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脑袋开了瓢
    显然,他们完全没把林安手里的板砖放在眼里。这儿是县一中附近,旁边来往的都是些学生,林安看上去,撑死就是个高一的。拿了板砖又怎么样?难不成还真敢打人?

    林安一手一块板砖,目光锐利的看着眼前逼近的三人,这事确实不能善了了。

    九十年代初,很多地方还乱得很,尤其是学校这附近,经常会被一些二流子给盯上,只是她没想到她会这么倒霉刚好遇上。

    躺在地上的人还在呻吟呼痛,头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哆嗦着指向林安:“打,往死里打。”

    “包在哥身上。”

    就是现在,林安眼中迸发出一丝狠意,右手举着板砖,眼睛眨也不眨的向说话的那人头上砸去。

    “嘭”的一声,那人被砸的眼冒金星,退后两步,面部抽搐起来。被砸中的地方,有殷红的血流了下来。

    “啊!”同行那个女二流子尖叫一声,捂住了嘴,害怕不已,连去扶的勇气都没有。

    “你敢伤我两个兄弟?”

    这架势,剩下的那个人心里也是一颤,但还是硬着胆子,怒视着林安。

    林安手里还拿着染血的板砖,牢牢的攥在手里,眼里的狠厉不比他们少一点:“有本事就过来,我倒要看看,是板砖硬,还是你们的脑袋硬。大不了就你死我活。”

    她是豁出去了,今儿要么是她吃亏,要么就见血震慑住眼前这几个二流子。

    这年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她身上还揣着二十块钱和一些资料,说啥都不能没了。

    学校跟前混的二流子,能有几个狠角色?她在赌,赌这一板砖的狠能吓退他们。

    果然,扬言要报仇的那哥们不敢动了,看了眼受伤的两个兄弟,吓得咽了咽口水,脑袋开了瓢可不是闹着玩的,他还没那个胆子。

    林安看出了他眼里的挣扎,适时的提醒:“再不带他俩去诊所,他俩可要没命了。”

    她这话说得太夸张了,虽然下狠手,但她也不是傻子,总归还是悠着劲儿的,否则要真出点什么事,她不得赔一辈子上去?不值当。

    但,这话骗骗眼前这四个胆小鬼还是受用的。

    他们也就仗着人多,欺负欺负落单的高中生。说到底,没啥能耐,要真那么厉害,早就跟着道上去混了。

    “还愣着?快扶人啊!”被踢中裆的那人最先怕了,这可是一辈子的命根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还活不活?

    很快,四个人搀扶着离开了小巷子,林安松了口气,扔下了手里染血的板砖。

    还好这儿的二流子好糊弄,否则她也不知要咋办了。

    虽然耽误了时间,但不管怎么样,她保住了自己。

    这条小巷,林安是不敢走了,快速原路返回,找了条大路,一路狂奔,朝林四平家去了。

    林四平家,林东平和刘翠芳两个正着急的在地上来回踱步。

    林四平脸上也不轻松:“要不出去找找看?”

    他们正说着,林安回去了,大门被敲响。

    林东平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一阵风一样的跑了出去,打开门见是林安后,板起了脸,恼火的呵斥:“你个死丫头,一大早的,跑哪去了?”

    林安摸了摸鼻子,扯了个慌:“我这不是没咋来过县城,想出去转转么!”

    “这都九点多了,你几点出去的!你说你几点出去的。”林东平还不解气,一通数落。

    刘翠芳也跑了出来,把林安搂在怀里,紧张的很:“吓死妈了,我还以为你跑出去出事了。”

    “回来就好。”林四平叹了口气,拉扯着林东平:“别唬孩子,再把她给吓着了。”

    “她人生地不熟的,丢了咋办?”林东平狠狠的瞪了林安一眼,回了屋里。

    屋里,林萍看电视看得如饥似渴,瞧见林安回来了,瞥了她一眼:“你们看吧!没啥事,一天天的,净瞎操心。”

    “死丫头,还有脸说?你妹差点丢了,你也不关心。”刘翠芳瞪了林萍一眼,怒骂道。

    林萍没吭声,心里却不服气,林安之前一个人都跑来县城,出去一遭怕啥?但这些话,她没说,也懒得说,电视这么好看,她一眼都舍不得撂开。

    “看看看,净知道看电视,电费不要钱啊。”林东平心里憋着火,逮谁都想骂两句。

    “好了,孩子难得来一趟县里,看看电视咋了?”林四平赶紧打圆场,就怕林东平收不住脾气。

    林安乖巧上前,拉了拉林四平的衣襟,有点委屈:“我就是想看看以后的学校是啥样,就去了一遭。我保证,以后肯定不会了。”

    提起学校,林东平就想起了林安这次的成绩,火气卸了大半,他家闺女出息,考了个全县第一,一家老小都跟着沾光,想想后,也就算了,又不是出去干坏事。

    林安逃过一劫,心有余悸的呼了口气。

    “安安啊,吃饭了吗?”林四平给林安倒了杯水,亲切问道。

    “没有。”林安老老实实的摇头,她现在没钱,一毛钱都恨不得掰成两毛来花,哪舍得吃饭啊?

    “等着,有包子,姑姑给你热去。”林四平觉得上次对林安他们有所亏欠,这次来李鹏也高兴,她就更热情了。

    林萍是吃饱饭的,但嗅到包子的香味之后,又想吃了。

    在村里,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包子,稀罕着呢!吞了吞口水后,林萍挪到了饭桌前,眼巴巴的看着林四平。

    林四平一共热了四个包子,看到林萍后,拿了一个给她。

    林萍立马欢天喜地的接了过来,快速咬了一口,被烫得呼呼的。

    刘翠芳叫骂一声:“死丫头,刚吃饭时不是吃了五个么!咋还吃? 你妹都不够了。”

    “没事,给她吃吧。”林安喝了口稀饭:“我三个也够了。”

    “难为你个当妹妹的,成熟又懂事。”刘翠芳摸了摸林安的头,叹了口气,总觉得这姐妹俩应该对调一下才对。

    林安笑了笑,咬了口包子。林萍现在越享受,回村之后,越会觉得村里哪哪都不好。

    发现安乐窝不好后,才能有斗志往出走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