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令人心疼
    李秀月看到强子后,操起笤帚就抽了过来:“打死你个王八蛋,你个挨天杀的!你怎么不去死啊!”

    “干啥,干啥,干啥!”强子一脸懵,猝不及防就被打了,一把夺过了笤帚:“敢打我?不想活了吧?”待看清是李秀月后,瞬间愣在了原地,手里的笤帚掉在了地上。

    磕磕巴巴的喊了一声:“李婶儿,咋是你啊!”再一看这架势,还有啥想不明白的?

    “打死你我。”李秀月重新夺回了笤帚,劈头盖脸的一顿打。

    这次,人群中没一个上前拦着的。

    强子在村里惹是生非不知道多少次了,多得是人看不上他,巴不得他能挨顿打呢。

    李秀月发狠一样的打,笤帚都被她打断了,累的呼哧呼哧的,四下看看,拾起了一旁的锄头,举起来就要打。

    李老汉见这架势,赶紧过来拦住了李秀月:“大妹子,不能这么打,这得把人给打坏了。”强子再怎么坏,也是他们老李家的独苗,又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

    打在儿身上,痛在他心上啊。

    刚才他一直忍着,已经忍得很吃力了。笤帚都给打断了啊!断了也就断了,锄头可是能要人命的。

    “起来。”李秀月身形庞大,一身肥肉,一用力,就把瘦弱的李老汉给推倒了。

    强子有些动容了,但还是没动,也没去扶李老汉。

    反倒是林安,松开了刘翠芳,快速跑到了李老汉身边,把人给扶了起来:“这又不是李老汉的错!”

    一句话,算是提醒了李秀月,李秀月一回头,盯上了强子:“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

    强子对上自个未来丈母娘,敢怒不敢言更不敢还手反抗,他和林香是真爱。

    一锄头下去,木棍捎带着铁脑头的重量。强子疼得脸都抽抽了,实在受不住。

    “你要打就打我吧!”李老汉瘦瘦小小的身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冲了上去,撞开了李秀月,死命护着强子,眼泪哗啦啦的掉。

    林安眼睛有点发酸,死死的咬着下唇。

    李老汉站在强子跟前,更衬得他又黑又瘦又矮,可这时候,林安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词:父爱如山。哪怕李老汉穷,矮,一无是处,但他还是爱强子的,不惜一切。

    只可惜,强子从懂事之后,就再也不和他这个爹亲近了,因为觉得……丢人。

    李秀月也下得了狠心,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锄头就砸了过去,这次没砸稳,锄头的铁脑头砸在了李老汉肩头上。

    李老汉惨叫一声,捂着肩头半跪在地上,疼得扭曲了脸色。

    李老汉军绿色的长袖慢慢渗出了血,血又顺着胳膊流了下来,黑黝黝的脸上,泛出了惨白。

    李秀月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突然害怕了,扔下了手里的锄头。锄头落在土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砸起了少许泥土。

    “爹!”强子睚眦欲裂,喊了一声后,赶紧抱住了李老汉:“爹,你咋样了?”

    李老汉虚弱的看了眼强子,伸出了染血的手:“给,给,赔个不是。男子汉,要敢作敢当。”说完后,竟然疼得昏了过去。

    而这一切,都发生的飞快,待众人反应过来后,顿时炸开了锅。

    有的去村里找大夫,还有的帮忙背起了李老汉,还有些在咒骂李秀月:“你这也太狠了,那锄头哪能往人身上捣?”

    “我又不是故意的。”惹了这么大的祸出来,李秀月火气顿时全消了,心虚的嘟囔一声。

    “别真出了啥事啊!”

    人群很快就散了,刘翠芳要上前安慰李秀月,被林安强行给拽走了。

    “妈,李老汉出了那么大的事,还是先去看看他吧。”林安说着,给周二丫使了个眼色,她俩一左一右搀扶着刘翠芳,也跟着大流走了。

    李老汉最终还是被强子背上了,强子身强体壮的,哪怕是挨了好几下,也没多大的事,背起李老汉来,跑得飞快,跑着跑着眼眶就湿润了,也不知是风迷了眼睛,还是心有感触。

    血一滴一滴的落在路过的土地上,血腥味充斥着强子整个鼻腔。

    他们村里有个赤脚医生,村里有个头疼脑热的,一般都找他给看病。

    折腾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总算是给李老汉包扎好伤口。

    赤脚医生瞥了眼强子,见他长得人高马大的,心里不免又多了几分气恼:“你爹营养不良,还贫血,你这当儿子的,咋就不能操点心呢?”

    李老汉家的情况,村里没一个不知道的。

    只要有机会,谁都想说道强子两句。但之前,凡是教训强子的,都被他激烈的反讽回去了。唯独这一次,强子破天荒的温顺了一回,也没和赤脚医生顶嘴,规规矩矩的问:“营养不良和贫血咋办?还有这伤,几天能好啊?”

    赤脚医生刚要开口,却又想到他家穷,顿时住了嘴:“吃点好的,贫血就慢慢补吧!明天再来换一次药。”

    “多少钱啊!”问到这个的时候,强子有点窘迫,他手头的钱都买烟了。

    赤脚医生这辈子见得人多了,一眼就看出来他的心思,瞥了他一眼:“下次再结吧!”

    “嗯。”强子点了点头,又要去背。

    李老汉已经醒了,看到强子要背他,又惊又喜,还有点不自在,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自个走。”

    “这哪行?”赤脚医生面色不善的看了强子一眼:“你刚被锄头给砍了,又贫血,哪还能走?儿子养这么大,总得用上一次,不然就白养了。”

    “没,我儿子可孝顺呢!”李老汉见不得别人说强子不好,下意识的给他辩白。

    强子眼一酸,差点没哭出来,赶紧背过身去,缓和了下情绪,才蹲下拍了拍背:“别说了,赶紧上来吧!”

    李老汉看着强子宽阔的背,咬了咬牙还是没敢上去:“我,脏……”

    强子拉了李老汉一把,强行背上了他。

    李老汉这些年吃了太多的苦,又瘦又小,也就不到九十斤,背在背上压根没多大份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