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上门闹事
    刘翠芳的脾气也是,犟起来的时候,谁都劝不住,说什么都要去强子家看一眼。

    万般无奈之下,林安只能妥协了,瞪了周二丫一眼:“看你干得好事。”

    周二丫吐了吐舌头:“凑凑热闹咋了?”周二丫知道林安也不喜欢她大伯一家,所以眼里的幸灾乐祸毫不掩饰。

    等他们到了强子家,隔了老远,就看到强子家院子里站了不少人,都是来凑热闹的。当然,还有劝架的。

    “李老汉,你别以为躲在里面就万事大吉了,强子呢?今天不打死他,我不姓李。”李秀月像疯了一样,把强子家的院子折腾得狼藉遍地。

    李老汉晒在院子里的野菜也被李秀月全翻到了地上,这还不算完,又在上面踩了好几脚,确保不能再吃了,才作罢。

    这泼妇行径,看得一众人瞠目结舌,站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早就听说李秀月不是个好相与的,凶悍的厉害,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李老汉,你出不出来?信不信我把你门给砸烂了?”李秀月红着眼,龇牙咧嘴的让人看了都胆寒。

    门终于开了。

    李老汉从破烂的窑洞里出来,脸被晒得黝黑,皮肤也皱巴巴的,佝偻着身子,再加上花白的头发,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个六十的老人。

    前世,林安隐隐听过一些有关李老汉的传闻,他家打小就穷,那年攒了钱,从人贩子手里买回来个媳妇,后来不知道咋的,就跟村里一个野男人给跑了。

    再也没回来过,李老汉这辈子,也就没再找婆娘。

    费尽心机的养大了强子,却也不是个孝顺的。

    可以说,李老汉苦了一辈子。

    “你还敢出来?”李秀月撑着笤帚,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眼里凶悍的光,恨不得直接吃了李老汉才罢休。

    李老汉脚步拖沓,走近李秀月之后,扑腾一声跪了下来,扬手扇了自个两巴掌:“大妹子,我对不起你,我们李家都对不起你。强子那个不孝子,等他回来我就打折他腿。”

    李秀月还在气头上,哪怕是看到李老汉给她下跪,也只是错愕的退了一步。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笤帚呼在李老汉的脸上:“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你家儿子做的那事,打死他也不为过。”

    李秀月气啊,气的心尖尖都疼。

    这么一家破烂人家,她哪能瞧得上?更别提林香才十五岁,传出了这事,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啊。

    李老汉躲也不躲,笤帚的硬枝猛地抽在他脸上,留下了数条血痕,小血珠很快从伤口沁了出来。

    “大妹子,你放心,这事我们李家负责,肯定会娶林香的。”李老汉声音已经哽咽了,抬手抹了把脸,眼里隐隐有水雾存在。

    四周静悄悄的,大家都不知道该帮谁。

    按理说,强子糟蹋了人家闺女,怎么说都是他没理。可李老汉这一跪,软了所有人的心,村里哪个不知?李老汉受了一辈子罪,要不是小时候他爹娘为了救人死了,他也不至于打小就过得凄苦。

    好不容易有了个媳妇,还给跑了。听说跑得时候,还是李老汉看不过去了,给钱让跑的。

    “谁要你负责?”李秀月的火气被这一句话直接燃到了临界点,嘭的一声就炸了,想也没想的就踹了李老汉一脚。

    李老汉哎呦一声,没跪稳被踹倒了。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上前拦住了李秀月:“你咋还能打人呢?”

    “我打他咋了?打死他都不为过。”李秀月蛮横的推了那人一把,火气烧到了心尖尖,什么都顾不上了。

    “你这人咋这样?你凭啥推我?”那人林安认得,村支书的小舅子,也不是个善茬,更不会受李秀月的气,顿时不满了,嚷嚷的比李秀月还要大声。

    “喊啥喊,谁让你多管闲事了。”眼看着,李秀月和村支书的小舅子就要吵起来了,刘翠芳赶紧上前拦着:“秀月啊,这事咱回去再说,别吵了,你看这么多人呢!再给人看了笑话。”

    李秀月一挥手就甩开了刘翠芳:“要你管?这事村里都唱成戏了,看笑话,不早就看笑话了么?”第一次,李秀月这么痛恨村里的长舌妇,浑然忘了,曾经她也是这里的一员。

    刘翠芳腰伤刚好了一点,可经不住这样粗蛮的推。好在,林安及时出现,扶住了她。

    林安也没想到,她妈会突然上去,要不是她反应还算快,只怕刘翠芳又得摔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是林香没那意思,强子能勾搭上?”惹恼了林安,她就有点不管不顾了,讥讽的看着李秀月,说出的话,伤人的很。

    像是一柄尖刀,直接刺进了李秀月的心口。疼得她瞬间变了脸色,扬起笤帚恨不得连林安一起打。

    林安扶着刘翠芳退开一步,话还没说完:“咋了?还不让人说实话?李老汉管不住强子,咱村里谁不知道!你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把气撒在李老汉和其他人身上啊!别人凭啥受你的气。”

    “就是。”林安这话讨了村支书小舅子的欢心,他紧走两步,站在林安跟前,替她挡着李秀月:“我倒要看看,你还敢打谁。”

    李秀月差点没气得原地爆炸,尖叫着喊了一声,哆哆嗦嗦的指着在场的人:“等着,你们给我等着。”

    “林安,你胡说啥呢!”刘翠芳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狠狠的打了林安一掌,怎么都没想到,这话是从林安嘴里说出来的。

    林安看了眼刘翠芳,没动。眼里隐隐闪着不甘和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刘翠芳被林安这样的眼神一看,顿时卸了一半的心火。再怎么样,这孩子也是为她出气,说的……也是事实。

    可,这话哪能当着李秀月的面说出来?

    “强子回来了。”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纷纷让开,露出了一条路,以及愣在原地,疑惑不解的强子。

    强子一时没看到李秀月,吊儿郎当的进了院子:“咋了这是?都在我家干啥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