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一巴掌
    现在被林安一激,她彻底想明白了。这事绝对不能闹大,但心里这口恶气她怎么都咽不下:“林安,你别欺人太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林安好笑的看着林香:“林香,麻烦你搞搞清楚,是你上了我家的门,强拉着我不松手,我欺人太甚?你确定么?”

    林香咬了咬下唇,心里对林安更恨了几分,但是又拿她没有一点办法。

    恰在这个时候,刘翠芳回来了,看到摔在地上的林香后吃了一惊,赶紧过来扶起了林香:“林香,你咋摔在地上了?快起来。”

    林香一口气堵在心里,又在林安身上讨不到便宜,顺着刘翠芳的手起来后,突然伸手推了她一掌:“还不是你好女儿害的?”

    “哎哟!”自打上次摔过一次后,刘翠芳腰就不大好,猝不及防被林香推了一把,撞在了身后的柜沿上,瞬间扭曲了脸色,右手撑着腰,疼得喊了一声。

    “妈,你没事吧?”林安惊慌的上前,扶住了刘翠芳,手撑在她的腰后头:“觉得怎么样啊?”

    “没事,没事。”刘翠芳疼得龇牙咧嘴的,但还是本能的想要息事宁人,赶紧摆了摆手,尽力直起身子,装作不疼的样子。

    刘翠芳想息事宁人,她林安不想。她可以无视林香挑衅她,但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林香动手还无动于衷。

    重活一世,在她生命里,最重要的就是爹妈!是她的逆鳞,不可触碰的逆鳞。

    林安眯了眯眼睛,这是她的一个小习惯,每次她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都会这样。

    林香瞧着林安凶狠的注视,不自觉的退后一步,害怕又紧张的看着她:“你干啥?我又不是故意的。”

    “啪”的一声脆响,林安狠狠的甩了林香一巴掌:“这么没教养可不行,我妈是你婶婶,啥时候轮到你对她动手了?”

    林安的一巴掌下了狠劲儿,林香脸上瞬间浮出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脸火辣辣的疼,林香没出息的哭出了声,捂着脸大气不敢出一下。

    林香把她妈的性子学了个十成十,欺软怕硬。

    被林安一巴掌打懵后,只知道哭,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安安,你这是干啥?”刘翠芳赶忙拽住了林安的手,拦下了她的又一巴掌:“你咋能打林香呢?”李秀月那脾气她不是不知道,这要是被李秀月知道了,还不又得吵翻天?

    刘翠芳这话一出口,林香更委屈了,指着林安哭得梨花带雨:“你等着。”说完后,就朝外跑去。

    林安眼疾手快的拽住了她,一双蕴藏着戾气的眼紧盯着林香:“道歉。”

    “我不!”从刘翠芳的那句话之后,林香就缓过神来了,她要去找她妈撑腰,这一巴掌绝不白挨。

    林安眼睛都没眨一下,手起掌落又是一巴掌:“道歉。”

    刘翠芳惊呼一声,拉着林安,眼瞅着就要给林香赔罪了。林安使了个眼色给林萍,林萍赶紧过来,捂住了她妈的嘴。

    林香没想到,林安竟然又打了她一巴掌,捂着脸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眼泪也簌簌的掉。

    “道歉。”林安的耐心快要被磨没了,看向林香的眼里写满了不耐烦,同时,态度又很坚决,只要林香今天不道歉,就别想出这个门。

    惹了她,她可能还会懒得计较。但是她妈不行,碰一根头发都不行。

    “对不起。”林香崩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哽咽着断断续续的道了歉,眼里的不甘心不减反增。

    林安松开了林香,厌恶的看着她:“滚。”

    林香顿时如蒙大赦,捂着脸,跑得飞快。

    林香走后,林萍才松开了刘翠芳,眼里亮晶晶的:“妹,你可真厉害。林香那死丫头,早就该教训她一下了,瞧她每次来咱家颐气指使的样子,牛逼轰轰的,神气个啥?”

    显然,林萍对林香,也很不满了。

    “你俩啊!林香是妹妹,咋能打她呢!她这一回去,铁定要告诉你大娘,到时候又得闹起来了。”刘翠芳稍显气愤的看着姐俩,撑着腰的手一直没放下来过,身子稍微晃了下,疼得变了变脸色,很快又归于平静。

    “妈,你别老这么好说话!她一个晚辈没大没小的,难道不该教训下?”林萍率先开口,不赞同的看着刘翠芳。

    林安上前一步,扶住了刘翠芳:“妈,你躺炕上去,我给你揉揉。”

    “不用,气都气死了。”刘翠芳瞪了林安一眼,挥开了她的手,慢慢的挪去了炕上。

    林安给林萍使了个眼色,林萍瞬间明白,扶住了刘翠芳:“妈,那我扶你。”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刘翠芳横了林萍一眼,倒是没推开她。

    趴在炕上的刘翠芳疼得直哼哼,林安默不作声的从橱柜里翻出了药酒,小心的绕在刘翠芳身后,掀起了她的衣裳。

    刘翠芳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林安,好一会儿后,终于开了口:“我知道你是心疼我这个当妈的,但是你这……这不是给我跟你爹惹事么!你大娘啥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肯定又得来闹。”

    “你爹和你大伯俩是亲兄弟,关系不能这么僵,往后还得来回呢!”

    刘翠芳苦口婆心的劝,林安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上一世,她一直都是遵从这个人生法则,结果呢?下场又是什么?

    不是每个人都会善良到去回报你的善意,起码她大娘不是。就算今天息事宁人,林香也不会长记性,下次还会来家闹。

    可今天之后,她再要来闹,就得掂量掂量敢不敢了!

    刘翠芳碎碎念很久之后,发觉身后没一点声音,歪头看向了林安,厉声道:“你听着我说话没?”

    “听到了,听到了。”林安敷衍两句,道理她已经说了几百遍。而善良和忍让是刘翠芳骨子里带来的东西,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她也不会强求。

    但这个家,她会好好护着。谁想要欺负,得先过她这关。

    “死丫头,你肯定没听。”刘翠芳叹息一声,重新趴了回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