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被唬住了
    “孝顺你?”林安绷不住了,拔高了音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眯了眯眼睛:“这钱孝顺给你,然后呢?你再孝顺给我大伯家?那我上学咋办?”

    说着还不解气,冷哼一声:“好啊!这钱我现在就能孝顺你,那我上高中的学杂费,伙食费,交通费,你能不能也替我交一下?”

    “你个赔钱货,上啥高中?就在村里上不行?”武奴香也怒了,猛地站起来,微微仰头看着林安:“念书念书,就知道念书。念书能有啥出息?你家穷成这样,你不想着帮帮家里,只知道念书!你看人家小翠,去县里的工厂打工,一个月一百二十块钱呢!你念书有啥用?”

    “妈!”刘翠芳大喊一声,也气不过了,武奴香一口一个赔钱货,她这当妈的还在这儿呢!别说林安说的有道理,就算没道理,这也是她女儿,她得护着。

    也许是武奴香把刘翠芳给惹火了,也许是林东平不再像以前那么愚孝,给了她勇气,刘翠芳怒从心来,扯了林东平一下,恼火的骂道:“你死在那了?吭气啊!”

    林东平像个夹肉饼一样,来回受气,气得胸口上下浮动。他想骂林安,又觉得他妈太过分了,两者相逼下,险些没背过气去。

    看到林东平的模样,林安心软了,咬了咬下唇。家事是最难处理的,她可以逞一时之快,大骂武奴香之后,直接把人轰出去。但不能不顾及林东平和刘翠芳。

    只不过,让她让步?绝无可能。但她可以换个说法。

    “奶奶,现在村里的横幅可还没撤呢!我这次只是个中考,就给咱们老林家争了这么大面子,县里头还奖了七百块钱。等再过两年,我再考个全市第一,上了大学,你知道市里会奖多少吗?”

    说到这儿,林安顿了下,又答道:“四五千,小翠得在工厂里干多久才能挣到四五千?而且,不仅不仅奖钱,还有记者采访,咱们全家,恨不得全村都能上电视。”

    “骗鬼呢你,上个大学咋可能奖那么多钱?”武奴香啐了口唾沫,瞥了林安一眼,满脸的不信。

    “大学生多难得不用我告诉你吧?咱村出过大学生么?你要不信,我现在就把那七百块拿给你,你拿了钱之后立马走人。从此以后,我也不认你这个奶奶了,往后每年下来的奖学金,高考状元奖的钱,上电视,也都没你份。”

    说着,林安就朝柜子那边走去,作势要给武奴香拿钱。

    “你凭啥不认我这个奶奶?”武奴香被林安唬得一愣一愣的,死死的瞪着她,紧紧拦着她,不让她走。

    她凭啥不认,武奴香心里真没一点数?当然,这话她没说出口,她只是说:“我留着上学的钱你都要拿走,我还认你干啥。”

    武奴香动了动嘴,半晌没说出话来,最后将信将疑的瞥了林安一眼:“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林安一脸认真。

    武奴香被说服了,她是个有远见的老太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这个孙女,确实是个有本事的,她也不想为了七百块钱,闹得断绝关系。

    “我告诉你,你以后,可得好好孝顺你奶奶我。”武奴香板起了脸,又开始对林安进行说教,变脸速度快到令人咋舌,也令林安内心不住冷笑。

    唯利是图的农村老太婆,确实好哄。高考有没有那么多优待她不知道,但不管有没有,都和武奴香没有半点关系。

    剑拔弩张的气氛过去了,林安也就懒得再吭声了。任由武奴香一个自言自语般的说了很久之后,起身离开了。

    一直沉默不言的林东平见武奴香要走了,送了出去:“妈,路上慢点。”

    武奴香白了林东平一眼,冷哼一声走了,她对林东平,向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武奴香走后,林萍才从床上下来,脸上也尽是怒意:“我奶也太不要脸了,咋能这么欺负人。”

    “说啥呢!”林东平一眼瞪过去,林萍就不敢说话了。

    林安瞥了林东平一眼,轻飘飘的说了句:“爹,我奶奶啥样,你也见到了!”说完后,拿起书朝小床那儿走去。

    林东平被怼得哑口无言,重重的叹了口气,心情复杂的厉害,躺在炕上,手附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啥。

    刘翠芳坐在炕上,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因为睡觉硌下印子还没消。

    屋子里,寂静无声,只有林安偶尔翻书的声音。

    林萍大气不敢出的看着屋里的这三人,轻手轻脚的拿了书包去上学了。

    傍晚的时候,林东平照例扛着锄头去地里了。

    刘翠芳看着林安,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低头纳鞋底去了。

    她想说什么,林安心里明镜一样,无非是追问那七百块钱的下落。只是,现在她上哪抢七百块钱去?

    大门又被敲响了,托武奴香的‘福’,林安现在一听到大门响就会从心底涌起一股烦躁。

    不耐烦的出去,打开大门后,见是周二丫,周二丫现在已经彻底不上学了。割猪草、喂猪、喂鸡、做饭、下地、照看家里的弟弟,就是她的全部生活了。

    林安有和她提过一两句,但她甘之如饴,也就没再说了。

    “咋了?”

    “有你的信。”周二丫嘿嘿一乐,把背在身后的信拿了出来:“我刚路过村支书家时,顺便给你带的。”

    听到有她的信,林安眼睛亮了一瞬,赶忙接过了信。

    信封上的‘林安收’看起来格外陌生,不是韩穆的字。

    “谁寄的?”周二丫兴奋的凑了上来。

    林安打开信,在看到上面的内容后,嘴角渐渐勾起笑意:“北京的一家出版社,说是看上了我的中考作文,想和我签约。”

    “签约?”周二丫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看着林安。

    “就是要买我那篇作文的版权。”林安解释了一句后,发现周二丫还是没听明白:“算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去京城了。”

    “京城!”周二丫懂了,震惊的看着林安,吞了吞口水。京城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