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林香结婚
    林香和强子农历六月初六这天,结婚了。

    现在城里正时兴结婚买金戒指,李秀月也知道这个行情,扒着李老汉,说她闺女咋委屈,房子也没,跟了个没出息的,非说要个戒指。

    李老汉实在经不住李秀月闹腾,勉勉强强给林香买了个一克的金戒指,掏光了他全部的家当不说,还借了外债。

    娶了这么个媳妇进门,折腾得李老汉苦不堪言。但农村人,骨子里的传统观念还有,他家强子那啥了人家姑娘,姑娘就成了自家的。所以,他憋着一口气,也得把媳妇娶进门。

    结婚一切从简,强子借了个自行车到林香家接到了人,拉回了他们的婚房。

    林香才十五岁,还没到法定年龄,他俩也领不了证。

    李老汉摆了两桌事宴,请了些人吃了顿饭,就算结婚了。

    林香结婚这天,她哥林南也没赶回来。现在通讯不方便,早些天,李秀月就寄出信去了,到现在都没收到回应。

    林南初中念完之后,去外头学手艺了,这几年一直漂泊着,居无定所,也难怪收不到信。

    林安虽然又惹恼了李秀月,但结婚时,李秀月还是把她家请去了。

    结婚之后,林香就住在了林安家坡下头-韩穆曾经住过的地方。

    一想到韩穆曾经住过的地方被这么两个人给糟蹋了,林安的脑子就疼得一抽一抽的。

    李秀月是出了名的邋遢,林香在她的熏陶下,也没干净到哪去。

    再加上,她和林香、强子还有仇。这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真堵得慌。

    抱怨再多也没用,木已成舟。只希望这俩能好好过日子,可别去祸害别人了。

    是夜。

    林安背着个篓子偷偷摸摸的从院里出来了,她现在身无分文,总归不是个办法,要是哪天刘翠芳让她干点啥,她不就彻底瞎了?

    所以,重操旧业,是最明智的选择了。

    路过林家家时,里头传来的争吵声,让林安愣了愣。

    这俩不是今天才结婚么?咋这么快就吵起来了?

    不过,别人的家事,她也懒得去听墙角,照着手电筒,快速朝草木茂密的地方走去。

    这个时候的蝎子更多了,但也得小心,其他蚊虫也多,稍有不慎就会被咬到。林安在草丛里来回走着捉蝎子,身上被蚊子咬了一个又一个包,难忍的厉害。

    大概捉了三十只蝎子,林安实在扛不住了,找了个地方,把篓子藏起来之后,就回家了。

    一路上,左抠抠,右挠挠,痒得厉害。

    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一看,好家伙……光一只胳膊上,就被咬了三四口。

    要按这么下去,捉蝎子这事,根本干不成。

    再次路过林香家时,就看到强子蹲在外面,拿了个烟斗在抽,火光亮起的时候,就能看到他愁眉不展的样子。

    估摸一下,现在应该已经有个十二点多了,**一夜值千金,强子不在屋里待着,反倒跑到外面抽旱烟,实在稀奇。

    这种小年轻,不都以抽烟为骄傲么?咋看得上抽这种烟斗?

    看到林安后,强子眼皮子抬了下,不发一语。

    林安也不欲理会,强子不招惹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就在林安快走上坡的时候,强子突然说了句‘谢谢’。

    林安当即愣住,回过头来看向强子:“你谢我干啥?”

    “那天,谢谢你帮我爹。”强子狠狠的抽了口烟,又说了句。

    强子突然这么有良心,倒叫林安感觉不适应了,扯了扯嘴角:“不用谢。”

    “你这么晚去干啥了?”

    “这是我的事。”林安自私,这个赚钱的法子,并不想被别人知道。

    强子应了一声后,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了。

    林安拿手电筒照向了他,发觉……好几天没见,强子的身形佝偻了很多,从前流里流气那股劲儿,消退的干干净净。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浪子回头从良了?

    林安摇了摇头,朝家走去。

    两家离得近,来来回回的,成天见面。

    第二天,林安就发现,林香家跟前的那块土地被翻过,这是……要种地?

    想着,强子和林香就从屋里出来了,强子还扛着个锄头。

    林香不依不饶的在吵:“不许去,我都说了不许去。”

    “我不去地咋办?”强子挥开了林香的手,不耐烦的说。

    “你爹的地,让你爹自个锄去。咱们自个活法都过不好呢!”林香挡在强子面前,说啥都不松口。

    “我爹的伤还没好呢!你别忘了,我爹伤咋来的。”强子一把就推开了林香。

    林香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抽泣着说:“好啊你,咱俩这才刚结婚,你就这么对我,我要回娘家。”

    强子也于心不忍了,扶起了林香,给她拍了拍身上的土:“我咋对你了。”

    林香被强子扶起来后,嘴角溢出一丝甜蜜,说话更娇蛮了:“你凭啥怨我妈?我妈又不是故意的,还不是你爹自个撞到锄头上的。”

    强子听到这话,顿时沉下了脸。原来,在林香眼里,他爹是活该?

    本来就心寒了的心,更寒了。

    林香也没脑子,强子脸色明显不好看了,她那嘴就像上了发条一样,越说越来劲儿。挽着强子的手臂,有意无意的往她胸前的小包上蹭,强子最喜欢她这么撒娇了。

    “起开。”强子一忍再忍,可林香没一点收敛,成功激起了他的怒意,一把挥开了她。

    强子到底也是个男人,随便挥了一下,就撞疼了林香。

    胸前还在发育的小包正是脆弱的时候,经不住任何撞击。当即,林香就捂着胸,痛苦的蹲在地上,挤出了两滴眼泪。

    强子瞥了她一眼,还以为她是假装的。冷哼了一声后,扛着锄头走了。

    强子走了,林香蹲在地上哭得更大声了。

    可好一会儿,强子也没转过来道歉安慰她,林香抬头后才发现,强子早就走没影了。

    胸前剧烈的疼还没消散,林香捂着胸口回了屋子,委屈的厉害。

    林安冷眼旁观看完这一幕后,不禁感慨,看来强子是真学好了,就是他俩这关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