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处理结果
    这事在村里闹得挺大,村长亲自出面,到了强子家,慰问了一番后,又喊来了李秀月。

    李秀月把人伤得那么重,也没了火气。两家人总算是和和气气的在一起商量事了。

    李老汉和善,被李秀月伤成这样,也没说她半句不是,就是喊强子道歉。

    强子破天荒的,听了李老汉一回话,老老实实的给李秀月道了歉。

    把李老汉感动得够呛,连连说道:“我家强子其实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就是没妈,我又糙不会管教。这孩子,可长心了。”

    村长叹了口气,没反驳李老汉的话,李秀月也不敢反驳。

    “这事的前因后果我都听说了,啥也别说了,结个亲,往后就是亲家了。”村长算是给他们做主了,事闹这么大,总得有个处理办法。

    李秀月听到这决定后,顿时暴跳如雷,声如洪钟了率先喊道:“我不同意。”

    “你咋不同意?”村长瞪了李秀月一眼,一点面子都不给她:“林香已经跟了强子,他俩不结婚还能咋办?还是说,以后林香不嫁了?”

    一句话把李秀月要出口的话堵在了喉咙里,让她吞吐不得,一口气憋在心里,差点没疯了。

    李老汉家的穷,是整个村里都知道的事实。

    放眼他们住着的窑洞,就摆着两个掉了漆的柜子,和一个脸盆架子,余下有个桌子也是破破烂烂的,还是从学校拿来的。整个屋子,又黑又暗,还潮湿的厉害。

    不经意抬头,就看到窑顶上还往下掉土,栓块很大的布在上头遮着,布已经黑得看不出来原先的眼色。

    更别提,靠门口的窑顶上,还有几片湿漉,不用想也知道,这破窑洞还漏水。

    这么一户人家,她怎么可能愿意把林香嫁进来。

    强子低着头,从刚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说过话。

    “大妹子,林香嫁过来,我们肯定不会亏待了她,有我一口吃的,也都给她。”李老汉央求的看着李秀月,肩头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不嫁,我家林香才不嫁你们这穷酸人家。”李秀月说话大嗓门,又一点也不顾及,直戳痛处。

    强子瞬间抬起了头,目露阴狠,手攥着拳,在极力克制。

    “胡说啥呢?”村长蹙了蹙眉,越发不喜欢这个李秀月了。

    “村长,你咋这么欺负我家呀!别说其他,他家就这么一个破窑洞,林香嫁过来住哪?”李秀月心里翻来覆去的难受,嫁也不是,不嫁也不是。

    “住这,我把窑洞拾掇拾掇,让住这。”李老汉赶紧说道,眼巴巴的看着李秀月。自家儿子没出息,糟蹋了人家姑娘,他这个做爹的,总得帮衬着。

    “住这?”提起这个,李秀月火气更大:“让林香和你这么个糟老头子一起住?”惹急了她,她嘴里就跟没把门的一样,逮着啥说啥。

    “不愿嫁就别嫁了,我家就这条件。”强子忍不住了,怒视着李秀月,红着眼眶瞪着她。

    到底也是个十八岁的孩子,经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哪怕他是真的稀罕林香,也不能容忍别人这么侮辱他,和他爹。

    “不嫁?”李秀月尖着嗓子喊了一声:“你把我闺女糟蹋了,甩手就不想认账了?”

    “那你要咋样?”强子烦躁的挠了挠头,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悔和恨的滋味。就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啃食他的心,令他狂躁不安,无所适从。

    “这样吧!”村长开口了:“村里有个房子,还算敞亮。之前外地来的大学生住过,收拾得挺干净的,他们结婚后,就住那吧!”

    李秀月不满意,她还是不满意。那又不是李老汉家的房子,指不定哪天就被赶走了。

    他家还是穷,穷得她钻心挠肺的难受。在她心里,林香往后,怎么着也要嫁一个文化人,有钱有房的万元户,就像村里钱晓明家那样的。可谁知,命运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越想,李秀月越难受,难受得她想哭想发疯,还想打人。

    “咋了?还不行?”村长有点不耐烦了,李秀月三十好几的人了,说话没轻没重没脑子,打伤了人,没歉意不说,还胡言乱语的诋毁。得亏是李老汉绵善,这要是个硬茬子,这会儿哪还会任由她乱说话。

    李秀月不吭声,憋着一肚子的火,无处宣泄。

    李老汉眼巴巴的看着李秀月,还在承诺:“大妹子,你放心,我们肯定对林香好。”

    强子也不吭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啥。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吧嗒吧嗒掉下两滴泪。

    “我想想。”李秀月扔下这么一句话,站起来朝外走了。

    村长指着她,最终没说啥,放下了手,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了五块钱,塞进了李老汉的手里:“买点吃的补补,这两天就别下地了。”

    说完后,看向了强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话,也站起来走了。

    李秀月要是愿意嫁女儿,他作为村长,就给他们做个主,结个亲。

    要是不愿意,他也管不着。只是往后李秀月那闺女,肯定不好嫁。这十里八村的,有点啥事都明明白白的。

    “村长,慢走啊!”李老汉攥着五块钱,瞧着村长走了,感激的喊了一声。

    窑洞里,只剩了他们父子俩。

    “强子啊!这钱给你,爹也用不着。”李老汉把五块钱,递到了强子跟前。

    强子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哗啦啦的流,吸了吸鼻子,猛地站起来:“我出去一下。”说话还带着鼻音。

    李老汉看着手里皱巴巴的五块钱,老泪纵横。

    强子跑到了一个空旷没人的地方,大哭了一场,翻遍全身,只找到了五毛钱,跑到小卖部买了两个饼子,想着……这算有营养的东西么?

    李秀月不会做人,一点都不会做人。

    林香被强子给糟蹋了,怎么着她家都是受害者。但就是因为她上门,一通无礼打砸,还伤了老实巴交又可怜的李老汉。舆论的风向标一下子变了,同情林香的没两个,更多的是在骂李秀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