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事情闹大了
    林家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吃饭。

    却不知,外头早就闹翻了天。妇女主任去戏台子的时候,刚好撞上林香和强子两个卿卿我我的,登时就炸了锅。八卦的心思,怎么都掩饰不住。

    从戏台子回来之后,就在村里唱成了戏。喋喋不休的,一直嘴碎到天黑,才从家回去。

    半个多小时后,端着一碗饭,又开始串门,迫不及待的向别人讲述她在戏台子后面瞧见的事。

    林香才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强子又是村里头有名的二流子,成天啥事不干,就知道跟着外村几个二流子鬼混。谁都没能想到,这俩人能混到一起。

    一传十,十传百。

    村里又有吃饭串门的习惯,没多会儿,这事恨不得传遍了整个村子。

    林安家也不例外,一家人正吃着饭呢,就有隔壁的邻居来串门,添油加醋的把这事传得更夸张了。

    林香和强子本来只是凑得近了点,等到林安耳里的时候,已经成了:俩人光着身子,鬼鬼祟祟的抱在一起,指不定在干啥呢!

    林安怡然自得的吃着饭,喝了口稀饭,就着咸菜窝窝头,吃得特别香。

    林东平和刘翠芳的脸色很难看,说到底,林香和他们还是亲戚,出了这么大的丑事,他们听在耳朵里也不是滋味。

    串门的人大概是看出了林东平夫妻俩的神色不太对,干笑一声,留下一句:“小孩子,可得多管着。”之后,就起身走了。

    夫妻俩沉默的咬了口窝窝头,不知道该咋说这事。

    林萍率先打破沉默:“我就说吧!这事早晚得给人看到。这下,看林香还咋得意。”说着,咬了口馒头,嘴角的幸灾乐祸完全不加掩饰。

    “闭嘴吧你。”刘翠芳瞪了林萍一眼,塞了个窝窝头给她:“咋吃饭还堵不住你嘴?”

    林东平看了眼姐妹俩:“这事你们别往外说。”

    林安点了点头,没说话。这事哪还用得着她们说?

    这事,他们也插不上话,刘翠芳和林东平两个商量了好半天,最终选择装不知道。

    是夜。

    林东平鼾声震天,睡得香甜。

    林萍和林安睁着眼,完全睡不着。林萍推了推林安:“妹,你说这事给谁瞧见了?林香是不是真脱了衣裳和强子那啥啊?”

    “我咋知道。”林安打了个哈欠,眼里氤氲起了水雾。

    “你说,这事是光咱们知道,还是别人也知道了。”林萍也不在意林安的冷漠,继续问道。

    “别人也知道。”

    “你咋知道?”林萍越说越来劲。

    林安蹙眉看着林萍:“快睡吧!明天你就知道了。还上学呢!别又迟到了。”

    林萍撇了撇嘴,不甘心的嘟囔一句:“咋老是教训你姐呢!”

    林安没理会她,林萍自讨没趣,翻了个身,开始入睡了。

    夜静的很,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新的消息传来了,李秀月听到了风声,把林香狠狠的打了一顿,别说去见强子,就连炕都下不了。

    这还不算完,又跑去了强子家闹事。

    之前,李秀月就憋着一口气,好好的闺女就给人糟蹋了。但是,毕竟事没闹开,能藏着掖着,她也就不想被别人知道。

    谁知,强子又去勾引林香,这次还被妇女主任看到了。

    这下好了,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他家的人也算是丢尽了。

    这口气,她怎么都咽不下,非要去和强子讨个说法。

    强子家穷得很,家里的窑洞也是破破烂烂的,院子连个门都没有。他很小的时候,妈就跟野男人跑了,就他爹一个糙汉子在,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给拉扯大。

    这孩子越长越歪,从小就凶得很,到处打架,念完小学就不念了,再加上家里穷,也供不起。

    他爹满以为,儿子不念书之后,能帮忙下地干活。谁知道就和外村的二流子混在了一起,一混好几年,啥本事也没学会。

    还有传言说,强子还会和好几个二流子一起,在学校要保护费。

    村就这么大,哪家哪户有个啥事,整个村里都传遍了。

    强子的家事,曾经也是李秀月茶余饭后取乐的话柄。

    打死她也想不到,她家林香被这么个二流子给糟蹋了。

    怒火在胸腔里越烧越旺,李秀月恨不得拿把砍刀,去强子家把人给剁碎了。

    这一路走过去,到处都是指指点点,到处都是有关林香的闲言碎语。

    这种被戳着脊梁骨的感觉是最灼人的,李秀月的脸越涨越红,两条腿走得飞快。

    气势汹汹的模样,谁都看得出肯定是去强子家找事的。

    “林安,林安。”院门外突然传来周二丫乒乒乓乓的砸门声,扯着嗓门喊得老高。

    林安放下手里的书,还以为出了啥事,慌慌张张的出去给周二丫打开了门:“咋了?”

    周二丫拽住林安的手臂,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快,你大娘去找强子算账了。”说话间,眼睛亮晶晶的,迫不及待想要去看好戏。

    林安蹙了蹙眉,挣脱开了周二丫的手:“我不去。”

    这种热闹,她懒得凑。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在家看会儿书呢!

    她们说的话被刘翠芳给听到了,她赶紧出了院子:“咋回事啊?”

    “没事。”

    “婶儿,林安大娘和强子家打起来了。”

    林安和周二丫同时出声,说出的话截然相反。

    “咋打起来了?”刘翠芳一脸的关切,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周二丫面前。

    周二丫绘声绘色的描述:“林安她大娘去强子家了,凶悍的很,一看就是去打架的。”

    “这哪能行?”刘翠芳随手摘下了裹在腰上的腰布,搁在一旁:“不行,我得去看看,别闹出个好歹来。”

    “妈,你去干啥!这事咱又管不着。”林安拦着刘翠芳,不想让她去。

    刘翠芳推开林安:“你知道啥?你大伯现在不在,走之前叮嘱过要咱帮衬着你大娘。闹这么大的事,咱家哪能不闻不问呢?你大娘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要是出了人命可咋办?”

    “那你也别去,你腰还没好利索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