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父爱如山
    李秀月昨天都跟人家说那话了,今天林香怎么着都得去上学。

    所以,一大早林香就被打发着去学校了。学校就那么大,林萍去个操场的功夫,就撞见了林香。

    林香两只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走路也一瘸一拐的,换了件长衫,遮住了胳膊。

    在看到林萍后,瞪了她一眼后,转身走了。

    林萍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的,绘声绘色的给林安讲了林香的惨状。

    林安随意点了点头,她对这个没多大兴趣。她的心里眼里只有脱贫和暴富。

    林萍看着木头一样的林安,蹙眉瞪了她一眼:“咱妈都比你有好奇心。”

    “来吧,写作业。”林安拿出了初三的数学题,决定从初三开始教林萍。

    林萍一脸苦相:“啊?又写?”她是个定不下心来的,宁愿下地都不愿意写作业。

    林安瞥了林萍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想法:“那你下地去吧!面朝黄土背朝天,三两天就晒黑了。”

    “写写写。”哪有姑娘不爱美,一听晒黑林萍就服帖了,她可不愿意下地。

    林萍的脑子,可以用‘笨’这个字来形容了,一道题林安反反复复教了七八次才学会。

    别说是林萍,就连林安都出气多,进气少了。

    下午,林萍又去上学了。

    林安刚中考完,在等成绩也不用上学,每天待在家里,除了帮些家务之外,就是在看书了。

    “安安,你爹今天忘带水了,你给他送去吧!”刘翠芳撑着腰,手里拿个水壶过来了。

    林安赶紧站起来,接过了水壶,扶住了刘翠芳,埋怨道:“妈,你咋又下地了?这腰你还要不要了?”

    “能有啥事?就是闪了下,没两天就好了。”刘翠芳碎碎念着,任由林安把她扶上了炕。

    林安把刘翠芳扶上炕之后,给她盖了张毯子:“我去给我爹送水,你在家睡一觉。”

    说完后,林安拿着水壶走了。

    可能是林东平上一世被蛇咬过,林安不大推崇林东平去捉蝎子。毕竟,捉蝎子更容易遇上蛇虫。

    好在,林东平虽然实打实的看到了钱,但木讷的脑子还是转不过来,总觉得下地种出来粮食才是钱,也没在这上多花心思。

    去地里都是山路,林安哼哧哼哧的爬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她爹。

    林东平正拄着锄头休息,说是汗如雨下也不为过,缠在脖子里的毛巾湿了大半,林安甚至怀疑会挤出水来。因为忘了带水,嘴巴也干的厉害,一张一合的,不时的舔一下嘴唇。

    “爹,我给你带水来了。”看到林东平这么辛苦,林安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越发坚定了要强大的信念。强大到可以给她爹撑起一片天,让他可以不这么辛苦。

    “安安,你咋来了?日头这么晒,别中暑了。”林东平随手扔下锄头,赶紧走了过来。

    林家虽然穷,但却是疼女儿的。别人家的孩子,像林萍、林安这样的年纪,早就开始帮忙干农活,做饭、洗碗、收拾屋子、帮忙带孩子。

    可她们不用,为此,周二丫没少羡慕过她。

    “给你送水。”林安把水壶塞进林东平的手里,不放心的叮嘱:“就算再渴也不能一口气都喝下去,一点一点喝。”

    林东平笑得满脸褶皱,伸出了混着土的手,想摸一摸林安的头,却在半道上停下,缩了回去,乐呵呵的应了一声:“好。”

    林安跃过林东平,扛起了锄头,吃力的锄起了地,东倒西歪的,总也做不好。

    林东平这才喝了口水,就看到林安在锄地,赶紧放下水壶,走过去一把夺过了锄头:“起开,起开,用不着你干这事。”

    “爹,你歇会儿,喝口水,我来。”林安固执的想从林东平的手里抢过锄头。

    可她固执,林东平比她还要固执,守着锄头怎么都不松手,干脆推开了她:“回,回,回,赶紧回去。”

    见林安还要反驳,又加了句:“你妈一个人在家呢!”

    林安被说服了,撇了撇嘴:“那你歇会儿在锄。”

    “爹知道,快走吧!”林东平笑得见牙不见眼,拄着个锄头,画面看起来还有点喜感。

    “嗯。”林安应了声,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只恨自己现在太小,还没有足够的能力。

    下了山之后,林安步履匆匆的朝家走,刘翠芳也是个逞能的倔脾气,她得快点回去看着。

    可没走多远,就看到了林香和强子,正站在一颗大树底下,也不知道说什么!靠得很近,几乎要贴在一起。

    林安环顾周遭一眼,确实……这是个很安全的地方,来往路过的人都少,而且不在意的话,根本看不到。

    一想到强子和林香狗皮膏药一样的惹事能力,林安就头疼得厉害。

    倒不是怕了他们,纯属懒得招惹来浪费时间。想到这儿,林安干脆换了条路。

    然而,林香和强子已经看到了她。在看到她要走的时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

    林香一身的伤还没好利索,跑起来慢了很多。强子先追了上去,把林安拦下:“我让你走了么?”他脸上写满了憎恨,再加上姗姗赶来的林香,还有什么猜不到。

    “有事?”林安退后一步,拉开了安全距离。

    强子冷笑一声,作势就要捏住林安的脸:“你说……”

    话还没说完,林安一个闪身,敏捷的躲过了,蹙着眉头看着强子,以及刚过来的林香:“林香,咋了?还没闹够?”

    林香在这一瞬,好像身上也不疼了,快速走了两步,扬手就向林安扇去。

    林安眯了眯眼,一把拽住了林香的手臂,接着猛地一扔:“别给脸不要脸。”

    “林安!”林香一个没站稳,摔在地上。地上郁郁葱葱的一地嫩草,她气急了,一把拽住了嫩草,拔了一把扔向了林安:“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后,拽住了扶她的强子,小脸一垮,眼泪刷的一下就来了:“强子哥,千万别放过她。就是因为她,咱俩才不能见面,我妈才打我的。”

    “那肯定啊!”强子瞥了林安一眼,丝丝狠意从眼中倾泻而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