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韩穆寄来的信
    李秀月最终还是答应了,林香已经被糟蹋了,破了的身子,也嫁不了好人家了。

    所以,哪怕李秀月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同意这门亲事。

    现在还有村长资助一间房,再晚一点,可能连房也没了,林香顶着全村人异样的眼光,学也不能上了,人也嫁不出去了,更加得不偿失。

    可以说,为了林香,李秀月是操碎了一颗心。

    李秀月一家,算是彻底和林安一家人闹掰了。这事闹得挺大,林秋平也回来了,帮忙处理,商量结婚。

    唯独,没有和林东平说上只言片语。为此,林东平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和林安生了好几天的闷气。

    虽然他们没有亲自去探望林香的情况,但每天都能从村里人口中听到最新的消息。

    李秀月是个不好相与的,因为彩礼、嫁妆的事和李老汉家吵得天翻地覆。

    李老汉家穷,这是大伙儿一早就知道的事,包括李秀月。可她明明知道李家拿不出来,还非要狮子大开口。

    村长为这事,也是来回的奔波调解,忙得焦头烂额的。

    李老汉家一共有七亩地,最终经过协调,李秀月家硬生生的要了四亩。这样一来,本身就穷苦的李老汉家更是没活路了。

    村长为这事,明里暗里的和李秀月说了好几次,这不是要把李老汉往死路上逼么?

    李秀月一口咬定,她家林香配强子是低嫁了,要不是李老汉给不起彩礼钱,她也不会要地。

    别人觉得她狮子大开口,她还觉得她受了委屈,已经一再退让了。

    以前只知道李秀月不好相与,经过这件事,村里人才发觉,这哪是不好相与?分明是不可理喻到了极点。

    林安现在耳边整天都是这件事,出了这么大的事,强子也不会分神在她身上了,那些要堵她的二流子早就没影了。

    距离中考已经过去了十几天,虽然她知道自个考得没问题,但还是不免忐忑。毕竟,对她而言,中考也是改变命运的一个重要节点。

    “林安,村支书家有你的信。”周二丫背着一篓子猪草,路过林安家的时候,顺便喊了一声。

    一大早的,林安恰巧在院里念英语,听到周二丫的喊话,赶紧跑了出去,神情有些激动:“有我的信?”

    “是啊!”周二丫吃力的抬了抬背上的篓子,手里还拿着个镰刀。

    林安嘴角止不住的窃喜,肯定是她的中考成绩下来了,想到这儿,扔下一句:“我去村支书家一趟。”说完后,拔腿跑了。

    周二丫看着一阵风一样的林安,摇了摇头:“啥事那么激动啊?”她没有参加中考,当然也不知道,这几天就是分数出来的日子。

    林安一溜烟跑到村支书家后,村支书的小舅子刚好在,瞧见她后,乐呵呵的说道:“林安,来拿你的信?”

    “嗯。”林安一路跑过来,有点喘息,脸上红扑扑的,英语书还攥在手里。

    “等着。”没一会儿,他从屋后头拿了一个大包裹和一封信过来:“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个啥。”

    “都是我的?”林安有点懵了,这要是成绩单也不该有这么大包裹啊。

    凑近一看,上头明明白白的写着:林安收。

    林安笑了笑,吃力的抱起了包裹,嘴里还咬着信,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先走了。”

    “要帮你么?”

    “不用,不用。”林安说完后,一扭头就走了。

    包裹重得很,林安磨蹭了很久,才把东西给弄回去。

    到家之后,赶忙打开了信,入目的字龙飞凤舞颇有大家风范。林安认得,这是韩穆的字。不自觉的,林安嘴角牵起了一丝笑,难为这位大学生还记得她。

    信里,韩穆写道:“算算时间,成绩应该下来了,考得怎么样?有没有给为师丢脸?之前留给你的卷子都做完了没?中考之后是不是偷懒了?可别忘了两年之约啊!

    还有,给你整理了些书,还有我以前的笔记,应该对你有点用处。哦,忘了说,当年我是咱们市里的中考高状元。

    听着,这些书和笔记我最宝贝了,要是弄皱弄丢了,肯定饶不过你。

    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写信问我。中考成绩告诉我一声,为师知道,也好心里踏实,还有……”

    韩穆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喋喋不休的问了好多,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赏心悦目。

    “笑啥呢!”林萍刚巧从外头进来,一进院就看到林安乐得合不拢嘴,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手里拿着几张信纸,也不知道写了啥。

    林安下意识的收起了信,抬头看着林萍,脸上还挂着来不及收敛的笑:“我笑了?”

    林萍:“……”瞥了林安一眼后,林萍一句话都没说,朝屋里走去。

    林安蹙眉看了她一眼,呢喃一句:“莫名其妙。”后,又拿起了信。

    林萍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面缺了口的镜子,伸到林安面前:“自己看。”

    林安一愣,看向了镜子里的她,嘴角弯起的弧度还没有完全退却,眉眼含笑,脸也是红扑扑的,也不知是太累太热,还是因为这封信。

    林萍偷瞄了一眼林安手里的信,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出手要抢过来。

    林安心一惊,赶忙护住了信,瞪着林萍:“干啥!”

    林萍瞥了林安一眼,眼里流露出一丝不满:“不就是看看你的信么!小气鬼,这都不给看。”

    “看啥看!有啥好看的。”林安把信纸装回了信封,指着地上的大包裹:“走,跟我一起搬进去。”

    “有好事不知道喊我,净欺负我干苦力。”林萍侧开一步,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是方便面不好吃?还是健力宝不好喝!说吧。”这话已经是**裸的威胁了。

    果然,林萍就吃这招,瞬间变了脸色,讪笑一声,做出狗腿子模样:“怎么会!搬,哪能不帮忙呢?”

    “好,帮我搬进去吧。”林安得寸进尺,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回了屋里。

    只剩下林萍,累的呼哧呼哧的,替她把包裹搬了进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