗啦啦的流:“林安你太欺负人了。”

    “欺负人?”林安冷笑一声:“就欺负你了,怎么着?你不就想闹大么?遂了你的心愿还不好?”

    林香哪里敢,她就是看不惯林安让人打了强子,想给强子出一口恶气而已。

    这要真闹到村长那,铁定会给她妈知道,到时候她妈还不得扒了她的皮?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