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来闹事
    之后的几天里,林安每晚都会带强子一起去捉蝎子。

    攒够满满一篓子蝎子后,卖了十块三毛钱,林安心安理得的揣进了怀里。

    去县里的时候,林安支开了强子,去技a分公司看了眼,股票在以很缓慢的速度持续上涨。不少人已经发现了这一商机,买股票的人,距她上次看到的,翻了两倍有余。

    林香还是一如既往的闹腾,久而久之强子也麻木了,也不会像刚开始一样去哄她了。

    这天。

    武奴香又上门了,自打他们有几百块钱的事传到武奴香耳朵里后,她隔三差五的总要来闹一回。

    看到他们吃的,还和以前一样是粗茶淡饭,更是气愤了,大骂林东平是个不孝子,为了不让她吃口好的,连自家的嘴都委屈。

    林东平被武奴香闹得心力交瘁,可钱攥在林安手里,任凭武奴香说破天来,她都不肯往外掏一分。惹得林东平里外不是人,整天心里憋着一口气,在女儿、妈两边来回受气,只能每天上地里躲清静。

    自家亲爹,林安哪能不心疼?可这钱已经套牢了,股票正在稳定上涨,她这个时候要是卖了,才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刘翠芳为这事,也是成天愁眉苦脸的,林安这死丫头,主意硬得很,钱拿在她手里,铁钳都夹不出来。她和林东平两个说也说了,骂也骂了,就是不管用。

    天越来越热了,炙热的太阳毒辣的烘烤着大地,在外头走一圈都不轻松。林东平有心躲出去,也不能拿身体开玩笑!九点之后,他就回家了,等下午五点之后再去趟地里。

    一家子睡得正安稳,林安拿着书,靠着炕沿在看,头一点一点的,也有点犯困了。

    这时,院外传来了乒乒乓乓的砸门声,那架势就像是小日本打进来一样。不用去开门,也知道,肯定是武奴香。

    也不知道她今儿又是抽了啥风?太阳毒成这样,也要来。

    林安无动于衷的听着外头的砸门声,心里涌起一股厌烦。

    武奴香只想着儿子不孝顺她,怎么就不想想,她配么?

    林东平和刘翠芳都被惊醒了,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安安,谁啊!你咋不去开门。”

    “干啥啊!大中午的,让不让人睡觉了?”小床上传来林萍烦躁的怒骂声。

    林安放下书,叹了口气:“肯定是我奶奶。别开了,任她敲吧!”

    “你这说的啥话?”林东平瞬间清醒,气愤的瞪了林安一眼:“外头日头那么毒,晒中暑了咋办?”

    他们怎么劝,林安都不肯把钱拿出来。林东平心里一直不爽快,听到林安这么说,下意识的训斥。

    林安垂下了脸,看起来有点委屈。低头的眸中寒光一片,要不是有林东平在,她这会儿早就拿笤帚把武奴香给打出去了。

    上一世,她还时刻记着血浓于水。无论武奴香怎么过分,都是她奶奶。可经过一世,又经过这种种事后,她对武奴香的亲情,已经荡然无存了。

    林东平穿着拖鞋出去开门了:“来了,来了。”

    “你个不孝子,咋不让你妈在外头被晒死啊!”武奴香气喘吁吁的大喊了一声,又狠狠的砸了下门出气。

    林东平赶紧把门开了,赔着笑脸:“妈,大中午的,你咋来了?在给晒中暑了。”

    武奴香脸被晒的通红,额头、鼻子、人中全是细密的汗珠。

    穿了个松松垮垮的背心,隐约还能看到下垂的胸,背心腋下的那一块已经全湿了。

    “中暑?干脆晒死我得了。”武奴香说起话来,还是那么中气十足。

    林东平没说话了,低着头不吭气。他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动不动就被武奴香骂个狗血淋头的,实在没面子。

    “是不是背着我吃啥好的呢?”武奴香瞥了他一眼后,绕开他快速向屋里走去。

    隔壁的邻居也被吵醒了,喊了一声:“东平,你家这是干啥呢!大中午的,家里孩子都睡着呢。”

    “没啥,没啥。”林东平说完后,快步回了屋子。

    武奴香一进屋,眼神锐利的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柜子那,快走两步上前,打开柜子,看到满柜子书后,蹙紧了眉头:“念书能有啥用?看这些书,浪费啊!”

    林安冷眼看着武奴香,连话都懒得说了。也不知这位奶奶,今儿又听了哪个撺掇,大中午的就跑来闹了。

    “东平啊!”武奴香坐在炕上,随着她的走动。空气里添了一股汗臭味:“钱呢?攥你手里没?”说着,瞥了林安一眼,很不高兴。

    林东平神色一暗,他说了好多次,林安也不把钱拿出来,他也没法子。

    “没出息。”武奴香瞪了林东平一眼:“这不是你闺女?咋啥事都由着她?这么多的钱,说给她就给她了,她懂个啥!我看啊!她肯定是瞎花了。”

    “妈,安安懂事,她肯定不会乱花的。”刘翠芳心里也难受,但还是站出来给林安说话。

    刘翠芳这才说了一句,武奴香一眼就瞪过去了:“瞧你生的好女儿,你咋知道她不会乱花?你见着钱了!?”

    “我……”刘翠芳咬了咬下唇,呐呐无言。

    林安放下书,面无表情的看着武奴香:“这是我家的钱,学校奖我的钱。奶奶,你成天这么惦记不合适吧?”

    林安的话激起了武奴香的火气:“啥是你的钱?你个赔钱货,能有啥钱?要不是你爹妈把你养这么大,你能有啥钱?”

    “妈,你咋能这么说!啥赔钱货,多难听啊!”林东平听不下去开口了,他再怎么心里不高兴,也是爱林安的,听不得这么难听的叫骂。

    林安咬了咬牙,极力抑制住心里头的火气,和蠢蠢欲动的拳头,呼了口气:“就算这钱是我爹妈的,那你成天这么惦记,凭啥?”

    “你爹是我生的,我养的。他有钱,孝顺我,咋了?”武奴香理直气壮的说,嗓门大的惊人。

    说完后,又看向了林东平,嘴皮子一碰,扒拉扒拉的教训:“说她两句咋了?谁家姑娘跟她一样啊!爹妈的话都不听。”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