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回信
    林萍这才彻底惊醒过来,又惊又喜:“林安考得这么好呢?”

    “对啊!”提起这个,刘翠芳满脸的喜色,不断的催促:“快点去,路上别摔着啊!”

    难为林萍,本来还想和林安说两句话,结果被催的站都站不稳的,就去了地里。

    这件事,像是一道惊天响雷,炸响了整个村子。

    这些天来,村子一直在议论林香的婚事和李秀月的刁蛮。出了这么一大桩喜事后,瞬间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上。

    陆陆续续的有人来了林安家,看到她之后,就像是看到了文曲星下凡,谁都要过来摸一下,沾沾喜气。

    见这情景,林安有些哭笑不得。为首的是村长,提了二斤白面,也是乐得合不拢嘴,直夸林安有出息,给村子争光了。

    林东平回来之后,就看到他家围了好些人。状元的爹回来了,众人哄笑一声,纷纷让路。

    林东平还扛着锄头,大概是一路跑过来的,这会还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也顾不得什么,直接把锄头一扔,快步走到林安跟前:“真的是状元啊?”

    “林安她爹,你家林安考了全县第一,全市第二,在全国都是能排上名次的。”赵老师抢过话头来,嗓门老高的喊道。

    “好,好,好!”林东平一连说了三个好,也顾不上手上的泥,揉了揉林安的头:“我闺女有出息啊!”

    哪怕是过年,林家也没有这么热闹过。

    狭小的院子里,恨不得站满了人,都要在夹缝里,看上林安一眼。

    “林家出了这么大的喜事,得请客。”人群中,有人突然高喊了一声。

    “对对对。”

    “请。”林东平大手一挥,平时的节俭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这天大的喜事,该请,该请。

    村长不乐意了,站了出来振臂一挥,斗志昂扬的说:“哪能让状元家请客?我请,我代表咱们村请。林安给咱村争了光,咱村该感谢她。”

    林安噗哧一声笑了,这样的场景,美好得像是梦一样。

    前一世,她经历了多少羞辱、打骂、虐待,这样的‘花团锦簇’是从未见过的。

    瞬间,林安眼眶有些湿润了。所以,这一世,她真的可以给爹妈更好的生活,给她自己更灿烂的人生!

    林萍终于回来了,气喘吁吁的扶着门框,喘着大气:“爹,你跑慢点啊!累死我了。”

    众人哄笑一声,打趣道:“这哪能跑慢?”

    “就是啊!这恨不得多两条腿跑呢。”

    林东平黑黝黝的脸一红,被打趣的有些窘迫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众人才散去,村长和众村民定下了饭,就在后天,要大摆宴席,好好庆祝村里出了个状元。

    其他人走了,林东平也没啥心思下地了,搬了个凳子坐在林安跟前,眼巴巴的盯着她看。

    林安被这样的眼神盯得实在不自在,试探着问道:“爹,妈一个人做饭呢!你要不去帮一下?”

    “东平,别干扰孩子,让她好好看书。”厨房里,刘翠芳在擀面,抽空还扯着嗓门喊了一句。

    林东平这才觉得一个劲儿的盯着林安,会干扰她学习,赶紧站起来:“爹不干扰你啊!快看书。”

    林安有些哭笑不得的从旁边拿过书来,还没看两眼呢,就瞧见林萍又眼巴巴的瞅了过来。

    这次,她没啥好脸了,瞥了林萍一眼:“起开。”

    “诶,你!”林萍指着林安,话说了一半,还是咽回了肚里。

    林安现在是他们家祖宗,得供着,说啥都不能招惹。对于这点,林萍特别清楚。

    身边终于没人了,林安翻出了信纸,开始给韩穆回信。

    不止是韩穆,她也有很多话要说。想告诉韩穆,她没给他丢脸,考了全县第一。村里还要给她开庆功宴,她对未来的规划已经完成了第一步,也正因为这样,她不会松懈,会要比现在更加努力。

    两年之约她牢牢记得,并且一定会实现。

    等她到了县里的高中,还会给他写信。他寄来的书和笔记也很好,她已经看了不少,等等……

    一晃眼,写了约莫有两千字不止。

    “安安,还在学习呢?吃饭吧!”刘翠芳语调轻柔的厉害,凑了个头过来,温声说道。

    林安快速收起了写好的信,应道:“好。”

    今天做的是揪片,刘翠芳还让林东平去买了块肉,做了大烩菜。可以说,这样的标配,也只有过年才吃的到了。

    今天为了庆祝林安考成了状元,特意做来犒劳她的。

    一家人,坐在一起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顿饭。

    刘翠芳做足了量,林安今天也高兴的很,吃了两碗量打起了饱嗝,才放下了碗。

    林安优异的成绩,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也就一天的功夫,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全都在讨论她。

    村长高兴林安为村争光,上报之后,奖了林安八十块钱。

    林安和林东平、刘翠芳据理力争很久之后,他们才看在林安考得很好的份上,松了口,这钱归林安管着,但绝对不许乱花,更不能拿出家门,千万不能丢了。

    两天的时间,一晃就到了。

    村长在村口摆起了事宴,还杀了头猪,请了全村的人去吃。

    这么大的喜事和事宴,在村里都是头一份。

    当天,村里挂起了横幅表彰林安,成了全县第一。

    不少人看得眼红的厉害,纷纷斥责起了自家的孩子没出息,要是能考个状元回来,这么大的荣誉,不就成了自个家的了?

    对林安是又羡慕又嫉妒。

    自从林安成绩出来之后,林东平和刘翠芳的嘴就没合拢过,更何况是村长还为了林安摆了这么大的事宴。

    一直瞧不上林安一家人的武奴香也变了脸色,逢人都乐呵呵的夸她孙女林安孝顺,打小就是个好孩子。

    之前还冷着脸,两家也不来回。这喜事一出,立马就黏上来了,亲得跟什么似得。

    不仅是武奴香,李秀月也是这样。林安之前出言不逊,惹恼了她的事,也瞬间就不记了,变着法的攀关系,说她怎么对林安好。

    这二人态度的转变,令林东平和刘翠芳震惊不已。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